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六十六章 黃粱一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 黃粱一夢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組織接到了一項緊急求助,這個求助在顏九成看來是額外的要求,而對於組織來說,似乎早有意料也早有準備。

「魯道夫的研發成果去了哪兒?」老者微微眯著眼看著這條信息,笑了起來。

「看來魯道夫已經搞定了,搞定了他,這任務就成功了一半,頭兒,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啊,怎麼會知道顏九成的性格肯定會幫魯道夫?還好我們提前調查了魯道夫的資料,還重點查了他的研發成果。」老者身邊的助手對這位做反間諜工作做了一輩子的老人佩服不已。

而老者只是似笑非笑,道:「預則立,不預則廢。提前想到並準備,是應該的。」

「你說,這魯道夫知道真相,會不會直接瘋了?很可惜啊,他這一輩子。」

「要我說,他並不可惜,離開國家,妄想一個戰區地下的見不得光的研究院能保護自己的成果?這本身就是異想天開且愚蠢的。」

「他的初衷是好的,我在查他一系列的事情的時候了解得比較透徹了,他的初衷到現在一直沒有變,很簡單,就是找個地兒,能最大可能地推進他的科研,造福百姓。」

老者回過頭,看了自己兩位助理一眼,兩人雖然意見相左,可臉上都寫滿了對魯道夫的同情和深深的遺憾,而老者的臉上卻沒有遺憾,雲淡風輕,到了他這個年歲了,什麼悲涼悲哀的事都見過了,尤其是這一行,他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初衷是好的,可是辦了壞事還不自知,從最善人到最惡人,都是命。」

也不知怎的,一到了六十這個年歲,老者便總覺得人逃脫不了命運,不像年輕的時候,覺得認定可勝天,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這行做了這麼久,到了老了,他卻覺得其實冥冥之中,一切皆是命。

正如他年輕的時候踏入這一行,一輩子便做這一行。

正如顏九成去參加《最強人腦》的節目,如果他妹妹不給他報名,他便不會去戰區。

正如若顏九成沒有去,而是另一個人替代了他的位置,那麼這個人會不會像顏九成一樣『多管閑事』,幫魯道夫查他的研究成果去了哪兒。

「現在傳過去嗎?」

「傳過去吧。」

「哎……」助理一聲長嘆,朝著筆記本走去,走了兩步又停下腳步:「這魯道夫知道真相后……」

「他不知道真相,也很難熬過去。無論知道或不知道,他命如此。」老者的表情滲出一絲絲同情,隨後便被冷靜和理智替代:「速度。」

魯道夫窩在柜子角那,手裡抱著獎盃,眼睛怔怔地瞅著對面滿牆的人頭,顏九成走到房門口往外看了看,試圖拉開房門,卻發現拉不開。又走到魯道夫面前問他這房門如何打開,他也不說話,就這麼怔怔地看著滿牆的人頭,手輕輕撫摸著獎盃。

「我潛入了監控了,只是這研究室的監控很少。」宣林朝著顏九成招了招手。研究室里監控少,這並不意外,科學家們不喜歡在研究的時候到處布滿攝像頭,會影響研究。

如果你們覺得要穩妥一些,可以在生活區多布一些監控,研究的地方打緊的地方,弄上一兩個也就可以了,搞科研不想別的,不喜歡有另一隻眼睛盯著。當時的魯道夫便是這麼個意思。

「只有人腦類器官實驗室的監控嗎?」顏九成見屏幕只有九處監控,有些失望。

「這地方的網路很麻煩,應該是發研究不同方向的科學家私底下聯繫,所以每個研究院的網路都是獨立的,我能順著魯道夫的網路到人腦類器官其他科學家的房間里監控,卻沒有辦法潛入到其他類別的實驗室,強行潛入,怕容易暴露。」

這地方的網路跟戰區的不同,等級就不一樣,宣林謹慎點沒錯,畢竟現在已經到了研究室內部,安全是第一位的。

「不知道怎麼讓周教授和李教授來這邊,他們研究的方向是不一樣的。」顏九成犯了難。

說起來也奇怪,這研究院允許研究同一個方向的科學家隨時暢談,卻嚴苛禁止跨專業方向的科學家隨時交流,剛剛來這兒的魯道夫覺得很不適應,他來這兒,就是沖著這兒可以自由交流才來的,跨專業之間的交流能提供自己新的靈感和方向,怎麼不允許隨時交流呢?

可研究室管理層卻說,人各有志,各有不同,科學家之間存在著競爭,你無私不代表別人無私,所以如果要交流科研,可以,得申報。

申報大多是通過的,告訴管理層你要跟哪個方向的科學家進行交流,交流什麼課題,雙方都準備準備,然後約在一個會議室交流。魯道夫很快就適應了這種方式,並覺得這種方式挺好:高效,快捷,而且自己平時里也不會被打擾,畢竟如果其他跨專業的科學家想跟自己交流的時候,也不能隨時找,管理安排。

挺好,這種有序的自由,挺好。

「這裡的設計,無論是建築還是網路,都好像一個個小格子,根據研究方向的不同,在不同的格子里,我們在魯道夫的人腦類器官的格子里,周教授他們在另一個專業的格子里,要見到他,只有一個辦法。」宣林看向了魯道夫。

「魯道夫申請跟周教授討論,然後硬搶。」顏九成看來,目前的確只有這個辦法,這個辦法太冒險了,直接硬搶,必然會惹來包圍圈。

可除了這個辦法,找不到其他辦法。

「那得魯道夫配合我們,他會配合我們嗎?」宣林搖了搖頭:「你看他,就算他願意配合我們,帶著我們去會議室,也沒有能力做到了。」

的確,此時的魯道夫如同一具行屍,好在眼裡還有一絲希望,吊著最後一口氣。要現在的他配合做點什麼,的確是不可能了。

正說著,信息過來了。

宣林朝著魯道夫的方向揚了揚眉頭,顏九成立刻使了個眼色,兩人先看資料上說了什麼,再決定如何跟魯道夫談。

一看,顏九成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這……」宣林使勁地眨了眨眼睛,兩人邊快速地看資料,邊提防著魯道夫發現資料過來了。

「還有視頻。」宣林指了指,低聲說道:「沒有耳機。」並立刻按下了靜音。

視頻一點開,顏九成的唇有些微微發烏,這視頻他太熟悉了,根本就不需要聲音,他就知道這視頻的全部,太熟悉太熟悉了。

「怎麼辦?」宣林問道。

「是不是資料過來了?」魯道夫看了過來,見顏九成和宣林湊在筆記本面前,神經一下緊張了起來,他木木的臉一下恢復了人的神色。

「哪能這麼快,還得調查,上頭說最快要到明天,爭取明天幫您調查出來,您放心,我們會竭盡全力。」也不知怎的,顏九成不由自主地用了『您』,說這話地時候,他的手偷偷地在背緊拳頭,強忍著內心的涌動,讓自己的笑容看上去自然,再自然一些。

「哦……」魯道夫露出了笑容:「謝謝,謝謝你們了。」

說著,他又窩到了柜子那,窩了一會兒后,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站了起來,將手裡的獎盃什麼的擺放好,又將書櫃恆溫器關好,隨後進入了洗手間,關上了門。

「他不會自殺吧?要不要瞅瞅?」宣林有些緊張。

「不會。」顏九成十分肯定:「他還不知道自己的科研成果去了哪裡,不會尋短見。」

「他要是知道了這個……」宣林指了指屏幕,聲音顫悠悠的:「不知道他會如何。」

顏九成沉默了,他也不知道。

「要不要告訴他?我覺得不告訴他,可能更好一些。」宣林說到這兒,又搖了搖頭:「不,細一想想,如果不告訴他,或者編一個謊言告訴他,那他太可悲了,一輩子活在虛擬世界里,太可悲了。」

屏幕上的資料很詳細,有文字有圖片,還有視頻。

其中一個視頻顏九成再熟悉不過,那是他剛剛要加入組織的時候,組織給他看的視頻:一些殺手用各種藥劑殺害科學家的錄像。

有當時就轟然倒地猝死的,也有過幾天後腎衰竭或者肝衰竭而死的,讓顏九成印象最深的是多大三十餘個科學家被一種神秘的藥劑讓這些天才們一夜之間大腦退化,如同兩歲孩童,痴獃了。

顏九成又看了眼洗手間,洗手間的門虛掩著,裡面傳來打開水龍頭的聲音,聽上去似乎在洗手。

「這個導致大腦離奇退化的葯,居然是根據他的研究成果來研發的,這……」宣林打了個冷顫,他再一次看了看資料,確定自己的確沒有看錯,轉過頭看著顏九成,眼裡都是憤恨:「難怪這不允許跨領域的科學家相互交流,太可了1

原來,別墅區的確有購買科研成果的渠道,也有很多黑科賣出自己的成果,甚至按照買家的需求定製成果,只為盈利,在鎖定魯道夫之前,老者就派人查了他的成果去了哪裡,這些年了,他沒有成果面世,肯定是拿去賣了。

令人奇怪的是,查了很久,甚至通過各種關係找到了買賣的中間人的聯繫方式,高價詢問了下,並沒有發現魯道夫的研究成果的記錄。

「如果您說這魯道夫在研究院里德高望重,研究院還給他立了碑,這麼大的大腕兒的研究成果肯定很昂貴,如果他的東西從別墅區里賣出去了,我絕對記得而且絕對知道,可問題是,並沒有,這些年沒有半個這個什麼……什麼……」中間人捏著自己的八字鬍,嘴裡咬著雪茄,雪茄的煙噴得他周圍一片白。

這位專門做別墅區研究院買賣的中間人來頭不小,八面玲瓏,能聯繫到他,廢了組織不少力氣,他並沒有住在戰區附近,而是住在國靠海邊的一棟大別墅內。

國往南邊走,最美的沙灘,最美的私人海灣,裡頭最大最豪華的別墅,便是這種中間人的房子,之一。

「什麼人腦器官?類器官?」這位做著全球最大的地下買賣研究成果的大佬對什麼人腦類器官這個辭彙都很陌生,他搖了搖頭:「我可以肯定地說,絕對沒有什麼人腦類器官的研發成果買賣記錄,沒有。」

這就怪了。

那魯道夫的成果呢?

他在研究院德高望重,總不可能就是一個擺設吧,擺設給誰看?如果不能創收,成果又不面向世界,那麼他的存在毫無意義埃

「那一般買賣的都是些什麼東西?」老者親自出馬,與這位黑大佬聊得還不錯,問道。

「實用的。」黑大佬咧嘴一笑,彷彿到了金錢的味道:「哪個買家會買一個類器官的研究成果?我們的買家主要是黑組織和殺手組織,哪怕是跟國家合作,也是見不得光的合作,買類器官成果做什麼?這些年購買的都是能用的產品,比如藥劑什麼的。」

這句話提醒了老者。

魯道夫的人腦類器官實驗成果,雖然超前卻能推動整個世界的人腦類器官的研發進程,可是並無市常

「我可以給你看一下今年的購買清單。」黑大佬打了個響指。

一看購買清單,的確,雖然一些研究成果會直接被買賣出來,那能買賣出來並成功成交的成果都是能立刻使用的,其他的就都是已經制好的藥劑。

「我知道了1老者一下明白了過來,他扭過頭髮布了緊急命令:立刻調查研究院的藥劑科。

轟。

浴室里傳來了一陣響。

「糟糕1宣林和顏九成同時跳了起來,朝著浴室跑了過去,在這個瞬間,顏九成一把抓住宣林的胳膊往後一甩。

「盯著你的筆記本1顏九成低吼了一句。

最打緊的,還是自己的任務,無論什麼時候什麼情況,在只有兩個人的情況下,都不能同時衝進這麼一間狹小的衛生間,以防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