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御武弒天>第四章 制符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制符救人

小說:御武弒天| 作者:春秋兄| 類別:科幻小說

村民們見此,由於先前白髮老者的警告,雖不敢再低聲議論,可心中則愈發質疑了,這傻蛋子不會是在玩村長吧。

就連鍾大娘和鈴兒都不禁有些愣神,白須老者更是輕哼,眼神中盡顯不屑輕視。

唯有白髮老者慈祥地看著洛牧雲,目光中帶著一絲異色,這小傢伙跟其父可真像呀。

先前制符洛牧雲已將靈力消耗一空,如今外人看來他是在閉目養神,實則他是在恢復體內先前消耗殆盡的靈力。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日頭逐漸進入晌午。

就在眾人已經快不耐煩的時候,一直閉目養神的洛牧雲終於有所動作,他起身拿起暗金色符筆,腕部發力,將靈力聚於符毫之上,在符紙上勾畫開來。

右手執筆,左手化掌發力拍桌,只見那袋中翠綠色草木騰空而起,被其左手抓住后發力緊握,發出的聲音。

片刻之後,伴隨著暗金色符筆婉轉搖動,一縷縷翠綠色粉末從其手掌中飄灑,灑落在符紙之上瞬間消失不見,與那勾畫的金色符紋融入一線,直至粉末灑盡,洛牧雲這才罷手。

只見洛牧雲白皙稚嫩的面龐上一片專註,目光沉靜清澈,掌中的符筆宛如一位舞者顯示其絕世舞姿,在符紙上勾勒出一道道曲折且又繁密的紋理,動作嫻熟自然,宛如行雲流水。

圍觀的村民皆都瞪大了眼珠,連呼吸都變得緩慢起來,一眨不眨看著洛牧雲的動作,以及那符紙之上流露出的亮金色圖案。

哪怕他們再愚鈍,也看得出洛牧雲正在做一件超乎他們所認知的事情,許多村民心中的質疑不知不覺消弭,甚至不少村民的心神陷入其中。

當洛牧雲執筆那一刻,村長邱傲辰就看出了洛牧雲符紋師的身份,心中不禁有些恍惚,似想起了什麼。

而此時,先前對洛牧雲輕視不屑的白須老者張著嘴,身體一動不動,一臉震驚看著眼前這個少年郎。

符文師那個不是高貴至極的存在,即便擱在人煙鼎盛的紀靈城中,都稱得上是地位超然之輩。

眼前這少年不過十六七歲,且衣著打扮如此寒酸不堪,其身份居然是一位尊貴的符紋師,最重要的一點,自己居然有眼無珠得罪了他。

氣氛寂靜,唯有洛牧雲俯身桌前,暗金色符筆不斷在那符紙上勾勒出一道道靈動繁密的軌跡。

不知不覺,時間悄然流逝,可眾人早已看呆。

「成1洛牧雲一聲低喝,手中符筆猛地一頓,而後符筆在那玄妙圖紋上輕輕帶過。

嗡……

符紙旋即發出一絲亮吟,那由翠綠色粉末勾勒而出的繁密圖紋驟然一亮,化為一副金色圖紋迸射光芒。

眾人頓時心中一震,眼瞳擴張,他們從出生就一直居於清山村中,那曾見過如此神異的手段,對於他們來說堪稱神奇無比。

將符筆收起,拿起桌上制好的靈符,在眾人獃滯的注視下,洛牧雲緩步走到鍾大叔的床邊,將其靈符放置於額頭之上。

靈符瞬間發出一道道綠光,緩緩沁入其頭顱中,洛牧雲眼神迸發紫光,只見那沁入綠光瞬間流轉於老鍾叔全身,之後直衝大腦。

那鬼霧花種,如同積雪遇見了太陽般消融開來,消散一空,隨後那綠光包裹住老鍾叔的大腦,化為點點雪花飄落融入其中。

當洛牧雲將靈符收起,才發現全場寂靜,一眾村民皆都神色驚訝看著自己,就連白須老者也不列外。

洛牧雲卻是一笑,做完這一切,他這才暗鬆了一口氣,體內的靈力再次消耗殆盡,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是看效果如何了。

「咳……水……鈴兒她娘給我拿碗水。」

伴隨這道聲音響起,眾人才徹底回過神來,發現昏迷了許久的鐘大叔已經蘇醒,面色中帶著些許紅潤,聲音喘息卻透著洪亮,哪有一絲先前病入膏肓,腳踏黃泉的樣子。

鍾大娘高興之餘應道,急急忙忙把水端來喂下,見其老伴安然無事,別提心中有多感激洛牧雲了。

「牧雲哥哥,你好厲害呀1

不知何時,鈴兒來到洛牧雲身邊,那雙大眼睛不斷打量洛牧雲,似乎發現了新大陸般。

先前輕視的白須老者,心中很是忐忑不安,最終心中下定,朝洛牧雲鞠躬道:「還請大師不計前嫌,小人已知錯。」

洛牧雲將其扶起,笑了笑道:「不知者不為過,先生何錯之有,」

這句話頓時讓其白須老者目中露出感激,眼前這少年非但沒有杖其符紋師身份打壓於己,還給自己台階下,難得,著實難得。

稍後鍾大叔和鍾大娘對洛牧雲更是句句感謝,一眾村民更是對洛牧雲稱讚不斷,讚賞不停,傻蛋子三個字也無人再提,唯獨村長邱傲辰一副似老鼠見了糧食般,眼神發亮盯著自己,讓洛牧雲很是不適。

「牧雲小子,你跟我來。」邱傲辰起身道。

洛牧雲一怔:「去哪?」

村長邱傲辰卻沒有回應,負著手便出了院門,這一切反倒讓洛牧雲微微怔然,旋即無聲地笑了笑,洛牧雲沒有遲疑,緊隨著跟了上去。

此刻的清山村顯得格外安靜,邱天辰帶著洛牧雲徑直來到村子的盡頭,這裡是他的居所所在。

吱呀……

推開院門,入眼便是四間木屋,庭院中的一方已被開墾,儼然是邱傲辰種蔬菜瓜果之地,如今寒冬,其上已布滿薄薄積雪。

邱傲辰將油燈點上,橘黃色的燈光映襯起整個房間,洛牧雲四下大量了一番,見其房間雖簡陋,卻很是乾淨整潔,一旁牆上還掛著一柄銀色長劍,絕非凡品。

倆人相對而坐,邱傲辰看著洛牧雲卻又久久不語。

片刻,邱傲辰蒼老的眸子凝視著洛牧雲,深沉道:「洛牧雲五年前便因其父離世,痛心傻掉,你究竟是誰?你制符救下村中村民,我很是感激。」

「但是不管你是不是符紋師,如若對村中村民有所企圖,我勸你還是早早收手離去,否者我就算拼了這身修為也要將其誅殺。」

洛牧雲見此心中不由一笑,別人看不出來,自己難道還看不出來么,這邱爺爺心中肯定清楚,卻還要對自己試探一二,可謂是心思縝密,居然還是一位氣旋境七層的修武者。

洛牧雲有心嚇嚇其,卻還是忍住了,回道:「邱爺爺,我是牧雲,制符之術乃是家父離世前所授,如今村民被鬼霧花種纏身,牧雲只好獻醜。」

「有何證明?」

「證明便是此符,家父也曾用此符替邱爺爺治理過頑疾」

「是何頑疾?」邱傲辰言語步步緊逼。

「寒氣所制,腿骨之處。」洛牧雲神色平靜,開口應道。

「此符為何名?」

「回生符!」

「孩子,五…年了,你…終於回來了。」邱傲辰眉宇之間充斥著激動,出聲梗咽道。

五年時光飛逝,當天晚上,洛牧雲與邱傲辰交談至深夜,洛牧雲並沒有告知邱傲辰自己是故意裝傻,只為躲過那神秘黑衣人的監視,倆人交談凡是提到洛牧雲其父的故事,洛牧雲總是追問邱傲辰。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