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七十九章 葉落何時無人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葉落何時無人知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魯道夫就這麼靜靜地站在窗戶那,看著外頭。

在這這麼多年了,居然從來都沒有留意到窗外種的那一片小樹長成了大樹,他在別墅區地位尊貴,要是按照外頭的說法,他的實驗室是處於風光帶上。只可惜,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看過外頭的風景。

在他看來,最美的風景便在這些細胞里,在這一堆人頭裡。

「秋天到了,葉子落了。」魯道夫怔怔地看著外頭那一地金黃落葉,他回過頭問顏jichng:「你們國家是不是北方的秋意更濃?」

「對。」

「我年輕的時候想去東方大國,後來……」魯道夫低下頭,不再言語。

「現在去也不遲,您有什麼東西要拿嗎?一會兒我們就走了,如果您想跟我們走,就一起,如果您不想,都隨您。」

魯道夫並沒有回頭,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沒什麼要帶的,走呢,這也是一條去路。」

他的聲音雖然輕,可情緒卻很穩定,這讓顏jichng微微放心了些,這時,只聽得軌道那傳來了聲音,看時間,應該是宣林接到自己的命令,過來了。

「人什麼時候到?」一落地,老吊便問道。

「應該快了。」

顧覓清手裡拿著槍,先是徑直走到魯道夫那,將魯道夫從窗戶便拉回來,再拉上窗帘,然後戴上手套,將研究室里之前安好的監控摸了一遍,確保無誤,問道:「現在怎麼安排?」

「一會兒科學家來了,我們帶著科學家以最快的速度走,宣林留下。」說到這,顏jichng看了宣林一眼。宣林臉上露出驚訝又有些沒有安全感的表情。

「我一個人留下?」他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一路,他一直都在隊伍的周圍,從來沒有脫單過。

「不是你一個人,還有周寸光,你必須配合周寸光,為隊伍爭取至少五分鐘的逃離時間。」顏jichng說到這,聲音有些哽咽,他轉過頭不再多說,手偷偷地握成了拳頭。

如果可以,他願意自己留下來墊底。

只要看過戰爭片,都知道用來墊底的大多很難活下來,這就跟丟卒保帥一個道理。這一點,宣林自然也明白,他動了動唇,想說什麼,最後咽了下去。

「墊底?」老吊的臉色變了變,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鬍渣:「我來墊底吧,他還小呢,他……他才23歲,我一把年紀了。」

「你不是黑客。」顏jichng言辭冷靜,他看著宣林:「後方靠你了,前方靠我們。」

說到底,這項任務就沒有誰比誰更安全,墊底有墊底的危險,前方開路就安全了嗎?就那礦眼那麼多人,雖然白天他們沒有大規模挖礦,裡面的人沒有晚上那麼多,可再怎麼少,百來人也是有的。要在百來人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通過礦眼,何其難?

搞不好,大家從升降機下去的時候就被發現,隨後全軍覆沒。

「嗯,我知道了,是不是我要干擾他們的監控?」宣林藏起臉上的慌張,緊緊地抱住筆記本說道:「我不可能一邊跑一邊輸入代碼,五分鐘的干擾時間對我來說不是難題,大家放心,我一分鐘就能搞定,讓他們五分鐘內監控出現錯誤,隨後跟上你們,你們在礦眼需要我這雙眼睛。」

聽到宣林一分鐘就能搞定,幾個人都露出了笑容。

「你牛1老吊伸出手在宣林的頭髮上猛地搓了搓。

宣林也伸出手在老吊的頭髮上猛地搓了搓,笑了起來。

一分鐘的時間足夠讓宣林對研究室附近的監控進行銷毀,為整個隊伍爭取五分鐘的逃跑時間,很顯然,周寸光低估了宣林的能力。

甚至可以這麼說,宣林破壞的監控,搞不好他們十分鐘都無法修復,更別說五分鐘了。

「只比我們晚一分鐘的話,來得及。」顧覓清也鬆了口氣。

「我們再整理下行動,對了,我們還得帶上魯道夫。」顏jichng轉過頭,看了看魯道夫,只見他聽到這句話後轉過頭,朝著他們笑了笑。

「魯道夫也走?那挺好的。」顧覓清有些意外,這恐怕是她這段日子聽到的最讓人舒服的消息了。

「您有什麼東西要收拾嗎?」老吊沖著魯道夫低聲問道。

「嗯。」魯道夫點了點頭,朝著他的資料室走去,走到資料室門口,他又折回到門口看了看,從門口那按了按,跳出一個小盒子,他拿到了手裡,然後再走進資料室。

「那您得快點,我估計馬上就要行動了。」顧覓清提醒道,隨後幾個人圍在一起,用手在桌子上畫起了部署圖。

顏jichng指了指魯道夫所說的軌道附近的小盒子:「那個盒子里,你用魯道夫的卡可以再一次刷開軌道。」說著,他把魯道夫給他的卡遞給了宣林。

這樣能在極端的情況下,哪怕有人衝進來,他們也不會很快地知道科學家去了哪,畢竟這是一條秘密的軌道。等他們反應過來,也很難破譯軌道的門,哪怕從宣林身上搜到了卡,起碼十分鐘過去了。

而十分鐘,是他們能到達礦眼的時間,只要到了礦眼,後面的危險就可以忽略,只需要關注前方的危險。

「不過,周寸光一個人能搞定嗎?我們現在對他的情況一無所知,就知道要留下宣林,這萬一出了紕漏……」老吊說到這,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你們幾個別嫌我這個lo奸g湖想得多啊,這萬一出了紕漏,他引來一堆特工,那不就把我們一鍋端了?再說了,那個時候我們在軌道里,他要是暴露我們,人前後一堵,我們死定了。」

老吊說的這個,顏jichng聽在了心裡,他似乎想說什麼,這時只聽到門口傳來滴滴的聲音。

幾個人立刻彈了起來,有人試圖進門,十有**是周寸光他們。

「分頭行動1

一聲令下,顏jichng第一時間衝到了門口,往智能貓眼那看了下,果然,周寸光帶著兩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在門外,那兩個男人一臉焦急,而周寸光則依舊一臉鎮定。

門開了,兩位科學家閃身進來。

「大家好,我……」

「快走1周寸光低聲卻嚴厲地催促,目光落到了宣林的身上:「你是黑客?」

宣林點了點頭,立刻打開已經開機的筆記本,準備聽從周寸光的命令,看要如何黑對方的網路,而顏jichng則帶著兩名科學家火速跑到了軌道那,將他們推進了軌道。

「魯道夫1他轉過頭喊了句,朝著資料室跑了過去。

「你跟我走1周寸光一下伸出手,將宣林一把扯到了門外面,隨後朝著裡頭瘋狂地揚手,告訴大家:快走!快!

說完這句話,他一把扯著目瞪口呆的宣林,兩人朝著走廊另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別動!不對勁1黑玫瑰立刻制止了特工即可前往魯道夫實驗室圍剿的命令,周寸光居然不進魯道夫實驗室的門,而且還帶走了拿著筆記本的同伴,這告訴了黑玫瑰一個信息:有鬼。

黑玫瑰是間諜,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一個團隊中信息之眼的重要性了,黑客是最為重要的,可以說,黑客在哪,哪裡就是重頭戲。

她指著屏幕:「盯著他!調動所有監控,盯著他,別打草驚蛇1

「宣林怎麼被拉出去了?」老吊一愣。

時間太緊湊了,此時由不得他再多想什麼,看著宣林的背影在門口消失的時候,他轉身就往軌道里跑,此時,兩名科學家剛剛步入軌道,而顧覓清在最前面,老吊緊隨其後。

「走1他上軌道的時候回過頭催促顏jichng,見顏jichng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資料室沖了過去。

「教授,別收拾了,我們得……」顏jichng一進去,一下咽住了。

只見魯道夫靜靜地掛在了放在書櫃旁的梯子上,是的,他掛在那,像一片即將凋零的秋葉。

「教……教……」顏jichng一時只覺得眼前一片模糊,他的確沒有想到魯道夫居然會自盡,而且這麼果決,除了用皮帶將自己自縊在梯子上之外,他還割破了手動脈,並且一雙手的動脈都割破了。

滿地的血。

他的手都不怎麼流血了,可見起碼zsh了好幾分鐘了。

「快走1老吊吼了一句,從軌道上跳了下來直奔資料室,一衝進來,他一下滑倒了,滾了滿身的血。滿地的血太滑了。

「他……」老吊從地上爬起來一抬頭,倒吸一口冷氣。

魯道夫靜靜地掛在那,他將窗帘拉開了,面朝著窗戶的方向,不用看到他的臉,就目前的情況就足以判斷,他已經死亡了。

沒有留下東西,找找,有沒有留下話啊,東西什麼的?顏jichng飛速地在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看到任何他要留下來的東西,沒有研究成果的資料,也沒有隻言片語。

「走!來不及了1老吊伸出手推了顏jichng一下,時間的確來不及了,爭分奪秒,必須得走了,顏jichng立刻轉過頭朝著軌道狂奔了起來。

在轉過身離開的瞬間,他看了魯道夫最後一眼。

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一個背影掛在窗戶邊,外面是滿眼的秋色,hung色的落葉金燦燦的。這一切是那麼地不真實,剛剛明明還見他帶著笑容,說要跟自己一起走的。

如果他跟自己走,組織會竭盡全力為他洗脫罪名,哪怕要顏jichng再參加一次這麼危險的行動,他也願意,這麼一位頂尖科學家,不應該被埋沒在這裡。

如果他跟自己走,他那麼多的研發成果,隨便一項都能給人類帶來新的曙光,會有多少患者得到幫助,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他得是大善人埃

如果他跟自己走……

可惜是,凡事沒有如果。如果魯道夫當年沒有來這,那又如何呢?

「這是我的信念!我一定要功課人腦類器官的幾大難點,造福人類1當年,二十齣頭的魯道夫與親人決裂,拋棄一切,只為了心中的信念來到這兒。

他一輩子都沒有休息過,真的,他沒有浪費過任何一分鐘的時間。

啊,不對,他浪費了。

浪費的唯一半天的時間,便是今天。當時喃喃說著『這麼半天都沒有研究了』的科痴魯道夫,當時應該就做好了zsh的準備,讓人心碎的事,哪怕他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卻還為自己幾個小時沒有研發,浪費掉了而感覺到惋惜。

「我的技術早已領先他們!怎麼會這樣?我都已經研究到後期了,他們怎麼還在初期?1魯道夫的質疑就在眼前,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顏jichng內心的澎湃也就在眼前。

他居然看到了一位全球人腦類器官領域遙遙領先的科學家。

這麼一個人如果出去了,如果活著,是不是會讓別人覺得他來自未來呢?那將是多麼美好埃

顏jichng晃了晃自己的頭,本能地跟在老吊的身後,甚至在跳上鐵軌的時候,他還記得按下鐵軌收起,門關閉的按鈕,在門關閉的瞬間跳了進去。

周圍都黑了。

顏jichng邊跑邊回過頭看了看,一片漆黑,再也看不到魯道夫。

他很是懊惱,為什麼沒有覺察到他想要zsh的心?那麼果決,居然兩隻手的動脈都割破,再將自己懸挂在梁,這是一絲生的機會都不留給自己啊!

「魯道夫呢?」近戰經驗豐富的顧覓清覺得背後的腳步聲少了一個,她回過頭看了一眼,問道。

「死了!自縊1老吊回道。

聲音在軌道的長廊里嗡嗡地響,述說著這位科學家最終的宿命。

顏jichng不知道魯道夫為什麼要選擇zsh,他不是魯道夫,這個世間沒有人是魯道夫,也沒有人能成為魯道夫,他做出了他想做的抉擇,就這麼掛在那,沒有留下成果,沒有隻言片語,這麼一位在全世界範圍內都獨此一人的人腦類器官科學家,就這麼掛在那。

什麼都沒有留下,就彷彿他從未來過。

有道是:

葉落何時無人知,獨有一片掛樹上。

,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