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人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請問……請問您貴姓?」魯道夫張了張嘴。

這是從進來到現在,魯道夫第一次問顏jichng名字,在這之前,他不過覺得合作交易,不必知道對方的名字,畢竟知道得越多,日後如果查起來,對自己越不利。

你讓我查信息,我對你使用我的軌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按照周寸光說的,到時候他們會把他綁起來,甚至打暈,營造出一副他渾然不知且差點被害的假象。

私帶外人進入,是要被割去頭顱的,魯道夫不怕死,如果他怕死,他就不會來這裡,他怕的是如果自己死了,手裡頭明明可以攻克的項目,怎麼辦呢?他才三十幾歲,他為這個社會貢獻自己能力的時候才剛剛仰頭呢。

所以,在這之前,魯道夫壓根沒有想過要問他們姓名,別說姓名了,什麼都不問,知道得越少越好。可此刻的魯道夫卻顧不得那麼多了,他查不到,查不到!

雖然心裡早已有了疑慮,可疑慮僅僅是疑慮,真正證實的時候,魯道夫接受不了,他怎麼能接受?!

助理說了,慕名而來,這麼多證件這麼多獎項,還有報紙,zzh……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名字不重要。」顏jichng的聲音淡淡的,如果你細細去聽的話,他的聲音是刻意地放淡。魯道夫的目光太令人心疼了,顏jichng真的覺得於心不忍。

可是……

任務要緊,自己這邊的科學家要緊,得穩住,得用魯道夫的資源借一座逃生的橋,順利營救。

「那……我……」魯道夫的手一會兒揪頭髮,一會兒摸了摸自己的屁u股,一會兒又在自己衣角蹭蹭,手足無措:「你能……你能……」

「可以。」沒等魯道夫說完,顏jichng給了他肯定的答覆。

「真的?!那……那太好了,我……」魯道夫立刻轉身看向宣林。

「但是,你也知道,要突破三國的網路阻攔,很危險,搞不好我們會暴露。」顏jichng將雙手插入口袋,不讓魯道夫看到他因為同情又不得已而為之而握緊的拳頭。

說到這,顏jichng停了下來。

魯道夫獃獃地看著顏jichng,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他在別墅區近十年,除了科研,他再也沒有接觸過社會,那些話中有話的城府,早已離他遠去,一時竟然以為顏jichng是緩口氣,歇會兒會繼續說,於是等了幾十秒,可幾十秒后,見顏jichng還是一言不坑,一時懵了。

「嗯?暴露?」他像個孩子一樣,眨了眨眼睛。

顏jichng依舊不說話,他心中有數,要讓這位黑科真正跟他合作,而且是絕對不會背叛地合作,得他自己明白這合作的主動權在自己的手裡,而不是他的手裡。

否則,他拿到了自己要的資源,撂挑子怎麼辦?

足足靜默了一分鐘后,魯道夫怯怯地問道:「要不,你們需要我配合什麼,我就配合什麼,這樣來交換,可以嗎?」

果然,這位身心被科研全部佔據科學家,很好被人牽著鼻子走。

「那……你要考慮好。」顏jichng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沒問題,沒問題。」魯道夫連連點頭。

「我們要使用一下你的別墅,因為搞不好我們要躲裡頭,可以嗎?」顏jichng問道。

「可以。」魯道夫脫口而出,他鬆了一口氣:「周寸光跟我說了,你們躲我別墅沒問題的,反正我就假裝不知道。」

這句話說出口后,魯道夫立刻覺得有些不好,他連忙討好地笑了笑,糾正道:「不不不,如果你們需要我掩護,也是可以的,也是可以的,也是可以的。」

連說三個『也是可以的』,一臉討好的苦澀笑容,刺痛了顏jichng的心。

「那就最好,我們努力努力,看看能不能突破三國的網路防守,如果能突破,那最好不過,如果不能,那……」顏jichng藏起自己的同情,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那?那什麼?」魯道夫怔了怔,過了幾秒后才反應過來:「你放心,如果突破不過去,我們說好的,讓你們用這條軌道,我會遵守承諾。」

其實,顏jichng根本就不怕魯道夫不遵守承諾,因為他既然讓人進來了,那就是一條船上的螞蚱,魯道夫的軟肋早已暴露出來:他不敢讓別墅區的人知道他帶人進來了。顏jichng之所以一步步放餌,無非是要為自己的隊伍,為自己要營救的科學家爭取更多的可能性。

牢牢抓住魯道夫的心理防線,並步步佔據,這是作為一名營救人員應該做的。雖然他同情魯道夫,可同情也只能是同情。

正如要營救的科學家,他們有東方大國作為依靠,就等於有親爸親媽護著,魯道夫在放棄了自己國家前往這兒的時候,就放棄掉了可以依靠的強大的國家,沒有了國家的庇佑,他便如同無父無母的孤兒。

本想著,別墅區能庇佑他,如今卻發現一切都不是他自己所想,便如同無根的藤蔓一般,只能自己攀附他枝。

「謝謝,謝謝,謝謝。」魯道夫雙手合十,連連感謝。

宣林一直將目光看向別處,他不敢看魯道夫,怕自己流露出的神情讓他懷疑,聽到這句后立刻坐到了座位上,開始敲擊鍵盤。

本就對他來說很容易做到的事,他只用了短短的一分鐘就攻破了,看了顏jichng一眼,見顏jichng依舊輕輕地搖了搖頭,只好咬著牙又裝模作樣地繼續敲擊鍵盤。

「是不是很難?」魯道夫搬了條椅子坐到了旁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

「哦……」過了會兒,魯道夫起身走向飲水處,麻溜地倒了兩杯涼水,一路快走,一杯遞給顏jichng,另一杯極小心地輕輕地放到宣林的旁邊,生怕聲音太大,打擾了他。

放下后,他一拍腦袋:「我記得東方大國的人喜歡喝熱水,可是我只有涼水。」

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最終,顏jichng和宣林都沒有喝這杯水,一來,為了確保萬一,他們不能喝過別人手的水;二來,喝不下這水,心裡難受。

魯道夫是個善良的人,終然這滿牆的人頭,顏jichng都相信,一個痴心於科研的人,一個把科研當作信仰,而且是人生唯一信仰的人,他不會兇殘到哪裡去。他眼裡的純粹,執著,還有現在的誠惶誠恐,都讓顏jichng足以判斷出,眼前這個男人是個善良的人,是個純粹的人。

「我會儘力的。」宣林忍不住開口。

三分鐘過後,顏jichng將身體微微側了側,宣林立刻說道:「搞定了。」

魯道夫幾乎是撲過來,他的眼裡除了屏幕,整個世界都消失了,以至於他自己都忘記自己到底是半彎著腰站著搜索,還是坐在椅子上搜索的。

他只記得,當他看到久違了近十年的科研網站的頁面的時候,他一時恍惚,十年,這個世界發展得太快了,改版太多,頁面上居然浮動了一個科學家關於自己的成果展示邀請函,魯道夫沒有見過這個,好奇地盯了一兩秒,隨後立刻在頁面找生物技術領域的分頁。

一點進去,他呆住了。

生物技術分頁,首封那是一條最近幾個月最有名的一篇論文,署名為盧克,標題也很明晰:腦部圖譜,來源於蒙特利爾神經疾病研究所。

「怎麼……」魯道夫歪了歪頭,快速地點開了頁面,喃喃道:「brainmapping?盧克去年做的研究並不是在蒙特利爾神經疾病研究所,怎麼……怎麼今年……他不是早就在幾年前拿到了圖譜,開始重點突破人腦類器官方向嗎?」

brainmapping,也就是鼎鼎大名的腦部圖譜。

這項研究,在魯道夫來戰區之前,他就知道,畢竟這是同一個領域的技術,當時他來戰區前,有一次還去了人類基因研究組去學習過,算下來,這項技術到如今已經努力了二十幾年了。

「2014年,完成了對人體2.5萬個基因的30億個鹼基對的測序。」魯道夫念著,聲音顫抖著。

2014年,盧克不是在mrc幹細胞研究所嗎?怎麼會在蒙特利爾?而且2014年,他研究的不應該是關於自己做出的研究而衍生的藥物嗎?怎麼會在這做腦部圖譜呢?

一點開,裡面詳細介紹了腦部圖譜的內容,人類基因組耗時20年,終於在2014年首次將人類大腦的整體圖像整合成3d結構並且精度超越1毫米的一次嘗試,如今2018年,盧克的這篇論文寫的是從2014年到2018年,這四年來,在這大腦圖譜的基礎上,神經影像學朝著3d成像以及高級度成像發展的突破情況。

都是研究大腦,人腦類器官和大腦圖譜的研究者會相互交流成果,並從對方的成果中提取養分,讓自己的研究更進一步。可雖然都是研究大腦,這兩個分支卻是截然不同的分支,一個是三維圖譜,一個卻是生物細胞培養。

而盧克,是研究藥物的專家,這兩個方向他都有涉略,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魯道夫得到的盧克的信息則是,他進行的是對於自己研究成果而研發了相對應的藥物。

有證書,有報紙報道甚至還有盧克的一封親筆感謝信。

還有他前年來的那位助理,口中所說的『對您的研究成果萬分感慨,慕名而來』。

魯道夫只覺得腦袋裡嗡嗡作響,他甚至有些看不清屏幕上的字,甩了甩頭,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於是選擇先不看這一篇,看看其他的。

而回到生物技術類的頁面后,他都不用一篇篇點開,光看標題就能發現人腦類器官的技術跟他掌握的技術落後太多。

「不對啊,我來這兒,我之所以來這兒,就是因為這裡有大量的物料可以研究。」魯道夫把那一顆顆人頭稱之為『物料』,他看到一具具運送進來的屍體,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都稱之為『物料』。

正如顧覓清,把對手稱之為『目標』一般。

魯道夫的眼裡其實並沒有對生命的惋惜,他毫不猶豫且滿心歡喜地切下任何一個人的頭顱。他明白,他並非冷血,他深信自己付出的這一切,對得起這些頭顱,他看似對生命沒有敬畏,恰恰是因為他對生命充滿了敬畏,他想靠著自己的努力,為人類的生物技術做出點貢獻。

而如今,他做出的貢獻呢?

魯道夫找不到,他在把整個專業網站翻了個底朝天,都找不到他的研究,不但找不到他的研究,其他人的研究遠遠落後於他的水平。

可以說,按照當前這網站顯示的信息,他當之無愧全球人腦類器官研究第一人,而且是遙遙領先的第一人。

人們常說,藝術沒有國界,那麼科學有沒有國界,科學家需不需要國界?我認為不需要,所以我來了這兒。

落款:魯道夫。

古詩如此說: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對於魯道夫來說,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半個清晨。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