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十五章 一人傾訴,一個故事。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一人傾訴,一個故事。一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安靜的酒樓,在青涯離去之後,變的如市喧鬧起來,眾人首先想到的一件事,那就是馬家完了。

畢竟,無數年來,馬家人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無不是利己不利於他人之事,而他人卻從來不敢言怒,只能按照馬家的意志,行違心諸事。

如今,聽到一個神秘的少年人,說要屠盡馬家族人,頓時覺得自己在一個如夢如幻的世界里,做著一場春秋大夢。

可,眼前及周圍的一切,卻又告訴了他們自己,這是真的…這不是夢,不是一場異想天開的夢。

於是,在場的無數人雙眼通紅,以及很多人淚如雨落,特別是那個身著灰衣的男人,他的臉上哭笑並顯著,雙手高高舉過頭頂,大聲說道。

「蒼天有眼,在我有生之年,可見馬家覆滅,我已無所求,亦死而無憾…」

「我那可憐的妻女啊,你們聽到了嗎?誅盡馬家族人…哈哈哈…善惡終有報,為夫為父,不日便會與你們相聚。」

灰衣人的聲音,蓋過了在場所有人的聲音,但眾人沒有一點抱怨或制止,有的也只是為他的遭遇,而感己身悲增痛添,因為大家都知道,為何會如此。

而像他一樣身上所發生的事,在馬家鎮中,已經是數不清有多少回了,無數原本幸福的小家庭,活活生的被馬家人,搞得支離破碎,最後死的死,瘋的瘋,唯有少數人能夠像灰衣人這樣。

為了復仇或見證仇家的覆滅,而一直苟且偷生於世。

…………

馬堂在青涯對掌柜開始說話時,就變得有些不淡定,原本一直冷笑的他,在聽完青涯所說的話,整個人就顯的更加慌亂。

從看到掌柜起身,準備行禮被制止的舉動,再看到從暗處,走出的護樓天宗門人。他知道,這事已經不是他所能夠處理的;因為,一切都往最壞的地方前行…

深深陷入不願相信與崩潰的馬堂,忽然想到他的一位族兄,而他這位族兄,乃是天宗內門的精英弟子,昨日還傳信回來說,他已被天宗九峰之一的劍峰,一位長老預定為座下弟子,過段時日便可成為核心弟子…

正所謂,病急亂投醫使他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詞『異類』,點蒼大陸眾所周知,只要跟異類兩字,扯到一塊的任何人事物,通常就一個字『滅』。

然而,他卻忘了。

一想到自己家的族兄,他就恢復了昔日般的自信,看著青涯說道:「你的羞辱與污衊我馬家之人事,我會立馬傳信族中,叫族主傳信於天宗內的族兄,請他代馬家將你狀告,讓天宗的人出面為我馬家主持公道,而你將會為你的口無遮攔,大放厥詞,承擔應有的後果。」

「還有你們這些,被宗門派出看守產業的人,都給我等著,待我族兄成為劍峰長老的座下弟子之時,便是你們的…」

「踏嗎的,都跟異類扯上關係了,還這麼有膽氣的說他與我們,難道你的膽,是一顆與眾不同的勇敢膽,所以毫無忌憚,膽大妄為。」

「再說了,人家是什麼身份,豈是你一個內門精英的族兄能夠撼動。真泥嗎的,不作死就不會死。」

掌柜心道的同時伸出手來,只見一道金色掌印,一閃而過,瞬間將馬堂打趴在地,使馬堂在剎那間口吐鮮血,全身抽搐,不停的在地上抖動。

「泥嗎的,話真多,若不是有宗門的規矩存在,你真踏嗎的以為,你們馬家一族之人,能夠活到今天,靠的是你那所謂的族兄。錯,那是因為,我被宗門的規矩所限制。」

「想當年,我本孤兒,餓臨將死之時,慶幸被天宗高人所救,將我養育成人,之後宗門傳我無數法技,委我重任,此恩情,我天恩終難還之,這如父亦母的宗門。」

「所以,宗門之規矩亦同父母之警言,使我墨守成規,不能逾越半步…如若我非天宗之人,那怕背負著萬古罵名,你與你的馬家,也早已被我屠盡成煙,都不知道輪迴幾度春秋…」

「正所謂,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只是時間上的差距而已,只要時間一到,便是報應來到。所以,今日你之一家族人,必然會消失於世,灰飛煙滅,因為你們馬家人,真的是沒有一個好人。」掌柜語氣中帶著厭惡說。

「」

灰衣人走到掌柜面前,撲通一聲,就跪在他面前,使地面開裂,鮮血在縫間拼接相連,而他似無感覺,抬著頭對掌柜說道。

「掌柜大人,這馬堂乃是害我妻女之人,還望掌柜大人,能夠向內那位神秘的大人,代我請求,讓我親手手刃仇人,此生無以為報,來世願為牛馬,請求成全。」

「這…」

天恩有些為難,因為在不久之前,他便從青峰主眼中,看出他對自己這些年來的做法,十分的不滿,若此時前去尋問,好點的還行…

「可…」

就在他糾結的同時,一道洪亮的聲音,自酒樓之外,傳進樓內整個大廳。

只見三個衣著血紅長袍的中年人,帶著一群百人同樣衣著的青年人,從樓外走進樓內,他們身上流轉著幽冥之氣,所過之處,人人自動分開讓路。

天恩本想上前行禮,不料為首的中年人,也是直接抬手制止,而後又揮了兩下,便見百名青年中的一人,提著一個死活不知的青年人,往馬堂所躺之地扔去。

在場的眾人,一眼就認出,這個青年人是誰,此人乃是馬家號稱萬年不遇的絕世天才,馬家人常說,只待他將來成長起來,整個點蒼大陸,必然有他一席巔峰之地。

「若有實力,殺人償命,乃是天經地義。若無實力…沒事,今日我便給你這個權利,與一個機會,他任你處置,我保證無人敢幹涉。」

「至於一個機會,就是覺得你挺符合我的性格,想收你在身旁跟隨。你好好考慮一下,在我覆滅馬家之後,我便要知道答案。」為首的血袍中年人,看著灰衣人說道。

而在場的所有人,被血袍中年人,所說的話,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待眾人清醒之後,看向灰衣人的神色中除了羨慕還是羨慕,只有少數人的眼中,帶有著一絲欣慰在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