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七十二章 清冷與熱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清冷與熱鬧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約莫五點,周寸光回到了房間,他手裡空蕩蕩的,而4則站到了門口,手裡也空空的。

呼……

回到了床上,他只覺得一陣暈眩,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嘴角露出了一絲絲笑容,這並不是兒童的笑容,而是屬於32歲周寸光的成年人疲憊卻覺得值得的微笑。

助理的衣服已經有了,還有幾個普通房間的感應鑰匙,那助理手頭不少東西。周寸光邊想著,邊伸出手將一旁的一個機器人娃娃拿了過來,這是他最喜歡的玩具,抱到了懷裡,躲到被子里,輕輕地按了按一處按鈕。機器人腳底發出了微弱的光,上面浮現處顏九成他們摸清楚了的地圖。

周寸光這才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他們搞定了,太好了,路線沒問題了。周寸光心想,不由自主地閉了眼睛,八個月的努力,八個月的不能寐。終於到了最後關頭了。

周寸光只覺得自己差點在這個瞬間睡著。

真的太困了,太困太困了。

在要睡著的那個瞬間,他的身體抖了下,本能地醒了過來,睜開眼再看了眼玩具的腳,用手按了按,地圖消失了,出現了一行字,他微微眯著眼這才看清楚傳過來的一行代碼。

「明天就要結束了,是生是死,可算要結束了。」周寸光喃喃念著,很有節奏地在腳上按了按,傳過去一串代碼后,他閉上了眼睛。

「明天死了也好,能睡個夠。」他心想,邊想著,伸出手在自己褲襠里探了探,一臉悲傷。

整整八個月,對於別人來說,他是頂尖暗子,是難得一見的最適合放在這個位置的人,沒有人像他這樣看上去像一個童真的孩子,無論是從身體還是從行為,他都是無可挑剔的。

周寸光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接受組織的邀請,其實很簡單,他覺得自己活膩了。一個32歲的大老爺們裝觀音的送茶童子,他裝膩了。

可人生就是這樣,活著呢,無聊,死呢?又害怕。

接受組織的邀請是順理成章的事兒,身為一個男人,那玩意兒一輩子好不了了,活也活得沒多大意思,能來參加,也挺好的。

可周寸光沒有想到的是,蟄伏是件這麼痛苦的事,痛苦到他幾乎想死。

孤獨,身為暗子最痛苦的事莫過於孤獨。只有你一個人,你要面對那麼多人的監視,要應對那麼多人的試探,每天晚上,他都會細細回憶今天發生的一切,如果發現哪個人的目光有些異樣,甚至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都會讓他心驚膽顫。

八個月,他多想有個人能守著他一會兒,讓他徹底地睡著,哪怕半小時就夠了。八個月,他多想跟人聊聊天,不用分擔什麼壓力,就隨便放鬆心情聊聊天,就夠了。

可是不行,他孤軍一人。

暗子哪有那麼好當?而頂尖暗子更是煎熬。這種煎熬讓他在見到顏九成和顧覓清的時候,心裡不由地湧出一股氣。

他快速地打量了顧覓清和顏九成,他們黑眼圈並不重,可見睡覺了,而顧覓清看顏九成的目光里有愛,行,不但能睡個覺,還能談談戀愛。

有兄弟情,有女人,夠有福氣的。

還有顧覓清的胸,他從上頭下來,靠在她胸口的時候,說真的,在那一刻,周寸光覺得自己要瘋了。原來女人的胸是這麼地柔軟,還帶著淡淡的奶香,讓這個32歲從來沒有碰過女人的男人,心差點跳出來。

在那個瞬間,他甚至偷偷地將插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摸了摸自己那兒。令人失望的是,雖然翹了起來,可是還是孩子一般大校

這讓周寸光心中的委屈和對生命的不公瞬間涌了出來,伴隨著這八個月的疲憊和孤獨,不可抵擋,他怕他會事態,所以對顏九成極其冷淡,甚至刻意地保持了距離。

不是別的,他怕自己羨慕地哭起來,更怕自己對顧覓清想入非非,這會壞了規矩:人家是兄弟的女人。

這是周寸光一直以來保護自己的鎧甲,在學校里也這樣,他一直冷冷的,跟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記得當時有個善良的姑娘坐他的同桌,沒有一點點輕視他,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總是好奇他為什麼長不高,就這麼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當有解不開的作業題的時候,也會像問其他人一樣,很自然地問他。

「你腦袋好厲害,居然知道這麼多種解法,我覺得你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的人。」女同學的小米牙很是可愛,她的讚許是那麼地真誠,真誠到像一束陽光照入他的心裡。

不得不承認的是,有時候兄弟也會溫暖你,但與女人的溫暖不一樣,女人的溫暖是柔軟的,能揪住你的心讓你瞬間釋放荷爾蒙的溫暖,尤其是對於青春期的周寸光來說,女人的溫暖,哦不,準確的說,女生的溫暖就這麼揪住了他的心,釋放出了荷爾蒙。

雖然這荷爾蒙並沒有讓他的身體產生過多的變化,翹起來了,卻還是那麼校可這些都藏在褲子里,他的心被激發出來了。

「一般般了,這幾個題我以前做過。」周寸光佯裝不在意,淡淡笑了笑。

「不,你很聰明,真的特別聰明,以後肯定會有所作為的。」

她真的是仙女,這是他見過的仙女,唯一的仙女。

那段時間是周寸光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可惜,這個時刻被一次善良打破了。有次,他發燒了,這個女生是走讀,心想著他感冒了,便從家裡給他帶來了兩個雞蛋。

「感冒了不能吃雞蛋,你不知道嗎?」好事的男同學湊了過來。

「是嗎?我不知道。」女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指了指周寸光:「我還想著補點營養,人能好得快一點。」

「補一下就能好?」幾個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了起來,一人隨口一句:「補啥長啥嗎?啊哈哈哈,怕是補不上嘍。」

當時的周寸光並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地聽著。

「你們過分了1女同學將手中的筆一甩,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胸口氣得一起一伏:「你怎麼可以這樣1

當時的周寸光依舊沒有說話,他依舊只是靜靜地聽著。

只是,從此之後,他再也不跟這位女同學說話。

女同學很委屈,覺得奇怪,我明明幫你,你為什麼反而不離我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周寸光最不想的就是她幫他,尤其是這種事上。

這是他的尊嚴,也是他根本就撿不起來的尊嚴。身體的巨大缺陷讓他敏感而自卑,補啥長啥,這句話深深地刺痛了他,也將他喚醒到了現實中:一個連蛋都長不大的人,不能稱之為男人,不配擁有愛情。

連暗戀也不配擁有。

保護在自己辦法是什麼?是不跟任何人交朋友,不跟任何人交心,不跟任何人有情。做一個無情之人,能少受好多傷。

自此,周寸光依舊獨來獨往,和任何人都保持距離。細細想來,活了30幾年了,也就那個女同學曾靠他的心那麼地近,除了她,再無其他人。

至於顏九成一行人,周寸光只當他們是同事,什麼戰友情?沒有必要。

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好想睡覺埃可他沒有睡,睡著了,如果說夢話暴露了,怎麼辦?

「明天就結束了,如果能死在戰場上,也挺好。」周寸光心想了,此時的他,臉依舊是孩子的臉,可目光截然不同。

陰冷,透著委屈,還有對生命的無奈和想要死在戰場的木然,這才是真正的周寸光,孤獨而厭世。他就怎麼靜靜地躺著,閉著眼睛不敢睡著,等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與周寸光這邊孤獨一人不同的是,顏九成一行人回到了房間后,都鬆了口氣,臉上洋溢著高興。

「你的傷,我看看。」顏九成走到顧覓清的面前,很是關心地看著她滲血的手臂,餘光看了眼宣林,沖著老吊說道:「老江湖,你偏方多,幫宣林看看他手打不打緊,有沒有葯。」

四個人拿出藥箱,收拾了一陣后,圍坐在了一起。

「今天晚上這一場,打得真不錯。」老吊笑著拿過啤酒開了幾瓶,一人拿了一瓶,碰了碰杯子。幾個人的戰友情自不用說,早已生死與共,無關風月。

「我們把各自的信息集合一下,一來,我們心裡有數,二來,得馬上發給周寸光。對了宣林,組織那邊有沒有周寸光的信息過來?」顏九成踢了宣林一下,問道。

為了確保周寸光的絕對安全,顏九成無法跟他直接聯繫,他的設備盡量地減少,被發現了就麻煩了,再者,頂寄流程就是通過組織,這個是規矩。

「我查查。」宣林打開筆記本。

老吊則彎下腰拿過筆紙,開始畫剛剛得到的路線圖,而顧覓清要交流的信息則更多一些,她得把下到礦眼的資料,尤其是看到的軌道路線都畫出來。

宣林則要查周寸光的資料,以及今天檢測到的所有監控視頻,與顧覓清和老吊的資料相對應。

而顏九成要做的則更多了,他得看完所有監控視頻,記住所有人,以備不時之需,最重要的是他得根據這些資料,做出判斷:什麼時候動手。

「周寸光那邊還沒信息,什麼時候動手的話,最關鍵還是在他那邊。」宣林抬起頭,皺起眉頭:「可是到現在他還沒有發任何消息給組織,連研發室的路線圖都沒有。」

「這些都沒有嗎?」顧覓清很是詫異,要知道周寸光是唯一一個能在研究室走動的人,按照常理來判斷,他應該早早地將外面的路線圖發過來才對。

「他不會是睡著了吧?」宣林看了看時間:「我看,搞不好睡著了,我在魯道夫的研究室的時候,就抓緊時間發了一些我們掌握的資料給組織,在中轉站那麼短的時間,我也發了一些資料。看看他,這麼久了,他什麼資料都沒發過來。」

「不可能,頂級暗子怎麼可能睡著,你要相信他的專業。」顧覓清立刻搖了搖頭,而宣林則撅了下嘴,這周寸光表現得這麼冷淡,雖然能力很強,可卻很難對他產生信任感。

這種信任感是需要感情的維繫的,正如現在這幾人,他們彼此信任,能深深地感受到大家處於一個團隊,有團隊的魂。

而這團隊的魂里,並沒有周寸光。

「信息過來了。」正說著,宣林大喜,屏幕上傳過來一個絕密代碼,點開一看,一行字躍然眼前:明日午時動手,上午九點,一人於魯道夫實驗室等。

「就這麼一句?午時動手?1顏九成大驚。顯然,這是周寸光發給組織,而且組織通過了的行動。

「除了這個,還有其他資料嗎?」顧覓清顯得有些交集,這周寸光給了她很不好的印象,他太無情太冷漠了,可是後來一想,無情和冷漠也沒什麼,你能力強就行。而後期周寸關的強大能力也讓顧覓清放心了下來。

這心剛放下去,現在又提溜了起來了。

「沒有,他沒有提供任何他掌握的資料。」宣林耐不住脾氣了,他很是惱火,連敲擊鍵盤的聲音都要響了許多:「我問問組織,怎麼回事。他這完全不是我們一起商量,而是命令。」

顏九成沒有說過,緊緊皺著眉頭。

周寸光的性格的確讓人覺得極有距離感,這種人跟人一接觸就會感受到的微妙氣場,而他擔心的是,一個團隊這麼重要的暗子,與團隊無法相融的話,如何完成接下來的任務?

要知道真正的戰場馬上就要來臨,之前經歷的不過都是毛毛雨,如何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走科學家,這才是最大的難點。而這個難點需要周寸光的資料,畢竟目前情況,如果沒有他的資料,顏九成這邊寸步難行。

「組織說,他說,我們不需要知道這些內容,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在九點派一個人到魯道夫的實驗室,等他的命令。」宣林翻譯完新過來的代碼,臉色極差。

「這廝……」老吊顯然想罵髒話,到了嘴邊,他吞了下去,說道:「這人怎麼讓我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他靠譜嗎他?」

「是啊,他什麼信息都不提供,我們怎麼配合?」宣林也很不爽地接話:「最起碼,告訴我們地圖,或者科學家白天的行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