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六十二章 永遠記得的眼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 永遠記得的眼睛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短短的兩三分鐘,恆溫箱行駛在黑黑的軌道里,四個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為了將動靜降到最低,顧覓清沒有開第二槍,好在雖然依舊悶得很,卻不至於死亡。

「我剛還以為我死了。」宣林的聲音透著劫後餘生的虛弱。

「我也是,我還想著,媽的,老子都到了這最神秘的地方了,讓我瞅一眼再死也行埃又一想,以前,我想著只要能在戰場上打死一個敵人,這輩子就值得了,人啊,還是貪心的。」

老吊的話,顏jichng十分認可,他側過頭看著顧覓清,被憋得雙臉通紅的顧覓清,美到令人目眩。他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她,心想著這麼漂亮的姑娘,能一起同事,真是太好了;還記得第一次得到她的那一晚,只覺得這麼柔軟的顧覓清,居然成為了他的女人,哪怕就這麼一晚,死了也值得了;後來,又有了幾次,上癮了,覺得如果能天天跟她在一起,那該多好,甚至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扛不扛得住跟此等漂亮女人共度餘生。

你看,從僅此一次就足以,慢慢地變成了共度餘生。

人總是貪心的。

「你們說,這些黑科拋棄一切來到這,難道都僅僅為了信仰嗎?這種信仰不會變嗎?」顧覓清輕輕說道,風從子彈的窟窿眼兒里躥進來,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看資料上寫,一些是為了信仰,單純地為了科研而來,而另一些是為了金錢而來。這兩種人交織在一起,搞不好為了錢的會把為了信仰的人給腐蝕掉。」

老吊吸了吸鼻子,露出了lo奸g湖的笑容:「如果大家都是為了信仰而來,那沒問題,都很純粹。可問題是這裡頭有為了金錢而來的,那就不好說了。科學家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會被別人影響。您想啊,我為了信仰而來,結果你賺了一大堆的錢,家裡老婆孩子,父母雙親吃香的喝辣的,能不被影響?」

不患寡而患不均,自古以來便是如此。

信仰,這兩個字離顏jichng如今生活的環境太遠了,總聽老一輩人說信仰,為了信仰,所有人的人都紮緊褲腰帶子,餓著肚子過日子也覺得幸福,這種信仰真的離現在的生活太遠太遠了。

人似乎變得沒有那麼純粹,以前大家都窮的時候,覺得幸福,那是因為都窮;如今都能吃飽肚子了,有了房子開上小車了,反而越來越多埋怨。這便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貧富懸殊大了,容易丟失掉最初的追求。

科學家也是人,顏jichng並沒有見過魯道夫,他只知道這個人是為了信仰來到這兒,心想著,既然能被組織定為可以策反的人,恐怕也被腐蝕了吧。

周圍慢慢亮了起來,到了。

隨著一陣減速,窟窿一束光照了進來,看來,已經進到了研究室裡頭了,只是恆溫箱的四周都是黑色的,看不見外面什麼情況。

「你們居然打爛我的設備1一個嘶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隨後,恆溫箱上那個窟窿那有根手指頭探了進來,摸了摸。

「你們不但打爛了恆溫器,還會把軌道都打爛的!混蛋1

聲音極其憤怒,聽這個聲音,雖然很是沙啞,但中氣頗足,年歲應該是三十幾到四十之間,腳步聲繞著恆溫器轉了很多圈,似乎在仔細地檢查,並不急著放他們出來。

難道這就是魯道夫?

顏jichng有些懷疑,剛剛看到的那根從窟窿眼裡伸進來的手指頭,指節布滿了繭子,像一個農民的手,也像一個殺手的手,常年扣板機是會磨出繭子來的,怎麼看都不像是科學家的手。

……

一聲細想,蓋子緩緩地打開,亮光一下照到眼睛里,刺得慌,能看到天花板密密麻麻的燈,顧覓清身手最為矯健,顏jichng剛剛撐起身體就看到她已經翻了出去,手裡舉著槍。

坐起來一看周圍,倒吸一口冷氣,正如周寸光進入到這的那個瞬間一樣,被牆壁上密密麻麻的人頭給驚到了,不過大驚之後便是大喜,周寸光果然厲害,這兒是實驗室。

進入到實驗室了!

隨後,他的目光迎上了站在恆溫器這怒目而視的這個男人,這是顏jichng第一次見到魯道夫,

只見他頭髮發白,像一個老頭兒,可臉卻是一副三十幾歲男人的臉,而目光則是孩童的目光一般,雖然憤怒,卻清澈見底,在看到他目光的一瞬間,顏jichng便明白,眼前這個人是不是魯道夫不知道,但絕對是一位科學家,而且是一位只沉浸在科研里,沒有世俗紛擾,也沒有被外界的爾虞我詐。

看他的眼睛就知道,那麼地一望到底,滿滿的只有自己的設備。

他想,他會一輩子都記得這一幕,記住他的眼睛。

翻身出來,顏jichng後退了一步,將槍緊緊地握在手裡,目光盯著魯道夫,而餘光則給老吊使了個眼色,老吊會意,立刻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手中的槍卻沒有離開過魯道夫的身體。

這種環境下,謹慎些總沒錯。

顏jichng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這麼多把槍對著魯道夫,他居然毫無反應,滿心滿眼只有那台在他們看來很普通的恆溫器,他就這麼頂著花白的頭髮,探到那窟窿那反反覆復地看,又跑到一旁的儀器上觀察著數字,嘴裡喃喃地念著什麼。

「你們搞壞了我的恆溫器1

「可惡!又要找人修,這東西會修的人得從外面請,又要耽誤好幾天。」

「這幾天要是有難得的人頭,豈不是浪費了?」

魯道夫一直這麼神叨叨地念著,突然伸出手抹了抹眼睛,眼圈兒居然紅了,一邊抹著淚,一邊拿過筆和紙,記錄起儀器上的數據來。

「嘿嘿嘿,還好還好,還好還好。」

突然,魯道夫又笑了起來,搖頭晃腦的。

「莫不是個瘋子?」老吊覺得頭皮有些發麻,看了看這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魯道夫,又看了看這滿牆的人頭,只覺得一陣反胃。

一處柜子上擺放了許多證書和獎狀,上面的落款很清晰:魯道夫。

看來,這位便是周寸光口中所說的頂尖人腦類器官專家,他需要知道外界對他的真實評價,而且會提供營救幫助。

「啊!啊!怎麼……」剛剛還笑著的魯道夫突然丟了筆,抓住自己的頭髮嚎叫了起來,一個勁地跺腳。

真是瘋魔不已,神顛至極。

「這樣的人,能配合完成任務嗎?我怎麼覺得這廝就是個瘋子呢?」老吊有些擔憂了起來,要不是知道這是個科學家,否則在他看來,這就是個瘋子。

顏jichng看了眼時間,要是就這麼乾等著,不知道這魯道夫要瘋到什麼時候,得抓緊了,於是使了個眼色,大家都把槍放下了,只有顧覓清偷偷地拿著槍背在身手,以防萬一。

「你好,我……」顏jichng上前一步。

「你弄壞了我的設備1魯道夫猛地轉身,怒目而視。

「呃……」顏jichng乾咳了下:「對不起,我們……這……您是魯……」

「你得賠我的設備1魯道夫打斷了他的話,這個時候,他才看了看顏jichng一行人,不過也只是目光輕輕掃過,他的手依舊很心疼地放在恆溫器被破壞的地方,說這句話的時候,輕輕地撫摸了下那洞口,就像撫摸自己受傷了的孩子一般。

聲調里透著一絲絲哭腔,愈發凸顯出了他心靈的純粹。

「好……」這樣的魯道夫讓顏jichng心裡的壓力減少了大半,與人斗,最怕對方心思深沉難以捉摸,而眼前這個人顯然除了科研,其他方面都很簡單的人,容易斗。

「你是黑客?」魯道夫的目光落到了宣林抱在胸前的筆記本包上。

宣林謹慎,他並沒有回答,而是往老吊的身後躲了躲,目光看向了顏jichng。

「我是隊長,如果我們合作,黑客會幫你查你想要的資料。」顏jichng上前一步,站到了宣林的跟前,朝著魯道夫伸出手。

魯道夫這才認真地看著顏jichng,又看了看宣林掛在懷前的筆記本的包,手卻沒有伸出來,而是伸出了三根手指頭:「第一,不能破壞和搶奪我的設備,我的成果;第二,你們要搶誰的成果,隨便你們,我只提供這條通道,而且只提供到明天晚上;第三,不能對這研究室造成大破壞,不能傷及無辜,這裡有孩子,不能傷害他們。」

顏jichng心裡有些想笑,這位科學家還真是單純得很,好在自己不是黑組織,如果是黑組織,難道這麼承諾了你,就會做到嗎?

「好。」顏jichng立刻答應。

「合作愉快,現在立刻上網,我要查看我的資料。」魯道夫伸出手,握住了顏jichng的手。

顏jichng的心裡咯了一下,這粗糙的手心居然是一位科學家的手,他微笑著點了點頭,心裡覺得奇怪。在他的印象里,科學家就是穿著大褂,在研究室里進行研究,怎麼會有這麼粗糙的手心呢?

「您能把這軌道的電停一段時間嗎?」顏jichng問道。

「你們要做什麼,你們已經把我的設備打了一個窟窿了1

「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你的設備,但是我們行動要用到您的這條鐵軌,不可能又用恆溫器出去,太擁擠了,我們想從鐵軌爬出去。」

魯道夫猶豫了起來。

「宣林,立刻破譯網路,給魯道夫教授查閱。」顏jichng轉過頭,給宣林使了個眼色。

魯道夫猶豫的神情消失了,變成了迫切的表情,他的目光立刻看向了筆記本,隨後點了點頭:「嗯,好。」快步走到柜子那,拉開櫃門,原來開關藏在柜子里,一拉。

軌道停電了。

顏jichng鬆了口氣,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順利,潛心研究的科學家智商雖高,可所有的智商都用到了科研的領域,好鬥極了。

「查一半,留一半,拖延時間。」顏jichng通過手錶偷偷地給宣林發布了代號,宣林的手錶亮了亮,他看了眼,意會地點了點頭。

「老吊和顧覓清,你們倆立刻摸清楚軌道的路線以及礦眼情況,並沿途布下炸和監控。」顏jichng發布了第二條命令,他朝著顧覓清眨了眨眼,偷偷做了一個手勢。

顧覓清和老吊對視一眼,立刻爬進了軌道,軌道里很黑,他們知道這兒能通往中轉站,從中轉站另外一條通道過去,應該是通往周寸光所說的礦眼,可礦眼那麼多,如何逃脫?

無論如何,這是一條逃生通道,搞不好是唯一一條逃生通道,這麼好的機會得抓住,把這條線摸得清清楚楚的就成功了一半了。

一進軌道,顧覓清回過頭看了看,洞口的燈光很亮,魯道夫一臉焦急地站在宣林的身後,盯著他的屏幕。她從包里拿出來幾顆紐扣一樣的定i時炸iii彈,卡在了軌道上方。

「那魯道夫不是不讓破壞他的設備嗎?」老吊吃了一驚,問道。

「不毀壞鐵軌是不可能的,只要這條線能用,而且目前也只有這條路線是最好的,為了防止身後有人追擊的最佳辦法就是堵住這條線路。」顧覓清面無表情,貓著腰快速地往前跑,跑約莫三十米,又彎腰放下了一顆紐扣。

魯道夫不知道的是,在他同意合作的時候,就註定了這條路線很可能會被毀滅,因為只有跑過去,堵上路才最為安全。

「也是啊,這條路既然是極少數人才知道的路,那我們把科學家帶到這帶走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條路通往那裡,短時間內不可能能直接找到礦眼,只要堵上了這條路,就為營救大大增加了時間。」老吊回過了神,露出了笑容。

「恆溫器打個窟窿,他都心疼得不行,要是這條鐵軌被破壞了,他……」老吊說到這,搖了搖頭卻沒有嘆氣,顧不得那麼多了,自己這邊的科學家的命比較重要,心想著到時候肯定會有人給他修好,也就是了。

「這魯道夫是真心愛這裡啊,否則他大可以通過這條鐵軌離開,你看到他桌子上的寶石了沒?那麼多寶石,隨便拿一些走,或拿點別的什麼,在外面足夠他逍遙快活了。」顧覓清的心裡也有些愧疚,念叨道。

兩人不約而同地回過頭,此時,兩人離洞口已經頗遠,這麼看過去,就好像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透亮的原點,原點的中間,魯道夫依舊是一臉焦急地看著宣林的屏幕。

三十幾歲的臉,有著老人一般發白的頭髮,他的身後,是滿柜子的人頭和放在一旁的紅彤彤的證書和金燦燦的各種獎盃。

都說看一個人就要看他的眼睛,狡詐的人無論裝得多和善,眼神里都會有一閃而過的陰險,而魯道夫的眸子是顧覓清見過的最清澈的成年人的眸子。

裡頭滿滿的對科研的純粹。

就這個目光,讓周寸光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認出了魯道夫,也讓顏jichng第一眼確定這就是魯道夫,更讓顧覓清在彎腰放下紐扣的時候,心中隱隱作疼。

都是科學家,向自己國家發出求助的周教授和李教授,得到了整支隊伍能付出生命的營救和保護,而魯道夫卻得到了算計,和交換性質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