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三十二章 楚門的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 楚門的世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是個孩子?1

「不可能吧……」

老吊和宣林同樣也難以相信,在基地接受培訓的時候,頭兒就專門開了一堂心理糾正課,為什麼要糾正心理呢?m國一位特工在情報局在某次半公開場合留下的一句話說得很是貼切:我不能講那是怎樣的一種工作,我們能告訴你的是,如果你進了我們機構,你必須學會偽造文件,必須有膽量搞謀殺。

要殺人,這就需要心理干預了,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下手。

雖然《蘇聯特工組織手冊》里指出,間諜是培養出來的,任何人都能經過教育變成一個高超的間諜,先決條件是他適合這一高度技能的職業。

記得當時老者念到這一段的時候,顏九成噗嗤笑出聲。

「這話矛盾啊,又說能培養出來,又說先決條件是適合不適合。既然能培養出來,又有什麼適合不適合的?」

老者當時摸了摸鼻子,似笑非笑:「能培養出普通的或高超的間諜,但天才級別的間諜培養不出來,不過無論是普通的或高超的,抑或是天才級別的,培養出來了技能,卻不一定能適合這項工作。你得知道,天才跟高超,不是一個級別,你是天才級別。」

顏九成頗有些得意,天才反間諜人員顯然是培訓不出來的,而高超的卻能培訓出來,培訓出來后能不能使用居然不是由這個人所掌握的技術來決定,那是由什麼決定呢?

於是問道:「適合這項工作的最重要的顯然不是技能了,那最重要的是指標是什麼?」

「心理素養,在殺人的時候,依舊堅信自己是正義的那種心理素養。接下來,我來給大家授課,關於如何調整自己在擒敵時候……」

他的話在之後的行動中,也讓顏九成深深體會到了心理素養的重要性。尤其是當他不得已要勒死一個活生生的人,感受他的生命在自己的手裡流逝的時候,那種衝擊力。要知道任何一個加入反間諜組織的人都是抱著善良的心來的,都是為了國家而來的。

這跟殺手組織殺人那種冷血的心理素養不同,殺手殺人的時候能感到快樂,而反間諜人員並不是,其實要面對殺人,要更難。

「大家放心,我們不會有*,不會強迫任何人,威脅任何人,或者控制任何人的親人迫使他加入這個組織,我們的暗子,為你們服務的任何一名反間諜人員都是本著初衷,為國為民,我們是正義的1

老者的話猶在耳畔。

他肯定的話語給了顏九成強有力的精神支持。讓顏九成在戰區,在監獄,在勒死一個惡人的時候都堅信自己是正義的,是英雄的,雖然同樣是殺人,同樣是使用的跟間諜差不多的工具,但是目的是不一樣的。

這種精神力量對於老吊,宣林,顧覓清來說很重要,而對於英雄主義人格的顏九成來說,更是如此。擊垮英雄主義人格的人最有力的武器便是信仰崩潰,發現自己所從事的工作並未正義,並未光明,甚至充滿了虛偽,這對於顏九成這樣的人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不可能,頭兒說了,我們連*都不會有,又怎麼會……怎麼可能啟用未成年人?!而且是兒童?五歲?六歲?這不可能!肯定是你看錯了。」老吊第一反應是顏九成看錯了。

別說六七歲的孩子了,十六歲下的孩子去打工都是違法的,招募童工都是違法的,又何況是這麼危險的職業!

「是啊,一個六七歲的孩子懂什麼?怎麼可能能扛得起這樣的重任?是不是看錯了?」宣林也表示懷疑,這不可能不懷疑:「怎麼想都不會想到讓一個幾歲的娃娃來執行人物埃」

「越是想不到,才越安全。」顏九成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雖然當時燈光昏暗,暗子打開井蓋的時候,從他的方向看過去是逆光的,看不太清楚。可才五米左右的距離,這麼近的距離,僅僅判斷是成年人還是小孩的臉,這對顏九成來說太簡單了。

真的太簡單了,簡單到不可能出錯。

「越是想不到,才越安全……對,對。」老吊摸著自己的傷腿,一時也混亂了起來,四個人默不作聲地一路走到下水道這躲起來,老吊一瘸一拐地走到了井蓋那往上看了看。

就這個距離,顏九成不可能看錯,老吊心想。

「如果是個孩子,這些人的確不會防備他,他也很容易就能拿到地圖。比如,這些人在看地圖的時候,一個孩子湊過去……」宣林越說,越覺得身上發涼,心裡發涼。

而顏九成則蹲到了地上,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緊緊地閉著眼睛。

一個孩子,哪怕出點紕漏又如何?他不過是一個孩子。孩子擁有的眼神足以麻痹所有人。

那麼,這孩子是從哪裡來的呢?他還是未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他的父母是誰,對,肯定沒有父母,只有沒有父母的孩子才有可能執行任務。

多大帶過來培訓的呢?就像黑組織培養自殺性襲擊的小孩一樣,從小培養,洗腦嗎?

如果有孩子,是不是也意味著會有色i誘,會有威脅,是不是意味著……父母……父母……顏九成一下睜開眼睛,他只覺得從頭涼到尾,猛地轉過頭看向顧覓清。

「我的父母,是不是被組織控制住了?」他的聲音如同黑暗裡的蛇,扭曲地在下水道滑行一般,令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可能,我們會保護你的父母,但是絕對不會……」

「誰知道?孩子都用上了,誰知道?!誰能保證?1顏九成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他的憤怒帶著自己的信仰被羞辱的感覺呼嘯而來,難以自控。聲音如同低雷,在下水道的空間炸開,炸得老吊和宣林也恍惚了,宣林有些驚恐地推了推鏡框,手緊緊地抱住筆記本,目光緊緊地盯著顧覓清。

對於整個團隊,顧覓清是加入組織最久的一個人,很自然地,大家都渴望她能知道些什麼,或者說出些什麼。

「你小聲點!噓1顧覓清見顏九成陷入了某種失控的狀態,慌忙上前一步一下抱住他,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巴:「聲音太大了!引來了敵人,我們都會死1

不知道是顧覓清這句話讓顏九成冷靜了下來,還是她撲過來身上都氣息讓他鎮定了下來,或者兩者皆有。顏九成覺得後者居多。

因為如果他想,推開顧覓清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是很容易的,可聞到顧覓清身上的那股氣味的時候,他的手腳突然用不上力氣,心瞬間像被人伸進手抓住了一般,他心顫,又不敢顫。

顧覓清身上的氣味很獨特,至少對於顏九成來說是那麼地獨特,獨特到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女人和她的氣味能給他同樣的感覺。那就是自己的母親。

淡淡的,輕輕的,一點點茶香伴隨著一絲絲奶香,氣味跟母親的氣味雖然不同,但是給予顏九成的感覺卻是那麼地一致,讓他安靜,讓他瞬間找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寧靜的港灣,讓他感覺到絕對安全的氣息。

顏九成不再說話,而是就這麼怔怔地看著顧覓清。

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一部電影《楚門的世界》,故事說的是一位叫楚門的小孩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電視台領養的小孩,從小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攝影棚里,身邊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演員。

這部戲叫《楚門的世界》,因為男主角楚門並不知道自己身處在假的世界中,也不知道周圍密布那麼多攝像頭,拍攝下他任何一個舉動。正因為真實,所以收視率極高。

他不知道自己父母是演員,甚至父親的去世也只是導演導的一幕而已,從小長大的兄弟其實是演員,連自己的妻子也是演員,他就生活在一張巨大的謊言里。

周圍的一切都是為了真人秀,而他是唯一的不知實情的男主角。

想到這一幕的顏九成就這麼怔怔地看著顧覓清,看著顧覓清絕美的臉。說真的,他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女子,更是從來沒有想到過這樣的女子會成為自己的女人。

腦海里又浮現出在訓練的時候遇到的那個倒在地上,被一槍爆頭的r國情i色女間諜。

戰火,孩子,heidi,格桑,還有槍。

還有顧覓清褪去衣服在自己的身下嬌媚地閉著眼睛,想到這一幕,讓顏九成感覺到很興奮,又覺得是那麼地不真實。就好像做夢一般。

他動了動唇,看著顧覓清,顧覓清就這麼緊張地看著他。

溫柔的氣息襲來,讓顏九成很想就這麼睡去。

「你……你……」顏九成的話還沒有出口,便咽了下去,他的臉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準確地說是恐懼,那種不敢面對的懦弱和膽怯交織,讓顏九成的臉變得慘白慘白。

他伸出手死死地抓住顧覓清的胳膊。

「你也是假的嗎?」顏九成的聲音輕輕地,像一個孩子看著母親一般看著顧覓清。

「嗯?」顧覓清一愣。

「你說過的,間諜人員要想迷惑周圍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真的付出感情,因為感情這個東西不會騙人。」顏九成死死抓住顧覓清的手又重了幾分,他都感覺到自己的手指甲都要卡入她的肉里一般。

聲音顫抖著,哽咽著。

顧覓清的臉色變了,她眨了眨眼睛,動了動唇,沒說話。

「你是不是假的?對我的感情是不是假的,是不是為了讓我順利完成任務而不得已而為之的。」

顏九成死死地看著顧覓清的臉,她臉上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都逃脫不了顏九成的眼睛,鬆開了手,並後退一步。他得離顧覓起遠一點兒,得感受不到她綿軟的皮膚,溫和的氣息,才能冷靜下來。

聽到這句話后,顧覓清的眼珠子,震了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