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寸光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寸光陰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黑夜中,小孩飛速地跑過,月色下看不清他的臉,看身型約莫六歲,或許是霧氣太重,黑色的頭髮顯得有些灰。衣服蹭得濕漉漉的,一看就調皮。

\t道路的一側是球場,籃球場,排球場等,而另一側則是一排排別墅,粗看上去十分普通,可細看,每一棟別墅的前面都站著兩名手持重武器的彪形大漢,彰顯了這裡的不同。

\t路上行人很少,偶有幾個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進行著清理工作。

\t那個小孩飛奔著,這是一段下坡路,所以他跑得格外地快,正跑著,突然停了下來,彎腰隨手一撿撿到了一小段樹枝,手伸到樹枝的中段舉了起來,半眯著一隻眼睛比劃了一下,快走了五步,走到第五步的時候,他扭過頭往旁邊的小花園看了看。

\t又往前邁了半步。

\t隨後果斷地直接踩到了小花園的草地上,又快走幾步后停在了一個井蓋附近。不到三十秒后,小孩從小花園裡跑了出來。

\t「寸光,你在這裡做什麼1一個拿著槍的黑人就站在離他約莫二十米的地方,這個人說中文不太溜,『寸光』兩個字讓他喊得很彆扭,可他的言語間卻透著殺機。

\t步步朝著小男孩走了過來,鞋底應該有鐵片或者什麼東西,踩在地上響。

\t小男孩約莫一米二,在這位黑人面前簡直是小不點,黑人的影子一下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了。他抬起頭,有些膽怯地看著這黑人,隨著響的腳步聲,後退了一步。

\t「我……」他的聲音奶聲奶氣的。

\t「我說了多少次,不能離開別墅,你居然離開了,不但離開了,還跑開這麼遠,你……」那黑人目光看了看小孩的周圍,將手中的槍舉了起來,對準了小男孩剛剛跑出來的小花園。

\t「你進去幹什麼?寸光。」

\t這個被黑人稱為寸光的,是這次被挾持過來的科學家之一,頂級礦物質專家周一寸周教授親戚家的,兩年前親戚車禍死了后,中間他幫忙料理後事,又跟其他親友商量孩子的歸屬問題,中間折騰了快一年,最後家族的人都不太想帶,他就帶回了m國,孩子一直跟在身邊。

\t周教授叫周一寸,孩子改名為周寸光,一寸光陰一寸金,當自己兒子養著了。

\t說起來,這孩子能跟著周教授來別墅區,還是這群退役特工的領導的主意,打著孩子還小,離開大人不妥的旗號,帶著,實際上是覺得這個孩子在必要的時候,是個很好的脅迫周教授的人質。

\t「我的球不見了,剛我一腳踢飛的,你們給我的那個小足球。」周寸光嘟著嘴,怯怯地很是委屈,伸出手指著小花園:「在這裡也找不到。」

\t因為孩子是組織上覺得帶著是個人質的情況下帶過來的,所以這黑人很明顯警惕心要低很多,雖然拿著槍,槍口卻沒有指著小孩,而是一直指著小花園,聽小孩這麼一說,他神情一下輕鬆了一大截。

\t「寸光,走,回去。」黑人一把抱起孩子,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t「我不我不我不!我的球!你再給我一個球1小孩鬧了起來,手腳亂揮。

\t啪!一聲響,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到了小孩的屁股上。

\t哇……

\t小孩哭了起來,一哭,尿了一褲子。

\t「這麼大了還尿1那黑人氣不打一處來,扛著他往其中一棟別墅跑去,一到門口,裡頭到人聽到動靜把門開了,他一下把周寸光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t「你幹什麼打他啊?1周教授很是心疼,頭髮白色夾雜著黑色,一臉的憔悴,從餐桌那沖了過來立刻抱起周寸光。

\t「這麼大了,還尿我一身1黑人嚷嚷著。

\t「我在後院踢球,把球踢出去了,我就爬出去找了,他……他……」周寸光又吵鬧了起來,突然,他一下安靜了,黑人的槍口指向了周教授。

\t「你再吵一聲,我就殺了他。」黑人兇惡的嘴臉讓人不寒而慄。

\t周寸光的嘴巴抖了抖,剛要哭。

\t「不許哭,不許吵,否則,我現在就崩了他1槍一下頂在了周教授的頭上。周寸光緊緊地閉著嘴巴,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t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t「上去換褲子,睡覺1黑人手一揮,周教授連忙抱起嚇呆了的周寸光往樓上走去,身後立刻有一個拿著槍的黑衣男人跟著,寸步不離。

\t「他媽的,小孩子吵死人了。」周寸光一上去,幾個退役特工十分厭惡又無奈地抓了抓頭。

\t打過他,他哭得人頭疼。

\t嚇過他,好傢夥,小孩子嚇到了,晚上做噩夢又是一頓猛嚎。

\t「我看著他,我就累,最討厭小孩。」

\t「我看啊,弄點葯直接迷暈他好了,省得吵得慌。」

\t「周教授要是看孩子被迷暈,影響他科研,再說了,頭兒還沒說什麼呢,你可別私自下藥,小孩子小,經不住葯,死了就沒了威脅周教授的人質了。」

\t「小孩子就這樣,你們有了小孩就知道了,吵得慌。」

\t七八歲,狗都嫌,剛滿六歲的周寸光這幾天把這群惡人吵得著實難受。

\t——

\t到了室,周教授拿過一條褲子,伸出手將周寸光穿著的長褲脫了下來,丟到了地上。又伸出手脫他的內i褲的時候,回過頭看了跟在身後的黑衣男人一眼。

\t這男人面無表情,手裡把玩著槍,就站在床頭看著。

\t別說給小孩換衣服有人看著了,就是晚上睡覺,也有人就坐在床頭的椅子上,一直守著,看著。想要附在耳邊說句什麼也不可能,枕頭那放了竊聽器,竊竊私語也能隨時監聽得到。

\t要交流,唯一的辦法就是睡覺的時候,偷偷地在手心寫字或者周寸光找機會把要說的寫到糖果上,而周教授看完后立刻吃了糖。

\t「你早點跟我睡,好不好。」周寸光爬到被子里,自己把裡面的小褲子脫了下來,尿濕了有些重,他的眼睛快速地眨了幾下,手拿著小褲子,遞向了周教授。

\t被挾持一來,周寸光大多數的情況是在睡覺的時候,偷偷地用手指頭在周教授手心寫字,交流信息。現在還沒有到睡覺的時間,他居然就暗示周教授有信息要交流,可見剛剛他出去,獲得了重大的信息且非常急迫。

\t「我一會兒還得去實驗室,這幾天研發突破關鍵時刻,今晚你自己睡。」周教授微微眯了眯眼,朝著濕了的褲子伸出了手,而另一隻手拿過一條幹凈的遞給周寸光。

\t突然,在一旁守著的黑衣大漢突然臉色變了變,他好像看到了什麼。

\t「等等。」他上前一步一下抓住了周教授的一隻手。冷著臉,另一隻手立刻按了個按鈕,隨後就聽到有腳步聲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他呼喚了同伴。

\t「把手打開,我看看。」他後退一步,用槍指著周教授的頭,眼陰了陰:「手打開1

\t一顆糖掉了下來,用糖紙包著,糖紙是兩頭擰在一起的那種,那黑衣大漢拿過糖,直接搓開糖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