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紈逃妃:王爺,求休戰>第165章 反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5章 反咬

小說:紈逃妃:王爺,求休戰| 作者:楚千墨| 類別:女生小說

如果真的是駱清心將人推下水的,送官也不算無理的要求,雖然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送官畢竟是進衙門,名聲算是就此毀了。

進過官衙的女子,哪怕只是進去過一遍堂就出來,也會低人一頭,被人看不起,承受各種流言。

可推人落水,往小了說是傷害了別人,往大了說,是謀奪人命。

涉及人命的事,不就是該送官嗎?

田佩芝見眾人聽了這話一怔,並無回應時,又指著駱茵琦道:「難道你們不相信我嗎?不信你們問駱二小姐,我們都是她推下水的1

見大家的目光看過來,駱茵琦眼珠一轉,低聲道:「剛剛田妹妹落水,都已經游到了岸邊,我急忙去拉她,本來我快要把她拉上來了,可是感覺有人在身後推了我一下,我就掉下去了。掉下水的時候,的確是這位辛三小姐離我最近。」

她雖沒有明說是駱清心把她推下水的,並不是留著情面,而是為自己留著後路,要是田佩芝能把駱清心一口咬死辯駁不得最好,要是駱清心反擊,現場的人作證,那她也沒有說是駱清心推的,只是說駱清心離她最近,交給在場的各人去想像。

既然有人要暗中動手腳,那當然是離得最近的人最有機會。

其實她能感覺得到,是田佩芝突然加大了力氣,把她扯下去的,不過相比較,此刻她更恨駱清心,而田佩芝一向是被她利用的,今天不用先收拾她,以後再報復回來就是。

就算最後不了了之,駱清心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抓起送官,這辛三小姐的什麼破身份,她也別想再要了。

她就是要讓她在京城裡像一條野狗似的狼狽。

唐夫人為難地道:「這個,田小姐今日受了驚嚇,說起來也是我們這做主人的沒有招待好的緣故,田夫人就給我一個薄面,就此算了如何?」

見這邊兩個人落水,而兩個落水者都指認是駱清心所為,唐夫人是後來的,她看了一眼唐家的僕人丫頭,那些人知道主母在詢問,都離得遠沒能看清,只能無奈搖頭,唐夫人不了解情況,只好先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

但這態度里,還是帶著幾分對駱清心的袒護。

田夫人頓時一臉正色道:「唐夫人,可不是我不給你面子,這件事根本與你無關,是你好心宴請,卻來了惡客。這惡客這樣心思歹毒,絲毫沒有把唐家放在眼裡,也一眼不顧忌夫人你的生辰,這是存心要下夫人的面子啊,夫人,你沒有必要維護這樣的人。」

田佩芝也道:「夫人,我們只是在水榭邊看風景,這個辛洛就這麼惡毒先推我下水,見駱二小姐救我,又把我們一起推下水,這樣惡毒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夫人你的宴請1

那邊的冷子悅就要上前,但是旁邊伸出一隻手拉住他,一陣香風,一個聲音道:「這位辛三小姐眼裡沒有絲毫懼意,臉上沒有絲毫動容,說明她暫時不需要我們說明真相,我們先看一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