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五十九章 骯髒的美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骯髒的美好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周寸光回到了兒童遊樂室,那多了兩個小朋友在玩耍。

現在已經凌晨兩三點了,在這神秘的研發中心,半夜裡有小孩子玩耍不足為奇,這兒有些黑科經常忙通宵,而這些在這裡獨自玩耍的大多是父母都是黑科的孩子。

「嘿,你是那個新來的1

「你好,你從哪裡來?」

這兩個都是小女孩,見周寸光走過來,立刻十分熱情地迎了過來,搶奪著拉他的手。雖然孩子天真可愛,但這麼熱情出乎意料。職業的本能讓周寸光將警惕心拉到了最高,細細打量了這兩個小女孩一眼,一個棕色的自來卷,就這麼隨意地散開,一個金黃的頭髮,如同童話世界里看到過的公主一般。

倒不是擔心這兩孩子

兩個人的手裡都沒有拿東西,身上穿著跳舞的緊身衣服,也藏不了東西。

「走,我們去那邊玩。」棕色捲髮的小女孩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他輕輕捏了捏,這的確是小孩的手,從骨頭能判斷幾分。

「他是我第一個看到的,是我的好朋友。」金髮小女孩一下將棕色捲髮的小女孩往旁邊擠了擠,蹭到了周寸光的前面。

已經在這裡呆了兩天的周寸光知道,這裡的孩子跟其他地方的孩子不一樣。看年歲,她們都沒有滿五歲,如果是在這裡出生的孩子,是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的,她們能見到的,就是這四四方方的別墅區和她們能活動的研究室遊樂常

遊樂場研究院在地下,地下到底有幾層,周寸光不知道,卻能估算出這裡有多少遊樂場,很大,也很多,七七八八算起來,得四十幾個遊樂常這些孩子能玩的,也就這四十幾個遊樂場了。

聽上去很多,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看到的都是老面孔,這些遊樂場早就被孩子們摸遍了,依然沒了興趣。她們最大的興趣便是:來新人。

因為這地方封閉,雖然每年都會有新的黑科加入,可並不是每年的會有新的孩子進來,一群天性喜歡探索世界的孩子,左右只認識那麼十幾個同伴,困在這一方小小天地里,也是可憐。

「嗯,關你們什麼事,我不喜歡你們。」周寸光表現得十分冷淡,他甩開了小女孩的手,後退了幾步。

「一起玩嘛,你從外面來,跟我們說說外面……」

「對啊,一起玩嘛。」

周寸光不願意跟這裡任何人有深入的關係,哪怕是稍微親密一點點的關係,他都不要。所以他的抗拒是非常明顯的,他再一次揮了揮手,並背過身去。

這就是一個六歲的大男孩不願意跟四歲的小女孩玩耍的表現,周寸光表現得十分到位,毫無破綻。

孩子跟孩子之間有自己的語言,那兩個小女孩自然知道周寸光『不願意跟你們交朋友』的抗拒,可她們卻並沒有像外面的孩子一般,你不跟我就算了,我跟別人玩,或者哇哇大哭,而是立刻轉身跑開,跑到了另一間房間。

周寸光有些詫異,這兩孩子怎麼回事?他剛要轉身離開,兩個小小的身影一下從那間房跑了出來,兩個人的手裡都攥著什麼東西。

「給,我們當好朋友,你不要走好不好?」

「我的也給你,都給你,你不要走,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兩雙小手裡拿著的是一堆亮晶晶的東西,周寸光心中一驚,他瞪大了眼睛,指著她們手中那一顆顆亮晶晶的東西,問道:「給我?」

「嗯,都給你。」

「對,給你啊,只要你……」兩個小傢伙對視一眼,將手中亮晶晶的東西往周寸光的手裡塞,笑眯眯地露出了期待的眼神,央求道:「你給我們講講外面的世界好不好?都給你。」

這些亮晶晶的,是五顏六色的寶石,顆粒都不是很大,就這麼一把,少說也值大幾百萬。周寸光捏了捏,拿起來看了眼,每一顆鑽石的下面都鑲了一塊箔,上面刻了一顆黑色的心,黑色心下面有一行數字。

周寸光心中頗為激動,早在來這兒之前就從資料里得知,這兒地底下有豐富的各類礦石,據說還有一個礦洞里放滿了各種各樣的寶石,而別墅區的科學家們家裡擺放的裝飾品就有不少是寶石,隨便拿一顆出來,都比拍賣行的大,而小孩子們則拿著碎一些的寶石學數數。

如今,見著傳聞中的別墅區寶石了,看來傳聞不假,這麼小的孩子,居然這麼多寶石,就跟廉價的玻璃珠一樣,被她們拿著玩耍。

「這些哪裡來的?你們都有很多嗎?」周寸光再一次看了看手中的寶石:「這東西很貴的,你們爸爸媽媽知道嗎?就這麼送給我?」

兩個小孩有些吃驚地看著周寸光:「貴?不要錢埃這些東西是我們表現好,工作人員獎勵給我們的,只要集齊了三十顆,就可以去看日出啦1

「嗯,你從外面來,是不是天天可以看日出?我們這,穿過作戰區有一座好高好高的山1金髮小女孩說著,沮喪地低下頭:「我上次好不容易集齊了,結果那一天去的時候,好大的霧,沒有看到日出。」

原來,這些寶石在別墅區的用途,除了裝飾黑科們的家外,還專門挑出了一部分打磨光滑,用來獎勵小朋友。孩子天性喜歡探索,小小的科研室又怎麼能滿足他們?

所以,穿過戰區,去這邊最高的那座山看日出,便成了孩子們最嚮往的地方,也是他們能去的最遠的地方。

聽到這兒,周寸光的心輕微地扯了扯,他深深地看了看這兩個小孩,四歲了,她們從來沒有離開過這,看到最遠最美的風景便是那座墳山山頂的日出,那兒的日出的確美,可……

四歲了,可以預見的是,他們的父母會在這一輩子,而他們也會在這一輩子。也就是說,他們的一輩子見不到外面的世界,他們一輩子能走的最遠的地方,便是戰區那邊葬滿了人的山頭。

只是,四歲的她們看不了那麼長遠,不知道她們一輩子都會被禁錮在這,僅僅是因為周寸光的到來而開心,因為很少能遇到剛剛從外面進來,見過外面世界的小夥伴,小夥伴描述的世界,是活生生的世界。

「可是,你們把這些寶石給了我,豈不是又要推遲去看日出了?」周寸光說道。

「沒關係,再存半年,就能去了。」

「對啊,好好獃著,不調皮搗蛋,半年左右,我們就又能看日出了!不礙事的。」

周寸光的表情發生了細微的變化,露出了一絲絲悲憫的表情,可隨後,這絲悲憫消失了,他皺起眉頭,將這些寶石丟到了地上:「我要這些破東西做什麼,我不喜歡跟女孩玩1

說完,他轉身就走。

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今晚雖然沒有其他事,他要做的就只有等待,隊伍中的那幾個人把路線摸清楚,準備第二天找機會把科學家偷偷地從魯道夫運送屍體的恆溫箱裡帶出去,他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在周教授的實驗室旁邊就有一間兒童房,周寸光可以睡在那。此時,他只需要等待長夜過去,再等待天亮,找尋新的機會。

跟這兩個小孩講外面的世界?

浪費時間。

「不要這樣嘛,大哥哥……」

「上次有個大哥哥也只呆了一天就走了,他跟我們說,外面有過山車,還有什麼……什麼……迪尼斯,裡面好多好玩的,是不是呀?」

「我把這些都給你,我存了半年的寶石都給你呀!好不好嘛1

「大哥哥,你是不是見過很多很多人?還有,動物園裡的大象,有多大?長頸鹿的脖子,有多長?」

兩個小姑娘伸出手一人抱一邊胳膊,纏著周寸光。周寸光明白,她們雖然平日里也看動畫片,可是卻不會接觸到更多的有外面世界的影像,看不到《動物世界》等內容。

因為一旦看到,便會無限地嚮往,繼而產生想要出去的想法,而人一旦有了想出去的欲wng,會很麻煩。

可想探索世界,是人的天性,又怎麼擋得住呢?

兩個小女孩幾乎快要哭出來,她們是那麼地迫切想知道外面的精彩,在她們的想象中,外面的世界是那麼地美好,那麼令人嚮往。

這讓周寸光心中泛起一陣悲涼。

都是人,她們手裡那麼一大堆寶石,隨便拿一顆出來,外面的人都得驚嘆羨慕。可這些寶石對她們有什麼用呢?無非是記數的工具而已。如果說還有其他作用的話,那就是一些地位的象徵了,畢竟這寶石也不是誰都有的,只有黑科和黑科的孩子才能有。

可地位,對於這些孩子來說,又有什麼用呢?

周寸光看著她們,淚眼婆娑,可憐兮兮地央求的面孔,目光里那麼地渴望,渴望他能說說外面的情況,又是那麼地畏懼,害怕他走了,便聽不到了。

周寸光後退了一步。

「走開啦1他嚷了起來,童言童語顯得很不耐煩。

兩個小女孩眼裡滿滿的都是畏懼,真的畏懼,她們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再一次上前抓著周寸光,哭了起來。

「跟我們說說嘛,我聽爸爸說,你過幾天就走了。」

「把寶石都給你,不行嗎?你就跟我們說十分鐘,就十分鐘,不行嗎?上次來的那個哥哥就跟我們說了好多好多好玩的事,他就……」

「他是他,我是我。」周寸光再一次甩開小女孩的手,伸出腳把地上的寶石猛地一踢:「兩個討厭鬼,走開1

說著,他轉身就跑。

都說七八歲,狗都嫌。那麼六歲的周寸光有這個舉動再正常不過,他就這麼調皮又不服管教地跑向了周教授的研究室的方向,頭也不回。

一如他以前的性格,一個有些令人討厭的小男孩,形象絲毫不差。

身後,傳來了小女孩哭泣的聲音。

「女孩就喜歡哭哭哭,真討厭。」他罵了一句,並伸出手捂住了耳朵,轉過身,朝著遊樂室的方向伸出舌頭嚕嚕嚕地吐著。

他心裡明白,她們是那麼地純粹,那麼地乾淨,並不討厭,而且十分可憐。

這讓周寸光對這些黑科們愈發地不理解,他不理解魯道夫,居然拋棄一切來這兒研究這些,更不理解這些拖兒帶女,或者在這發生了愛情,生下了孩子的黑科,又怎麼忍心讓孩子跟著在這兒,不見天日。

還有建築這龐大的研究院的幕後操縱者,費時費力,讓全世界來這的黑科,跨國家跨類別地合作,研究成果。

他們都說,自己是為了人類的美好才這麼做。魯道夫說,我是為了科研,拋棄了一切,來這兒;這些小孩的父母堅定地認為,犧牲小我,是為了大我。

而這研究院的幕後操縱者在研究院那立了一塊匾,上面寫著:為了更美好的世界。

都說是為了美好。

可……

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人本身就是美好的生物,所以熱愛美好;還是因為人本身就污濁骯髒,才追求美好。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