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不朽尊途>第七章 禍起靈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禍起靈母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言情

大山荒林,每座山中都盤居著一種妖獸族群,他們世代生存與守護著祖宗留下的棲息之地。

而在荒林之中,卻生活著無數凶獸,他們沒有領地,終日四處遊行,宛如一群散兵游勇。

凶獸,在點蒼大陸,實為最低等的獸類種族,他們天生靈智欠缺兇殘無比。

同時,他們繁衍後代之強,遠勝所有獸類。所以,凶獸實力雖低,可之一族,從未曾凋零,強盛依舊。

…………

夜月相臨,冷風漸起,原本美景獨一的大山荒林,在黃昏過後,變的不再安寧,變的步步驚心。

此時此刻,各種可怕的咆哮聲,如同颶風捲起,使古木顫動,葉落紛紛。

在凶獸活動中心的不遠地方,有一團火光在風中明滅搖曳。雙眼望去,有六位少年,聚在一隻特大的烤兔周圍,看著金黃油滴的兔子,嗅著香味,喉嚨不斷在上下挪動。

唯獨青涯一臉淡定,不停的在往烤兔身上,灑著各種顏色瓶裝的粉末。沒錯,這些都是燒烤缺一不可的佐料,是青涯偷偷用二百顆下品靈石,兌換成兩點征途點,從商店中購買的。

「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小屁孩,是永遠不會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精彩,這不就是一次再平常不過的燒烤,至於這樣嘛?」

「想當年,這是熊爺連看都不看一眼的食物,竟然會讓你們垂涎欲滴,你們還能在出息點嘛,這臉丟的我都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奶爸,等下后大腿留一個給我,我最近有些目眩神迷,估計是這段時間進的油水不夠,急需補充。」滾滾抱著青涯大腿萌道。

李流風五人心道,自己口水都流濕了一地,雙眼一直在放光,盯著一處大腿,還好意思說我們。

「這香味絕了,老夫幾百年來,沒有食慾的嘴,都變的活躍起來,應該弄些上來嘗嘗與檢查,也許從中能找出一些不足之處,將來再烤時補足全味。」

「咦,這小胖子,有些過分了,別人拿的都相差無幾,就你拿的最多,我估計你也是吃不完的。」

「須知,浪費食物是可恥的,還是讓老夫來幫你分擔一些,否則丟棄可惜。」虛空中盤坐的老者,伸手一揮,就見金三金手中那塊巨大的兔肉,瞬間消失三分一。

然而,一直在埋頭狂啃猛吃的金三金,只感覺到手中的食物,忽然變輕了許多,本想查看一下,卻被嘴邊的美食香味又給迷住而心道。

「吃到肚子里的兔肉不斷在增多,手中的兔肉自然在減少與變輕,這麼簡單的道理,差點都給忘記,幸好自己反應的及時,不然又會成為一個笑話。」

「不錯,不錯…從未吃過如此好吃的烤肉,再配上一壺美酒,口感更好。」

「真沒想到,他還有這麼一手,不愧是能夠振興天宗之人,果然就是與眾不同。很好,很好…」

「早知道這麼好吃,剛才就應該多拿一點…趕明兒,抓只妖獸,打個半死,然後丟到山洞之外,等著他再烤,而且這妖獸一定要大,那樣大家都能吃飽。」

老者將最後一小塊肉,放在嘴裡后便閉上雙眼,不知道是在細細品嘗最後的餘味,還是真的在那閉目養神。

「奶爸,我吃的好飽,走不了路了,要抱抱。」滾滾慢吞吞的走到青涯腳邊說。

「好」

青涯廢話不多說,直接把滾滾從地上抱起,然後放在懷裡,見滾滾身上,沒一滴油漬,本想問…卻被滾滾打斷先說。

「奶爸,我剛才在洞內,挖到了個大寶貝,你要不…」

「哈哈…你能挖寶貝,我說我剛才還撿到了神器,你信不?所以,你就別吹了。」李流風打擊道。

「我靠,金中帶紫,這是靈石之母真正的天憐地養之物。」李流風無比驚訝的說。

除了青涯和天玉不懂以外,其他幾位也是人心皆震,看著滾滾懷抱著一顆耀眼的靈石之母,以至方圓百米金紫燦燦。

「快,快…把靈母收起,不然會出大事。」似乎想到了什麼,李流風對著滾滾急道。

著實把滾滾嚇得差點讓懷中的靈母掉落在地,於是它看向李流風那焦急的神色,毫無掩飾的鄙視說道。

「你個250的,把你的神器拿出來給大家看看,自己在吹牛,才是真的,還說我吹牛,你看看,你看看…」滾滾還特意將靈母,捧在雙爪間舉起,使它更加的耀眼明亮。

李流風無奈,只能看向青涯,很認真的說道:「青涯,你快點讓滾滾將靈母收起,不然我們將有大禍降…」

「嗚…」

一陣狂風,迎面而來,不遠數里的天空中,一片巨大的烏雲,遮住了半邊夜空,使整個大山荒林,顯的更加壓抑,如同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一道凶戾的聲音,自烏雲里響起:「兒郎們,訊速將那處地方包圍起來,我們顏鳥一族之崛起,全靠那顆天憐地養的靈母,一定要在其它妖族趕來之前,得到它,那怕付出很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

「來不及了,大家趕緊進山洞,這裡是宗門發現的礦脈,定然有布置一座大陣我們在洞內應該會是安全的。」青涯說道,順便拍了一下,還在發獃的天玉肩膀,隨後六人,往山洞內跑。

與此同時,無數飛鳥降落在山洞四周,雙目通紅看著洞內青涯幾人。為首的一頭高有三米多,見他向前走了兩走,便止步低下頭來,俯視著青涯六人口吐人言道。

「只要你們交出靈母,我顏鳥一族保證,不會傷害你們分毫,會立即轉身離去。」

眾人見他停在那裡,懸著的心,也終於可以放下,因為這就證明,此處必然有一座陣法存在,而且等級還不低,不然他怎會如此和氣的說話,早就直接動手殺人拿寶。

金三金走出人群,神色儘是一副小人得志模樣,看向三米多高的黑鳥說道。

「嘿嘿…大黑鳥,你就別在那兒裝了,就你這演戲,連三歲的孩童都騙不了,你哪來的自信,在我們面前忽悠我們。」

「總之,就一句話,想要靈母自己進來來取,否則請回你的鳥窩去,別站在這裡礙眼。」

三米多高的顏鳥,在一瞬間,雙眼變為兩輪血月,全身更是妖氣滔天,盯著金三金片該說道。

「但願,等下此陣破碎之後,你還能如此痛快的暢所欲言,不然就會顯得多無趣。」

「你敢破此陣試試,待我宗門無敵長老到來,定將爾等一一屠盡,再將爾等祖墳通通發掘出來,鞭屍說訓。」盜木走在金三金旁,鏗鏘有力的說。

「今天,就算是仙來了,也阻止不了,你們生不如死的註定。兒郎們聽令,準備攻擊破陣。」那三米多高的顏鳥說完,所有的顏鳥都踏前一步,準備著全力一擊。

「奶爸,這群烏鴉好大啊,他們是不是吃了激素長大的?還有,他們說話真的好難聽,而且他們的眼神都好凶,一點都不可愛,就是不知道他們身上的肉,好不好吃…」滾滾說道。

「同為獸類,說話竟然如此刁鑽刻薄,難道成為了人類的寵獸,就可以棄族忘祖。」此話來自一群一米高的青蛙,為首帶隊之獸說的。

他們一出現,顏鳥一族,立馬分開讓出一道。

三米多高的顏鳥一族帶隊者,見到對面的領頭人便說道:「怪不得毒蛙一族,會來的這麼快,原來是由毒老帶隊,幸會幸會。」

「哪有顏族主快…」

「你這臭蛤蟆,全身潰爛,渾身冒泡的玩兒,趕緊離開這裡,有多遠滾多遠,看見了你,我是一點食慾都沒有。」

「還有,我是熊科動物,是動物,不是什麼獸獸獸的,麻煩你離開以後,幫忙宣傳宣傳,廣而告之一下。」滾滾說完就把頭埋在青涯懷裡,不再說話。

「嘴下有德,方可命輪悠長,小兄弟,我說的可對?」毒老看著青涯問道。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還得畢恭畢敬對欺負你的人討好。你覺得,這世上會有如此的好事嘛?」

「今日我等實力不足,被爾等如此欺壓於此,我等定當銘記於心,來日方長,必還今日所受…」青涯回道。

「你就這麼確定,你們今天能活著。」毒老問

「嗯,會活著,而且你死了,我們依然還會活著,不信在你將來彌留之際,到時可以打探一下。」青涯回道。

「小夥子,太過聰明是容易夭折的。雖然我們無法破除此陣,但至少可以將你們活活困在山洞之內,活活餓死。」

「你們幾個,守在附近,一旦有人從洞里出來,直接給我抓回祖地,其餘的與我一同回山。」毒老說完就走,毫無拖泥帶水。

「顏一,你們幾個也在附近找一處隱蔽之地潛伏,我要將他們活活困死在這裡,一旦他們中有人出來,直接將他們趕回洞里,我要讓他們知道怎麼是絕望,若毒蛙一族敢阻攔,殺了便是。」他說完便也帶隊回山。

「一群螻蟻也敢打靈母的主意,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若不是留下你們,給他們當練手的,一巴掌就讓你們灰飛煙滅,哪輪的到你們在此放狠話。」虛空中盤坐的老者,雙目含煞,冰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