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五十五章 一山二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一山二虎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一會兒我還得出去一趟,你打一下掩護。」周寸光壓低了聲音。

「是。」牽著他手的壯漢畢恭畢敬地應道。

在科學家身邊蟄伏了八個月,這麼長的時間,足夠讓周寸光買通幾個人成為自己的親信,這個世界上沒有攻克不破的人,尤其是這種為了錢而挾持科學家的退役特工,對這位頂級暗子來說,並不難。

這一位來接他回去休息的退役特工便是其中的一位,雖然被買通了,可謹慎的周寸光還是很防備對方,他並沒有把傳遞消息這種重要的工作交給他,而是僅僅要他打掩護,自己親自傳遞信息。

能活到今天,周寸光何止有兩把刷子,本就是王者。

無論從性格還是能力,均是王者。

下水道通道里,顏jichng和顧覓清並排坐著,時不時看手錶,時間過去了半小時了,這半小時過得太慢了,慢到顏jichng開始焦躁不安了起來。

「等待的滋味真不好受。」顏jichng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拳頭握得緊緊的。

「你的毛病就是脾氣容易上來。」顧覓清伸出手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一上來就容易衝動,這樣可不好。」

「這不是脾氣容不容易上來的問題,這簡直有種坐以待斃的感覺,就這麼等著,如果他搞不定呢?那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太被動了。」顏jichng將手插入了自己的頭髮,抓了抓,只覺得腦袋疼得很:「我不喜歡命運抓在別人手裡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特別無能。」

「可是我們這行就是這樣,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命運抓在隊友的手裡。」顧覓清的聲音輕輕地柔柔的,像在哄著自己的孩子:「你啊,專業點,我們這一行並不是靠個人的能力,而是團隊的能力。自己的命運抓在隊友的手裡,也不代表你無能,僅僅是一種職業常態。」

不得不說,以柔克剛這四個字真有道理。顧覓清的溫柔如同潺潺的流水,撫慰了顏jichng這位剛剛入行沒多久的反間諜新兵的心,也照顧了他作為一個男人的虛榮。

顏jichng吃這一套,他在顧覓清輕輕的撫摸下,安靜了下來,還將頭往她胸口探去,顧覓清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啊,這麼大了,還是孩子脾氣,真是……」

話雖這樣說,她卻側了側身體,讓自己的胸朝著他的方向。

顏jichng的頭埋到了胸口,嫌棄地拱了拱。

「你這樣怎麼當反間諜人員……」顧覓清嘆了口氣,伸出手將拉鏈拉了些下來:「毛病一大堆,難怪組織給你的評價里……」

「真香……」顏jichng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瞬間覺得所有的焦躁都消失了,他知道,組織給他的低分的評價就是他不服管,自我意識太強。這一點,顧覓清在訓練他的時候吃了他不少苦頭。但他不在乎,這人無完人,要真都做得無論是性格還是行動都完美無缺,那也太可怕了。

就連原則性那麼強的宣林,不也有下決定不爽快的弱點嗎?

想到這,他想到了暗子。組織給他的評分是滿分,無論是性格還是行動,堪稱完美無缺。這讓顏jichng很是敬佩又覺得有些疑惑:真有各方面能力這麼強而且性格絕對穩定的人嗎?

那還是人嗎?

「噓……」一陣聲音從井蓋那傳來,兩人一激靈,顏jichng一下就蹦了起來,跑到了井蓋下方昂起頭,隨後又一把將身後的顧覓清拉到了身後,推到了隱蔽的角落。

顧覓清說得沒錯,顏jichng的性格里有容易衝動的缺點,所以他第一時間就衝到了井蓋下。可好在他也有快速判斷事態的智慧:還不知道來的是誰,萬一不是暗子,而是別人呢?先躲著看清楚再說。所以他立刻又躲到了角落。

井蓋打開,一張兒童的臉就著昏暗的燈光出現在了井蓋上方,顏jichng等了約莫五秒,沒有聽到任何其他動靜后才鬆了口氣,從陰暗的角落走了出來。

「我下來,你接著我。」周寸光話音剛落,從上面丟下來一根繩子,繩子很短,約莫兩米。他扯了扯握著繩子下了井,又單手用力將井蓋從底下托起蓋祝

許是力量太小了,剛蓋住,手一滑就從繩子滑落了。

說那是那時快,顧覓清一個輕躍,一下在空中接住了周寸光,穩穩地落到了地上。周寸光個子小巧,體重不重,對於顧覓清來說接住他不費什麼力氣,輕而易舉。

只是……

顏jichng看了一眼,臉都黑了。

只見這麼一接,周寸光整個人趴在顧覓清的懷裡,如同一個孩子一樣,頭正好埋在了她高聳的胸前……

雖然周寸光看著像一個孩子,可顏jichng心裡知道,他不是孩子,而是一個三十歲的男人了。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在這個情況下摟著自己的女人還可以理解,頭埋到自己女人胸那,那可就不能忍了。

「喂1顏jichng伸出手一下將顧覓清拖到了自己身後,瞪著周寸光:「你頭擱哪兒呢1

「他不小心……」

「你閉嘴1顏jichng瞪了顧覓清一眼,男人的佔有慾讓他對剛剛那一幕有些焦躁,雖然知道周寸光不是刻意的,可還是心裡不舒服。

周寸光被顏jichng瞪著,卻也不惱,也不打算為自己辯解什麼,而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瞅了顧覓清一眼,看向顧覓清后,他的臉紅了紅,喉結上下動了動。面部細微的表情被顏jichng捕捉到了,他知道,周寸光在看到顧覓清的臉的瞬間回憶起了剛剛自己在她胸口的感覺。雖然這是人之常情,畢竟飲食男女,又有哪個男人見了顧覓清不會有感覺呢?

但這依舊讓顏jichng非常不爽。

周寸光輕輕地吸了口氣,微微笑了笑朝著她伸出手:「顧xiaojie,久仰大名,果然很美。」

……

「你……」顏jichng一把將顧覓清摟在懷裡:「她是我女朋友。」

顧覓清見顏jichng的脾氣又上來了,輕輕地瞪了他一眼,抿著嘴有些尷尬又嬌羞地笑了笑,雖然心裡覺得他有些孩子氣,可也不知怎的,倒挺高興,於是手很乖巧地並沒有伸出去跟周寸光握手。

周寸光一聽,側著看了眼顏jichng,笑了笑后將伸向了顏jichng:「想必這位應該就是顏jichng了,久仰大名。」

顏jichng見這人還識相,把伸向顧覓清的手收了回去,於是也客氣地伸出手,剛要說話,只聽周寸光補上一句:「果然性格不穩定。」

……

顏jichng瞬間覺得自己被堵了一肚子氣,他的性格分數的確只有八分,也是所有分數類別里最低的一個。一下子被這個周寸光給亮了短板,不爽。

看來,周寸光的確不是好惹的。

「我……」

「時間緊迫,辦正事。」顏jichng剛要說點什麼,就被周寸光打斷了,他邊說著邊蹲了下來,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套戴在了手上,再伸出手在地面上畫起了路線圖。

顏jichng不爽,卻不好說什麼,只能吞下這口不爽看起了路線圖,只見周寸光畫了四條線,在其中一個交叉點畫了個圈,說道:「一會兒,你們立刻去這兒。」

「路線能不能詳細點,這是哪兒啊?」顧覓清嘀咕了一句,整個戰區光地下通道就一團麻,就這麼四條線就要判斷出具體地方,的確是太難。更何況別墅區的地下通道的路線也只得知了一部分,更是加大了難度。

這就好比在一張全省密密麻麻的公路地圖上,只截圖中間不到一千米的路程,然後要你判斷這是哪裡一樣,極其艱難。

「我知道這是哪兒。」顏jichng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他伸出腳在一條線上敲了敲:「這裡是通往研究院的北邊,後面的路線我們還不知道,過不去,你要我們到的地方,是不是研究室最北邊的地下?」

顏jichng憑著這麼少的信息就找出了位置所在,顧覓清一聽他自信的口吻便知道他有把握,不由地敬佩地看了他一眼。而周寸光也抬起眼來看了他一眼,只是眼裡不是敬佩,而是不滿。

「北邊的地下?」周寸光的手在中轉站的位置重重的點了點:「範圍太廣了,研究室的北邊最少有四條下水管道通過去,說明最少有四條地下通道貫穿,同樣是北邊,每一條地下通道通往的地方都不一樣1

顏jichng的臉色很難看,如果是別的方面被人質疑也就算了,他對人臉記憶有著異於常人,哦不,有著無人可超越的天賦,而線路記憶是放到人臉上來進行記憶的,不是顏jichng吹牛,他不相信還會有人比他這方面更厲害。

連老者都從來沒有質疑過他這一方面,這周寸光居然一上來就以批評的口吻來懟他。

「你記不清楚的話,我告訴你,你要記住了,是研究室北邊第二個地下通道。」周寸光戴著手套的手刷刷刷地在地圖上又加了幾道,然後在第二條地下通道的位置點了點,抬起頭道:「你記住了沒有。」

……

顏jichng咬了咬牙,臉色愈發地難看。

「我們還沒有摸清楚這一邊的路線,他……他不知道很正常,但是我們摸清楚了別墅區……」顧覓清見顏jichng的胸口一起一伏,生怕他這脾氣一上來撩罈子,或者又發什麼脾氣,連忙打圓場,幫他兜兜面子。

「別浪費時間,繼續聽我安排。」周寸光擺了擺手,打斷了顧覓清的話。

一山難容二虎,眼下,顏jichng的老虎鬚快翹起來了。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