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五章 礦工六人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礦工六人組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一道金光一閃而過,青涯消失在祖梯之上,當他再次出現時,已回到天宗外門廣場內。

「恭喜你們,從今之後,你們都是天宗的弟子,你們將會得到天宗的遠古功法,以及無數自遠古時代傳承至今的武技,但前提是你們自己需夠努力。」

「好了,你們去與親人告別,隨後回到這裡,到時自會有人帶著你們前去登記,領取身份令牌及住所。」外門副門主對場內數千少年說道。

「孩子,進了天宗后一定要勤奮修行,不能辜負了自身的天賦和村裡人的期盼。」

「天宗自古以來,出過無數大能者,你能在此宗門中修行,便與他人非同一般,你要多聆聽宗門裡的長輩教導,莫要虛度光陰,謹記,謹記…」

一群大人們,在不斷的囑咐自家孩子或孫兒,讓他們努力進齲

幾千個孩子,也知道要在天宗內修行滿一年,才能申請回家,探望家人,有些人淚流滿面,有些人在不斷哽咽…

「既然你們六人,沒有親人可見,那麼跟我走吧1外門副門主對青涯和李流風,以及四位不知名的少年說道,但他們六人間,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水晶球被他們摸碎了無數。

未等青涯六人反應,外門副門主直接抬手一揮,六人便跟著他一起離開廣常

再出現時,他們在一處山洞外,他們六人看了看四周一下,除了眼前這個山洞,就剩腳邊旁一個大坑,其餘的地方,都是茂林和大山,一眼望不邊,眾人心中充滿疑惑。

彷彿看穿眾人的心,外門副門主說道:「雖然你們在後面兩輪中通過我的要求,甚是可以說完成比我要求的更好。」

「但是,你們在第一輪中摸碎的那些水晶球,可都是用珍貴無比的材料,煉製而成的,其煉製過程十分複雜,成功率十能保一,已是運氣所為。」

「雖然我也知道你們都是無辜的,但是宗門向來賞罰分明,而且你們也沒為宗門作出過傑出貢獻。」

「所以,為了彌補宗門的損失,特罰你們在此挖礦,將旁邊這個小坑填滿方可回宗,不知你們六位意下如何?」說完還特意將自身的氣息釋放一絲出來。

青涯六人瞬間覺得全身的骨頭都快成渣了,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點頭。

外門副門主見此,很是滿意的收回釋放出的氣息道:「看來大家都沒意見,沒想到你們的悟性這麼好,很好…」

好個屁啊!那破玩兒的水晶球,在你這副門主嘴裡就成了高端珍貴上檔次的物品…青涯心道。

泥馬的,老爺子你坑兒啊,你給老子等著,待我殺回仙地,定要與你不死不休…李流風心。

只要能夠學到絕世神功,救回妹妹,讓我一輩子挖礦,我也願意。不知名者心道。

靠靠靠,我幹嘛要天宗啊,是我腦子進了水,還是靈魂出了『軌』,那麼輕易的相信,一群吃飽了就瞌睡的族老,還開盤掙錢,開個鳥礙不知名者心道。

哼,等我修為比你高時,必報此仇,讓你也嘗嘗挖礦的滋味。不知名心道。

挖礦,不錯,有趣,可以試試。不名者心道。

外門副門主見六位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裝作什麼都沒看見而繼續說道。

「雖然是罰你們挖礦,但能夠在此修鍊,對於你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洞內乃是一座小型的靈石礦,裡面靈氣之濃厚,遠勝於你們在外門的靈氣十倍,這其中的利與弊,相信不用我多說,你們都明白吧1

「還有,不要想著逃走,因為這周圍存在著無數凶獸,它們此刻都饑渴難耐的等著你們自己送上門。」

「而且,在十里之外,還有更強大的妖獸,潛伏在黑暗中,時刻準備著覓食而出。」

「好了,不說了,信與不信,全憑你們自己,而這些工具與功法和武技,是為你們挖礦與休息時準備的,好好努力,爭取早日回宗門。」外門副門主隨手一翻,一堆小鋤頭小鏟子和功法武技出現在地上。

「對了,還有你小胖子,你的變身術雖然高明,但在我的眼裡也就那樣,還是變回原來的模樣好,免得日後沒朋友。」說完就不見。

過了許久,李流風說道:「泥馬的,挖礦,挖你祖墳行不,副門主…」

「我終於找到組織了,兄弟礙記得喊上我,這方面我盜木熟,到時所得咱們五五開」說話之人,乃是一個高瘦少年,衣著一件有些破損的灰袍,他面無血色,白的嚇人,一看便知道這人常年不在陽光下沐浴的人。

「娘的,還真有盜墓者,而且就連名字都叫盜墓,我說兄弟,你有幾條命夠給這名字禍害,你父母給你取這名字,從哪裡來的自信,還是巴不得你早點死。」

李流風無語的道,就連青涯他們四人,也同時看向這位名叫盜木的人。

然而,盜木那榆木腦袋轉的慢,聽不懂李流風的話中意,連忙解釋道。

「兄弟,你說錯一字了,盜墓的盜沒錯,但木是木頭的木。因為我這代人都是木字輩,所以父母給我取名為盜木。」

「而且,我還未自己組隊盜過墓,所以不能算是盜墓者。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優秀而偉大的盜墓者,盜盡世間想盜之墓。」盜木雙眼放光,無限想象。

「你…我…」

「風流李,你就別你你你我我我了,小心自己把自己弄得上氣不接下氣而死,到時還要我替你父母料理你的後事,我可不想這麼晦氣。」

這聲音好熟啊,他不是在仙地開盤掙大錢,怎麼會跑到這裡,李流風看向說話_之人,卻見他全身開始變幻。

很快,一個紅光滿面,衣著金色長袍,矮胖矮胖的少年,顯現在眾人眼前,而眾人也被這一幕的變幻,感到驚訝和好奇。

「賭鬼,原來真的是你。你不在仙地好好開你的盤,跑來舊土幹嘛?還是說你也是被坑過來的?」李流風擁抱著矮胖少年說道。

「唉,一言難盡啊!家中族老對我說,舊土雖不如仙地很多,但勝在地大物博,天材地寶無數,若在舊土開個盤,定然會收穫滿滿。」

「當時一聽,把我給激動的夜不能寐,轉天是死活要來舊土開個大盤。然後滿載而歸,帶著一身光環和榮耀回到仙地。」

「只是,沒想到的是,一來舊土就被安排參與天宗選拔,最後你也看到,和你一樣,成了一名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礦工。」

「你說像我這麼聰明的人,什麼就信了那群老不死說的話,你說我是有背多啊!還有,請不要再叫我賭鬼,我有名字叫金三金,諸位兄弟好。」金三金無比憋屈的道。

「你好…」

「大家好,我叫天玉,來自十萬裡外的天山村,大家也可以叫我大牛,這是我的外號。」

「我來天宗參與選拔的目的,只為了能夠修學到絕世神功,救回妹妹,只要能夠學到神功,做什麼事,對我來說一切都無所謂,除了良心事以外。」天玉道。

「你好…」

「大家好,我叫方傑,來自新城。」方傑冰冷的道,令眾人感覺全身涼嗖嗖。

「你好」

「大家好,我叫青涯,來自舊城。」青涯微笑道。

「你好…」

「大家好,我叫李流風,來自仙地,被老子坑來的。」李流風委屈的道,想起那前凸后翹的貼身丫鬟,他的心在不斷滴血。

「既然大家都已熟悉,那大家說說看,如何去盜取副門主家的祖墳。」

「依我過往的經驗來說,他家祖墳里的寶貝肯定不會少,到時一人可以分幾件,剩餘的全部賣掉,賺得的靈石,接著分。」

盜木對著眾人,很是嚮往的說。卻見眾人,毫無留戀的扭頭,朝著小鋤小鏟功法武技去。

「不過是嘴上說說過把癮而已,盜木這傢伙竟然還當真了,我也是醉了。不說副門主家的祖墳在哪兒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得有那個本事挖才行。」

「雖說他祖宗已死了無數歲月,但生前絕對是個狠角色,其自身死後留下的威壓,都足以秒殺我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李流風心道。

「青涯兄弟,你覺得呢?」盜木不甘心的問。

「盜木啊,有些事嘴上過過癮就行了,不必如此認真,你若認真了,那你就輸了。」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須知道自身能力不足之時,要懂得隱與藏和喜怒不以臉顯。到那時,你的一切,必然會有非凡的成就,到那時想盜誰的墓,還不是手到擒來。」

青涯說完,就走向那堆東西那裡,直接將功法和武技,以及一些小鋤小鏟收入石戒中,然後跟著前人,走進山之內。

「叮」

系統提示:發現基礎法決對於宿主與系統來說都是無用之物。發現基礎武技宿主可學,用來現階段再合適不過。

「對了系統,我加入天宗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怎麼獎勵還沒發放下來?」青涯問道。

「沒有身份令牌,何來完成之說。」系統冰冷回道。

「哦,原來還需要身份令牌,才能算是完成任務,看來還需在等等。」青涯邊走邊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