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六十章 另一個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另一個世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幾個點而已,有了目標,餘下的便是過關斬將。用了幾個迷幻包,更多的是顧覓清的飛刀,乾淨利落,那幾人也算是惡有惡報,死得痛快了。

過了關卡后,幾個人的背包都滿了,得了不少好東西,滿到有兩把槍看不上,都丟了,換成了各自喜歡的。過了關卡后,眼前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黑暗的通道。

「好像沒人走過。」顧覓清有些不確定:「按照周寸光的說法,這條小路的盡頭就是神秘的中轉站,應該很少人去才對,看上去……這裡好像真的沒什麼人走過。」

這是一條極其偏僻的地下通道,甚至可以說是廢棄的。因為周圍的牆壁斑駁陸離,別說沒有燈了,肉眼可見的牆壁上還有幾塊露出了磚頭的原色,一副稍不小心頂上就會掉塊磚的架勢。

看上去,跟周寸光說得一致。

「我看看。」老吊的目光往那長長的黑黑的看不到的路盡頭探了過去,鼻翼張了張,他這個表情彷彿一條狗在嗅著什麼,隨後,他彎腰,手在地上摸了摸,又聞了聞沾在手上到灰,伸出舌頭舔了舔灰,歪著頭,舌頭在口腔里打著轉,隨後整個人靜置了幾秒,似乎在細細品味。

「的確沒有人走過,而且起碼有四個月沒有人走過。」語氣篤定又自信。

「這麼肯定?」宣林隨口這麼嘀咕一句。

「槽。」沒想到老吊一聽,嗓門雖然壓抑住沒有變大,可氣兒一聽就很不爽,很少會見到老吊這麼不爽,這江湖大哥不發火還好,一有火氣,真是帶了一種說不出的殺氣。幾個人不由地心都吊了起來。

「我是個賊,還是賊中老大,這麼點功夫算什麼?基本功!我專業領域好不好?我告訴你,就這灰的味道,絕對四個月沒有人從這裡經過1

看來,老吊生氣的點就在於有人質疑他的專業能力。

他的聲音雖然沒有抬高,甚至臉色如常,可嗓門裡透著的火氣讓宣林一下閉嘴,連連點頭加哈腰。他身上那股子江湖氣實在是太濃了,濃到感覺下一秒就會有幾個小弟衝過來把宣林壓在地上。

「走。」顧覓清將槍舉了起來,拿槍揮了揮,示意隊友們先走。

「等等。」顏jichng看了老吊一眼:「老吊,你和宣林先去,顧覓清,你開道,我墊后。」

「你不跟著我們一起去?」顧覓清臉色一變,她立刻搖了搖頭:「不行,你一個人在這,要是遇到有人過來……」

「我只是有些擔心,周寸光人不可能來這,怎麼會知道這條路的盡頭是中轉站?如果搞錯了,萬一盡頭是死路,後面又來人的話,那可就真是瓮中捉鱉了。」顏jichng謹慎地往後看了看:「如果我發現不對勁,會立刻給你們發信號,你們就速度跑出來,或者看看那邊有沒有可以躲的地方。看到了中轉站,我會立刻來。」

看來,顏jichng還是對周寸光不放心。一個對隊友保持距離,讓人感覺毫無感情的人,他總是不放心。

「時間來不及了,這是命令1顏jichng嚴厲了起來。

顧覓清眼裡的擔心擋不住,可更擋不住的是命令,周寸光可以不聽顏jichng的命令,可是其他人得聽,時間也確實來不及了,再加上周寸光的工作能力的確極強,可給人的感覺總是怪怪的,謹慎點也好。

「走1顧覓清深深地看了顏jichng一眼,她揮了揮槍,帶著人往前快速往前走,快走了兩步后,她停了下來,猶豫了一下后,在老吊和宣林的目光下,快速返回到顏jichng的面前。

「怎麼了?」顏jichng問道。

顧覓清一伸手,一把抓住他的領子,用力一扯,將他一下扯矮了些。

「哎……」哎呦的『呦』還沒來得及出口,顏jichng就感受到了唇上一陣柔軟,一個柔軟的紅唇印了上來,貼上了他的唇。

墊腳親男人什麼的,不適合顧爺,她的男人就得這麼親。

顧覓清親完后,沒有說什麼話,只是拿眼睛這麼看著他,微微鬆了鬆手,顏jichng的身體往上抬了抬,只覺得領子猛地又一緊。

再一次被顧覓清拉了下來。

這一次,顧覓清張開了嘴,用力地吻了上去,濕iii吻。

「小心。」顧覓清鬆開了顏jichng的領子,說完這四個字后,臉微微紅著,嬌羞又帶著威脅的口吻,轉過身,看到了目瞪口呆,眼裡又充滿了羨慕的老吊和宣林。

「走1女戰士的聲音,瞬間,她臉上的嬌羞消失了。頭也不回地拿著槍衝到了最前面,衝到了黑色通道的裡頭。

顏jichng目送著他們消失在黑色中,自己也往裡躲了躲,蹲了下來,讓自己更隱蔽些,死死地盯著外面的通道,他能聽到顧覓清他們越來越輕的腳步聲,也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充滿了幸福感。

這是顧覓清第一次當著老吊他們親他,而且還是兩次。

顏jichng不由地咧開嘴笑了起來。原來,愛情是這麼甜,甜到這麼危險的地方,都如同天堂。

這女人,別人都踮起腳尖親,她倒好,這麼強悍,抓著我的領子把我往下拉……

顏jichng合不攏嘴。原來,愛情是這麼甜,甜到這麼黑的地方,心裡卻都是陽光。

「有扇門。」

手錶發著光,如同一個微型手電筒,路的盡頭果然有一扇門,只是這扇門極其簡陋,看上去並不是什麼非常重要的中轉站的門。

「這麼簡陋,不會是搞錯了吧?」宣林皺起了眉頭,彎腰仔細看了看,這就是一扇普通的木門,門上掛著的鎖也就是最普通的鐵鎖。

如果是這麼重要的中轉站,門怎麼會這麼簡陋呢?隨便一個人,拿東西一撬這鎖,不就開門了嗎?

「不一定,搞不好,是刻意弄成這樣,這叫掩人耳目。」老吊從兜里拿出一根鐵絲,插入了鎖孔,往下一拉,鎖開了。

門打開了,一陣說不出的氣味飄了過來,裡面愈發地黑。

「你們退後。」顧覓清舉起槍,將手錶上的燈調大了些,往裡一照,令人意外的是,這就是一個小小的什麼東西都沒放,最普通的黑屋子。

四壁空空,一無所有。

三個人都亮起了燈,仔仔細細地照了個遍,五平方並不大,四面水泥牆,的確什麼都沒有。

「撤嗎?」宣林問道,這麼小的空間,這麼黑的地方,還有那股說不出的氣味,讓人彌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壓抑和恐懼。

「不是頂級暗子嗎?搞錯了?」老吊的手快速地在四周牆壁摸了摸,的確就是普通的水泥牆,他與顧覓清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很吃驚,更多的是擔心。

如果信息出錯,沒有中轉站,那就意味著營救科學家的路再一次中斷了。

「撤。」

幾個人的心情都很壓抑,幾乎是同時說出了撤,道路錯了得趕快離開這兒,否則這種沒有出口的路,一旦被人圍攻就慘了。

「等等。」正當幾人要出去的時候,老吊突然止住腳步,他大力地聞了聞:「你們有沒有覺得這房間的氣味很怪?」

「毒?1宣林的臉色一變,立刻捂住了鼻子。

「是怪。」顧覓清倒不擔心是毒,如果是毒,這種漂浮氣味的毒,除非是有人提前下到這兒,否則早就散了,她吸了吸鼻子:「好像是有一股子血的氣味。」

「這種密閉的空間,有霉的氣味,甚至腐爛的氣味都正常,怎麼會有腐爛的氣味?」老吊一語點醒。三人立刻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一間普通的五平方米什麼都沒有的房間,氣味是哪裡飄進來的?

咚咚咚。

顧覓清立刻用手在牆壁上敲了敲,都是實心的。而老吊得蹲了下來,用刀柄敲了敲地板,也沒有任何不對,當他敲到西邊那堵牆的時候,臉色一變。

「材質不同1他敲了敲,只聽得兩邊的聲音有細微的不同。

撬了撬周圍的磚,發現有些鬆動,用力一推,十塊磚大小的一個整體往旁邊一移。果然,底下另有乾坤,往下一看,三人立刻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中轉站找到了。

顏jichng的手錶立刻收到了信息:速來。

時間剛剛好,還有四分鐘,周寸光口中的『運送屍體的恆溫器』就會從這兒通過。

「我的天,這他媽的……」老吊發出了驚嘆,當他從那小洞中穿過,落到了中轉站房間內的這一刻,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本能地蹲了下來,雙手抱頭,只覺得頭髮都豎起來了。

第二個落下來的是宣林,他一落地,驚得腿一軟,差點跪下去。

顧覓清等顏jichng跑進來,這才第三個下來,一下來,顧覓清一哆嗦,本能地伸出手擋住自己的臉,隨後左右走動,想把自己藏起來,一臉驚恐。

顏jichng跑進來的,氣兒有些喘,從頂上往下跳,頗高,跳下來的時候落地不怎麼穩,還摔了一下,雙手撐在地上,抬頭一看……

「我*&%&……」顏jichng罵了一句。

隨後,他同樣做出了捂住自己頭的動作。

這是另一個世界,是地面上看不到,聞所未聞的世界。如果說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在這個世界里,能看到。顯然,未來的樣子,讓這一隊人都極其不適應,可以說驚慌失措。

只見約莫120平的空間,一條鐵軌從一側通了進來,從另一側探了出去。在房間的中間有一個偌大的手術台一樣的檯子,四周瀰漫著令人噁心的血腥氣。

不是普通的血腥氣,而是舊的和新的血混合在一起的氣味,在這密閉的空間里,只有鐵軌的通道能散一些氣味,可是並不是通風口,散也散不掉多少。

這股氣味很難用語言來形容,就彷彿你掉入了一個屍坑,除了有新的屍體的氣味,還會有腐爛掉的白骨的氣味一般。

這些都不是最人的。

最人的是房間的四周,擺放著密密麻麻的機器人,這些機器人都是模擬型,就彷彿真的是人一般,關鍵是眼珠子還能動,死死地盯著顏jichng他們,隨著他們身體的移動而移動。

幾個人同時做出躲閃和捂住自己臉的動作,是本能的反應:這些會不會有監控器,如果有,那麼他們的行蹤都將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快1顧覓清一把將宣林拖到一邊:「屏蔽屏蔽1

此時,只有宣林的黑客技術能嘗試看是不是屏蔽掉可能有的監控。

「先別慌。」顏jichng回過神來,他伸出手拍了拍宣林的肩膀,發現他的身體在微微顫抖,也怨不得他不顫抖,就這些機器人,比他在電視里看到的機器人要逼真多了,簡直就跟人一樣。

「我想,監控哪怕是有,也絕對不會很多人看著,這條路,按照周寸光的說法,是絕密。」此時的顏jichng對周寸光的信任增加了許多,畢竟他給予的信息,到目前來說,全部都是對的。

「對,對!很可能不會有人盯著,只是這機器出了故障的時候,他們看一眼。」顧覓清一聽顏jichng這麼說,心立刻放下來許多,邊說著,目光控制不住地往靠在牆角的這些機器人身上看過去。

太逼真了,真的太逼真了。

比在記者站看到的那些機器人要逼真得多,這麼說吧,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一動不動,簡直跟真人沒什麼兩樣。還有,如果他們穿上衣服,更像。

連生ii殖ii器都那麼像。

「好好……」宣林立刻拿出筆記本,又從包里拿出信號捕捉器,開始操作,他的眼睛忍不住瞟了眼牆邊的機器人,感覺就好像幾個沒有穿衣服的真實的女人盯著自己一般。

目光落到了胸口。

太像了,連凸起都跟真的一般。

「手感也很像啊,他娘的,這……」老吊還真不客氣,到底是個見識過許多女人的漢子,他的手直接抓住了其中一個機器人的胸,捏了捏,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真他娘的……跟真的一樣1

說著,他的手往下探去。

眼睛愈發瞪大了。

「他娘的,下面都跟真的一樣!我……這什麼機器人啊!這……我……」老吊語無倫次了起來,連摸好幾個。這些機器人就這麼靜靜地站著,似乎沒有被啟動,毫無反應。

「你捏捏。」老吊朝著顏jichng眨了眨眼。

顏jichng沒有多想,快步走過去一伸手。

「礙…」手一下被顧覓清抓住,往後一掰。

「痛……」顏jichng齜牙咧嘴。

只見顧覓清的眼睛里冒著火,臉色鐵青,她吃醋了。

「你不是吧,機器人的醋也吃?」顏jichng疼得直哆嗦:「松……快鬆開。」

「只許摸我1顧覓清脫口而出,情急之下話一出口才覺得不妥,這除了顏jichng還有老吊和宣林呢,羞死了,她臉唰地一下紅了,一下鬆了手,狠狠地罵道:「辦正事呢!你們……你們……」

「這裡有監控1宣林的聲音十分緊張,透著無奈:「可是我起碼得十分鐘才有可能潛入並屏蔽掉監控,這監控極其隱蔽,一看就是頂級高手設置的,跟外面的監控不是一個等級。」

看來,這中轉站果然是極為隱蔽的地方,連監控的等級都不一般。這麼隱蔽的地方,如果監控的那頭有人盯著,無疑是自投羅網。

時間來不及了,聽力異於常人的老吊已經聽到了一陣細微的聲音從穿牆而過的軌道那傳來,算算時間,周寸光所說的『運送屍體的恆溫器』,想必已經往這開過來了。

恆溫器會在這停留多久,不得而知,周寸光也說不準,只說約莫五分鐘以內。走。如果監控被人看到了,那就等於自投羅網,必死無疑。如果不走,等宣林破譯了,那就走不動了。

顏jichng看了看鐵軌上方的數據,這玩意兒通著電呢,除非把這東西斷了電,否則人不可能通過鐵軌爬過去,一上手就電死了。

可斷電是不可能的,斷電不就告訴別人,這裡有人侵入了嗎?

若暫時不走,今天不會再有恆溫箱通過,也就是說今天不可能進入到研發室內部,如果拖到明天晚上,記者別墅區那風雲莫測,能不能在裡頭住兩天還不一定,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怎麼辦?」宣林話音剛落。

其他人都聽到了軌道那傳過來的聲音,近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顏jichng,等他的命令。而他的命令,則決定了全隊人的生死和整個項目的進程。

一間屋子裡,燈是紫色的,周圍一排桌子,擺著一些七七八八的儀器。

一個人看著一台顯示器,臉上的表情十分扭曲,說不上來什麼表情,陰森森的,人。

顯示器上,能看到顏jichng一行人在一個小房子里,他們的行動,看得清清楚楚,而他們說的話,一清二楚地通過這個人戴著的耳機,輸送到他的耳朵里。

「教授。」身後,門口來了一個人,敲了敲門。

這人轉過頭,露出了一絲笑容,這笑容極其詭異。

「準備行動了。」他說道,說完后,回過頭看了眼屏幕,牙根咬得腮幫子都在抖。

,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