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二十九章 合照和暗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合照和暗子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隨著門嚓一聲,幾人的心都猛地跳了起來,老吊把門一推,一個看上去十分尋常的後院,四處看了看后,發現了一個井蓋。

「這兒,就是這兒。」宣林看了眼筆記本,指向了那個井蓋。

魚貫而入。

「跟我們在洗車房附近下去的地下通道差不多。」老吊摸了摸牆壁,有些意外也有些失望。四周的建築的確跟他跟顏九成在洗車房附近的地方下去的場景,相差無幾。

依舊是普通的土泥牆,約莫兩米高一米寬的空間,一路上有些感應燈,燈看上去破破爛爛的。這可跟老吊想象中不一樣,說好的提前二十年的科技呢?

最起碼這些膩子得好好刮刮吧?

幾人都沒有說話,快速而安靜地在地下通道走了一會兒后,前面是一個叉路口,而叉褲口的兩頭看上去光線要強很多。

「地圖給我看一下。」走在最前面的顧覓清停下腳步,回過頭看了宣林一眼。

雖然別墅區地下通道並沒有按照自己的監控,可顏九成跟老吊在洗車房的那一戰很漂亮,摸到了地下通道部分路線,而這些路線正是守衛別墅區的新來的科學家的路線。

目前掌握的情況是,從外往內,分別有三個守衛圈,越往裡,守衛越森嚴。最後一個守衛圈集中在東北角的一棟別墅下,所以按照常理推斷,東北角的這棟別墅很有可能是要營救的科學家的別墅。

「不用看地圖,走這邊,那邊有守衛。」顏九成伸出手指了指右邊,地圖都記憶在他的腦袋裡出不了錯,他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三人緊隨其後。

這一條地下通道很明顯與之前的不同,感應燈亮很多,通道也寬敞許多,最重要的是,能看到遠處的牆壁上安著監控。

「沒問題,我屏蔽了,走。」宣林的筆記本一直開著的,拿在手裡,走不了很快,所以落到了最後面。

「大家小心。」顧覓清快走幾步,跟在了顏九成的身後,手裡的槍口一直對著前方,她採取的側步行走的方式,盯著前面也顧著後面。在這種狹長的空間,一旦遇到人躲都沒地方躲,註定一場血戰。而血戰一定會發出動靜,發出動靜就肯定會吸引其他人過來。

總之,步步驚心。

「希望不要遇到人,如果遇到了人,老吊,你負責後面,我負責前面,對了,宣林你……」顧覓清正壓低著聲音部署,卻看到顏九成驟然停下腳步。

顧覓清唰地一下將槍舉了起來,並飛速地橫跨一步一下擋到了顏九成的前面,那目光,充滿了殺氣。

「你在最前面,顯得臉大的。」顏九成舉起他的手,手腕一轉,讓手錶對著自己,隨後說道:「都靠近點,來個自拍。」

……

顧覓清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聽錯了。

自拍?!

她的槍口依舊對著前方,身體也依舊本能地擋在顏九成的跟前,看到了他舉起的手和手錶,手錶的模式調整到了拍攝的畫面。

還真是自拍?!

「都什麼時候了,你……」顧覓清瞬間怒火中燒,回過頭惡狠狠地瞪顏九成,這是,顏九成按下了快門鍵。

「嘖,你這個沒拍好,側面而且看著太凶了。還有宣林,你要上來點,大家靠緊點,把墨鏡放頭頂上別擋著臉。」顏九成邊說著,邊伸出手直接捏住顧覓清的臉,一下給她掰正了。

雖然手錶的快門鍵只需要顏九成看著右上角眨眨眼就行,並沒有地一聲,可老吊卻給配了音。

「。」他笑了起來。

隨後,顏九成和宣林聽到老吊這配音,也笑了起來,唯一不笑的便是被顏九成捏住了臉蛋的顧覓清。她一下推開顏九成,拿著槍口對著他,一字一頓十分嚴肅:「現在辦正事兒呢,危險得很,你居然還有閑心自拍?1

「正因為危險得很,才要拍一張。」顏九成嬉皮笑臉指了指老吊:「你看,我們幾個戴著墨鏡,多帥,這麼帥的時刻得拍著留下來,以後也有個念想。」

說著,他在手錶上按了下,影像發到了每個人的手錶上。

「是得拍下來,我們這打扮太帥了。」老吊很認同顏九成的話,他在江湖漂泊這些年,明白人生帥氣的時刻其實並不多,任務進行到現在了,幾個人都穿著黑衣服戴著黑墨鏡,這麼颯的時刻是得拍下來。

再說了,顧覓清也說得沒錯,這麼危險的時刻,下一秒搞不好就有人扯犢子完蛋了,得拍一張。

「嗯?我怎麼閉眼睛了。」宣林看了一眼,有些鬱悶地笑了笑。幾人的腳步都很快,誰也沒有細細去看那照片,宣林這麼一說,幾人都看了眼。

只見昏暗的通道里,顧覓清皺著眉頭一臉兇悍,可惜圓臉被顏九成捏得鼓鼓得,讓那兇悍變得滑稽了起來,變得很可愛。她身後的顏九成一臉壞笑,得意極了;老吊的濃眉大眼很打眼,一看就是大哥模樣,而一向只保持著禮貌微笑的宣林難得地咧開嘴笑了,只可惜閉上了眼睛。

「有機會拍一個戴著墨鏡的,他娘的,老子的眼角怎麼有眼屎?」老吊這麼細細一看,對自己的照片也表示不滿。最不滿的是顧覓清,她在最前面,明明她臉最小,拍出來居然最大。

「辦正事呢,還想著自拍1顧覓清傲氣,自然不好意思說自己沒拍美,所以只能低聲批評顏九成。

「等我老了,我就把這照片給我孫子看。」說到這兒,老吊突然停住:「不對,我們得保密啊,一會兒我們來一張戴著墨鏡的吧,這樣我好炫耀。」

「那也得我們能活下來。」宣林幽幽地說道。

一時,四人沒了聲音,地下通道只留下輕微密集的腳步聲。四人心裡都清楚,下一次拍照能不能湊齊四人,難說。這恐怕是他們最後一張合照了。

「拍一個吧,現在。」顏九成再一次停下了腳步。

這一次,顧覓清沒有反對,而是默默地將墨鏡拿了下來戴到了臉上,四個人靠得緊緊的,正要拍照,突然聽到一陣很有節奏的腳步聲。

這個腳步聲讓四人立刻進入了備戰狀態,瞬間,顧覓清舉起槍對準前面,老吊的槍口對準後面,而顏九成和宣林則在中間。

顏九成快速拿出了*,並極速地從腦子裡調出地圖。「不要緊張,按照路線,他們是換班,不會走我們這條通道。」極速地調取記憶讓他的頭抖了抖。

果然,腳步聲漸行漸遠。

「現在的問題是無論我們走哪條路,那幾個關卡都有人。」宣林看了眼筆記本,惴惴不安。他說得沒錯,雖然顏九成並沒有掌握全部通道的路線,可就目前掌握的來判斷,很顯然,這別墅區地下的通道路線跟蜘蛛網很像。無論你走哪裡,都要通過那幾個關卡。

只是越在外圍,關卡間隔得遠一些,如同蜘蛛網的外圍。越往裡走,關卡越來越密集。

現在還沒有找到科學家住的地方,在這樣的情況下,行動一定要隱秘,也就是不能被人發現。

「這不可能不被人發現,如果離得遠,還好,越到裡頭,各個關卡離得越近,不可能埃」宣林伸出手在地圖上畫了個圈。只見圍繞東北角別墅的那個圓圈,有四個關卡,分別不到五十米。

宣林邊說著,邊坐到地上指了指地圖,只見地圖上他們經過的路程上有幾個黑點:「這幾個黑點是我們路過的地方,我把監控暫時屏蔽了下,但是他們地下通道的監控很難潛入,我只能破壞,短時間內不能查看,除非找到了他們的基站,我才能潛入查看到他們的監控。」

「基站,那肯定安排在中心的位置。」顏九成皺起眉頭。

宣林點了點頭。

宣林的監控之眼暫時起不了作用的話,那面臨的困難超過了幾人的想象。要知道之前所掌握的信息告訴顏九成,這防守可都是各大組織派的人,越往裡,人越精良。

這些倒沒什麼,最重要的是越往裡,關卡越多,要做到悄無聲息,完全不可能。畢竟哪怕你悄無聲息地殺了守衛,那巡邏的人也不是瞎子,發現死了人,行蹤就暴露了。

「走一步是一步,現在我們還在外圍,關卡離得遠。」顏九成咬了咬牙根,指了指前面:「拐角處就是一個關卡,一會兒咱們先入了再說。」

「先入了再說?你這叫什麼話?」一向不打無準備之仗的顧覓清立刻表示反對:「如果我們進去了,又沒有辦法全身而退,那就功虧一簣了。如果現在沒有合適的法子,我建議先撤出。」

「對,撤出,要不然在外圍找找基站,只要找到基站,我就能潛入這裡的監控。潛入了監控就找到他們的走位,等於成功了一半。」宣林也是保守派,他現在雖然對顏九成的能力很認可,可對他的行事方式卻並不是很認可。因為顏九成太隨性了。

什麼叫走一步看一步?這聽上去都不是一個隊長應該說出的話。

「我是隊長還是你們是隊長?」總是弔兒郎當的顏九成此時卻嚴肅了起來,他瞪了顧覓清一眼,又瞪了宣林一眼。

「可……」顧覓清還想說點什麼。

「可什麼可?」顏九成冷著臉打斷了顧覓清的話,飆了她一臉冷。

顧覓清嘟了嘟嘴,沒有再說話,心裡卻想著,好傢夥,這廝嚴肅起來怪可怕的。

「現在撤出?我們還有比現在更合適的潛入的時機嗎?1顏九成不再看顧覓清或宣林,而是隨後從兜里拿出藥劑,開始直接命令:「一會兒,把關卡的人先迷暈,我們進入到第二個圈口。宣林,你立刻聯繫組織,告知科學家身邊的暗子我們的具體位置。」

「啟動暗子?1

「對,這個時候得啟。」

暗子,是老者在他們來這兒的時候就告知過的,在科學家身邊有一顆潛伏了兩年的暗子,在關鍵的時刻出手相助,有時候能力攬狂瀾。

養一顆暗子,不容易。尤其是這兩位科學家身邊的暗子,更不容易了。要知道m國國防早已堤防二人回到東方大國,對他們身邊的人都排查許久。能在這兩人身邊養到現在的暗子,極其珍貴。而更珍貴的是,這顆暗子跟著來了別墅區。

這就等於在科學家附近有一雙眼睛,是自己人。

能活到現在沒有被發現是暗子,可見這人思維之嚴謹,之聰慧,非凡人可比,極其珍貴。

「遇到適合做暗子的人太不容易了,這比遇到天才的概率,還要少。所以暗子不能輕易啟動,一旦啟動就意味著容易暴露,一旦暴露,就意味著死亡。」

《e國間諜史》第27頁,關於暗子的介紹。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