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十四章 異類初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異類初顯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馬家鎮,人口眾多,足有百萬,是一個大鎮。由於位處中心地帶,四周因有千村圍繞,萬山相抱,從而變得無比繁榮昌盛。

其最大的一個原因,還是因為有千村的貧民存在,是他們付出高昂的代價,才保侍著馬家鎮,一直欣欣向榮,小有名氣在外。

這些村落之人,每村每天都會有一隊人馬,進入原始山中,尋找著各種天材地寶,而遇凶獸相搏相殺,受傷流血乃是常事,殘廢死去十之三二…而他們所做的這一切,只為了柴米油鹽,一村人的溫飽。

然而,鎮里的富族貴人們,從未過問或關心過,這群山村裡的貧民,總是以最低廉的價格,收走他們所得和所有的天材地寶,隨後轉手再以高價賣出。

俗話說,吃水不忘挖井人,但在這馬家鎮中是不存的。因為,這裡除了壓榨還是壓榨,富族與貴人間的想法都一樣。那就是,若不將貧民壓榨的徹底,誰為他們去山中採挖天材地寶,誰為他們的消費來賣單?

這,就是人性,赤裸裸的欺壓,而被欺壓者卻無可奈何,任由著他們恣意妄為…

馬家鎮,鎮內街道,商店序排,攤擺街旁,異常的熱鬧,此時青涯抱著滾滾,背著青瑤,像個十足的家庭主男,穿行在這茫茫人海中。

奶爸,我看這家天香酒樓就不錯,估計做的萊也不會太差,不然怎會有這麼多人在裡面吃。」滾滾看著三米外的天香酒樓說道。

「行,那我們就去天香酒樓里吃飯。你聽聽,小瑤瑤已經餓的肚子,一直在呱呱叫個不停。」青涯笑著說道,語氣充滿著溺愛。

「那有啊,瑤瑤一點都不餓,只是肚子老是喜歡叫而已。」青瑤否認著說道,可明顯是有些底氣不足,不然也不會聲如蚊音。

「這位貴客這邊請。」

小二面帶微笑,領著青涯來到一桌,沒有人坐的酒桌前,待青涯就坐后,他拿出一本菜譜,開口說道。「這是本酒樓的菜譜,裡面款式無數,花樣繁多,還有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不用看了,直接將你們這裡的招牌菜,全部給我上了就行,熊爺我嘗嘗口味如何。」滾滾躺在青涯懷中,十分傲嬌和懶散的說道。

「小二一聽,有些犯傻,不是酒樓內無招牌菜,而是有很多很多,於是他小心問道:「你是說所有的招牌菜都上,還是…」

「嗯…你是在懷疑熊爺我付不起靈石,還是說你們的酒樓里,根本就沒有招牌菜。」滾滾有些生氣的道。

「有…」

「有,那你還傻站這兒幹嘛?還不快去通知后廚做啊?」

「唉…就你這樣的反應能力,我真有十足的理由懷疑,這家酒樓的掌柜,是不是個傻子,要不然招你當小二幹嘛…」滾滾說完,就跳到桌上,邁著小貓步,來回走動。

「昨天傍晚,小靈村被屠殺之事,你們知道了嗎?據去現場看過回來的人說,無一活人,滿地鮮血,連一具屍體都找不著。」說話之人,乃是青涯的隔壁桌,坐著三名中年人,其一個身著灰衣的人。

「這馬家人也太狠了吧!總是一言不合,便屠滅一村男女老幼,而且連屍體都不放過,不知又被丟棄於何處…」另一個人說道。

「難道就沒有人,站出來管嗎?」青涯看著對方三人,插口問道。

「這位公子,你別聽他倆瞎說,特別是他,每次一喝多了,就習慣性的胡言亂語。」灰衣人對面的友人,率先開口說道。

他見青涯生得眉清目秀,氣質非凡,而且還不知履人,不用想,他便能猜到,青涯是個外來者。

不然,也不會有此一問。畢竟,馬家是掌控整個馬家鎮的人,除非是剛進鎮的外來者,要不誰人不知。

「我怎麼就胡言亂語了,事實本來就是這樣的。近年來,無數的村落,無緣無故的破滅與消失,難道和馬家人無關了嗎?」

「依仗著族人,在天宗內門修行,這馬家在馬家鎮,欺行霸市之事,做得還少嗎?族內的個個子弟,驕橫跋扈,難道不是真的嗎?」

「你害怕馬家人,我可以理解;但我所說的事實,也希望你不要掩蓋。那怕現在有馬家人站在我的面前,我依然會對他說,你之一族,全是禍害。」

「反正就是一條命被取而已,老子怕個屁,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再怕他們,只恨蒼天不公,報應不臨,否則我必然會哭著笑著離開……」

灰衣人,聲音很大,醉醺醺,細說著馬家人,所犯下不可饒恕的事件,而且還帶著強烈的殺意。

從而可以看出,眼前這位灰衣人,曾經必然被馬家之人,深深的傷害過,不然他不會有如此。

「呵呵…我倒,究竟是哪個猛人,敢在馬家鎮內,將我馬家之人,說的十惡不赦,貶的一文不值。」

這是一個笑里刀,臉色陰沉的少年,他帶著四個賊眉鼠眼的狗腿子,從酒樓之外走進樓內邊走邊問道。

「叮」

系統發布任務:異類的走狗,此人之家當滅。順便查探此家族中,是否有異類存在。

異類,顧名思義,不是萬千種族之靈…遇見,滅之就行,其餘的宿主目前還無權知道。

系統獎勵:凈蓮白焰上品靈石50顆,修為+1,征途點+100點。

「呦呦呦…我還以為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可憐蟲。我依記著,將你的妻子與女兒,一同壓在身下,當著你的面,行翻雲覆雨之事,那種感覺真好。」

「只是可惜她倆最後都咬舌自盡了,不然我還想與她們日夜笙歌,同樣是當著你面前,讓你明白,不聽從我馬家人命令的後果,不是死就可以了事的。」臉色陰沉的少年,說到最後面目更加冰冷。

「礙我跟拼了,你這個禽獸,你這個魔鬼…」灰衣人面目猙獰,失去理智,沖向說話的少年,欲與他同歸於荊

只見少年身邊走出一人,伸手輕易的將灰衣人脖子扣住,轉頭問道:「堂少,拖外面殺了,還是?」

「泥嗎的,如此禽獸,無恥之人,還能活到現在,是你他嗎的命好,還是百萬馬家鎮人都是慫蛋,竟然讓你這種該死之人,一直存活到現在。」

「奶爸,干『掉』他,為民除害。」滾滾搶在馬堂之前,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語氣中攜帶著怒火。

同時馬堂身邊的三個狗腿子,腳底生風,迅速將青涯所在的位置,包圍起來,形成一個三角之勢,等著馬堂開口說話,瞬間出手擒拿。

馬堂轉頭瞥了一眼滾滾,就看向青涯,見眼前之人,器宇不凡,從容自若,卻從未見過,便已知道,此人是個外來者,於是說道。

「外來者,記得管好你的寵獸,今日要不是本少心情好,不與他計較,否則像他剛才那樣說我,換做平時的我,他已經是一堆獸泥了。」

「哦,那如果我要與你計較呢?」青涯神色平靜看著馬堂說道,彷彿在說一句微不足道的話,讓原本就安靜的酒樓,變得更寂靜。

馬堂用微眯的眼光,看向始終淡定的青涯說道:「有趣,頭一次聽到有人在馬家鎮,對著馬家人說計較一詞,你的膽子還不是一般的大。」

隨後他雙目怒睜,閃爍著冰冷殺意,毫無掩飾的繼續說道:「無論你在外面有多厲害,或是家族有多龐大,但自你踏進馬家鎮內時,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也得給我著。」

「因為,這裡是馬家人的地盤,而馬家人在這裡所說的每一句話,就代表著規則。所以,外來者,明白了嗎?」

「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廣,守著一畝三分地,種養不出糧牲,劫把自己養變成了畜生,目中無人,狗眼看人,可悲…」

青涯說完,便轉身看向那櫃檯中閉目養神的掌柜,開口說道:「有些陳舊的規定,是該改變…但人是活的,規矩是死的,如果不懂得變通或不去嘗試一下,又怎會知道行不行,結果如何?」

青涯將手中的令牌,扔向早已睜開雙眼的掌柜。而掌柜接到令牌,看了一下,立馬起身,準備行禮,卻被青涯揮手止住說道。

「待我回到宗門,定會與宗主講解一些過時的規矩,讓宗主將那些沒有必要的規矩,通通廢除。」

「這樣一來,你們這些專門負責打理宗門在外產業的人,也不會有那麼大的約束,從而有些事,變得有選擇性的選擇做與不做,不會像今日這盤忍氣而過。」

「現在叫人將酒樓圍住,許進不許出。然後傳信宗門,讓執法隊長老,立馬帶一隊人儘快趕來,遲則生變。」

「就說異類顯現,馬家鎮馬家一族,需屠盡誅,至於要來多少長老,那就不是我的事了,我只負責告知,與承擔虛假後果…現在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去后廚找吃的…」青涯說完就抱著青瑤,往廚房走去,而滾滾在後屁顛屁顛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