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五十七章 刀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刀神!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周寸光的腳從他的後背踩過,最後落到了他的肩膀,顏jichng站了起來,將他頂到最高。他很順利地攀住了上頭的繩子,爬了出去,頭也沒回地將井蓋再一次蓋上,四周又暗了下來。

「是不是覺得他壓著你,你不舒服?」顧覓清湊到顏jichng的跟前,到底是女人,心細。顏jichng沒說話,只是低著頭立刻用手錶給老吊和宣林發布命令。

「他是暗子,而且是在一群人盯著的情況下都沒有暴露身份的頂級暗子,我們培訓的時候說過的,這樣的暗子,為了保證其絕對隱蔽,聽從組織首領的命令,可以不聽你的命令。」

這是全球任何一個國家反間諜組織關於暗子級別不同,安全等級不同的常規課程,顏jichng心裡明白,周寸光的確可以不聽自己的命令,甚至可以命令自己。

「你有沒有覺得他跟我們有距離。」顏jichng眉頭緊鎖,看著顧覓清。

「我感覺到了距離感,不過可能是因為我們跟他接觸得少,不熟悉,加上今天時間緊迫……」

「不,不對。」顏jichng搖了搖頭。

「你擔心什麼?」

「你有沒有覺得,他好像根本沒有打算融入到團隊中,跟我們保持著絕對的距離?」顏jichng說到這兒,面色凝重:「他跟我們沒有半點感情,也不打算產生什麼感情,這是我最擔心的。」

一個人如果對團隊沒有感情,會不會容易背叛?

顏jichng的擔心也正是顧覓清的擔心,她的嘴巴皮子動了動,最終什麼都沒說,只是笑了笑:「你放心,他身為這次行動的頭號暗子,肯定是經過了各方面測試的,包括忠誠測試。我們覺得他冷血,甚至有些無情,或許,正因為他無情,才能熬過漫長的潛伏期。」

這句話讓顏jichng一下放鬆了些,他覺得顧覓清或許說對了,正因為他的無情,才能不受情緒影響,一直潛伏沒有被發現。

「嗯,老吊他們來了。」顏jichng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工了。

前往中轉站那間房子需要穿過三個叉路口,這三個叉路口都有人員守著,運氣好的是,這三個叉路口都不是重要的防守口,看來這個中轉站的確知道的人極少,連防守都很薄弱。而運氣不好的是,這三條叉路口相隔得很近,雖然防守點人少,但只要對方開一槍,再薄弱,也會吸引大批人過來支援。

「怎麼辦?都用藥物迷暈嗎?」宣林邊問,邊看了看背包里的葯。

「還有多少葯?」

「還有一百多顆吧。這三個叉路口用上個十來顆,應該都能倒下。」

「那不行。」顧覓清立刻否決了:「科學家還沒見著,用這種葯的情況在後頭,現在就用掉了,後頭怎麼辦?」

雖然反間諜的武器有很多,如果他們要帶幾百顆來,也是應有盡有,可反間諜的武器種類也很多,*只是其中的一種,不可能每一個都帶足,帶一百多顆,已經是既保證不被發現,又能偶爾用一用,是能夾帶的極限了。

「省著點用吧。」顧覓清伸出手:「把你們的bshu都給我。」

「你打算拿著小刀扔他們啊?你以為你是小李飛刀啊,一刀一個,欻欻欻,三把齊飛,同時一刀鎖喉?」顏jichng皺起了眉頭。

這娘們,想得太簡單了了。

「傻乎乎怪可愛的。」

他忍不住摸了摸這可愛的後腦勺。

顏jichng將剛剛發生的一切簡單地跟隊友們分享了一下后,在地上畫了個地圖,告知隊友們接下來的前進方向以及目的地。有了目標,行動力就快了,很快,四個人走到了通往中轉站的第一個交叉路口。

路口那有三個人,打著哈欠在那守著,他們手裡都拿著一個樣式都槍,槍比阻擊槍要大,比機關槍小很多,看上去十分簡潔,散發著黑色的啞光。

「麥克斯韋,艾奇遜設計的aa-12霰i彈i槍。」老吊看了眼,眼睛都放光了:「這槍我得搶著,打小就想用。」

倒不是這槍是最好的,而是這槍在設計的時候實在是太酷了,拉機柄不會隨著槍機運動,而快慢機柄在槍的左側,操作起來動作很莽的樣子。

這玩意兒,霰i彈,擦個邊打過去,人就玩完了,在這樣狹長的通道里,最為好用。

三把守著,要是開個火,那可就不是死翹翹就是死焦焦,外焦里嫩。

「要在他們沒開槍之前,幹掉。」顏jichng從口袋裡掏出鋼筆,這筆雖然發一彈出來,威力不大,但聲音也很小,眼下有*的槍就顧覓清身上有一把,琢磨著一人幹掉一個,都不失手的話,沒問題。

如果失手一個,那問題就大了。

只要對方開一槍,立刻,周圍的人都會過來,那就不好玩了。

「你們會失手。」顧覓清伸出手將顏jichng的手按了下來,又瞟了老吊一眼:「你們兩個能一下打准且一槍致命?」

老吊吸了吸鼻子,很是不服氣,可卻沒法反駁。雖然他很喜歡槍,可是開槍的時間並不長,這玩意兒是練出來的,沒有投機取巧。真要百分之百一槍一個,他沒譜。

而顏jichng則臉色難地看著顧覓清,他動了動唇想反駁點什麼,可自己這三腳貓功夫,能反駁啥?

今天是作了什麼孽了,先是周寸光將他鄙視一通,現在又輪到這娘們了。

「你以為他們站那裡一動不動,讓你們慢慢瞄準?這得一出手立刻射擊。」顧覓清一臉霸氣地瞪著想要反駁的顏jichng。

得,這顯然是顧覓清的主場,不用反駁了,顏jichng明白自己的槍技的確做不到這麼精準和自信。

「而且*在這也沒啥用,雖然聲音輕,但這種長廊里,只要有一個狙i擊i槍出生的高手,聽到噗地一聲就知道是槍聲。」顧覓清說著,四處看了看,不遠處有一個牆墩,牆蹲正好處於交叉路口的斜對面,離那三人不遠。牆墩很矮小,只夠一個人躲後面。

「我一個人過去,你們在這守著。」顧覓清從自己特製的鞋子里抽出那把細小的bshu,比劃了一下后微微搖了搖頭,立刻將背包取了下來,從裡面拿出一把寬厚的bshu:狐狸parong戰術*。

「你最喜歡的當家寶貝埃」老吊的眼睛都亮了,這一次過來,每個人特製的鞋子里都藏了bshu,除此之外,每個人的背包里都放了這把很短小,但是刀型很圓胖的戰術*,記得當時顏jichng想換成他喜歡的看上去更具殺戮感的馬賽里ma色日n98戰術直刀,還被顧覓清否了。

「都拿狐狸parong戰術*。」顧覓清幫每個人帶什麼bshu做了決定。

這讓顏jichng很不滿,他極其嫌棄地看著狐狸parong戰術*。這把水滴形的刀刃造型的刀,雖然十分鋒利,可總覺得有些萌。刀長得胖乎乎的,還有些萌,這怎麼符合mngnn的設定呢?

「這種戰術直刀多帥,刀刃長,又尖,一刀捅下去,感覺整個人都能被捅穿。」當時的顏jichng將戰術直刀拿了起來,揮舞了一下。不得不承認的是,直刀更容易被男人所喜愛,看上去澎湃的死亡氣息充滿了危險。

「我也覺得,這直刀刀刃長那麼多,感覺更具殺傷力。」老吊也比劃了一下。

宣林雖然沒有比劃,卻在後面也連連點頭。

三個男人對顧覓清選擇那把短小又刀型圓乎乎的總長度只有22厘米的*表示不滿,自然都喜歡總長度就有28厘米的直刀。

「是你懂近身格鬥,還是我懂?」顧覓清在顏jichng里啪啦一大堆,又上躥下跳得意得不了的時候,發出了震撼靈魂的致命問題。

就這樣,一般女人靠解釋,顧覓清靠能力碾壓,決定了帶什麼刀。而她的理由也很碾壓:論格鬥,我是頂樑柱,自然要選擇我最喜歡的刀。

「你不用槍,用刀?1顏jichng見顧覓清將狐狸parong戰術*拿在手裡,臉色大變。

「嗯。」

「他們都有槍,你居然用刀?1顏jichng以為自己聽錯了。

「嗯。」

「他們三個人1

「哦。」顧覓清抬起頭:「所以我要兩把刀,你把你身上的給我。」

看來,顧覓清要用兩把小小的bshu了解三個拿著槍的男人,而且還要悄無聲息。這未免太過瘋狂,可這個女人的臉上卻寫著兩個字:自信。

這種自信讓顏jichng努力地藏起心中的擔心,他明白,她不是那種嬌滴滴擰開個礦泉水都要人幫忙的女人,這個女人很強悍,她有著驚人的專業天賦,狙擊是她的強項,這一點,隊員們都見識過了,而近身搏鬥也是她的強項,這一項大家只是略有耳聞,還沒有真zhngjin識過。

傳聞,顧覓清拿上刀,就等於拿到了一疊死神的牌,只需派發。而這些刀里,狐狸parong戰術*是她的最愛。

「她玩這個刀,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真的,我懷疑狐狸parong戰術*這把刀就是為了她而生的。」

「你們以為直刀最適合搏鬥?錯,顧覓清拿什麼刀,那把刀就適合搏鬥。」

「她在近身搏鬥方面,無人能敵。」

這樣的誇讚,在訓練區的時候聽到過不少,顏jichng雖然見識過她在訓練的時候比劃的模樣,也感受過她因為生氣而揍自己的身手,甚至也見過她一刀封喉對方的英氣,可她在這方面的能力,還真沒有見過。

「謝了。」顧覓清從顏jichng手裡拿過刀,將兩把刀擦入了皮帶那掛著,隨後貼著牆挪到了牆墩那,將刀抽了出來,側過臉,透過牆蹲的邊縫,她看向了離她最多十米的三個人。

這側臉,英姿颯爽!

老吊的手瘋狂地在上衣口袋那摸,他激動極了。

宣林則死死地抱住筆記本的包,咬著嘴唇,臉上的肌肉都快要抽了,也極激動。

顏jichng知道他們為什麼激動,都沒有這麼近距離見識過這位刀神近身搏鬥和玩刀的能力,這種場面太過罕見,可以說,如果一位頂級特工要學習搏鬥和刀術,能見上顧覓清這麼實戰一次,夠他學一壺,吹上一輩子了。

而顏jichng除了激動,還有緊張和心跳。

怕一會兒出問題的心跳,更多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瘋狂的怦然心動。

太英姿颯爽的側臉,眸子發著無情而自信的光芒,在昏暗得燈光下,顏jichng覺得彷彿有一束光打在顧覓清的身上,讓她如此地奪目。

顧覓清往那看了一眼后,轉過頭從兜里拿出口紅,輕輕地在嘴唇上塗了下,又輕輕地抿了抿嘴,隨後,她做了一個『禁止前行』的手勢,將其中一把bshu咬在了嘴裡。

白色的牙齒咬住刀刃,刀刃使用了迷彩色塗層處理,消除了大部分刀面炫光,讓這把刀更隱蔽,而剛剛塗了口紅的紅唇落在刀刃那,也不知有沒有留下印子。

另一隻手將這把刀非常適合肉搏戰的高靈活度刀拿在了手裡,也不知怎的,這把刀面如同水滴形,圓圓胖胖的刀到了顧覓清的手裡,突然散發出極其兇悍的氣質。

彷彿刀就是她,而她就是刀!

顧覓清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那三人。

不由地,顏jichng老吊和宣林三個人同時打了個冷顫。

殺氣,無情的殺氣從顧覓清的身上散發出來,此刻,你明明能看到她的美貌,卻會忘記她是一個女人,腦海里只會有兩個字:殺手。

粉紅色的舌頭伸了出來,柔軟無比,在紅唇上舔了舔。

這是顧覓清在殺人前會做的一個下意識的動作,而下一秒,她要正面迎戰三名手持重器的壯漢,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嘿,你殺過人嗎?」記得剛認識顧覓清的時候,顏jichng很是好奇地問道。

顧覓清搖了搖頭。

「切,我還以為你殺過人呢,到底是女人。」顏jichng有些失望,卻又覺得情理,這種min怎麼會殺人呢?看到耗子都應該尖叫才對。

「我殺的都不是人。」顧覓清就這麼冷冷地看著當時的新人顏jichng。

「不是人?是什麼?拿什麼動物練習嗎?」顏jichng愈發好奇。

突然,他一哆嗦。

只覺得脖子一涼……

也不知何時,顧覓清居然掏出了bshu,一把刀型圓圓的如同水滴一般,胖乎乎的刀刃抵到了他的脖子那。

「你你你……你……」顏jichng連連後退,他明白如此鋒利的刀,多一分力氣就能讓他流血。

可那把刀明明掌握在顧覓清的手裡,卻彷彿彷彿長在了他身上一般,力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依舊牢牢地貼在他的脖子那。

他沒有流血,卻擺脫不了那把刀。

「我沒有殺過人,我殺的,都是目標。」顧覓清說道。

顏jichng一輩子都記得她的目光,眼裡沒有對生命的悲憫,也沒有對血液的渴望,就這麼冷冷地,讓當時的他打了個冷顫。

正如此刻,他們三個人同時打了一個冷顫。

小說網站,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