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五十四章 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合作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你們……那你們……」魯道夫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恐慌,他盡最大能力讓自己鎮定地問道:「如果我……我……我退出呢?」

「退出?」周寸光啞然失笑,他將手放在心臟的位置:「你放心,我們的人不是殺手,也不是無良的組織,我們不會強迫任何一個人為我們做事,也不會要了你的命。」

周寸光的回答讓魯道夫看到了一絲希望,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

「當然,你自己考慮好。」

周寸光回答得如此爽快,反倒讓魯道夫不適應,他一時想說點什麼,又不知說什麼,來回踱步。而周寸光也不打擾他,就這麼站在那低頭把玩著gnzngq。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魯道夫停下腳步問道:「你來這兒之前,真的查過我的名字,而且並沒有看到關於我的新聞?」

周寸光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新聞倒是有的。」

「寫的什麼?」聽到這一句的魯道夫,眼睛微微發著光,如同黑夜裡點燃的燭火。

「你十幾年前突然消失的事兒,十年前的新聞是有的,也只有十年前的。」

他眼裡的燭火熄滅了。

「可能……可能……他們用的我的化名。」魯道夫喃喃地念著,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我不在乎這些東西,用的化名也沒關係,只要能造福百姓就好。」

說到這兒,他停住了。

「你說,蘭開斯特實現了在沒有血管的情況下給大腦細胞輸送營養的難題,真的是前年,前年?」

「對,我可以肯定。」

魯道夫的唇有些微微發白,此時的他有些相信周寸光,畢竟周寸光跟他說了全部的計劃,用秘密來換秘密,正常。

可他又不敢相信周寸光,因為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就太奇怪了。一個他早在五年前就解決的難題,難道世界生物技術類專家們,不知道嗎?

他們不知道的話,那是不是跟有沒有化名沒有關係,而是這個技術壓根就還沒發布?

「為什麼我早就研發出來的東西,外面的科學家還在研究呢?難道……難道……不,不可能啊,他們不可能不發布啊,要不然花費這麼多錢,用了這麼多物資,養著我們,科研消耗的經費巨大,為什麼?他們不可能不發布,否則他們為什麼要建這個實驗室?為什麼?不可能,為什麼?絕對不可能……」

魯道夫有些語無倫次起來,他伸出手時而摸自己的鼻子,時而摸自己的後腦勺,又時而抱住自己,嘴裡嘟囔著。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軟肋,有的人是親情,有的人是愛情,而有的人是錢,有的人是自己的命。這些,魯道夫都不在乎,他能拋棄一切來這裡,就拋棄了親情,拋棄了愛情,更拋棄了錢,拿自己的命來的這兒,用這些世俗人看來最最重要的所有的內容,交換了一個東西:生物技術人腦類器官研究。

正如落在生物技術研究院門口口子那塊碑上刻的那般:人們常說,藝術沒有國界,那麼科學有沒有國界,科學家需不需要國界?我認為不需要,所以我來了這兒。

魯道夫的落款。

這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只是一份榮譽,畢竟在這個龐大的黑科組織里,只有寥寥幾人擁有這樣的榮譽,能在這兒留上一筆。可對於魯道夫來說,這不過是他的心裡話而已。

他就是純純粹粹地為了他心目中的科研而來,再無其他理由。

這麼小的地方,除開地下磅的實驗室,就地面上這些設施,從南走到北,就算是圍著繞一圈,一個小時也就逛完了,僅僅是新鮮感,絕對不足以支撐一個黑科踏踏實實地研究十年。

地下實驗室很大,到底有多大,魯道夫自己也不知道,因為黑科有黑科的規定,跨領域不允許隨意zyu走動。

如果需要跨領域進行學術交流,這沒問題,但也是研究調度室把人員都安排好了,選擇一間會議室來進行溝通,而溝通的科研的內容也是提前說好,不能越軌。

說實在的,剛開始魯道夫不太適應這種方式,說好的zyu交流,為什麼跨領域還是如同在國內一般,隔著厚厚的牆壁?後來他想通了,僅僅是不允許隨時溝通而已,這比國內好多了,畢竟國內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關係,別說溝通了,壓根就是技術壁壘,牢不可破。

也就是走個手續,麻煩點,可能其他黑科也擔心自己的研究被人搶了先,需要調度吧。魯道夫這麼想。

他從來沒有懷疑這中間會有什麼問題,一絲一毫都沒有懷疑過,在這片他用一切換來的在他看來,這個世界最好的科研環境中奮戰了十年。

十年啊,整整十年!

那一個個研發出來的項目都是他的心血,是他的孩子啊!他放棄了一切,為了夢想而來,為了人類的人腦類器官而來,終於取得了這些突破性進展,難道這些進展,並沒有被發布出去嗎?

難道外面的世界,科學家還不知道他早已將人腦類器官研究到了後期嗎?

就拿自閉症來說,他手裡有足足二十名自閉症兒童的大腦,光這一項的研究就應該zhn精qunqi,讓全球有自閉症兒童的家庭歡欣鼓舞才對。

難道這些都石沉大海?!

魯道夫不敢相信,他怎麼敢去相信?這麼好的事情,這麼好的研究,能造福全球大腦神經患者的研究,怎麼可能世人不知道呢?

「我……我不相信,我得自己查……我一定得自己查……」魯道夫喃喃地念著,他停下了腳步,扭過頭看向了周寸光。

周寸光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他經歷了太多太多了,旁人不會知道當一個男人那兒不成長的悲苦,更不會懂他經歷了多少冷眼嘲笑,又靠著什麼年年拿第一,熬到十八歲,最後心灰意冷回到山村當茶童子。

他很少哭。

讀書的時候,同學們看到了什麼特別感人的故事或情節,就會鼻子一酸,這種感同身受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可他從來都沒有過,並不是強忍著什麼,而是真的不會覺得對方可憐或值得同情。

最苦的他都自己嘗過,嘗得都麻木了。所謂淡然和鎮定的性格,無非是經歷得多而已。

可魯道夫扭過頭看向他的瞬間,周寸光的心卻抖了抖。

才三十幾歲的魯道夫,頭髮比他父親去世的那年還要白得多,像一個老頭一般,黑里夾雜著白,背有些微微地坨,手因為長期做實驗而有些畸形,顯得要比同齡人老許多許多。

可此時的魯道夫的眼神卻像極了一個孩子,一個幼兒看向母親的央求的眼神:「你肯定查錯了,你一定查錯了,你對這方面不了解,搞不好是你查錯了對不對?」

如果沒有這次任務,魯道夫是不是會一輩子在這裡當黑科,每天雖然起早貪黑卻無比幸福地做著試驗。他依舊會為運進來的屍體而雀躍,為自己做出的研究成果能造福於人類而激動。或許,他會思念自己的父母,妻兒,但依舊會這麼無悔地進行下去吧。

周寸光不知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正如魯道夫所說,他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在搜尋資料的時候或許會出查錯,畢竟他也只是查了查他的名字,和人腦類器官研究這些年的成果,記憶了與他有關的一些人名,比如他以前的同事,領導,並查閱了這些人如今的成就,以備著跟他談判的時候用。

可……

周寸光心裡明白,這搜索或許會出錯,但出錯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小,小到這個世界能出幾個魯道夫這樣的科痴一樣。畢竟,這是組織定了魯道夫是可突破的對象。

被組織定下的人,想必……

魯道夫在周寸光面前半蹲了下來,一隻膝蓋觸及地面,殷切的目光看著他,這位科痴在看到幾個孩子的屍體的時候露出的猙獰笑容,對生命逝去彷彿毫無憐惜的冷血,此刻卻顯得那麼地無助和可憐。

「你肯定查錯了,對不對?」

周寸光動了動唇。聲音冷靜:「這個……不好說。」

周寸光並沒有被魯道夫的可憐所影響到,他拋出了誘餌,並要堅定地將魚引誘到該進的網裡:讓隊友們進來,而且讓魯道夫心甘情願地掩護隊友。

「不好說?你不確定?」

「我的確不確定,因為我畢竟不是專業的人員,也有出錯的可能。但是我確實搜了,的確沒有,蘭開斯特也的確是前年研究的那個成果。我們團隊中有一個黑客叫零號老大,他在世界黑客排行榜排名第三,鼎鼎大名,定能讓你看到外面的網路。」

魯道夫臉上的殷切盼望瞬間消失了,身體也似乎慢慢僵硬了起來,他就這麼獃獃地半跪著,足足一分鐘有餘后,一隻手扶住額頭,另一隻手扶著牆,這才很是疲憊地站起來。

原來,心累會如此累,短短的一分鐘,耗盡了這位能連續工作35個小時不停的科痴幾乎所有的體力。

他看著地面,聲音緩慢而沉重:「我們合作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可信不可信,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們計劃中的棋子,可是我的確早就懷疑網路有問題,起初,我懷疑自己的科研成果並非無償提供給世界,現在完全不知道我的心血,我的孩子,原諒我,用孩子來形容我的科研成果,真的是我的孩子,現在的我找不到我的孩子了,她是被賤賣了?還是被挾持了?還是……我得找到她,我一定要搞清楚,否則,我無法潛心地研究,而研究是我這輩子最重要也是唯一重要的事兒。」

說到這兒,他一隻手捂住了胸口,只覺得胸口悶得慌,彷彿十年的遠離社交的悶在這一個瞬間襲上來了似的,他有些站不穩。

「合作吧。」

他扭過頭,看向了周寸光,四目相接那一刻,周寸光便明白,自己贏了,已經成功說服了這位在這世界上最神秘的科研院,處於金字塔頂端的幾個黑科之一的黑科。

這是一種勝利。

可他的心卻揪得厲害。

「科研是我的信仰,我除了信仰,什麼也沒有。我一定要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一定。」魯道夫喃喃地念著,朝著周寸光伸出了手。

「祝我們合作愉……」周寸光吞了下口水,繼續說道:「合作順利。」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