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四十一章 頂級暗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頂級暗子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周寸光看到了魯道夫按在按鈕上的手,也聽到了裡面工作人員的聲音,他明白,這才糟糕了。畢竟這裡是研究室,是傳說中世界上最神秘也是最密不透風的研究室。

雖然這裡為了科學家的研究,並不會像在別墅居住區一樣360度無死角地監控,可是這裡極其難進來,保證了科學家們的安全,同樣,也極其難出去,當有危險的時候,可以說毫無疑問地插翅難飛。

要知道,這裡就從來沒有發生過能在這裡面傷害或挾持科學家的案例。以前出現過幾次搶奪走研發成果的案例,都是拿著成果離開研發室后發生的。

魯道夫驚慌失措地看著周寸光,手中的研發資料掉了一地,快速地往後退的時候腿一軟,居然一下摔到了地上。他的求助和驚慌失措讓工作人員立刻調取走廊的監控。

「是魯道夫教授1聲音傳了過來,震驚之餘透著最高級別的重視。

「什麼?!魯道夫教授?!一級戒備1

隨後,外放聲音消失了。

「你……」剛剛那個想問題入迷的魯道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驚嚇過度的魯道夫,他臉上露出的驚恐比周寸光更像一個孩子。

嘟……

四周鳴笛聲如雷貫耳。進門的幾個科學家聽到這聲鳴笛后,,畢竟在這裡從來沒有聽到過鳴笛,也就是說,混入到這裡面來的別有目的的人,周寸光是第一個。

「怎麼會有鳴笛?」

「有危險1

「快!快!到安全房1

三個科學家愣了約莫一秒鐘后,立刻跑向了大廳側邊一處牆壁,手在某處一按,牆壁打開,幾個人都躲了進去。安全房是別墅區的常見保護措施,其實就是一間約莫兩平方米的房間,四周銅牆鐵壁,裡面有一些吸氧瓶。其原理並不複雜,跟地鐵里的防爆桶原理一樣。

如果你乘坐地鐵的時候注意觀察,會發現地鐵里一些地方會有一個圓筒形的大桶,四周密不透風地扣在地面上,似乎毫無用處,實際上是當有*的時候的緊急防護裝置:將防爆桶提起來,罩到*上,減少爆炸帶來的衝擊力。

而安全房也是如此,只是更高級而已。

這一聲鳴笛把所有在研究院研究的黑科們都嚇壞了,四處有科學家從房間里跑出來,躲進了每一層都安置的安全房裡。

門外立刻聚集了三十幾人全副武裝的壯漢,而進門的時候那一排看似普通的柵欄居然是可伸縮的,齊刷刷地往地下縮,縮下去后,伸出來一排有槍口的奇怪裝置。

周寸光在房間里看不到外面發生的一切,他也看不到這一排有槍口的奇怪裝置,更不知道這些奇怪裝置一旦開槍,是能發出追蹤子彈的,也就是鎖定了他,無論他怎麼會尾隨他,直到擊中他。

一級戒備,不是開玩笑的,插翅難飛,也從不是一句空話。

此時的周寸光瞬間展現了他身為頂寄能力,只見他立刻伸出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口鼻,隨後快速地往前走了兩步,一下坐到了驚慌失措的魯道夫的面前,頭往他的頭部一探。

「我不會傷害你,只是要跟你做個交易,我能提供你想要的你的研究資料為人類做出貢獻的真實資料,也能提供蘭開斯特的現狀。」

周寸光沒有絲毫的慌亂,聲音雖然極輕,但一字一句說得極其清晰,甚至,他在說話的瞬間計算好了這走廊上那個攝像頭有可能拍攝到的方位,甚至連後面一面鏡子的反光折射拍攝都考慮在內,用魯道夫的身體和自己的身體成功地讓自己的臉處於監控的盲區。

在四周鳴笛大作一片慌亂的環境中,周寸光的周圍彷彿處於另一個世界,有條不紊從容不迫。

頂級的暗子展現了最強了常人沒有的心理素質,只是在他孩子的面孔上顯得極其不真實和不協調,可不真實和不協調又如何?這一切發生得突然,可他應對得穩健,這是事實。

而他體現頂寄素質並不僅僅是應對穩健,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堅定。說出這一番話到底能不能打動魯道夫,周寸光是不知道,僅僅是組織上給了他這麼些資料,告訴他可能這一點能打動魯道夫。

可能而已。

無論什麼情況下相信組織的安排,這也是頂級暗子要有的心理素質。這個心理素質看似簡單,實際上能做到極其困難。

比如顏九成,當他發現魯道夫一副小兒模樣的時候,瞬間就崩潰了。他識人厲害的優勢立刻在這場反間諜的戰役中成了最大的障礙:他堅信自己看到的,堅信自己的識人判斷,從而不相信組織。

比如顧覓清,雖然她相信組織,但是在顏九成慌亂的時候並沒有拿出十足的信心,也沒有體現出一位經過了長期訓練的老牌反間諜人員該有的安撫隊友的能力。

更不用說老吊和宣林了。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堅信組織。這句話說來簡單,做起來太難了。

顯然,此刻堅定地說出這一番話而不是立刻想辦法逃跑的周寸光,展現了頂寄所有頂級素質,包括堅信組織給予的信息,哪怕這個信息給得並不完整。

「嗯?」聽到這番話的魯道夫似乎呆住了,一動不動地看著周寸光。

噠噠噠,一陣腳步聲傳來,聽腳步聲就知道全副武裝的人進來,此刻,他們只需要叩動板機就能要了周寸光的命。

逃生或者說躲避,是人的本能。

哪怕不立刻逃跑,也應該躲到魯道夫的身後。

可周寸光沒有,他彷彿沒有聽到後面的腳步聲,而是立刻伸出手在魯道夫的鼻尖上摸了一下,摸鼻尖,是能提醒一個發獃的人最有效的方式。

他的動作極其老練和鎮定,手沒有半絲顫抖,連目光都沒有任何變化。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天才。

一種是祖師爺賞飯吃,這種人聰慧又勤勉,適合吃某行的飯,跟著師傅一步步學,吃祖師爺賞的飯,這碗飯有個名字,叫『經驗』。顧覓清就是吃的這碗飯。

一種是老天爺賞飯吃,這種人聰慧又勤勉,是為了某個行業而生,這碗飯有個名字,叫『天賦』。顏九成吃的便是這碗飯。

而周寸光顯然是後者,靠老天爺賞飯吃的那一類,老天爺能賞飯的人,鳳毛麟角,而像周寸光這種,則是鳳毛麟角中的稀有者,在反間諜這行中,他吃的是頂級的飯:暗子。

頂寄飯,全球屈指可數,也就五根手指頭數得過來,魯道夫便是其一。

「我不會傷害你,只是要跟你做個交易,我能提供你想要的你的研究資料為人類做出貢獻的真實資料,也能提供蘭開斯特的現狀。」

周寸光重複了一次。

這一次,他的語速語調包括神情,更方才一模一樣,周圍的任何緊張和危機都影響不到他,這種強大的鎮定,無論生死,都足以讓組織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