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御武弒天>第三章 鬼霧花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鬼霧花種

小說:御武弒天| 作者:春秋兄| 類別:玄幻魔法

這些日子,村裡的村民很是疑惑,村口的河邊上,那道如同雕塑的身影已經好些日子沒有見到了。

對於村民來說,雖說奇怪,但時間長了,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生活依舊按部就班在進行著。

此刻的洛牧雲在屋中執暗金色符筆,落於符紙,眼神發亮很是認真,心神聚於符筆之上,運轉其身靈力入符筆,手腕轉動之間,符筆隨之而隨,一鉤一畫,一點一抹皆有細細亮光融入符紙。

「原來如此。」洛牧雲眼眸一亮,低聲道。

手中符筆急停,旋即在那符紙之上顯現出一道亮金色符文,散發出的絲絲靈力佈於其上,卻無絲毫溢出消散。

「這二階上品神行符,著實讓我費了番時間。」說著看了看一旁早已報廢多張的符紙。

「我精神力雖已到達黃階圓滿,但憑我這微末的氣旋六層的靈力加持,僅僅制出三張二階上品神行符,靈力便會出現透支。」

符紋師分天,地,玄,黃四階,分別對應靈符十二階,黃階符文師可製作十二階前三階靈符,精神力強大就想成為符紋師,可謂是痴人說夢,異想天開。

比如一個學徒符紋師,精神力雖已達到黃階水準,可唯獨缺少制符之法門,符紋之圖解,就可讓其寸步難行,就算擁有,但無先人指點,熏熏教導其,這一階靈符能否制出,還得畫上個大大的問號。

可想而知,洛牧雲如此年紀,如此精神力,又在其父教導之下有如此符紋見解,實屬萬里無一,如若能達到那心神歸一之境,可謂符紋師中天嬌般的存在。

這時,洛牧雲左耳微動,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另其平靜的神色起了些許變化,將桌上的一切收起。

出了家門洛牧雲向左行去,沒走多遠,便遠遠看到一處木屋院落,其外已經圍滿了村民。

「這都第十一個了,凡是這段日子,村裡出去打獵回來的獵戶,沒多久就會一病不起。」

「村西的山子,村南的大牙……昨晚也倒下了。」

「要是村裡的獵戶都倒下了,這個冬天可咋過呀。」

「你說咱村是不是招邪了,我可聽說……」

「快給我閉住你那張臭嘴,咱們村長昨晚就和村裡的幾個年輕人,花大價錢請來了紀靈城回春堂有名的徐大夫,這不,在裡面那替老鍾叔診斷那,我看有譜。」

三五成群的村民圍著小院,也不敢高聲議論,都在竊竊私語討論著。

見洛牧雲走來,不時還向村中的長輩含笑微點額頭,一時間圍著小院竊竊私語的村民們,眼睛都聚於洛牧雲身上,似乎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那是傻蛋子嗎?怎麼那麼帥?」一村中少女道。

「我沒看錯吧,快掐我一下」人群中,劉旺財驚呼道。

「呦,還真疼。」

洛牧雲也沒想到大家會以這樣的目光盯著自己,來時他已將長發紮起,稚嫩且又俊朗的臉龐顯露出來。

村民們看他的眼神更多是關懷與關心,這不由讓他心中一暖。

「傻蛋子,你來幹嘛呀,這裡可不開飯……呵呵」村中一位年長的老者開玩笑道,想試試這傻蛋子,是不是不呆了。

「張叔,都五年了,您老人家還是那麼會開玩笑,牧雲近日聽說,村裡出了些異事,便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忙。」洛牧雲不急不緩的回道。

洛牧雲話閉,這時村民們才算意識到,呆了五年的傻蛋子,居然神奇的好了。

人群中,劉旺財鬼鬼祟祟的跑到洛牧雲身後,偷偷伸出手要敲其腦袋,洛牧雲哪會讓他得逞,轉身伸手便握住其手,笑問道:「旺財哥,你欠我的銀子準備什麼時候歸還呢?」

「五年了,你旺財哥都忘了,傻蛋子你這小子居然還記著。」劉旺財摸著腦袋,一臉尬笑著回道,村民們見此一時間不禁大笑起來。

穿過人群,洛牧雲朝院落里走去。

來到院落,見屋中有一白須老者,手握銀針,手起針落間,銀針便刺入腦穴之中,只見躺在床上的鐘大爺發出一聲輕吟,停留片刻,白須老者見其還未能醒來,不多時,額頭上便沁出一層密密汗珠。

一旁站立的鈴兒和鍾大娘,神色顯得很是焦躁不安,尤其鍾大娘見其老伴還未能蘇醒,一時間看都不敢看,雙掌合十,嘴裡不住得念叨著什麼,似乎在向上天祈願。

洛牧雲眉頭微皺,似乎發現了什麼,眼神中發出細微紫光,果然發現老鍾叔腦中似乎有一黑色異物。

只見那黑色異物呈霧狀,只有指頭大小,繚繞於老鍾叔腦顱之內,不斷蠕動抽取其體內的生計,供其成長壯大。

鬼霧花種,生長於黑陽山脈深處陰沉,潮濕之地,見其陽光鬼霧花便會枯萎凋落,每當有林中野獸經過,鬼霧花便會將其花種寄予其身。

讓其難以察覺,當察覺之時,代表著你生機已斷絕,鬼霧花種便會化為鬼霧蟲,穿透其腦顱,去尋找陰濕之地繼續成長。

依照洛牧雲判斷,村裡這些被鬼霧花種纏身的獵戶,定是這段時日前往過黑陽山脈深處,至於原因他百思不得其解。

見那白須老者發出一聲嘆息,愁眉不展,似乎在告知大家老朽已無能為力。

洛牧雲心中一動,邁步走上前去道:「先生已經儘力,可否讓我一試。」

白須老者聞言扭頭一看,洛牧雲一身長衫灰色麻衣,略顯稚嫩的面龐斷定其年齡不大,這樣一個少年郎,居然敢放話一試。

頓時氣道:「小傢伙,病人已入膏肓,斷不可胡鬧。」

洛牧雲面對白須老者笑而不言,眼神卻看向一旁端坐的白髮老者,神色認真的說道:「邱爺爺,不知前些時日,老鍾叔是否去過黑陽山脈深處?」

白髮老者聞言不由心中一動,看向洛牧雲的眼神,頓時變得前所未有明亮,問道:「你可是認真的?你可知治不好後果如何?」

「村長,傻蛋子就是胡鬧,雖然這小子不呆了,可他哪會看病呀,我們這就出去。」劉旺財說著就要拽洛牧雲往出走,卻被洛牧雲躲開。

「孩子,大娘知道你一片好心,治病可不能瞎開玩笑。」

「牧雲哥哥,鈴兒知道你在為我爹擔心。」鈴兒也認為洛牧雲是見其父久久不醒,一時頭腦發熱才會做出這般舉動,也忙站出來幫其圓常

「邱爺爺,牧雲是認真的1洛牧雲端手彎腰回道。

這一剎那,白髮老者隱約感覺,洛牧雲身上彷彿多出了一份,當年其父身上才具備的穩重與從容,顯得與他人與眾不同。

白髮老者當即立斷,擺了擺手,制止住周圍正在低聲議論的村民:「莫要再讓我聽到絲毫議論,否者按村規棍棒伺候。」

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一瞬間,所有嘈雜的聲音皆沉寂,村民們的目光都聚交於洛牧雲身上,只見一個個神色中還是帶著質疑。

那看病的白須老者看了看洛牧雲起身而立,眼神中卻帶著輕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洛牧雲彷彿未曾看到一般,徑直走到一旁的木桌旁,從懷中將那暗金色符筆與符紙一併取出放置。而後將綁在其腰間的一布袋取下,只見袋中靜靜躺著一截翠綠色草木,散發出幽幽清香。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