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學霸有系統>第三十章 宿舍風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宿舍風雲

小說:重生學霸有系統| 作者:一笑隨緣| 類別:女生小說

「東西都搬完了嗎?」羅止盈見白曉琳5分鐘不到就來回跑了兩趟,有點驚訝。

「嗯,搬完了。」白曉琳點點頭,「我4號床,你呢?」此時四號床的同學已經收拾好了,向白曉林點頭示意。白曉琳開始收拾行李。

「我是1號,在上鋪,有點羨慕你住下鋪。」羅止盈說。

他們的宿舍是8人間,都是上下鋪的。其實至誠中學的住宿環境可以說是全荔縣最好的,白曉琳還記得他們初中時住的是舊教室,沒有單獨廁所,洗澡間,及其不方便。

「還好啦,睡上鋪沒什麼不好的。還更乾淨一些呢。」白曉琳笑著說。

「也是。」羅止盈笑了笑,轉開話題,「你知道是誰和我們一個宿舍嗎?」

「我就知道符瑾瑜和我們一個宿舍,其他的不清楚。」白曉琳想了想說到。

「符瑾瑜?哦,就是我們班的團支書」羅止盈想到那個話有點多的女生,不過她對符瑾瑜的印象不錯。

「誰在叫我呀?」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接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進來了,是符瑾瑜。

果然背後說人是最要不得的,這不,說曹操曹操到。白曉琳和羅止盈對視一眼,紛紛笑了起來。

「哈嘍,大家好,我是符瑾瑜。」又是符瑾瑜爽朗的聲音。

原609宿舍的人只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又開始整理行李了。

一時間便陷入了沉默。

符瑾瑜有些尷尬,走進宿舍,發現除了那幾個陌生的女生外,還有熟人在這裡,頓時心中尷尬去了不少。「那個,羅止盈,白曉琳,你們也在這個宿舍啊?」顯然這是沒話找話。

「嗯,我們以後就是舍友了。」白曉琳笑著說。

「是氨羅止盈也微笑的說。

「那個,我住3號床。」氣氛實在尷尬,連她這個話癆都不知道怎麼接了,只好轉移話題。

「原來你是我的上鋪埃」白曉琳有些誇張的說,其實她早就知道了,因為兩人的學號相近,看宿舍安排表時就看到符瑾瑜的宿舍安排了。

「原來你是我的下鋪。」符瑾瑜表示找到了組織。

幾人說笑間,又進來了幾人。分別是2號床的陳嘉佳,5號床的郭梅,6號床的江玉丹,只有7、8號床的沒有來。

此時白曉琳已經收拾好東西了,正要去洗澡了。

這時,8號床的人來了,是張子玲。白曉琳愣了愣,也笑著和她打招呼。

張子玲進門后和舍友們打了招呼后就開始收拾東西,擦柜子,擦床板,連床架也不放過,擦得非常仔細,弄得在旁觀的眾人目瞪口呆。

「有點臟」張子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又進了陽台洗抹布了。

「她應該有點潔癖吧」不知是誰說了聲,其他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這時,最後一位舍友,7號床的也來了,是新轉學來的譚琪琪。不過這位新同學似乎不太好接觸。高冷的和舍友們打了招呼就來到自己的床鋪前。譚琪琪把書包放上去,手扶著床架,低頭看看自己的鞋子,再看下面的床鋪,沒有猶豫踩了上去。

「藹—」張子玲一進宿舍,就看到有人踩著自己的床鋪,頓時尖叫,衝過去把人推開。

譚琪琪被人推開,踉蹌的退了兩步。幸好一聽到叫聲,她就停了下來,沒有往上爬,要不然肯定會受傷。火氣頓時上來,感想開口,就被人堵了回來。

「你這人怎麼這樣!沒看到這床鋪是擦過的嗎?你要上去不會脫鞋嗎?你尊不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張子玲大聲吼道,眼睛大都是紅紅的

「說夠了嗎?就你委屈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差點摔了一跤……」譚琪琪本來非常生氣的,但聽到自己踩了別人擦乾淨的床鋪,也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這個女生實在有點不知輕重,而且看樣子得理不饒人,乾脆也吼回去。

白曉琳在陽台聽到裡面的動靜后,連忙放下手裡洗著的衣服,回到宿舍。剛進宿舍就看到張子玲和譚琪琪在對峙,宿舍的其他人正在勸架,不過似乎效果不佳。

「止盈,發生什麼事了?」白曉琳小聲問羅止盈。羅止盈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她。

白曉琳聽后,眉頭緊皺,要怎麼勸?沒經驗埃

「叮!隨機任務:勸架,任務獎勵無,失敗懲罰無。」

系統,可不可以不要來刷存在感。

白曉琳看了看兩人,兩人都瞪著對方不說話。無奈開口「我說兩位,我想你們都清楚自己有錯的吧。」

「哼」

「……」白曉琳,「既然這樣為什麼不一人退一步呢?互相認個錯。」

「多管閑事。」

白曉琳有點不悅,「難道你們要這樣僵著?現在已經差不多6點半了,馬上就要晚修了,你們什麼都沒收拾好。等下晚修遲到了我會記名的。」

兩人皆是一僵,對視了一眼,又移開視線。其他舍友才反應過來,他們還沒洗澡呢,於是剛才在勸架,旁觀的人都忙自己的事去了。

「而且,才剛搬宿舍就和舍友鬧矛盾,說出去多不好啊,而且住進來基本上不會換宿舍了,也就是說今後兩年大家都是舍友……」白曉琳也不看兩人,自顧自的說著。

譚琪琪和張子玲默默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嗦」二字,不由相視一笑。隨機向對方表達了歉意。

「哼」「哼」兩人扭頭走開,做自己的事去了。

而白曉琳有些莫名奇妙的聽到系統提示任務完成。

好吧,只要不吵架就好了。

白曉琳重新回到陽台把衣服洗了。「曉琳,怎樣了?」也在洗衣服的羅止盈問到

「沒事了,我覺得她們只是一時氣憤而已。」白曉琳說道,「只是誰都不想先道歉罷了。」

「我覺得也是。」羅止盈說到,正因為這樣她才沒有上去勸架,現在的同學都好幼稚。為什麼她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呢?

白曉琳晾好衣服后就去課室了。哎,前兩天的開學測試,有好多題目不會呢,要加緊學習才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