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四章 選拔始終(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選拔始終(下)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接下來的第二關,名為世間,是由本宗的陣道宗師,所布置出來的一座幻境,其內百態人生,無限可能等等…限一炷香的時間內走出幻境,過時淘汰。丘師弟麻煩你了。」

外門副門主說完,其身旁走出一個面帶微笑的中年人,他看著場內的少年們一眼,抬手揮出無數五顏六色的令牌。

這些令牌,懸浮在場內的空中,相連相織成網,最後形成一處虛無之地,掩蓋所有選拔之人,使得場外的眾人,無不驚嘆連連。

丘性的中年人,目光頭掃向眾人,有些傲嬌的抬頭道:「個人隱私,無需向天下人通告。畢竟,在場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密,更何況這些少年,都將在不久的將來,接替我們位置的人,他們也是需要尊嚴。」

「哈哈…我終於看到隔壁小花上茅房了,果然還是老話說的好不枉我這一年來的日守夜蹲。」

「我終成王了,這世間再也沒有任何一人,能夠接我一劍。從此以後,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因為那些不服者,都已經灰飛煙滅。」

「妹妹,妹妹…哥終於找到你了,若娘親知道我找到你,定然會喜泣開心。」

「你知道嗎,哥自村出入世,行十萬里路,來到天宗,參與選拔,拜入天宗學藝,如已習得絕世神功,從此後你不用擔心,有人再將我一家人分開。走,哥帶你回家與娘親相聚。」

……

人生百態,欲隨貪長,幻境里的一言一語,才是真正的自己,無論好的壞的,相互相伴成長到老。

青涯如同一個旁觀者一樣,站在人群中聆聽,這些人內心的故事。

特別是那位說『妹妹』的人,更令青涯深有體會。畢竟,他本身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只是,他的故事,有小有大,不可說,不能說,只能與心傾訴對話。

「俊哥哥,你真俊,我要與你羞澀下採菊,魂送九重天…俊哥哥,你別跑礙等等我…」

青涯驚道:「我靠,這是什麼鬼,這世界怎麼也會有龍陽者。」

「本想著低調一些,看來不高調都不行了,萬一再來倆,哥的清白之身今天就要交待這兒。」

「還是趕緊跑出幻境,才能保證安全無憂,那還管怎麼槍打出頭鳥一說,現在只想保住清白才是最重要。」

這龍陽者一出現,便拉著青涯的手撫摸說道,嚇得青涯轉身就跑,連頭都不敢回頭望下。

毫無疑問,青涯是第一個出來,直接成為焦點人物。

隨後不久,陸陸續續有人也走出幻境,直到一炷香燃盡之後,只有一萬多人可以參與最後的選拔,其餘的人,全部淘汰。

外門副門主,看著剩餘的一萬多人,說道:「這最後一關,名為祖梯,此祖梯乃是遠古時期,創宗九祖成仙之處所化,共有九大台階,八十一小台階,踏上三大台階者可入天宗。」

外門副門主說完,便見他拿出一枚青銅令,朝場內拋去,一萬多名少年在瞬間消失不見,同時在廣場的上空,出現一塊巨大屏幕,屏幕內的一切,清晰可見。

一座巨大的金色樓梯,映在世人眼中,而樓梯下的一萬多人卻顯得是那麼渺校

所有人,被這一幕給震撼的心跳加快,包括參與選拔的人,他們更是直接張嘴卻說不出任何言語,來描述這座祖梯。

「同樣為一炷香的時間,開始。」外門副門主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腦海里響起。

原本呆若木雞的少年們,瞬間滿血復活,如同打了雞血似的,往前沖,往前沖沖沖…

青涯跟在後頭,看向前方已開始登梯的人心想,這該不會像小說里經常出現的那種壓力梯,走上一階身上的重量就會加重一些,走到最後如同背山。

帶著懷疑,青涯踏上了小九階的第一階,發現沒任何異常,於是又踏上一階,還是一樣,接著…一樣…

見身邊的人,額頭冒汗,臉色泛白,青涯隱約中有些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這應該是系統出手,才會讓自己如走後花園般閑庭信步前行。

走過小九階,踏上大台階之時,一段來自遠古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

「我本大荒之人,為追心中常夢,毅然離開荒地,從此翻山越嶺,餓食獸肉,渴飲獸血,困裹獸屍,而這所做的一切,只為了活著,因為只有活著才能走出大荒,才能實現那夢。」

「自此我一路南行,漫無目的,幸得恩師靈身偶遇,帶我離開荒林,走進大城,傳我仙法及拜入師門天宗,成為恩師第九關門弟子,爾後與諸位師兄姐們辛勤苦修,學有所成之時,與諸師兄姐們商議擴大天宗,從而入世招收門人。

因師傅不喜權利與名,故而我等九人,斗膽號稱天宗開山始祖。經過百年時間,天宗步入正軌之後,我等九人同時破碎虛空,追尋師傅而去…」

青涯緩緩睜開眼睛,望著祖梯心道:「真沒想到,九祖之上,還有一個真正的創宗老祖,看來這事除了我以外,世上無人知道。」

「哎…不管了,還是繼續向上走,不然就要被淘汰出局,到時完成不了系統發布的任務,怕是要在外流浪。」

青涯屏蔽一些雜念,身心頓時輕鬆許多,跟在前人的後面,不緊不慢的行走。

很快,他就超過一個又一個人,但臉色有些蒼白,顯得有些吃力。畢竟,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該演的還是的演『人生如戲,全靠演技』不然會被當成小白鼠,供人不停考查。

隨著一炷香的臨近,祖梯上的少年,大多數選擇放棄,剩餘的人就站在原地等待宣布結果。

於是,第三大階上停留著一千多人,四五六大階上各有數百人停留,七八大階上也各有幾十個人,他們彼此間面帶微笑,相互道喜。

唯有差一步就登上第九大階上的有六人,包括青涯在內,其五人彼此依然在努力著嘗試踏上最後一階,登臨梯頂成為萬眾獨一。

待幾人試了幾次,依舊上不去時,青涯,很直接的前腳踏上後腳跟進,還未感受一下高處不勝寒的感覺,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

「世人皆知九為極數,十為禁忌,卻不曾有人認真思考過,何為禁忌?其實答案很簡單,那是因為連天都怕圓滿境的人。」

「所以,一旦有人敢修鍊圓滿之境,天地也會立即有所感應,從而降下滅世之雷,要將那修鍊者灰飛煙滅,不入輪迴。「

「所以說禁忌便是圓滿,只是它以另一種名稱在世人的記憶中,一直代替著圓滿道途。」

「宿主可直接登上第十階梯,後果由系統負責。」

「既然系統都這麼說了,那我還怕什麼,說干就干…」

青涯毫無理會,身後台階上的幾人,抬腳就往虛空上踩,發現還真有一階台階存在,隱於虛無之中,待他整個人站穩后就消失不見。

在青涯消失的同時,天宗禁區里走出幾道仙風道骨,滿臉似菊的老者,他們一步跨出,就出現在祖梯上。至於階梯中的少年,在青涯消失的同時全部昏迷倒地,以及外門廣場上的屏幕,也模糊不清。

「果然,宗門那些破碎的信息是可信的,我們天宗的創立者,不是九個而是十個,看來此世顯示,必然不凡。」

「乾坤,自今日起,他的安全,由你全權負責,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要暴露自己。年輕一代之間的較量生死由命,若有越過者,滅之。」

「還有那五個小子也不錯,到時你讓小徐徐好好培養他們,將他們六人安排一起。」

「是,師傅。」

「等下徒兒,便讓小徐煉製六枚雜役令牌,明日就帶他們前去礦脈挖礦,歷練道心。」

「嗯,不錯,那這裡就交給你了。」幾位老者微笑點頭后,就消失無蹤。

…………

「悠悠紀古,走過的,路過的,戰過的,有笑有淚,有墓無碑,有血無骨…那非凡的曾經,註定了歸來的輝煌延續。」

「這一次,我還能盡守一方億萬載;這一次,我依舊能擋千軍與萬馬;這一次,我依然會選擇孤單…只因我怕,怕自己某天煙消雲散,有人因我而黯然神傷。」

「所以,我願意孤單,只願意孤單。」

「若是後世有人聽到我說的話,那就說明點蒼大陸的黑暗動亂,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到來,望聽到的小輩,將此消息傳遞給正道名門,老朽在此謝過。」

一滴淚水自青涯眼中划落,那是為這位未曾謀面之人而流,他的捨我其誰,他的害怕,他的所做一切…都令自己欽佩及尊敬。

「前輩心繫天下蒼生,晚輩自當完成前輩的交代,待晚輩出去后,會第一時間向宗門彙報此事,好讓點蒼大陸,所有的正道人士,時刻準備著,為家園而戰。

青涯說完,深深的對這空間一方鞠了一躬,然後整個人又出現在祖梯上,只是腳踩的是一處彩色台階,第十大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