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三十章 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 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只能啟動。」

\t顏九成環顧四周,做出了這個重要的決定,他相信,能在科學家附近潛伏兩年並成功跟著一起來這兒,而且在眾多退役特工的目光之下沒有暴露的暗子,一定在到達別墅區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摸排周圍的情況。

\t「我想,他應該會提前摸排關於如何避開關卡到別墅區的路線,周圍的情況也應該摸得差不多了,畢竟科學家都來了兩天了。」顏九成很肯定,這麼厲害的暗子,到了別墅區后絕對不會安安靜靜地呆著,搞不好他手裡有更多信息,急切地需要轉出來。

\t「也是。」顧覓清點了點頭。

\t幾人繼續往前走,找到一個較為隱蔽的邊角后,幾人圍著宣林,宣林用筆記本快速地向組織傳遞信息,這信息格外重要,又是在別墅區內向外傳遞,所以需要的時間稍微久一些。

\t「好了。」宣林合上筆記本:「等暗子的答覆。」

\t「先進外圈。」顏九成與顧覓清對視一眼。

\t「容易。」顧覓清淡淡笑了笑。

\t地下通道的一個交叉路口,那關著一扇鐵門,門上是五把大鎖。並沒有使用瞳孔識別器的原因很簡單:來這裡駐守的並非別墅區的編織人員,而是臨時從各大組織調派過來的人。m國用退役特工挾持科學家來這兒進行研究,雖然表面上是非官方,實際上卻是官方的行為。

\t可即使是官方行為,卻不能那麼光明正大地用政府軍保駕護航,因為一旦暴露,那就做實了m國干預戰區。所以他們只能用退役特工偷偷摸摸地配合黑組織,來完成這一切。

\t老管家知道這些嗎?他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這些都不重要,他不過是一個高級點的工作人員而已。重點是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哪怕在這守衛的黑組織成員,實際上他們也不知道具體事項,只知道應該是有科學家前來,為了防止其逃跑,所以要守著。

\t臨時調派過來的人輸入瞳孔識別,是一項大工程,一個個輸入太容易暴露不說,錄入了也沒啥用,畢竟一旦有打鬥,死亡是很尋常的。如若死了,誰來開這門?這是其一。

\t其二就比較簡單了,那就是這些東西都要通過線來連接起來的,以前發生過一次很慘的事兒,有一組人進攻別墅區想要奪得一個剛研發出來的成果,在逃脫的時候,他們直接剪短了連接門與門的信號線。斷了線的虹膜識別器的門徹底癱瘓。

\t經過多年的摸索,最後還是發現用最傳統的鎖最為合適。要不怎麼說,有時候高科技也未必那麼好使呢。線一斷,門怎麼也打不開,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拿著成果跑了。

\t「這鎖感覺很牛啊,那麼大,連著五把。」顏九成偷偷看了一眼,見那扇門上的鎖與尋常見的不同,一看就做工十分精良。門前面站著四個人拿著槍,打著哈欠。

\t老吊就這麼瞟了半眼,就這鎖,不配吊爺正兒八經瞅一眼的,半眼足夠。

\t「不礙事。」老吊嗓子低沉,充滿了自信。就這種鎖,對於老吊來說簡直就是垃圾,如開自家門。搞定四個人容易,顏九成從兜里拿出藥劑丟了過去,無色無味,甚至那四人都沒有覺察到任何就倒到了地上。

\t「換班的時間不知道是多長,但他們剛剛換班,距離下一次換班,二十分鐘的時間肯定有。」顏九成幾人沖了過去,老吊從兜里拿出個他挑選的法器就插到了鑰匙孔里,都沒來及看他怎麼動的,鎖就開了。

\t「這麼牛。」宣林忍不住將頭湊到了老吊的手那,平日里在電影里見過大盜開鎖的鏡頭,總覺得是誇張的手法。也曾聽老吊說過開鎖只是雕蟲小技,可那些跟現場看還是兩碼事的。

\t。宣林話音剛落,又一把鎖打開了。

\t「真的假的?」宣林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這才明白為什麼老吊會說只要他想,他便可以進入到任何一個人的家裡,任何鎖都擋不住他。

\t「這是基本功了。」老吊本能地扁了扁嘴巴,此刻,少了一根煙。

\t沒有對手的阻礙,一切都非常順利,四人進入了內圈,避開了人員多的通道,四個人走到了相對隱蔽的一處后,靜靜等待暗子的回潰

\t「等十分鐘,如果沒有回饋的話,我們兵分兩路。」顏九成看了眼老吊:「得有人當斷尾。」

\t兵分兩路的意思很簡單,一路進去,一路墊后。墊后的一路要用生命保證進攻的一路的隱蔽性和安全。也就是說,四人里要死人了。

\t至少得死一個。因為只有死一個,才能把這一切作為推到這個死人身上,確保其他人接下來的行動。斷尾,是行話,而且是代表了死亡的行話。

\t當壁虎被人發現了踩住了后,會斷尾以求逃脫。

\t「我來當這個斷尾。」老吊脫口而出,說完后,他的神情凝重了約莫一秒鐘,他明白,這意味著自己要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t唐詩的五言絕句里,有一句很有哲理:人生足別離。可見人生相逢的喜悅不如別離那麼刻骨銘心,人生總是在別離中度過的。

\t而這句話翻譯成日文的時候也很是美妙: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t人生,終究會說再見的。

\t粗人老吊不懂這些詩詞歌賦,他卻明白自己的死值不值。臉上的凝重為自己的生命哀悼了一秒,也只有一秒,隨後,他咧嘴一笑,雖然紅了眼,可笑容里卻充滿了期待和無畏。能當這個斷尾,便是真正的英雄了,死在戰場的英雄,自己的頭像會掛在組織的房間里,雖然沒有人知道那是他,但天知地知,國家知,這一輩子值了。

\t做的是轟轟烈烈的大事,行得卻是悄無聲息的路,這行本是如此。

\t顏九成沒有看老吊,他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這種別離讓他感到難受,十分地難受。兒時想當英雄,拯救世界,從來沒有想過會要自己的隊員去送死的。

\t如果不是為了營救科學家,顏九成會選擇自己去死,作為男兒,作為一個骨子裡就有英雄基因的人來說,讓隊友去死,對他來說是莫大的痛苦。而今,卻不得不如此。

\t「等等。或許不用……」顏九成不敢看老吊,也不舍看老吊。果然,英雄不是那麼好當的,無論是對於活著的,還是死亡的。

\t一時,顏九成覺得自己這個隊長當得太差了,斷尾之舉應該是最後一顆棋子,如果他考慮得更周全一些,或許不會這樣的。可思來想去,又不知如何才能考慮得更周全。

\t從時間上來說,今夜潛入是天時地利人和,時間上是沒問題的。

\t從行動上來說,很順利地潛入到了別墅區底下的地下通道,他判斷的位置是沒有錯的。

\t而從準備上來說,前期摸清楚了別墅區地下通道的大部分路線,這簡直是神來之筆,相信連組織都會對顏九成的行動力嘖嘖稱奇。

\t可怎麼還是保不住自己的兄弟呢?

\t理智地說,如果用一條命能換來科學家的藏身之所以及行動路線的摸清,是值得的,顏九成這一步的部署也是正確的。畢竟戰爭總會死人的。

\t道理都懂,心面卻難受得緊。

\t「不礙事,兄弟。」老吊伸出手放到了顏九成的背上,好聽的話,感悟人生的話,他一句也說不出來,沒那文采,想了想后,說道:「到時候,讓我抽根煙吧,哪有出來開工不抽煙的。」

\t抽著煙開工的老吊,一根煙,一點火星,還有用嘴巴里鼻孔里噴出來的白煙,才是那個活生生,吃著五穀雜糧,咽著白眼心酸,嚼著偷盜惡名的老吊。

\t「抽吧。」顏九成准了。

\t組織是不允許老吊抽煙的,因為煙的味道有記憶性,容易暴露。

\t「那就行了。」老吊的白牙發著光,其實他的牙並不白,可是他皮膚很黑,所以襯得特別白。這就跟老吊的人生一般,其實英雄有很多,但是老吊的出生太過底層,從最底層的腐臭淤泥里開出聖潔的英雄之花的過程,格外地令人心動,心碎,令人敬佩。

\t「這輩子,值了,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老吊摸了摸放在兜里的煙,擺了擺手,示意大家這事兒別再說了,不就是一死?

\t死,而已,本是尋常事。

\t在戰場上,進攻或後退實際上都不是最難的,最難的便是等待,尤其是不知前路如何的等待。這種等待令人撓心撓肝,度日如年。

\t「你培訓過暗子嗎?」宣林有些好奇,問顧覓清。

\t「培訓過簡單的,就是國內的那種便衣暗子,這種頂級的沒有培訓過。」顧覓清搖了搖頭,伸出手指了指腦袋:「這種對綜合素質要求極高,要有極強的心裡素質,極強的專業能力,最重要的是,要有極強的迷惑敵人的能力。」

\t「就是讓敵人不懷疑到他,對吧?」老弔問道。

\t「對,主要是讓敵人不懷疑到他。」顧覓清點了點頭:「暗子的啟動往往是隨機的,正因為是隨機的,所以很致命。比如街邊的小販是敵人的間諜暗子,很可能他們組織盯了你很長時間了,甚至你在這個小販手裡吃過好多次包子,都沒有問題。可突然一天,暗子啟動,而你毫無戒備地去買他的包子,直接就中槍了。」

\t顧覓起在臉上畫了一個圈:「極強的迷惑敵人的能力,這一條,是培訓不出來的,基本都是天生的。」

\t「會撒謊?」

\t「不僅僅是會撒謊,會撒謊的人很多,可要能瞞過那麼模很少。」顧覓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顆暗子能跟隨科學家被帶到這裡來,肯定是通過了很多次敵人的試探,敵人非常信任的那種。」

\t「他一直沒有被啟動,這應該也是敵人一直沒有發現他的原因吧。」

\t「那當然。」

\t暗子在沒有啟動的時候,很可能就是你家隔壁喜歡吃鯽魚湯的鄰居,你討厭的數學老師,或者街邊賣麻辣燙的小販。在沒有啟動的時候,都是無害的。

\t反間諜也是如此,在沒有啟動的時候,最大的任務就是不讓敵人懷疑你。

\t「我聽頭兒說,這顆暗子是他目前來說最滿意的暗子,最具有迷惑敵人的能力的暗子。能讓頭兒連用兩個『最』,這人一定很厲害,所以老吊,搞不好輪不到你當斷尾,先等等。」顧覓清說到這句話的時候,眼裡充滿了期待。

\t傳說中的這顆暗子,她從未見過,可聽老者說過幾次,在檔案室里看到給這位暗子的分數是500分,也就是五科全部滿分。

\t要知道天才如顏九成才打了380分。

\t顧覓清自己是360分。

\t能拿滿分的暗子,反間諜組織近三十年,就這一顆。

\t「來了!來了信息1突然,宣林激動的聲音打破了這場悲傷,他指著筆記本上閃動的代碼,顧覓清立刻進行轉換,說道:東四路第五個污水道,三十米。

\t暗子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