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四十五章 侏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 侏儒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找尋到周寸光很不容易,哦不,當時他還叫楊陋。

當接到科學家被挾持並請求能救他們離開的時候,第一步便是在他們身邊布一顆暗子。可科研的地方暗子不好布,更別說他們兩人周圍都是訓練有素的退役特工,有zhngf的暗中操作,也有黑組織的勾結。

他們會對任何一個靠近科學家的人都嚴加審核,這種嚴加審核是暗中的,雖然不會直接把他接觸的人帶走調查,卻也會從頭摸到尾。

「選誰呢?」

當時的老者看著手裡頭所有人選的資料,眉頭緊鎖,雖然近一千多人可供選擇,可沒有一位適合潛入到如此複雜的環境中充當暗子的。

「選記憶力好的,人臉識別厲害的,這樣能記住長達一年以來出現在科學家附近的人。」那個時候,顏jichng還沒有出現在組織的眼睛里,但也已經有不少人臉識別厲害的高手在編製內了。

「我覺得應該找像顧覓清一樣,看著柔弱,可是打鬥很厲害的,貼身保護。這人臉識別再厲害,比不過槍子兒。」

「有沒有人臉識別和槍法都厲害的?」

會議室里,幾個與老者一樣白髮蒼蒼的老人商量了起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透著焦慮。

「要在科學家身邊帶很長的時間,短則四個月,長則八個月,這個人無論有什麼樣的能力,再高超的能力也受不住這麼長時間,這麼多特工的眼睛。」老者搖了搖頭,伸出手抓著自己的頭髮。

頭疼,是真的頭疼。

「能活下來,不被發現,這是第一要素,其他能力是第二要素。」一位老人緩緩開口,說到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彷彿要把煙全部吸進身體里才解些許憂慮。

重重的吐出來,煙霧包圍了他的白髮。

「什麼樣的人才能不被發現呢?」

「不被發現還是后話,什麼樣的人才能被安排過去,這個就很難了。」

會議室里陷入了沉思,突然,老者眼睛一亮:「孩子!如果是一個孩子,很好安排過去,而且隱藏下來的可能性也更大。」

「你是說,侏儒?」

到底都是干這行的,當老者說出『孩子』的時候並沒有人提出孩子心智不成熟之類的話,而是立刻都聯想到了侏儒。

「對,侏儒,一個像極了孩子的侏儒,這個人不但要有孩子的容貌,孩子的身型,還要有超強的學習力,只要有這三點,其他技能都可以培養。」老者回道。

這是一條好路子,說干就干,很快,在全國開始撒網似地搜尋符合以上三個條件的侏儒,卻發現僅僅滿足這三個條件,就非常難找。

首先,看上去像一個孩子,這分細看還是粗看。這裡除去一大半身體畸形,看上去就是侏儒的,留下一些看上去像個孩子的,這在全國有名的小矮人村能看到。

可問題是當你一細看,卻發現不行。

首先,臉上會有皺紋。小矮人村裡的小矮人們畫著妝,遊客看著是個孩子,可一卸妝,完了,這一看就不是孩子。

其次,眼睛里有滄桑。身體的畸形所帶來的痛苦超過了尋常人的想象,除了身體上的折磨,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折磨。他們眼睛里總會不自然地透露出一些蒼涼。

有極個別天性樂觀的,看著眼睛明亮童真的,卻也會有其他的問題。

而最重要的是,要尋常的是一名男性侏儒,因為女性侏儒會有生理期的問題,容易露餡兒,而男性侏儒則有喉結和鬍子。

「找了整整一個月,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一個月後,老者的手捏著鼻樑,真是千軍易買,一將難求埃

「我聽說高粱山裡頭有個三十齣頭的侏儒,被當地的百姓稱之為觀音菩薩身邊的供茶童子,就是這高粱山往裡頭得八十里,沒有路,只是傳聞,也不知是不是真有這麼個人。」

老者聽了后抬起頭,眉頭攪在了一塊兒:「三十歲?」

三十齣頭,那喉結和鬍子怕是很明顯了。

「嗯,傳聞,要不要去看看?」

「去。」老者果斷起身,不放過任何一個人,任何一線希望。

天不負,當老者帶著人千里迢迢翻山越嶺地來到了高粱山紅薯洞鄉里八口子李家茶村,看到李陋的時刻,他眼前一亮。

長得太像一個孩子了。

從外貌到他的行為,都像極了一個孩子,不,老者在那麼一恍惚之間覺得他就是一個孩子,這種恍惚讓他忍不住讓自己用跟孩子說話的語調,彎下腰問他:「孩子,你叫什麼呀?」

「爺爺好。」楊陋站在門口,身上還是打仗時候才會穿的粗布衣服,全是布丁,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黑色的瞳孔要比尋常rnd,讓他的目光充滿了童真。

只有孩子的瞳孔,才會這般大。

他咧嘴一笑,雖然長得不算好看,可以說有些土裡土氣,可這一笑卻充滿了靈氣,伸出手往一個黃泥巴房子那一指,那是一個平房,老者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黃泥巴的房子了,歪歪斜斜的,連門都四處漏風。可門楣上卻掛著一副擦拭得乾乾淨淨,十分厚實的牌匾。

「我是李家茶村的供茶童子。」楊陋露出了笑容,這個笑容讓老者雞皮疙瘩一下就涌了出來,怎麼說,他這麼笑的時候,愈發像一個孩子,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子仙氣。

「哎呦,這孩子難怪被這個村奉為童子。」老者身邊的人不由地打了個哆嗦。

「楊家有子,取名為陋。」楊陋微微昂起頭,他的身上透著一股子說不上來的神聖,上前一步站到了一個高高的台階上,就這麼俯看老者這幾個人:「聽人說,你們找我?」

「嘿,這孩子,跟個小大人似的。」老者身邊的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話一出口,意識到眼前這個不是孩子,而是一個三十歲的男人,不由地在心裡讚歎。

「這是我們看過的所有侏儒里,最像孩子的。」

「是啊,從外貌到神態都像,剛剛得意又有些稚嫩的小大人的模樣,要不是我知道他30歲了,絕對想不到……」

老者戴上了眼睛,細細端詳楊陋,當時正是日出,陽光撒在他的身上有種熠熠生輝的感覺,目光落到他的喉結那,讓老者很詫異的是,他的喉結就好像沒有發育一般,雖然有一絲絲凸起,卻凸起得很少,而下巴也是光禿禿的,並沒有看到鬍渣之類的暴露年齡的東西。

最容易迷惑到人的是他的神態。

這就是一個孩子啊!老者心中感嘆,臉上綻放出笑容,翻山越嶺,這鬼地方連路都沒有通的深山裡的李家茶村,走了足足兩天才到的地方,挖到了這尊寶。

「你媽媽呢?」

「天上。」

「你爸爸呢?」

「天上。」

「多大的時候……」

「我十八歲的時候,他們就都……」

接下來的日子,老者在這隻有三十幾戶人口的李家茶村住了九天,成功說服了李陋加入團隊。而這九天,他發現這李陋接受過完整的教育,只是沒有讀大學,而且學習能力極強。

上天給了他侏儒的身體,卻彌補了他聰慧的頭腦,他有著驚人的語言天賦。

「你是從小就像孩子一樣說話嗎?」老者問。

「對。」離開了村民的視線,也明了老者來找他的目的的楊陋依舊保持著孩子般的說話,這種渾然天成的習慣顯然是長期養成的,他抬起頭眉眼彎彎地笑了笑:「因為我是侏儒,你也看到了,這裡的村民沒有接受過教育,愚鈍得很,我這種人……」

楊陋低下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悲涼,這種悲涼出現在一個孩子的臉上,更令人心酸。

哦不,哦不,他不是孩子,他是成年人,而且是一個三十歲的成年人了,老者提醒自己。

「我這種人,在這兒是要被人當怪物看待的。所以為了讓自己不被當怪物看待,我爸爸想了這個法子,就說我是觀音菩薩旁邊供茶的童子,一輩子長不大,是有福氣的,不是怪物。」

老者不由地暗暗佩服楊陋父親的睿智,迷信能殺人,而他用迷信救他的兒子。這樣一來,也能理解為什麼楊陋的孩子氣那麼地重,想來,這些年的『神仙童子』身份練就出來的。

只是……

他的喉結和鬍渣呢?

在簡陋的山村做不了其他的測試,而楊陋是目前手裡頭掌握的資料里最完美的適合安插過去的暗子了,老者跟楊陋說出來意的時候,讓他意外的是,楊陋僅僅思考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便答應了他。

又是清晨,如同他第一次見到他一般。

晨曦撒在小小的身體上,楊陋抬起頭朝著老者點了點頭,這模樣,讓老者忍不住用跟孩子說話的聲音問道:「孩子,你考慮好了?」

「嗯。」楊陋堅定地點了點頭:「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我的裝屍袋上面要有一行字。」楊陋拿起手中的樹椏,在門前的沙土上寫了起來:人生很難完美,若能完整,便是幸事。

這句話充滿了生活的智慧,讓老者發自內心地稱讚地看著他。

「還有,不要寫我的名字。如果我死了,要過奈何橋,過了奈何橋投胎的時候,不想讓過路的小鬼知道我上輩子是個侏儒,是個……」楊陋吸了吸鼻子:「醜陋的侏儒。」

侏儒的心理或多或少還是會有影響的,再陽光的人也是如此。

這也怨不得楊陋,一個正常的人不應該用正常的心態來揣摩他的自卑,然後高高在上地告訴對方,你要堅強,要陽光,不要有任何怨言,要享受人生什麼的。

這些都是屁話。

痛在別人的身上,沒有經歷他的痛,又怎麼了解他的自卑?

「不過沒想到我的醜陋,居然還能發光發亮,還好我這些年都跟孩子一樣說話和行動,看來上帝還是沒有遺忘我的,給不了我完整,卻也給了我能擁有自尊活下去的可能,為了這種可能,我會跟你們去,一定要跟你們去1楊陋回過頭,童真一笑,猶如兒童。

周寸光抽泣著,從周教授的懷裡站了起來,他四處看了看,周圍人的槍都上了膛,形成一個包圍圈。

「脫了1一人上前一步,直接將他的褲子拉了下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