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御武弒天>第二章 沉思追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沉思追憶

小說:御武弒天| 作者:春秋兄| 類別:科幻小說

次日,天還未亮,洛牧雲就如往日一般,呆坐在村口河邊上。洛牧雲不敢肯定那監視自己的黑衣人,是否真已離去。

五年的忍耐,洛牧雲此刻心中無絲毫波瀾,心性早已磨練的如磐石一般。

呆坐河邊的洛牧雲早已讓村裡人習以為常,打獵歸來的村民也會笑著朝他擺擺手,打個招呼,村中調皮的孩童往返於村口時,手中拿著狗尾草,撥弄洛牧雲的鼻孔,搞得洛牧雲只能忍耐,心中不由苦笑。

「牧雲哥哥,今天村裡老劉大爺的兒子劉旺財,偷吃了山子叔家的雞,讓山子叔逮住一頓暴揍,牧雲哥哥你是沒看見,劉旺財現在腦袋上還頂著倆大包那……」

每當烏雲將至,電閃雷鳴剛起,鈴兒總會帶著雨具,悄悄來到洛牧雲身邊,在雨中為其撐起一片空間,伴隨滴落的雨滴,輕靈悅耳的聲音也回蕩在雨中。

一連個月有餘,眼看秋日待盡,山樹枯葉飄零,村裡所有獵戶越加忙碌,都在為村裡儲備過冬的野獸肉。

寒冬將至,村口的河流漸封結冰,洛牧雲心中終於肯定,黑衣人是真的離去了。

簡陋的木屋中,放置木桌旁的爐灶火光搖拽,散出絲絲暖意。木桌之上擺著一張符紙,一支暗金色的符筆,一本不知名的古舊書籍。

符筆形似毛筆,筆尖符毫由妖獸脈毛所制,妖獸脈毛與生具來,往往長在妖獸腹部位置,脈毛所制符毫加持靈力制符,靈力聚而不散,方可一氣呵成。

洛牧雲的目光在那暗金色的符筆上停留了許久,這件東西對他而言有著極為不同尋常的意義。

暗金色的符筆一掌之長,雖短小卻精美,筆桿處清晰可見刻著三個字:洛牧雲,洛牧雲的眼神中帶著追憶。

在洛牧雲心中,這支暗金色符筆,比那塊神秘非凡的紫光石頭的分量還多出那麼一絲。

洛牧雲小心翼翼拿起那本古舊書籍,緩緩坐在桌前,靜靜看著這本古舊書籍,洛牧雲卻並沒有打開,而是陷入了追憶。

恍惚之間,洛牧雲的思緒彷彿穿越時光,回到了從前。

還是自己家的院子,八歲那年,一向慈祥和善的父親,突然變得一臉嚴肅,將那支暗金色符筆鄭重其事交於自己。

從此之後,除了村中必要的狩獵任務洛牧雲必須參與,其餘時間,洛牧雲就開始跟隨其父學習制符之術。

在洛牧雲的記憶中,父親每次教導制符時,往往很是嚴厲認真,多出一畫,少出一絲,就會被父親大聲呵斥。

「制符於心中,筆要隨心走,如若你連心神歸一都做不到,你就不配擁有它,就算你制符成功,你也不是一個合格的符文師。」

父親的聲音宛如在耳邊響起,洛牧雲思緒如飛。

時間飛逝,洛牧雲漸漸意識到自己的父親絕不簡單,因為父親的另一個身份是神秘的符文師。識字,熟記書籍靈材,辨認林中草木,學習制墨之術,練習制符之術,記憶符文圖案。

春去冬來,轉眼之間,洛牧雲已十二歲,學習制符的日子過得很是充實,在父親的監督下,洛牧雲從來不敢放鬆絲毫,生怕父親生氣。

洛牧雲的制符之術越加熟練,雖未達到精湛如斯的地步,可離其也不遠了,一張二階中品風刃符洛牧雲一次便可成功,唯有那三階下品雷動符,三次才可成功一次,父親所說的心神歸一境界,一直未曾達到,讓洛牧雲很是失落。

唯一讓洛牧雲疑惑的是,為什麼父親有著尊貴的符文師身份,卻要留在這山村之中甘願當一個獵戶。

這個疑惑一直伴隨著洛牧雲。

一想到這,端坐在桌前的洛牧雲心中猛地一痛,腦海中不可抑制浮現出當年的那一副畫面

那一天,正好是春開大狩獵。洛牧雲與父親並肩作戰獵殺野獸,收穫滿滿。村中的青年也在父親的教授之下,逐漸放開了手腳。

突然,朗朗乾坤,一道黑光破空而來,彷彿要撕裂這天際。

至今洛牧雲都難以忘記,當時的父親神色中帶著恨意,還有一股衝天的殺意與無奈,最終都化為一種視死如歸的冷靜之色。

那種神色,是洛牧雲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幕。

「為父去去就回,待為父歸來,為父想吃你做的面。」當時父親的雙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肩膀,冷靜的說道。

那一刻,父親仰頭一聲大笑,旋即化為一道紫光衝上雲霄消失不見。

一天後,待找尋的小隊發現父親的時候,父親渾身鮮血直流,人已陷入昏迷,眼看大限已到。

但父親的生命顯得異常頑強,卻一直昏迷不醒,日日夜夜,洛牧雲一直守在其父的床邊,為其餵食,為其擦拭。

一旁的木桌上永遠備著一碗熱面,此刻的洛牧雲是多麼希望父親醒來能看看他,吃一口他做的面。

那個寒冬北風呼嘯,大雪紛飛的日子,父親終於蘇醒了過來,笑著看著自己道:「牧雲,面做好了沒?」

擦去眼角流淌著的倆道淚痕,洛牧雲激動的點了點頭,急忙端面過來。

「還是那個味道,跟你母親做的一樣,不知道為父以後能吃到不了……咳……咳……」父親虛喘道。

父親顧不上虛弱的身體,接著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學會獨自一個人生存,為父身上的擔子就交給你了。」

那一刻,父親的聲音沙啞而堅定,眼神中充滿了血絲,同時也充滿了希望。

「你母親尚在世間,替為父找到她。」

然後,父親從胸口處拿出一塊石頭遞給洛牧雲,用一種前所未有的鄭重語氣道:「你要好好保管它,只有依靠它才能找到你母親。」

「為父早就料到這一天會來,只是沒想到………咳咳………會來的這麼快,都沒能看你長大成人。」

「為父給你留的信,就在你的床單底下。」

「孩子記住,你要活下去,堅強的活下去。」

「咳………當你找到你母親時,一定要告訴她,為父從未放棄找她,為父愛她到…永遠1

幾乎微弱到極致的聲音,猛然間嘎然而止。

也就在那一剎,思緒深陷的洛牧雲,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連拿在手中的古舊書籍都跌落在地,癱坐在椅子上,洛牧雲彷彿失去了所有力氣。

許久之後……

「父親信中所留,洛家一夜之間血光漫天,分崩離析,母親那一夜不知所蹤,想必都跟那帝都莫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那一夜失蹤的母親,查探苦尋多年的父親,在信中提到「聖墟之地」四個字,並告誡自己實力如若不敵,千萬不可前往,那日父親身受重傷,必然是帝都莫家派來的高手,而帝都莫家背後的主子便是在這聖墟之地。」

想明白一切的洛牧雲,思路越加清晰,喃喃自語,眼神中瞬間布滿血絲,抑制不住體內的殺意迸發,讓其身體微微顫抖,神色已經變得猙獰可怖。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御武弒天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