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十九章 覆滅馬家(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覆滅馬家(下)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任飛,心念一動,一塊玉佩,在他手中出現,他毫不猶豫的稍微握緊一下手掌,玉佩在剎那裂碎,而後消失不見。

他知道,不會多久,就會有人到來,與他們一起,清除人族的叛徒敗類。到那時候,將會以壓倒性的方式,迅速結束這場戰鬥。

「叮」

「恭喜宿主成功進級,目前為築基後期修為,還需100點修為點,方可進級下一個等級,望宿主再接再厲,繼續努力。」系統的聲音,在青涯腦海中響道。

青涯將石刀插進地下,支撐著身體,看倒在面前的無頭人,喘著粗氣說道:「為了升級,獨自找你,『干』了一架,才發現我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強大,不然也不會如此費勁,才將你斬殺。看來,任重而道遠,還需繼續努力。」

由於修為的升級,青涯在喘息之間,又滿血復活過來,盯著前方一個向自己走來的馬家族人,拔起石刀,大喝一聲「殺」主動殺向來者。

「找死1前方馬家的老年人一聲輕叱,眼中赤紅的光芒,無比陰森著閃爍,宛若兩道死神之眼,透露著冰寒,盯著殺來的青涯。

他提起手中的長戟,向前不斷的劈出幾戟,只見幾道墨金色的戟氣,如箭劃分一切灰塵,帶著嗚嗚作響的聲音,極速飛向青涯,眨眼而至,直指青涯全身要害。

而青涯卻如泥鰍一般,動作猥瑣,左右閃躲,在閃躲的過程中,不斷向前推進與接近。他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和那老年人近身相鬥。

至於為何要如此?只因他青涯身上沒有一招半式像樣的武技,而遠程攻擊,又太消耗靈力,且刀,只要對手稍微留意一下,便能輕易避開鋒芒。

所以,他只能藉助武器的優勢,與自身靈力的濃厚,近身與之纏鬥,花時間耗盡對方的靈力到枯竭,再尋時機將老年人殺掉。

雖然這樣相當危險,可除此之外,他也別無選擇,誰叫他空有海量寶藏,卻只能用來觀賞,狠狠的在幻想中瑟無敵一下,而在現實中,他就是一個窮光蛋,啥也沒有。

「殺1

靠近老年人後,青涯變得不再猥瑣,雙手握著石刀,如同一位無所畏懼的戰神,渾身充滿力量,朝老年人全身上下左右,就是一頓猛砍,猛劈、猛桶…

老年人,被青涯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只能不斷的被動努力防禦,一邊向後猛退的同時心想。

眼前這少年人,是不是吃了狂暴丹,不然怎會一下子,就變得如此拚命。剛才還猥瑣的簡直氣煞老夫,現在竟然打的讓老夫毫無還手的餘力,且出手刁鑽卻毫無章法,這是什麼鬼?

就在老年人不停接招,與分神的同時,青涯終於逮到一處破綻,他毫不猶豫的將體內靈力,灌輸於石刀,狠狠的朝天直劈下來。

老年人忽感一股致命的氣息襲來,迅速將手中的大戟橫舉,雙手握緊,墨色的經脈凸起,似是用盡所有的餘力,來阻擋這致命的一刀。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

因為,他並不知道青涯手中的石刀,乃是一把靈器。而且,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極品法寶,定然能夠擋下這一刀。隨後,便是眼前這少年人的死期。

可現實往往都是不盡人意,他眼睜睜看著一把刀身裂紋密布,刀刃無數小缺的石刀,將自己的大戟斬成兩截,刀氣劃開自己胸膛。

他看著近在咫尺的青涯,眼中儘是難於至信,「這是一個怎樣的少年,為何眼神如此平靜,卻又深邃的可怕。他這麼小的年紀,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有這樣的一雙眼睛?」最後緩緩倒下,口中流著大量鮮血,睜著老大雙眼,死不瞑目。

「族叔,礙我要殺了你。」

馬族長在與任飛纏鬥的同時,親眼目睹這位待他如兒的族叔,慘死在青涯手中。

他發瘋似的,打出幾道劍芒后,轉身朝青涯殺來,勢要親手斬殺青涯,為最疼愛他的族叔,報仇雪恨和陪葬。

青涯頓感後背一寒,緊接著一股元嬰境才有的威壓臨至,使他無比艱難的轉過身來,蒼白的臉上可見細汗密布,嘴邊還有一絲鮮血流淌。

他凝望著殺來的馬家族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很是費力的大聲說道,使整個戰場中的人,都能輕易聽到。

「我從未想到,如此對外無情的一個家族,竟然也會有親情的概念存在,但怎麼聽起來,總覺得像是在諷刺,與嘲笑所有世人似的。」

「你馬家一族,無數年來,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難道不是在破壞每個家庭?就你們這群吃人不吐骨頭的敗類,也配說親情,當真是可笑至極…」

「為了讓那些無辜死去的貧民,能夠得以暝目安息,今日馬家一族,必然盡數伏誅,誰也逃不了。那怕此刻我將死去,但我亦會盡用全力,斬你一刀,雖自知斬不著,但卻無愧於自己。」

「殺1

青涯臉全身青經凸起,用盡體內所剩的全部靈力,劈出一道巨大的殘月出來。一股來自於古的氣息,從歲月的長河中滾滾而來,跟隨著殘月,無懼天地一切,朝馬族長斬去。

「好,說的好,世人就該有如此氣魄,不愧是青峰主。」

只見一個相貌英俊,身著白衣的中年人,出現在青涯身旁,說話的同時,往青涯嘴裡塞進一枚丹藥后,繼續說道。

「青峰主,休息片刻,便能恢復過來,到時再斬殺異類的走狗,我保證無任何元嬰者,再來欺負你。」

青涯看著眼前白衣人,與他胸口衣處著那把金色小劍,他就知道,此戰將要落幕,因為宗門再派了一大群人來,而且還是以殺戮為主修的劍峰。

隨著劍峰眾人的參戰,馬家人開始節節敗退,沒過多少,除去原先被青涯他們所殺一萬來人,剩下三萬多的馬家人,也被殺的只剩下不到二萬。

馬族長看向戰場,見大勢已去,便朝遠處的大山左右看去,嘴角帶著一抹微笑說道:「勝者為王敗者寇,終究該還的,將要還之。但我不甘,那怕是還,今日在場的所有人,也要為我馬家陪葬。」

「哈哈哈…全都得死,都得為我馬家陪葬。」

語氣中有嘆息,但更多的是瘋狂。只見他手中拿著一枚墨色玉佩,毫不猶豫的將其捏碎說道:「主人,請為我馬家復仇,覆滅在場的所有人…」

同時,戰場中所有馬家人,包括馬族長在內,瞬間化為灰燼,宛如塵煙,隨風消散在天地中。

不明所以的群眾,獃獃的手握兵器在原地發愣,唯有青涯與天宗的幾位元嬰知道,馬家內有異類存在,於是大聲喊道:「所有人朝鎮外跑,跑的越遠越好,有大恐怖將出來,快跑…」

喊道聲,將在場的群眾,都給嚇醒過來,而後所有人都向著鎮外一路狂奔,有的御物飛行帶人而逃,而有的只能依靠兩條腿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