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八十四章 生而相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生而相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走了。」顧覓清轉過頭,將槍掏了出來,她的肩膀抖得厲害,這可不是好事,這樣會影響射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試圖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發現控制不了,索性牙一咬,抬腿就往前面走:「跟我一樣,摸過去。」

「顧覓清。」顏jichng輕輕喊了她一下。

顧覓清微微側過臉,依舊不看他。

「我會活著回來,你放心,你也要活著上飛機,讓兩位都上飛機,這是命令。」顏jichng只覺得胸口堵得慌,說這番話的時候,他很想自己表現得項羽一般,壯氣又威武,與心愛的女人分別,自信地告訴她自己能掌控一切。

可話到了嘴邊,這調調就變得有些想哭。

一個英雄居然想哭,這算哪門子英雄?顏jichng強忍著情緒,他看到顧覓清手中的槍抖了抖,她的槍是從來不抖的,狙擊之神的手,一旦握住槍,就不會抖。

可現在卻抖得厲害。

「你自己說的,會活著,答應我了的。」顧覓清依舊不看他,說完這句話就往前走,貓著快速往前,帶著兩位科學家消失在了礦車的後面。

顧覓清還是那個顧覓清,選擇的路隱秘,帶著兩位老人卻自信滿滿,頭也不回。

「我告訴你們,在戰場上不能猶豫!不能被私人感情影響,要選擇最適合戰局的打法,毫不猶豫。」當時,顧覓清在講台上敲著桌子,而顏jichng在底下打了個哈欠,困得要命。

「尤其是你,顏jichng1顧覓清怒不可遏,當時的她真的很討厭這樣弔兒郎當的人。

「我?我怎麼啦。」顏jichng刻意又打了個哈欠:「教點實際的,說這些有什麼用?浪費時間。」

「浪費時間?」顧覓清瞪著顏jichng:「你最大的軟肋就是沒談過戀愛,如果你談戀愛了,在戰場上,我看,第一個失去理智為情而戰,不看全局的,就是你1

當時的顧覓清以為自己很兇,鎮得住場子,而顏jichng卻覺得她奶凶奶凶的,很是可愛。

「那你可不要愛上我,搞不好,你就為情所困,在戰場上無法辨別是非。」顏jichng帥氣地摸了摸自己頭髮,朝著她吹了個口哨。

「我是專業的1

顧覓清果然是專業的,她清楚安排宣林斷後的時候,宣林會死,所以她雖然難過,卻沒有多說;她清楚這局面只能顏jichng和老吊斷後,所以她很配合;她更清楚選擇小路,顏jichng和老吊生存的希望極小,可她依舊走向了小路。

只因為這樣的選擇,是戰場的戰士的選擇。在戰場,她不能是一個女人,更不能是為了愛情而不顧一切的女人。

她是專業的,所以她頭也不回。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回頭,不能相視,一旦相視,她會瞬間丟掉她所有的專業,只要她愛的男人,活著。

「你好,我是顧覓清,在必要的時候,我會用生命來保護你。」這是顧覓清跟顏jichng說的第一句話,如今,她食言了。只有此時不是『必要的時候』。

「你們放心,我們會用生命保你們成功脫險。」顧覓清回過頭,她貓著腰,指著前面的小路路口:「現在,跟我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衝過去?」

「對,衝過去。」

兩位科學家雖然害怕,卻沒有時間多問或猶豫,他們跟著顧覓清貓著腰,在礦車的遮擋下,朝著小路衝過去。

「誰1一人喊了句。

啪啪,兩槍,顧覓清一揚手,頂上的燈滅了。

轟,一聲響,顏jichng將炸iii彈丟了出去,丟得很遠,所有人都看向了爆ii炸點,顧覓清帶著人消失在了小路的路口,而老吊則緊跟在後,衝到了小道的關卡那,拿起阻擊槍瞄準了一個人,啪就是一槍。

「媽的,阻擊槍火力不行啊1老吊罵了句。

三十幾人立刻進入備戰狀態,十幾個人朝著bozh點跑了過去,而另外十幾個人則直接沖向了這條羊腸小道,訓練有素。

「先炸!不能退1顏jichng回過頭看了眼,顧覓清的背影還在,不能退。

「這兒有jqing1她的聲音傳了過來:「往裡走三十米!有武器庫!有jqing1

原諒我不忍心描述當時戰爭的慘烈,只能說老吊拿著jqing殺紅了眼,而顏jichng的臉像極了一頭猛獸,他們就拿著槍死死地卡在那條小路上,與那三十幾個人足足火拚了近十分鐘。

日常,那隻屬於腦殘片,老吊和顏jichng,躲不開子彈。

原諒我不忍心描述他們兩人中了多少彈,又是如何倒下,只能說有顏jichng活著的一刻,沒有人能從這條路邁過去,沒有人能從背後傷到他的顧覓清。

你好,我是顏jichng,如果可以,我也會用生命來保護你。

如果可以,就讓畫面停留在他們跑到軍火庫的這個瞬間,老吊穿著礦服,到底是糙漢子,個高彪壯的,格外地帥。對了,他拿的是他最喜歡的重o型機i槍,什麼國家生產的,不記得了,燈光太暗了。

總之,是重i型機i槍,拿在手裡重得不得了,那又怎樣,老吊喜歡。

「嘿,我這輩子,要是能拿這玩意兒殺敵,嘖嘖……」在組織的武器庫的時候,老吊眼珠子都要開心地飛出來,一個勁地摸著那些重型槍。

「嘿嘿,這玩意兒,比娘們兒好摸多了1他說道。

遺憾的是,這種槍不適合反間諜,所以沒有帶過來一把,為此,老吊鬱悶得不行。而開心的是,在最後的戰役里,老吊拿到了他想要的槍,殺到了他想殺的敵。

按照他說的,這輩子都值了。

就讓畫面停留在這一刻吧,顏jichng回過頭,看著顧覓清的背影消失在狹長的通道,前面很平靜,想必山的那一邊,不會有多大的危險,他相信,哪怕有危險,只要不是這種架勢,他的顧覓清都能活下來。

我想說的是,當時肯定有一束光打在顏jichng的身上,這是屬於英雄才會有的光。見過英雄出場嗎?周圍都暗淡下去,只有英雄身上閃閃發亮。

名字取得好啊,顏jichng,十成命刁,jichng正好。這是英雄才會有的名字,尋常人,可沒有。他手上拿的什麼槍,不重要,重要的是,臉上的狠,狠里依舊透著那股子弔兒郎當。

誰說英雄就不能弔兒郎當了?

誰說在戰場上,就不能護著自己的女人了?

顧覓清這個老師,當得不到位啊,她早就應該知道,顏jichng只信自己信的,不服管,他偏偏就要在戰場上護住自己的女人。

就讓畫面停留在這一刻吧。

哪一刻呢?

不是顧覓清消失在羊腸小道的背影,不是老吊拿著重ii型槍的豪邁,也不是顏jichng身上的那一束英雄之光,而是在山那邊,千米之外,緩緩升起的直升機。

直升機上,兩位教授劫後餘生,活著。

陽光灑在戰區,灑在每一個人的心上。

湘,江邊。

陽光很好,一個身穿墨綠色毛衣的女人,鬆散地扎著頭髮,坐在江邊的椅子上,看著滔滔江水,微笑著看著人來人往。

放學了,江邊中學的學生都走了出來,背著書包。書包太重了,得減減負。

一個學霸放學了,他玩得比誰都歡,可照樣輕鬆考第一,真是個好孩子。跟他一起踢球的是學渣,老老實實地學到凌晨一點,才拿個及格。這可真是不公,生而不同,糟心得很。

一對情侶許是剛剛吵架了,一前一後,氣鼓鼓的。女的說,你怎麼搞的,才賺這麼點。男的說,現在打工多難啊,你怎麼不能體諒體諒我。

那邊有一個賣紅薯的,許是家裡難,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兒,臉一直耷拉著,有人來賣地瓜,她臉色也不大好,這樣,生意怎麼會好呢?

那位一身名牌的小孩,也就二十歲吧,從一輛法拉利上下來,身邊跟著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嘿,這孩子,真會投胎。

這個世界有那麼多形形*的人,有好人,有壞人,有老人,有孩子。大家各自忙碌著,悲觀離合。畢竟生而不同,有的人投胎投得好,一生無憂;有的人卻命運坎坷,令人唏噓。

這個穿著綠色毛衣的女人很喜歡坐在這江邊的椅子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她總是微笑著。

在她看來,這些人都生而相同,活著了一個和平的國家,沒有戰爭,沒有殺戮。這便是美好的,這便是最好不過的。

站了起來,走路一晃一晃的,像一隻企鵝。

「顧姐,散步呢?」一個小姑娘路過,給她打了個招呼,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哎呀,這都六個月了吧,男孩女孩?雙胞胎,不容易埃」

「健康就好。」

女人支著腰,在江邊緩步而行,很少會看到這麼美的女人,一些人忍不住偷偷看她,她卻早已習慣,迎著風,微笑著,自顧自散著步,走了一段路便覺得累了。

雙胞胎懷著,的確不容易。

於是找了個江邊的椅子,再一次坐了下來。她的手裡拿著一個盒子,輕輕地打開,盒子里有一些小東西。有在監獄裡帶出來的一小截手指頭骨頭;有在野外訓練的時候的一塊石頭;有一顆女人裙子的紐扣;還有一小戳紅色圍巾的線;有幾顆子彈,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上,顏jichng,老吊,宣林還有顧覓清都戴著墨鏡,穿著同樣的衣服,帥氣得不行。這是他們唯一一張照片,每個人都開心地笑著,青春洋溢。

「這麼大的肚子,可不能一個人到處走,你老公呢?得叫他跟著。」一位老婆婆坐了過來,關切地問道。

她輕輕地合上蓋子,看著落日餘暉,笑了笑:「他出遠門了,過幾天就回來了。」

這本書是版權向,所以選擇了開放式的結尾,以備著如果賣出去影視版權,拍電影一季季的拍,留個伏筆。如果賣不出去,那這就是結尾了。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一百多萬字的版權向文,讀起來,若意猶未盡,總還想多看點,總覺得還少了點,總惦記著,那便對了。

你若想顏jichng活著,他便活著。

你要是覺得英雄去世在所難免,那他就是英烈。

而我選擇讓畫面停留在這最美好的一刻,以紀念這本書,紀念2018年這一年。

很累,連續很多天的爆更,現在再多寫一個字都感覺要猝死了。我不太喜歡離別,就這樣吧。

謝謝大家一路支持,我們下本書見。

我的微信公眾號高冷的沐小婧,或muxiao精18,也是公眾號。微信號bawan精,qq群567110412。都可以找到我。新書會在一個月後在17k發表,希望大家到時候來支持我,小眾文不易。對了,我會將番外發布在公眾號上,到時候大家可以看看。10

  • (快捷鍵:←)
  • 生死聚焦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