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五十九章 無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無情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顧覓清的眉毛很濃,這讓她身上的英氣更重,而黑眼球就跟玻璃珠子一般黑,白眼球跟白雪一般白,顏jichng發誓,他活到現在第一次看到人的眼睛這麼黑白分明,這麼地好看。

而此時,她的眼睛並沒有含情脈脈的水潤,也沒有會說話的靈動,而是冷冷地,看一眼就讓你打一個冷顫的泠冽,這泠冽中有滿滿的無情,好在她的紅唇剛塗上口紅,增了一些人氣,否則會讓人覺得她便是死神本人。

手中的狐狸PARonG戰術*舉了起來,舉得並不高,她突然輕輕地甩了一下,如果你在上課的時候玩過筆,微微用力,筆在指尖飛轉,正如此時,這把外形胖乎乎的*在顧覓清的指尖飛快地旋轉了幾圈。

老吊大拇指,死死眼裡迸發出既羨慕又佩服,甚至還帶了點嫉妒的眼神,一個女人玩刀這麼溜,著實讓兵器愛好者老吊深深折服。

而顏jichng藏都藏不住的得意,隨著刀的旋轉,從他的目光里噴射出來。

啪……

一聲輕響,顧覓清瞬間抓住旋轉中的刀柄,用餘光看了那邊一眼,就那麼一眼,沒有瞄準也沒有任何遲疑,更沒有跟顏jichng這邊打什麼招呼,一隻握著刀的手驟然抬起,猛地一甩!

顏jichng的心一下揪了起來,做飯的大廚還需要配菜的徒弟呢,顧覓清這是壓根沒有一絲絲要把他們三個男人加入這次進攻中來的想法,也沒有半點其他打算,比如如果他們fngng,這邊如何配合等等。

她就這麼看也不看顏jichng這邊,刀從她的手中猛地飛了出去,那把刀速度迅猛如閃電。

呼……

刀在空中打著轉朝著那三人飛了過去,並不是直直地飛過去,打著轉的刀讓人捏了一把汗,這種水滴形的刀刃加上微微彎形的刀柄旋轉起來比戰術直刀的速度要快很多,只是這麼旋轉著飛過去,萬一不是刀刃打中對方,而是刀柄呢?

噗通噗通。

隨後,兩個人倒在地上的聲音傳來,這把刀居然直接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從第一個人的脖子劃過后,瞬間劃破第二個人的咽喉。

別說守著門的這幾個倒霉蛋沒反應過來了,連顏jichng都還沒反應過來,目光剛剛看向倒在地上的那兩人,餘光看到顧覓清的身影閃動了一下。

一聲悶響。

第二刀直接甩了過去,這一次並沒有旋轉得那麼厲害,呼呼的聲音小了許多,還沒反應過來,第三個人倒下了。

原來,死亡的腳步聲如此輕,真正的悄無聲息。

「ok。」顧覓清做了個搞定的手勢,半蹲著又打了個『進攻』的手勢,沖了出去,衝出去的瞬間,她的槍拿在了手裡,如同獵豹一般瞬間衝到了關卡處。

一回頭,見顏jichng,老吊和宣林三人還在原地。

「速度1她皺起眉頭。

顧覓清剛剛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而且太過迅猛,讓他們三人都看傻了。三人這才如同回過神來一般,連忙跑了過來,一看……

老吊倒吸了一口冷氣,而宣林則立刻面色慘敗別過臉,不敢看。

只見一把刀劃過兩個人的脖子,這兩人中中刀的第一個竟然還沒死,但是咽喉被空中迴旋的刀尖劃破,將死而已。

原來,顧覓清為了確保一把刀同時能幹倒兩個人,必須讓刀轉到第二個人那的時候還有十足的餘力,所以第一個人只用刀尖劃過。刀極其鋒利,這麼迴旋著劃過,這人也活不成了,此時垂死掙扎罷了。

什麼叫血流如泉涌,算是見著了,因為還沒有死,所以血從喉嚨那噴射出來的同時,還會一股股地有節奏地湧出,那人瞪大了眼睛,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是渾身抽搐著。

而顧覓清第二次出刀的這個人,刀卡在他的脖子上,整個脖子被斷了一半,狠且准。

「bchli,搜身。」顧覓清的聲音沒有絲毫感情,她就如同剛剛切了一盤菜一般,伸出手拿住擦在第三個人脖子上的刀,拔了出來。許是刀卡在了脖子的骨頭裡,她覺得刀拿出來的時候彷彿被什麼東西吸了一下一般。

「他身上帶的是你喜歡刀。」顧覓清微微笑了笑,目光落到了這個人腰間別的刀袋子,那裡露出來半截刀柄,光看刀柄,她足以認出這人身上佩戴的是溫克勒頸刀。

唰地一下抽了出來,遞給老吊:「快,結果了他,專業頸刀,拉切動作要快,還記得我在課堂上如何演示的嗎?練一下。」

老吊接了過來,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死人,也不是他第一次殺人了,他明白自己殺的是罪孽深重的殺手,可當他從顧覓清手裡接過這把赫赫有名的溫克勒頸刀的時候,被顧覓清眼裡的無情給驚到了。

地上這位即將死亡的人發不出聲音,可能聽到血液從他脖子里滋出來的聲音,這種聲音比一個人臨終前的哭泣哀嚎要更可怕,更悲涼,讓老吊的心跳得很厲害。

而宣林根本不敢看,直接背過了身。

顏jichng則在另外一人身上快速地搜查著,目光避開了這一邊,此時的他不會害怕,卻也不會對死亡有什麼喜愛,血腥氣,難聞的很。

而顧覓清眼裡的無情,彷彿地上躺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雞,甚至一隻雞都不如,就如同……

如同一盆被用手掰斷的青菜,連肉都不是。

「快啊,練練。」顧覓清右手猛地往前,又往後,演示了一遍。這個動作老吊很熟悉,因為宣林老是學不會,所以顧覓清教了很多次。

頸刀之所以叫頸刀,顧名思義,自然是為了切開咽喉而生的刀,這把溫克勒頸刀鳥嘴式的設計讓刀具的穿刺感十足,可擊,啄,鑿。而顧覓清教的則是最為簡單易學的平磨式平刃手法。

「平磨式平刃手法。」顧覓清比劃了一下后,開始快速地搜尋這三人身上的戰利品,一些血濺到她白皙的胸口,她並不在意。

「嗯。」老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顧覓清的無情讓他冷靜的速度快了起來,他伸出手抓住了那人的手法,只見那人的眼睛就這麼瞪著自己。

微微一用力,鳥嘴式刀型設計的優越性體現出來了,十分輕鬆地插入了咽喉,隨後老吊的手前後快速的進行了拉切的動作,這便是平磨式平刃手法。

伴隨著一條深長的可怕創口的出現的是此人的一命嗚呼。

「這刀手感不錯。」顧覓清看了眼:「只是你的拉切動作還不夠狠,你心裡還有遲疑。這樣不行,因為有時候一絲絲的遲疑,都能給對手機會,讓他要了你的命,既然他是敵人,是目標,你一定要波瀾不驚,要無情。」

「嗯。」老吊的確遲疑了。

對一條命,遲疑了那麼一秒鐘不到,下手也就不夠狠。

要無情,顏jichng突然想起了周寸光,他想到了這顆頂級暗子身上的無情,為什麼顧覓清無情,而他對隊友無情呢?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