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十六章 能說會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能說會道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與此同時,青涯從后廚中,抱著青瑤重入大廳,看著面前這群,站排有序的執法人。

他神情從容淡定,那怕在他們身上,感受到濃郁的幽冥氣息,卻依然無法令他的心境,產生一絲漣漪。

畢竟,他曾輪迴三千,所經歷過的任何一幕,豈是他們這點能比,說不好聽點,這簡直就是拿瑩火不知皓月,卻要與之爭輝…

而本因被派遣過來的執法人員,聽聞要聽命於一個少年,心中不曾有過服氣,於是眼前就有了這一幕。

但一見面,這些人便覺得青涯,似乎有所不同,卻又說不出來哪兒不同。

就連帶隊的中年領頭人,也覺得青涯這人很特別很怪,表面上看似文質彬彬,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但其體內有股令他都能感到心顫的氣息,潛伏在血脈里,一旦爆發出來,定然恐怖無比。

所以,他不敢太意,走出一步,朝青涯行一禮后說道:「我等乃是執法殿,幽冥堂之人,特奉宗主之令,前來清除異類的走狗,馬家一族。」

「這次的行動,以及安排,宗主也同樣下了命令,一切聽從青峰主吩咐。本座幽冥堂副堂主任飛,請青峰主下命令。」

「任副堂主,無須這般,青涯只是晚輩,如此受之有愧。」

「還有,馬家一族,我也知之甚少,如此重任,更是擔當不起。我認為,由任副堂主全權指揮才對,晚輩跟在後頭沾點功勞即可。」

青涯回禮后,十分謙虛的說,使百名幽冥堂的青年弟子,對他心存不友好的狀態,稍微有所改觀,都覺得青涯此人,識時務者。

對於青涯所說及表現出來的一切,任副堂主看在眼裡,同時心裡也讚賞青涯,此人確實與其他同輩中人相比要好很多,無論是心境,氣質、或是談吐各各方面都略勝一籌。

最重要的是,他給足了自己面子與尊敬,但同樣宗主的命令也不可違,於是開口繼續說道。

「青峰主過於謙虛了,既然宗主下令,由你全權指揮處理這事,那便是你擁有足夠的能力,來安排與處理好這事,不然宗主也不會下這樣的命令。」

「所以,還請青峰主,不必再推脫了,你之命令,我們幽冥一堂必然遵從…」

「這…那好吧。」

「那我大概說一下,馬家之事的來龍去脈。想必任副堂主,在宗內應有所耳聞,我雜役峰之事。」

「因此,在幾日前,我在任務殿,領取了一個任務,而這個任務,就是調查一村被滅的原因。」

「那天,我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偶然發現一些蛛絲馬跡,直指馬家鎮馬家之人,從而特地離開那地方,來到馬家鎮查探一番。」

「經過這二天來的街訪尋問,雖無多少收穫,卻在尋問的過途中得知,馬家人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無一不是令人髮指之事。相信任副堂主,從樓內眾人的眼神中,便能分辨出真假,就更別說那千村貧民了。」

「於是,昨夜我冒險夜探馬家,竟然在無意間,看見馬家的幾位族人,周身墨色圍繞,雙目赤紅閃閃,將一貧女凌辱許久後分而食之。」

「那畫面,至今令我不願再想起,同時也恨透了自己,實力差,沒勇氣,衝出去將那貧女解救,或與那群畜生同歸於荊」

「我恨礙」

為了不讓系統暴露,青涯也是在努力的編,拚命往最容易令人產生悲傷,與憤怒的共同處說。

還仰頭45度,刻意的擠出兩滴眼淚划落臉龐,一臉的悲戚與悔恨。讓看者,無不為青涯擔憂,畢竟那場景,想象都能感到毛骨悚然與暴怒,何況是目擊者。

然而,一旁的滾滾,卻將一對小爪捂著雙眼,心道:「老鐵,雙擊大地不停,無限666666…不斷,這編的,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直拿日月當抱枕。連我這個知情人,都差點信以為真,還有什麼是你不行的,來…給你一瓶二鍋頭,接著繼續編…」

「哥哥,你怎麼了,你別哭了,瑤瑤會聽話的,不會再亂吃別人的東西。要不,你把瑤瑤賣給酒樓抵債,瑤瑤會刷碗,也會掃地的…」

青瑤在青涯懷裡,抬頭看著青涯,流著滿臉是淚,十分認真的說。

青涯見青瑤那不舍卻又倔強的眼神,心彷彿被針著,疼的難以呼吸,於是連忙笑著說道。

「我的寶貝瑤瑤,你怎麼又哭了,哥哥剛才是沙子進了眼睛,所以才流眼淚的。乖,不哭了…」

「再說了,這天香酒樓,本來就是哥哥的,好多地方都有。以後,我的寶貝瑤瑤,肚子餓了,就去天香酒樓吃飯,不用給錢的,不信你問問他們就知道。」

「對對對…這酒樓是你哥哥開的,其他地方,還有很多…」眾人見青瑤那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帶著一絲不相信看著自己,眾人頓時都受不了,只能選擇忽略天宗,將天香酒樓說成是青涯所開,至於後事…

「哇,真的是哥開的,怪不得這麼好吃,那瑤瑤以後要天天進天香酒樓吃飯,只是爺爺奶奶……村裡人,都死了,不然…瑤瑤,瑤瑤…」

青涯心疼不已,只能將青瑤輕輕拍暈,讓她休息,不讓她想起,村裡那些不好的畫面記憶,抬頭繼續說道。

「相信你們也已經猜到,此女嬰不是我妹妹。對,她確實不是我妹妹,她乃是小靈村,唯一活著的人。」

為了使人更加的深信不疑,只能猛葯再來一劑。

「昨夜,在我快離開馬家的時候,見一下人抱著她,前往那幾個畜生那裡,我當時什麼都沒想,瞬間就暴怒出手,將那下人斬殺,帶著屍體與此女轉身就跑。」

「現在想想就覺得脊背發涼,但我從不後悔。畢竟,我救不了那個貧女,卻救了一個嬰兒生命,有遺憾的同時,更多的是慶幸,保下了一村,唯一的生者。」

滾滾一聽,青涯將瑤瑤也拿來忽悠眾人,頓時兩條小短腿一抖,直趴在地,心道:「奶爸,你到底為了隱瞞什麼,竟然將瑤瑤都搬出來。」

「同樣,也沒想到,奶爸你竟有如此好口才,忽天忽地忽眾人,而面不改色的技術,我恐用盡一生難學會,與你相比差之何止十萬里,我服。」

「這一切都是馬家人所為,此家不除,禍害永在…」

「對對對…馬家不除,禍害永在。」

「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今日馬家必除,但稍安勿躁,聽我安排。」於是眾人都安靜下來,聽青涯說道。

「幽冥堂與天香酒樓眾人聽令,幽冥堂迅速將馬家包圍起來,再派十人將馬家周圍之人勸人,不走者視為馬家黨羽,一律殺之。」

「天香酒樓,熟悉馬家人面貌,迅速在鎮內找尋馬家族人,就地正法,特別是進出鎮的大門,我不想聽到有漏網之人。」

「還有,在座的諸位,我允許你們復仇或出氣,但別傷及無辜之人,別動與馬家無關之店。否則,無論他是誰,一視同為馬家黨羽,包括我在內,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