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御武弒天>第十九章 欠下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欠下人情

小說:御武弒天| 作者:春秋兄| 類別:玄幻魔法

「是那交易火銅晶的小子。」一道悅耳的聲音隨之在馬車中響起。

「沒錯小姐,不過依我看,這小子有些凶多吉少了。」駕車的元伯回應道。

「不過小姐,此處除了那半步辰啟境的修武者外,似乎還有一高人在此,恕老朽眼拙未能發現,不知是不是這小子的護道者。」

「呵呵,連元伯都發現不了的高人,修為也定在元伯之上,那我倒要留下來看看了。」元冰月輕聲笑道。

田叔是李家的一位客卿,沒想到三弟居然將他請來,前來對付這個少年,李莽眉頭皺成一團,事情發生到這等地步,全是三弟自己造成的。

「田叔,望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莫要出手傷他。」

「二少爺,我田雷早先已與三少爺達成了交易,今日的面子我只能不給您了,還望二少爺莫怪於我。」

「三弟,聽我一句,住手吧。」

「呵呵,我的好二哥居然胳膊肘往外拐,為了這樣一個混蛋求情,哈1李宏話語低沉,言語之中滿是譏諷,已然翻臉,那就來的乾脆些。

「田叔立即給我殺了這小子,我答應你的很快就會兌現。」

洛牧雲面色凝重,如臨大敵,對於李莽出言替自己求情,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這等人物居然會和李宏這樣的無恥小子是親兄弟。

如若今日不是對立面,此人當得上我洛牧雲的兄弟。

武大早已覺察這少年身處於危急之中,自己雖實力強大,卻不能出手相救,也沒能問出這少年跟少爺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聯繫。

而且不遠處,停泊在那裡的一輛馬車,其上坐著的車夫,實力強大隱匿於周身,這等情形之下,自己還未能確認少年的身份,又怎能出手。

「小傢伙,你可不要怪我,下輩子做人一定要懂得什麼人惹得起,什麼人永遠惹不得。」田雷活動著手腕,冷冷說道。

洛牧雲手握劍柄靜立不動,體內靈力之元流轉沸騰,他在摸索那燥熱的感覺。

田雷嘴角一挑,帶著毫不掩飾的譏諷之意,一步一步朝洛牧雲緩緩走來,眼眸寒光顯現,氣勢也隨著步伐變得越發強大,一股澎湃的殺意肆虐而出。

倆人目光相對,田雷輕舔嘴唇,小傢伙不錯嘛。

田雷緩步加快,腳尖輕點地面,下一刻,整個人身形在空中一閃而過,毫無徵兆出現在洛牧雲的面前,攜帶強勢的一爪直直抓向洛牧雲腦袋。

誰也沒想到,田雷身為半步辰啟強者,甫一出手,便是如此乾脆出招,想將這少年一招殺之。

嘩!

冰冷的劍芒掠出,撕破空氣,發出歡呼雀躍的劍鳴。

七星步法展開,洛牧雲身形微移,險險躲開田雷的強勢一爪,旋即眼中寒芒閃過,拔劍而出與之對上。

洛牧雲將精神力展開來,清晰捕捉著田雷招招之間的變化,幾乎在瞬間,就能運起劍招,與其對上。

僅僅幾招下來,田雷的力量之大,讓洛牧雲一時間難以招架,身上的衣衫已多處被其抓破,有些地方甚至被抓出了傷口。

當鮮血滾落,洛牧雲猛然感覺到那種燥熱感重歸於身,攜龍罡劍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舞動起來。

「小傢伙,我可要真正出力了,去死吧1見遲遲拿不下洛牧雲,田雷一聲低笑道。

話音剛落,只見田雷周身氣機轟鳴,衣衫無風自動,三丈之內,空氣被其引動旋轉,形成一方小漩渦。

呵呵!

不過,就在他剛準備一擊殺死洛牧雲的時候,一聲淡淡的輕笑傳來,這聲音是如此的悅耳動人,如鳥兒在鳴唱一般,任何人聽了,心情都會莫名變得舒爽。

「是誰1突然傳來的聲音,直接讓李宏抓狂起來,猛地扭過頭去,目光之中帶著深沉殺意,似乎下一刻就要將那出聲之人碎屍萬段。

洛牧雲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

就在這時,人群中出現了一陣騷動,只見一輛豪華的燈盞馬車隨著馬兒牽引,緩緩從人群分開的過道走出。

李宏本想衝上去找那人拚命,可打眼一看,立即慫了下來,拉車的馬匹乃是玉龍寶馬,偌大個紀靈城也就三大家主各有一匹而已,平時還捨不得讓其拉車。

再看那燈盞馬車淡藍色門帘之上,紋著偌大的金色萬字,無不讓人聯想到帝國第一商會,萬財商閣。

田雷見此,立即收斂氣機,迅速退到李宏身後,此刻神色顯得異常不安,心中不由疑惑到,難道這小子是萬財商閣的人。

一切突然靜寂了下來。

這時候,只有馬兒清脆的馬蹄聲響起,待馬車緩緩停下,洛牧雲馬上認出了車夫,正是那天領自己前去二樓交易的老者,難道馬車之中會是她。

當車簾被緩緩掀開,不由讓圍觀的眾人眼前一亮,在那車夫的攙扶下,走出的竟是如此絕世美女。

元冰月今日一身淡紫色衣衫,配合那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膚,絕世傾城的面容,頓時讓洛牧雲耳目一新。

短暫的失神,只是片刻,當洛牧雲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耳根再次發燙上紅。

元冰月目光淡淡一掃,對於李宏和其身旁的人直接掠過,直接自然而然的將目光落在了洛牧雲身上。

「今日再見,便是緣分,多謝你的火銅晶。」紅唇微啟,元冰月的聲音輕靈脫俗。

李宏大眼圓睜,這可是萬財商閣的幕後老闆娘,聽說一年前來到這紀靈城的時候,三大家主齊齊準備厚禮,前去登門拜訪,卻被其拒之門外,一概不見。

三大家主居然連一個屁都沒敢放,便灰頭土腦的各回各家了,從那之後,竟然也沒有去找事。

這樣一位人物,居然跟這窮酸相的混蛋認識,怎麼可能,李宏一時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被門狠狠夾了一下,真暈

「今日之事,還望諸位化干戈為玉帛,算是給冰月一份薄面了,如若各位依舊我行我素,那這事就不好說了。」

元冰月的臉上一直帶著淡淡的笑意,這種笑容讓人看去,身體不禁會打個寒顫。

「姑娘說的一點沒錯,此事就應當如此,一筆勾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可,我三弟先前著實有些魯莽了。」李莽認不得元冰月,但見李宏一時呆立不動,忙出聲說道。

「那諸位便散去吧。」

話音剛落,李莽對洛牧雲歉意一笑后,便背起李宏迅速離開,田雷也慌忙緊隨其後離開,別人也許感知不到,可他卻能清晰無比的感知到,那馬車夫才是最可怕的人。

「咳咳…謝謝你。」待圍觀的眾人散去,洛牧雲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便快速走到元冰月的面前開口道。

洛牧雲的突然開口,卻是讓元冰月微微一愣,旋即輕輕一笑道:「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容易臉紅。」

「哪…那有1洛牧雲忙慌張雙手捂在臉龐上,想借著手掌上的涼氣,迅速讓臉上的熱度褪去,一時很是狼狽。

洛牧雲也不知為何,只要在這少女的面前,自己就會莫名臉紅,就會異常狼狽,一直處於下風。

「不用謝我,沒有你的火銅晶,我的寒毒可能就會壓制不住了。」

「難道沒有解決的辦法嗎?」

你告訴我,我也許可以幫你1洛牧雲此刻顯得有些激動,他想幫她脫離這寒毒之痛。

元冰月卻沒有再開口,只是對其微微一笑,便在洛牧雲的注視下走上了馬車,門帘落下,倆人各處一方,沒有目光的對視,沒有言語再說出。

當馬車緩緩而行,漸行漸遠,洛牧雲的身影久久停留不動,手掌緊握,喃喃自語的聲音唯有洛牧雲自己能聽到:「我一定能幫到你的,一定能。」

武大本想將少年留下,詢問一二,洛牧雲卻沒有給其機會,對武大道謝后,便轉身離去,武大也沒有再多做任何挽留。

陽光灑在少年身上,映襯出一道消瘦的背影,那一刻,目送著少年離去的武大,眼睛變得越發明亮,似乎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