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凡透視>第二十六章 寶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寶貝

小說:非凡透視| 作者:劉小征| 類別:歷史穿越

商議已定,虎哥把手下打發回去,只留下了鸚鵡開車,帶著唐龍二人去陳老闆家。

路上,唐龍故作不經意的問道:「虎哥,這個陳老闆既然那麼有勢力,為什麼要讓自己的老婆去給別人打工呢?」

虎哥打了個哈哈:「清官難斷家務事,這是人家的家事,我一個外人怎麼會知道?」

唐龍碰了個軟釘子,也不好意思再問,只能默不作聲。

時間不長,車子停在了一個大院前,鸚鵡按了兩聲喇叭,一個黑衣大漢走了出來。

「幹什麼的?」

虎哥探出頭,滿臉堆笑:「呵呵,我是飄雨茶樓的李虎,來找陳老闆。」

大漢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你等著,我去通報一聲。」

時間不長,大漢回來了:「李虎是吧?老闆說了,那件事不用你管了,你們回去吧。」

李虎長出了一口氣,雖說這個結果有些出乎意料,但對於他來說是一件好事,畢竟王老三再怎麼解釋,也改變不了畫被人搶走的事實,說到底還是他辦事不力,現在不讓他管了正中他的下懷。

「那好,您忙著,回見。」

李虎一努嘴,示意鸚鵡開車,鸚鵡會意,將車子掉頭,剛出去沒多遠,唐龍喊了一聲:「停車。」

鸚鵡一腳剎車停在路邊:「有事?」

唐龍點了點頭:「我內急,得上廁所,你們先回去吧。」

李虎很高興,看來今天運氣不錯,先是過了陳老闆那關,現在這個討厭的傢伙也要走了。

「前面不遠就有公廁,你慢走啊,有事說話。」

李虎不愧是老江湖,心裡恨唐龍嘴上卻一點都不表露出來,還甩了幾句面子話,要是不知道內情的還得以為他們有交情。

唐龍呵呵一笑:「沒問題,那個王大哥,你是跟他們走還是等會兒和我一起回去?」

其實王老三早就坐不住了,要不是有唐龍在,他根本不敢上車,那兩個傢伙太滲人,他心裡害怕。

「正好我也想上廁所,咱們一起去。」

兩人下了車,鸚鵡一腳油門絕塵而去,唐龍看了看王老三:「王大哥,你找個地方歇會兒,我先去辦點事。」

王老三不解,不是要上廁所嗎?怎麼又要去辦事?

「你去哪兒?」

唐龍微微一笑,當然是幫他取東西了,這個陳老闆大張旗鼓派虎哥等人找王老三要畫,卻又突然不讓他們管了,那副畫十有八九就在他手裡,說不定那個打暈老王的女人就是他派去的。

但是這話他不想對王老三說,一來他幫不上忙,二來這傢伙膽子太小,說出來難免嚇到他,與其讓他擔心,還不如先把事兒辦了再說。

「別問了,你要是等不及就先回去。」

王老三點了點頭,他和唐龍其實也並沒有什麼深交,只是普通的鄰居而已,在一塊兒也沒話說。

「行,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

目送王老三離開,唐龍思忱了片刻,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現在還是白天,明目張的闖進去肯定不行,只能等到夜幕降臨的時候再潛進去,畢竟他也不知道自己猜測的對不對。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來,唐龍站起身,走向了大院,四下打量了一番,沒發現人,緊跑幾步,攀上了牆頭,跳了進去。

「誰?」

隨著聲音,一束手電筒的光照了過來,唐龍一矮身,躲在了一棵樹後面。

那人晃了幾下手電筒,沒發現異常,又回到了屋裡。

唐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這可是他第一次幹這種事,多少有點心虛,畢竟夜闖民宅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兒,萬一被人發現了好說不好聽。

過了一會兒,見沒有動靜,唐龍從樹後面繞了出來,彎腰跑向了正房。

這是一棟二層的小樓,隱隱有燈光透出,唐龍站在窗下,向屋裡看去。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一個女人,女人嗲聲嗲聲的問道:「陳哥,那東西到底值多少錢啊?」

男子呵呵一笑:「那是北宋郭熙的真跡,簡直就是價值連城啊,沒見到東西前我還以為是老趙胡說八道,剛才我仔細鑒定過了,確實是真的。」

女人扭了扭身子:「那你可得好好獎勵獎勵我,為這玩意兒,我可沒少費力氣呢,你不知道,那個老光棍可討厭了,沒少佔人家便宜呢。」

唐龍暗自點頭,看來自己猜的不錯,王老三的畫就是被這個女人弄走的,轉手又交給了陳老闆。

果不其然,那男子笑道:「誰讓你性子急,我本來已經派人去了,即便沒有你,照樣得落在我手裡,你這是自作自受。」

女人很不高興:「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我這麼賣力氣,你不給獎勵也就算了,連句好話都捨不得給,真不是個東西。」

男子輕拍了她一下:「逗你玩呢,我老陳是那小氣的人嗎?回頭這東西一出手,我給你弄輛車。」

女人臉色轉晴,狠狠的親了男子一口:「這還差不多。」

男子哈哈大笑,攔腰把女人抱了起來:「要是你把我伺候好了獎勵還能翻番,是一輛車還是兩輛,就看你的表現了。」

兩人嬉笑著上了二樓,唐龍悄悄的走到門口,輕輕一推,門開了,唐龍閃身進了屋裡。

這是一間客廳,一色的中式傢具,一幅長約兩尺的國畫放在一張八仙桌上。

唐龍走到桌子前,打算把畫捲起來帶走,只是手還沒碰到畫,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腳步聲是從門外傳過來的,如果現在出去,肯定會撞上,唐龍略一思索,矮身鑽到了桌子底下。

門開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正是飄雨茶樓的麗姐,扯著嗓門喊道:「陳子峰,你給我下來。」

蹬蹬蹬的腳步聲想起,陳子峰,也就是唐龍看到的那個男子匆匆的跑了下來。

「阿麗,你怎麼回來了?」

麗姐怒容滿面:「這是我的家,我憑什麼不能回來?」

陳子峰支吾了兩聲:「你不是說這幾天忙不回來嗎?」

麗姐冷笑道:「要是沒事我當然不會回來,可那小狐狸都上門了,就算有天大的事我也得趕回來。」

陳子峰急赤白臉:「你胡說什麼?什麼小狐狸精?我是那樣的人嗎?」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重重的抽在他的臉上,陳子峰一捂臉,怒聲喝道:「你TM瘋了,怎麼說動手就動手?」

麗姐怒道:「還敢狡辯?小狐狸沒來,那隻鞋是誰的?」

陳子峰面色一苦,太大意了,竟然把那女人的鞋子丟在了下面。

「阿麗,你聽我解釋。」

麗姐冷哼了一聲:「還解釋什麼?鞋都落在這兒了,看來你們倆挺著急埃」

陳子峰連連擺手:「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她是有事來找我的。」

麗姐冷笑一聲,做勢就要上樓:「好啊,我去問問她,到底有什麼事兒。」

陳子峰一把抱住了麗姐,他知道老婆的脾氣,要是兩人見了面說不定就得出人命。

「阿麗,她真的是有事才來的。」

再怎麼說女人的力氣也沒男人打,麗姐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反而累的自己氣喘吁吁,停止了掙扎。

「那好,你說她有什麼事需要到樓上去說。」

陳子峰眼珠轉了幾轉,這事還真不好解釋,樓上是他們的室,一個外人沒有任何理由到室去。

「阿麗,這麼和你說吧,小紅今天給咱們送來了一件寶貝,她借著這個機會向我邀功,非要我把那個玉雕送給她,你也知道那東西一直放在樓上,我說讓她在下面等著,結果她跟了上去,我剛想把她轟下來你就進來了。」

麗姐半信半疑,她們確實有一個玉擺件放在室里,那個小紅也是個自來熟,陳子峰這個解釋倒也說的過去。

「什麼寶貝?至於用玉雕來換?」

陳子峰鬆了口氣,看來有門,只要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這事兒就好辦了。

「是一幅畫,北宋郭熙的山水圖,市場價至少兩千萬,別說一個玉雕,就算是把房子給了她都值。」

「郭熙的真跡?」

麗姐愣住了,受老公的影響,她對字畫方面也有一些了解,知道老公所言非虛,要真是北宋大家的真品,絕對值這個價。

「問題是那麼名貴的東西她為什麼要送給你?」

陳子峰壓低了聲音:「那是我提供的線索,讓她弄來的,她根本不知道這麼值錢。」

「哦。」

麗姐點了點頭,怒氣下去了不少,看來老公並沒有起外心,要不然絕不會瞞著對方。

「東西在哪兒?」

陳子峰呵呵一笑:「就在桌子上,你看不到嗎?」

啪的一聲,又是一個耳光甩在了他的臉上,這下比上次打的還狠,桌子底下的唐龍都不禁有些肉疼。

陳子峰怒了,第一次挨打還能接受,畢竟自己心虛,可是已經和她解釋清楚了,她怎麼還能這麼干?

「你TM有病啊?打人上癮是嗎?」

麗姐冷笑一聲:「打你?我手裡要是有刀就直接宰了你,滿嘴胡說八道,東西在哪兒?」

陳子峰轉過身,一指桌子,剛要開口,又把話咽了回去,桌子上確實空空如也。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