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六十五章 罪惡的深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罪惡的深淵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可魯道夫並不開心,他真的不開心,他來這兒,不是為了來當第一人的,不是為了讓自己享有這些榮譽的。他來這,就是覺得這裡能打破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壁壘,有豐富的物料,能快速地突破一些研究關卡。

他來這,就是為了自己能有所成就,而有所成就的目的卻是讓自己的研究能無償並且毫無顧慮地分享給全球,哪怕沒有他魯道夫的名字,毫不在意。

「他們為什麼不賣出去呢?我的研究如果賣出去,能賣天價,難道沒有賣出去?他們為什麼不賣出去?」魯道夫的聲音低沉極了,低到了塵埃。

原本,魯道夫心想著,這些人屏蔽掉真實的網路,或許是因為他們並非按照自己期望的,把成果無償分享給世界,或許是高價賣出,賣給另一個科學家,或者什麼科研組織之類的;又或者,賣給了某一個國家,申請了專利保護。

他想過,且覺得氣憤,尤其是如果是賣給了哪個國家,那就只造福了那一個國家的公民,並沒有造福全球,那不就跟他之前在m國一樣了嗎?

所以他想搞清楚這件事,到底是不是通過這個盈利了。

他想過甚至如果是賣給了另一個國家,他要如何應對。首先,他會質問別墅區的管理層,為什麼不按照當時約定的說法免費提供,但是他也能理解,畢竟這別墅區要運作,沒有好處肯定無法堅持這麼久。

他甚至想好了如何跟管理層談判,你可以賣,但是一部分不賣,談談看是否可行什麼的。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研究了這麼久,這麼多重要的課題攻破,居然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他的痕?!那這些科研成果到哪裡去了?

魯道夫轉過頭,看著柜子里滿滿的證書和獎盃,還有他珍惜的連拿出來都小心翼翼的一疊報紙。

「難道,我一直活在虛擬的世界嗎?」魯道夫的表情木木的,沒有悲傷,沒有憤怒,什麼也沒有,就像一個機器人。

他回過頭,看著宣林,似乎很累,手撐著想站起來,卻發現身體動不了,就這麼認真地看著宣林:「你給我的網路,是真的嗎?是不是跟別墅區的人給我的一樣,也是假的?」

宣林看了眼屏幕,他有些不忍心,總覺得似乎下一秒,這個世界人腦類器官最強的科學家就會轟然倒地,動了動唇,說不出口。

「我看看,我看看。」魯道夫撐著站了起來,朝著自己的電腦走了過去,走了兩步,明明是平地,他卻一下摔到了地上,轟地一聲,摔得夠嗆。

顏jichng連忙跑過去扶起她,發覺他的手冰涼冰涼,好像握著冰一樣涼。

魯道夫本能地輕輕地推開顏jichng,推開后,他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麼,朝著顏jichng露出了個笑容,這是一個討好的笑容,害怕得罪了顏jichng的笑容。

他還想查查的,還想查查……

這笑容,小心翼翼,崩潰而卑微。

靠著桌子的板面,他打開了電腦,輸入了一些什麼,邊搜,邊搖頭,搖了會兒頭又笑了起來,笑聲很可怕,跟半夜的風聲一般,透著一股子陰森的嗚咽感。

以前他並沒有仔細地搜索,準確地說,他想仔細地搜索,可是這裡屏蔽那裡屏蔽的,他能搜索到的內容除了上一次的bug外,找不到什麼問題。

再一次搜索,還是如此。

可魯道夫卻發現了問題:距離上次搜索這個內容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為什麼頁面還是這樣?沒有增加任何內容?

原因還有一個:這些內容是為了他量身定製的內容。

以前只是懷疑,如今得到了確切的答案,這個答案讓魯道夫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他意識到,這些年他活在了一個虛擬的世界。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展開,他剛來的時候才二十齣頭,為了修建研究院,他跟總設計師幾乎天天在一起,可以說,人腦類器官的實驗室一草一木,都有他的心血。

前面三年沒有任何成果,苦啊,他心裡苦,心裡急。

他還記得,無數次實驗失敗后,那一天他跑到實驗室的資料室,那個時候的他還不能到處走動,身後跟著保鏢,他在資料室里嚎啕大哭。

也記得第一次項目成果后,這兒的管理層將報道交到他手裡的情景,甚至還有患者給他寫了親筆信,感謝他。有其他科學家給他發email,感謝他的研究。

這些信,這些感謝,這些為世界做出的貢獻,都是假的嗎?!

這要在這裡潛心攻研了近十年的科痴怎麼能接受?!如果這些都是假的,那這些年偶爾遇到的科學家,他們說的慕名而來,也是假的嗎?

都是假的……

「難道這些年,我活在了一個虛擬的世界嗎?1魯道夫轉過頭,看向了顏jichng,問道。

他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沒有眼淚也沒有嚎叫,就這麼看著顏jichng,輕輕地問他。

他的目光,像一個幼兒園的孩子問他的老師,令人心碎。

顏jichng不知如何作答,他也覺得很疑惑,養一個科學家是很昂貴的,更何況魯道夫做出了成績,沒有把研發成果藏起來的道理,你拿出去賣錢,也是好的呀。

啪啪!

他猛地揚起手,扇了自己幾巴掌。

「疼,不是做夢。」魯道夫喃喃地念道,突然笑了起來,邊笑邊落淚,從地上爬了起來走到了放滿了人頭的柜子跟前,按了下按鈕,一個柜子打開了,一股冷氣飄了出來。

「原來柜子也是恆溫器。」宣林對這一幕驚訝無比,這裡頭的設施實在是太先進了,令人感嘆。

「這些都是侏儒症人的大腦……我研究了好久,培育了大量腦細胞,希望能找到侏儒症形成的原因,我還寫了一篇論文,發表在……難道這些是假的嗎?」

魯道夫輕輕撫摸著玻璃,怔怔地看著裡面的人頭,這個瞬間,他眼裡的驚恐消失了,一股柔情瀰漫了出來。旁人看著這些是驚悚的人頭,在魯道夫看來,是幫助他攻克難點的物料啊!

「對了,你們身邊有沒有得自閉症的小孩?」魯道夫回過頭,這個時刻,他的眼睛亮亮的,似乎聊到專業的領域讓他短暫地忘記了痛楚。

「有。」宣林點了點頭。

「你看,這四個就是自閉症小孩的頭,很難得的物料,有兩個是這兒的孩子,還有兩個是別的地方運過來的。你知道嗎,這周圍的國家知道我們這買這個,都把物料往我們這邊運。」魯道夫如數家珍,一個個瓶子摸過去。

「去年的時候,我發現了自閉症孩子的大腦里絮狀……」說到這,魯道夫走到了放獎盃的那個柜子,從裡頭拿出一份zzh,翻了翻遞給宣林,眼睛發著光,滿臉洋溢著幸福:「你看,這是我寫的,只是不能用我的名字,可是我的研究內容刊登了出來,當時,還有好幾個教授……」

說到這,魯道夫突然不說話了。

他臉上的幸福和眼裡的光,陡然滅了。

「都是假的嗎?」魯道夫拿著zzh的手無力地垂了下來,再一次癱坐到了地上,他閉上眼睛,過往的一切瘋狂地涌在眼前,那麼真那麼生動。

科研很難,像他一樣在十年內攻克了一些難點,實在是太幸運太不容易,這一切都讓魯道夫對自己當年的選擇沒有一絲一毫的後悔。

偶爾,他會想起自己妻子里懷著的寶寶,他的骨肉。

偶爾,他也會想起自己年邁的雙親。

偶爾,他也會因為思念家鄉,思念親人而哭泣。

可在這麼多成果面前,在人腦類器官一點一滴的往前推進面前,在全球數以億記的各種大腦疾病患者面前,這些都是值得的,都是值得的啊!

可是,這些居然都是假的?

「我活在一個虛擬的世界里,我活在一個虛擬的世界里嗎?不對啊,我明明真的研發出來了,我真的研發出來了啊?我的成果呢?」

魯道夫將zzh抱在懷裡,縮到了牆角。

在這個瞬間,顏jichng做出了一個決定。他走到魯道夫的跟前,蹲了下來,魯道夫抬起頭看著他,顏jichng這才發現,牙齒把裡面的唇咬破了,滿口的血。

「這樣,如果你同意的話,你把你成果的核心信息給我,我讓人查,也看看別墅區研發成果的購買者里,有沒有買你的研發成果的買家。」

魯道夫聽了后,眼睛里的光亮了:「對,搞不好他們賣出去了。」

可隨後,他眼睛里的光又滅了,苦笑著搖頭道:「如果賣出去了,世界上這方面的研究應該早就比現在要先進,不會還停滯不前的,我都研究到了後期了……可外頭還在初期。」

這倒是真的,這也是顏jichng想不明白的地方,無論你是賣了,還是把成果嫁接到別的科學家身上,或者與什麼國家合作,技術總歸是技術,只要出去了,就肯定能帶動技術的進步才是。

杳無音訊算什麼回事?

況且,哪怕這地方之所以弄一個科研機構,很可能並不是為了研究出什麼成果,僅僅是為了讓這裡的戰爭一直打下去,又不至於打得太過分,哪怕是這裡戰爭的平衡器,這也不耽誤他們把成果賣出去啊,這可是錢啊!

「您的研發這麼先進,這麼重要的研發項目,不可能落灰的。我們打聽一下吧。」宣林看著顏jichng。顏jichng點了點頭,雖然這並不是這次活動必須做的,可顏jichng總覺得,這件事得做。

此時的顏jichng並不是這件事的真相是什麼,他能看到的真相無非是將成果賣出去了,或者雪藏了,只是利用魯道夫這些人穩住這麼一個科研機構,以平衡戰局。

大不了,無非就是魯道夫等黑客都是平衡戰局和為了地底下的礦產爭奪的棋子罷了。

所以,顏jichng僅僅是決定這樣無助迷茫的魯道夫太值得同情,覺得這麼一位世界上都難得一見的科學家,得幫,甚至,他有私心,這麼厲害的科學家,要不要跟自己回東方大國呢?

如果自己的國家能得到這麼牛的科學家,實乃一大幸事。

所以,他立刻命令宣林聯繫組織,以最快的速度查一下情況。先從這邊買賣研發成果的產業鏈開始查起,有買賣研發成果的,這點是公開的秘密,好多黑科甚至就是為了錢來的這兒。

雖然魯道夫的科研如此厲害,如果賣出去肯定不會這麼些年杳無音訊,可萬一呢?

此時的顏jichng能想象的也就是這些,他能想到的也就是這些,而他不知道的是,罪惡的深淵,是會超過善良的人的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