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十章 不拋棄 不放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不拋棄 不放棄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一曲長歌,寂伴歲月。一段往事,史書一冊。」

「天宗自遠古時代傳承至今,卻依舊能夠繁榮昌盛,靠的永遠不是個人或是底蘊,而是天宗所有門人的團結一致,才讓天宗屹立萬古不倒,在這片充滿殺機與肥沃的土地上,享擁著無上榮光。」

「這,都是無數的先輩們,用自身的血與淚,守護下來的榮耀。」

「這,其中就有你們的祖先存在。」

「此畫面中的六人,乃是我們天宗之人,他們被宗門選中,參與每隔萬年,才會舉行一次的試煉,試煉著世間最為可怕的人性一道,而他們卻什麼都不知道,我們且看他們在生死之間,會作出如何決擇。」

一道含有滄桑的聲音,在整個天宗里來回輕道,令無數天宗弟子,熱血沸騰的同時陷入思考…

…………

「來來來…兄弟們,別的沒有,法器管夠上次從器家贏了一堆,一直丟在戒內,沒有賣掉,沒想到,今天終於派上了用常」

「若是這次能夠活著走出大山荒林,你們可別忘了補償兄弟,若是死了當是兄弟慷慨吧1

金三金說完,心念一動,面前的土地上,瞬間出現一大堆,刀槍棍劍錘箭等等…全部都是法器,從下品到極品都有。

青涯幾人懵了,因為這法器是真的多。何止他們幾人,天宗里的所有人,看到這一幕時也懵「逼」了。

「這泥嗎的,這位是器家嫡系之人嗎?不然他怎會有如此多的法器。」甲說。

「這個小胖子好可愛,又多金,我決定我要嫁給他。」女乙說。

「切,不就一堆破法器嘛,又不值多少靈石,你若是嫁給我,我給你買兩堆。」丙看著女孩,有些吃醋的說。

還有一些人,眼神閃爍著貪婪而心想,帶如此多的法器在身,那麼他的身上估計也會有法寶,萬一還有靈器,那自己豈不是要掙瘋了。不行,得好好謀劃一下。

青涯六人,並排走進荒林之中,而此時的荒林卻異常寧靜,除了他們幾人的呼吸外,再也沒有丁點其他聲音,宛若一片祥和之地。

他們幾人不停的前行,雙眼警惕看著四周場景,生怕有妖獸突然襲擊。

「不對勁,怎麼連凶獸都沒有。」青涯停下腳步說道。

「可能都被副門主給嚇跑了。」盜木說。

「不可能的,五級以下凶獸,根本就沒有靈智,何來被嚇跑一說…」

「哈哈…聰明,都說人類一族狡猾,果然沒錯,族人們,靈母就在他們其中一人身上,給我通通殺了,一個也別放過,不然天宗會找我們麻煩。」

這是一群渾身閃爍黑色光芒的狼群,他們從茂盛的草叢中不斷跳出,足足有上百頭,他們將青涯幾人圍祝

「黑狼族,大家當心他們的前爪與牙齒就行。」方傑一見狼群就道。

一場大戰就此開啟,荒林不再寧靜,樹木折斷聲起,刀劍與狼爪的碰撞不斷,火光轉瞬既逝。

無數的黑狼,前仆後繼…不停的跳躍,撕咬,揮舞著鋒利雙爪,與青涯他們撕殺一起。

這時妖獸的本性,全都暴露出來,他們通紅的雙目中,隱含著無盡的殘暴與貪婪,讓人看著都能脊背發冷。

青涯雙手提著一把大砍刀,深邃的雙眼裡儘是一片冰冷,望著走來三頭露出獠牙的黑狼,毫無畏懼。

三頭黑狼,同時躍起出擊,向著他的胸膛襲來,青涯胸有成竹的被動防禦一下,隨後大砍刀往前一擋,抬起左腳,將在中間的那頭黑狼踢飛出去,與十來米外的古木相撞,死活不知。

其他幾人,亦是如此,不斷在狼群中閃躲,出擊,防禦…

唯獨天玉,簡直就是比妖獸還要兇殘,他雙手各掄著一把大鎚,不停的在黑狼群中殺進殺出。

數次來回,有些黑狼見到天玉,瞬間轉移戰場,因為他們知道,遭遇到他,必死無疑。

隨著時間的推移,黑狼在不斷減少,眾人的身上也都掛了些小彩,這時青涯說道:「兄弟們,儘快結束戰鬥,然後一起迅速離開。這裡的動靜太大,肯定會被其他妖獸知道。」

「叮」

「恭喜宿主,一共斬殺二十二頭妖獸,其中有效為十二頭,分別是六頭六級妖獸,所得修為點為六點;四頭七級妖獸,為越一級,可得二十點;二頭八級妖獸,為越兩級,得二十點,總共獲得四十六點修為點,距離升級到練氣七層還需五十四點。還有,以後系統報收穫的點數,不會再如此詳細,望宿主牢記與繼續努力。」系統冰冷的說。

「哈哈…終於將這些畜生殺盡了,我收我收收收…,雖然不是很值錢,但勝在數量多。」

「泥馬的,天玉你等下下手輕點,你看看都成了獸泥,賣也賣不了,吃也吃不了,你…」

原本還十分開心的金三金,當他來到天玉這邊,瞬間被眼前的場景,氣的都說不出話來。只因,天玉所在的場地,沒有一頭是完整的妖獸,到處坑坑窪窪,血肉模糊。

「頭一次殺妖獸,有些激動。以前我在村裡,跟著村人進山狩獵,只殺過凶獸,從未碰到過妖獸,所以剛才一遇到,一出手就沒控制好,等下會注意的。」天玉憨厚的說。

「你…你…」

「別廢話了,快走。」

青涯帶著幾人,一路過河穿林,在途中又殺了兩批妖獸族群,以及無數的低級凶獸。

然而,這一次,他們直接就遇上了十來個族群,上千頭的妖獸圍攻,這本是一場必死無疑之局,可妖獸們同樣幫了個大忙,化解了這場死局。

因為,不知靈母在六人中的那位身上,也為了不讓靈母落入他族,彼此都想把青涯六人,圍殺在自家的族群內。

就這樣,妖獸種族間的衝突與摩擦,也在不斷的升溫升級,使青涯六人拚命中得以一絲喘息之機。

很快,這裡變成了一處大亂斗之地,一片混亂,四周的景物,早已在大戰中被摧毀殆盡,無處可尋。

只剩下一頭頭雙目通紅,獸身染血,失去理智的妖獸,在不停的發瘋狂暴,殺戮不止。

「兄弟們,我不行了,等下我往前沖時,你們一定要跟上,這是我能為你們做的最後一件事。記得,殺出大山荒林。」

「風流李,待你回仙地時,替我轉告我的父母。人終有一別,無須悲傷,倘若天地有靈,只待我輪迴歸來,必報生養之恩。」

「兄弟們,弟弟心裡痛啊,想到無法盡孝二老終老,想象二老年邁晚景,心如萬蟻噬之,疼疼…」

金三金的肚子,被一根獸爪插著,他渾身是血,看著東方說道。兩滴血淚,從他臉上掉落在腳下滾燙的血河裡,在他握緊拳頭準備往前沖的同時,青涯出現在他身旁。

他啥也沒說,直接將他拍暈后才說道:「要嘛,就死在一起,屍骨無存;要嘛,就一起出來,送你還鄉。」

「因為,我們是兄弟…所以,不拋棄,不放棄。」

「礙」

這時,又一道慘叫聲響起,使青涯猛然回頭,一看是盜木朝自己飛來,他立馬起身,雙手伸出便把盜木抱在懷中,卻見他胸口上有三道可怖的爪痕,鮮血不斷從內湧出。

「我的兄弟,拿著我的屍體,當開路先鋒,一直不停的往前沖…這樣,或許還有一絲機會,走出荒林。」

「若是,你們活著,請記得,不要為我建墳立碑,因為我怕被盜。」

「我的兄弟,若是我輪迴歸來,記憶依在,無論這天地有多無限寬廣,我定會追尋到你們,與你們再次重相逢…」盜木話未說完,直接暈了過去。

「礙…我要你們通通陪葬,陪葬…」

「,…」

天宗內所有的屏幕,都在剎那破碎成渣。

「遭了,過了,快點阻止。」

「來不及了,趕快將大山荒林守護起來。」

天宗禁區內,走出幾道身影。

青涯深邃的雙眼裡,有彩色光芒在不斷隱現,體內的血脈中,有一股神秘而浩瀚的力量在覺醒。

與此同時,蒼天大變,雷聲不停,點蒼大陸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所有的種族,都俯伏在地,除了那一些大能者以外。

「螻蟻也想與天相抗,不知死活的東西,滅…」黑暗中傳出一道聲音。

「滾,小小的天靈,也敢出來瑟,誰給你的勇氣。」系統的聲音,只有那所謂的天靈,才能聽見。

但不知為啥,那所謂的天靈,在聽到系統的聲音后,一下就沒了動靜,包括天空也在瞬間恢復成原先模樣。

而此時青涯幾人,卻都昏迷在地。

「快,將他們六人,帶回宗內。還有,今日之事,我不想除了我們幾人之外人知。」

「是,師傅,徒兒知道該如何做…」從此,大山荒林再無妖獸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