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不朽尊途>第十三章 活著 復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活著 復仇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言情

「滾滾,能不能抓著我後背衣服?你這樣雙爪拴著我的脖子,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還是你要在戒內待著?」青涯騎著馬,臉色微紅著說道。

「我不…誰叫你不會騎馬,偏要騎馬,還將我拋飛無數次,到現在我的小屁股還疼著呢。」

「還有,你不是說了,要帶我欣賞沿途中的風景。沒想到,你又想著把我關在那暗無天日的地方,你就是個騙子,你不愛我了,嗚嗚…」滾滾雙爪抱著青涯脖子,委屈的說。

「好了,好了…是我不對,讓你受了委屈,但請你能不能不用這麼用力?」青涯說道。

「這個可以有。」滾滾絲毫不作任何思考,就答應下來。

「早知道會這樣,就應該不帶你出宗,或者將你放在戒內待著。可是,不把你捧在懷中或不與你嘮嗑幾句,心裡總覺得空空的,唉,真糾結…」青涯心道。

…………

一路策馬揚鞭,風塵僕僕的一人一獸,終於在第三天清晨,來到小青村落。

這是一個只有上百戶的村莊,地處四面環山之中,只有腳下的這條路,才能與外界往返相通。

然而,此時的小青村,已是一片廢墟,不復往日的勃勃生機,變成了一處陰森可怖之地。

這裡,沒有一具屍體,只有滿地風乾后的血跡,與被大火燃燒過而倒塌的房屋。

青涯走進村內查看,其一,是為找到那個唯一還存活著的孤兒。其二,就是尋找兇手不小心所留下的蛛絲馬跡。

可是青涯來回找了半天,除了在廢墟的某屋中,發現一處酒窖被打開過,其餘的什麼都沒找著,更別說那個還活著的孤兒。

難道那個孤兒,被發現了,然後被帶走,還是她自己逃走了?青涯心想的同時在思考著下一步。

就在這時,一道微弱卻又冷冰的女嬰兒聲,斷斷續續傳入他的耳朵里,使他瞬間就猜到這聲音的主人,應該就是系統所說的倖存者,以及那個存在的唯一後裔。

於是,他仔細聆聽,聲音來自四周的何處,當他確定好方向後,便往那跑去。

待他來到一處距離村莊不遠的山林里,他看見前方一顆大樹下,有個大約一兩歲的女嬰兒,背對的自己,喃喃自語。

「為村裡的爺爺和奶奶…活著,復仇…」

「為村裡的阿叔和嬸嬸…活著,復仇…」

「為村裡的哥哥和姐姐…活著,復仇…」

她衣裳破爛,隱約可見,她後背的鮮血未乾,但她卻沒有任何哭泣聲傳出,有的只是她倔強的重複那幾句話音。

青涯抱著滾滾,每踏近一步與女嬰的距離,彷彿就有一座大山壓著,使他的身體不停在顫抖。

「」

青涯的左腳,踩斷了一根干樹枝,從而發出一聲聲音,讓前方呢喃的女嬰,猛回頭望向陌生的青涯,一邊移動著小身體,朝身旁的一片小密草挪進。

當女嬰轉過頭來的同時,青涯心中頓時一痛,宛如有一把利劍,直插在他的心臟,而且還在不停的轉動。

一口心血,瞬間從青涯口中噴出,使他的臉色剎那煞白,無力的身體半跪在地上。

因為,他看見女嬰,那雙流著血淚的眼睛,與時而冰冷無情,時而恐懼無比的眼神,他痛恨自己,為什麼不早點出現在這裡…

此時,女嬰已經全身沒入密草之中,只有一雙眼睛還看著這邊,確切的說,她看的只是朝她而來的滾滾。

同樣,滾滾也在注視著她,並一步步的朝她靠近…

青涯沒有阻止滾滾,因為他相信滾滾。

當他走到之前女嬰所坐的地方,看見地上的一幕,對於他來說,這輩子,他都不願意再看見,或者再發生在自己身邊。

因為,地上除了鮮血以外,還有一條不知名的幼蛇,看其樣子,像是剛剛死去不久。

而這條幼蛇的全身上下,布滿了無數的小牙印,從牙印中滲出的血跡來看,這條幼蛇確實是剛死不久的。

青涯不敢去想象,女嬰與幼蛇搏殺的場景,但他卻知道,她是為何的原因。

一切都是為了復仇,而復仇的前提,就是自己不能死去。

所以,為了能夠活下去,她毅然決然與幼蛇搏殺在一起,那怕她再恐懼或無助,她也要拚命的將幼蛇殺之食之…

如此聰明的嬰兒,世所罕見,不…是萬古歲月中難尋出一人,與她相比。可蒼天倒好,偏偏要讓她,經歷世間最為痛苦的事件。

「你好,我叫滾滾,我們可以做好朋友嗎?」

滾滾站在離女嬰一米之地處,對著女嬰問道,而後開始各種賣萌不停,直至發現女嬰眼中恢復一些色彩,以及偶爾露出一下的微笑,使滾滾更加的努力和用心賣萌,還邊說話。

「我們做好朋友之後,天天就可以在一起玩,你可以抱著我,也可以揉著我夜裡一起睡覺…」

「爺爺奶奶,阿叔嬸嬸,哥哥姐姐,都死了,都被壞人吃了,只剩下我活著,所以,我不能跟你玩,因為,我要復仇…」

女嬰的語氣,開口時是有些嚮往與滾滾一起玩耍的,可是一說到死去親人們,她又變得冰冷起來。

青涯見狀,連忙輕聲細語的說:「這裡沒有吃的,沒也有睡的,夜裡還有凶獸走來走去,難道你就不害怕嗎?」

「萬一凶獸,突然出現,把你叨走了怎麼辦?你還如何復仇?」

「而且,你現在還小,想要復仇,還需要長大一些,修習一些強大的武技,最後才能復仇,你怎麼聰明,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明白過來。」

雖然女嬰聰明,但青涯更加清楚她那顆童心,畢竟,她終究還只是個一兩歲的嬰兒。

滾滾也在旁邊,努力說道:「對啊,只要你跟我們走,每天都能吃到好多好吃的,每晚我都可以與你一起睡覺,陪在你的身邊。」

「最重要的是,你能修習到這個世上最厲害的武技。因為,奶爸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所以,他可以教你,如果你願意,就點頭頭。」

女嬰盯著青涯,良久之後,才問道:「奶爸,你真的會教我強大的武技?」

遭了,被滾滾給帶偏了,算了,還是先處理好眼前的事要緊,其餘的以後再說,於是青涯回道:「只要你願意修習,我懂得,都會教給你。」

「好,那我跟你們走。」女嬰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