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二章 李流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李流風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山雨欲來風滿樓。今夜的風,好似九幽而來,充滿著陰森,慾望和殺戮,以此可以推斷,明日必有血光顯世。」

「哎…真是沒想到,我堂堂仙地的李家嫡系大少,竟然要來舊土的天宗拜師學藝,說出來誰能信,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可事實就是這般無情的打臉。」

「難道是老爺子看中我那前凸后翹而剛剛成年的丫鬟,然後故意將我支開,好順理成章的行生米煮成熟飯之事。」

「看來姜還是老的辣,這出的一手好牌,當真是瞞天過海,只是我那可憐的丫鬟,不知道現在被摧殘成什麼模樣。」

「少爺對不起你,才發現老爺子的陰謀,可如今少爺也很無奈,修為被封,口袋空空,唯有一副皮囊,站在這冷風中,瑟瑟發抖的代你抗議,所有的不公,卻又無可奈何的註定。」

「唉,不想了,今夜便在此過渡一宿,明日一切將從新啟航,老爺子,來日方長,你給小爺等著…」

這是一個衣著自袍的少年,一邊嘴上抱怨說道不停,一邊腳步誠實的走向面前一座破敗的房屋,完全不知道身後還有一人一獸在看著他。

「奶爸,這人怎麼像個250似的,好端端的對破房子自言自語幹嘛?奶爸,依我看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熊家真怕被他給傳染,從而拉低熊家的智商與情商…」滾滾萌萌說道。

只見前方行走的白袍少年,身體一抖,差點摔倒,抬起的腳也收回在原處,然後慢慢的轉過身來。

便見一個衣著藍袍相齡的少年,懷抱著一隻黑白分明卻不知名的寵物獸,而那寵物獸此時看向自己的目光,像看傻子一樣,不對,哪像,分明就是。

「我靠,這是怎麼情況?我堂堂李家大少,竟然會被一隻妖獸給當成了傻子,是我看錯了,還是舊土的本地獸,都這般的不要命也要語出彪悍?靠,我在想什麼呢1

青涯看著漸漸紅眼的白袍少年,又看了看懷中翻滾的滾滾想笑卻又不好意思當著人家的面笑,畢竟錯在己方,於是開口說道。

「滾滾,你怎麼說話的,你睜大眼睛好好看。這位兄弟,一看就是天縱奇才,億載罕見,將來註定是要登臨巔峰,風采絕艷之人物,還不趕快道歉,小心奶爸收回你的盆盆奶。」

青涯見白袍少年全身上下的氣質瞬間變得意氣風發,春光滿面而心道:「果然,千穿萬穿還是馬屁不穿,無論在哪裡馬屁是永遠不會落伍的。」

「知己,知己礙他竟然如此懂我。也對,唯有如此懂我的人物,才能看出我的不凡,才能與我稱兄道弟。」白袍少年看向青涯眼神,像看花姑娘似的,使青涯的後背都覺得涼涼。

「哈哈…一隻幼年的妖獸而已,畢竟它還小,靈智未徹底覺醒,說話難免會有些口無遮攔,也是正常,兄弟不必如此說它。在下李流風,敢問兄弟之稱?」李流風笑道。

「在下青涯,見過流風兄弟。」

「哦,原來是青涯兄弟,看樣子兄弟也是為天宗選拔而來。來來來…寒舍簡陋,進屋細談一番,明日才不會過於被動。」李流風很自來熟的走到青涯身邊,然後搭背勾肩說道。

「叮」

系統提示:觸發隱藏任務「英靈之後」收服李流風。

此人的始祖及族內的大能者,為人類所做出的貢獻,不是任何言語可表達,望宿主好生對待李氏主脈。

「我本生於這片天地。活著,只為守護人類們安康成長!離開,只因前方的戰場,需要我去參戰…記住,只要信念不滅,何愁人族不興也。」

這是李氏的祖訓,古至今,依舊存在在他們的血脈里,當宿主確定要收服李流風時,可念祖訓出來,而後的一切,他自然都會明白。

任務獎勵:傳承之袍李氏族令七星移位極品靈石十顆,修為+1,征途點100點。

青涯聽到系統的聲音,愣了一下便恢復自然,因為所有的信息,都讓他在瞬間明白。

他看向正低頭逗弄滾滾的李流風,眠神中多了一絲敬意,好奇與思考,只是被他隱藏的很好。

「看來李流風的始祖,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不然系統也不會給予如此高評價。」

「師傅,這難道就是你說的那事「每個紀元的盛末之時,都會有一批忠良後代之崛起,將與我一同成長,一起征戰…」我信了。」青涯心道。

「奶爸,你趕緊讓這250離我遠點,這貨純屬就是一個好吃懶做之人,啥也沒有,啥也不會,啥也不懂,就牛吹的一溜一溜,十足的自戀狂一個,我都聽煩了。」

「像我這樣國寶級存在的萌物,豈能與他近距離接觸,智商被他拉低了不說,就連情商我估計是也保不住,那我還如何在異界混,那我還如何征服億億萬少女心…」滾滾生氣的萌道。

青涯聽著的同時與李流風雙眼對望,見其眼裡全是迷茫疑惑,以及一副求知慾望,於是青涯無奈一笑道。

「想當年我與它認識之時,也是如你這般模樣,只是相處久了,習慣了…所以,你不必在意它說的話,它本性很好,亳無任何惡意,只是這裡有些問題。」說完還特意指了指滾滾的腦袋。

哦,原來這妖獸的腦子有問題,怪不得說什麼飛機,大炮,汽車與洋房或高樓大廈等等…這都是些什麼東東?倘若這世間上真有這些東西,那我堂堂的李家大少又豈會不知道。

看來我還是要與它保持距離,少接觸些為好,不然以後難免會經常懷疑自己的智商。這傢伙,差點著它道了,李流風心想。

與此同時,兩人一獸,走進破屋內的堂廳席地而坐,說著天宗選拔之事…

說到最後,青涯頓時也明白,滾滾為何會生氣,全因這位李流風,這貨簡直就是個話撈且自戀,只要是好的,總能與他分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