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二十一章 鼎有故 亦有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鼎有故 亦有執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自相遇見,食寢相依,那時懵懂的你,對我傾訴自語,每日的喜怒哀樂,每夜的相擁不離不棄…」

「只為那一抹微笑,我流浪在歲月的長河裡。每當清醒,便在陌生的時代中,尋覓著你的足跡。只因我不曾遺忘,執記著你的輪廓…」

…………

「祖,救我,不然鼎兒將要消失,然鼎兒不甘,未見故主鼎兒有憾…」

一道聲音自鼎中傳出,在青涯耳邊說道。隨後,青涯就出現在一個陌生的世界里,而馬家鎮里的人,見到的青涯,只是閉目站立在原地不動,都未發覺青涯的不同。

這是一個原始部落,青涯看著陌生的一切…只見一個少年,身上穿著一件不知名的獸衣,從他身體穿過。

少年雙手捧著一個天然形成的石鼎,微笑而天真,對著石鼎,邊跑邊說著,心面的小秘密…

景象不斷的在轉變,青涯也見證了少年與石鼎,食寢相依和傾訴著各種秘密,而後的景物,開始變得模糊不清,隱約可見,部落里血屍遍地…這時,那自稱為鼎兒的聲音,再次道起。

「那一天啟,天地異變,種族突起,原始的封閉,使整個部落,跟不上新的時代來臨,而淪為魚肉,任由崛起之族,殺之食之。」

「因此,主人開始變得沉默寡言,每天每夜,都在惡耗與恐夢之間,徘徊懼醒…」

「或許,是天見尤憐,不忍見主人這般惶恐不安,特贈慧花一朵,促使主人食后,開悟己道,在沉默中悟得葯道,從而開創出丹藥一道,在卑微中成長,在歲月中崛起。」

「從此以後,在大時代的熔爐里,主人與我生死與共,帶領著剩餘部落之人,逐鹿於萬千種族之中,一路前進,於亂世之中爭渡的同時,立葯為姓。」

「在往後的歲月中,葯氏之名,更是在萬千種族之內,享有無數生靈的禮敬…」

「俗話說,有始無終,道路艱辛,每前進一步,便有枷鎖纏身,不斷的爭脫,不斷的纏繞…然而道的終點,依舊是遙不可及。」

「與此同時,無數奇異的生靈,在主人每前進一步的途中,都會出現阻攔。而他們自稱為宇外種族,宇內霸主,坐看歲月沉浮的主宰者。」

「自言宇內所有的生靈,都是他們圈養的食物。如此霸道且狂妄的言語,令主人與葯氏一族,無不怒目視之。」

「於是,每次遇見,都免不了一場大戰,往往到最後都是我們慘勝收場,而死齲也是就地掩埋。

自此開始,戰爭不曾休停,每一步走的如履薄冰,宛若在刀尖上舞蹈,隨時都有可能煙消雲散。」

「直到那一天,我們看到了一座巨城,才結束了,這隨時族滅的下常」

「這座宏偉的巨城叫萬族征城,乃是宇內最強者「祖」創建的。

城裡沒有種族之分,有的只是相互扶持,相互取長補短,在漫長的戰爭中,不斷壯大城內萬靈的底蘊,同時也開創出無數法技,而這些法技,無一不是驚天動地。」

這一切,只為了征途和守護,及為了後世族群,能夠少走些彎路,迅速成長起來,一起征戰異類,一同清除黑暗,還宇內一個安穩的棲息地,同時踏上宇外的未知之地…」

「那一天,異類集聚瞭望之不盡的奇異生靈,降臨宇內,準備血洗,宇內所有的生靈。」

「而我們征城中的所有人,看向故土上微笑的後輩,在祖的帶領下,與異類展開第一場,最為慘烈的大戰。」

「這一戰中,宇內無數的世界,剎那湮滅等等…大戰鬥所過之處,無不是天崩地裂。」

「祖看著那些世界,及無辜慘死的生靈,於心不忍,望著異類後面的末知之地,一聲嘆息。」

「祖便將自己的一縷神念,封入手中的石刀內,而後與石戒一同拋出,說了一句話后「石刀現,統者出,結界亦漸消…」,便用自身的血肉骨,化為一道古的結界,橫在宇外天間,阻隔異類前行。」

「至此戰鬥落幕,而我的本源,也被嚴重的重創,瞬間陷入沉眠,與主人失去聯繫,唯本體一直在宇內虛無中漂流,不知歲月,那怕偶爾清醒一下,所見的,亦是更迭過後的時代,但我堅信主人還活著。」

「所以,鼎兒再次請求祖,救救鼎兒…」

看似漫長,實乃眨眼之間,青涯便睜開眼睛,望向虛空那名為鼎兒的黑色大鼎,他清晰的感到,它也凝視著自己。

「原來師尊,是上一代的祖,怪不得當初會說那樣的話,做那樣的事…師尊,你安心去吧,徒兒一定會,改變掉這一切,請你相信,徒兒行的。」青涯心道。

「系統,需要什麼東西,才能救鼎兒。」青涯自己肯定是沒有任何辦法救鼎兒,只能尋問萬能的系統,同時心面也擔心著。

「50征途點,可保它這縷執念不滅,100征途點,可使它復活並記憶同存,以及重塑新鼎,使它更為強大。同時它也會就此沉眠,除非它吸收足夠多的藥材內的特殊精華,或是遇見它所說的人,便會清醒過來。」系統冰冷的回道。

「泥馬的系統,是不是發現了我的善心,才說出怎麼一個解決方案,讓我拿命賺來的100征途點,就這麼坑走…」

青涯心想的同時,傳念給鼎兒一遍,中間把系統去掉,得到確切的答覆后,道:「用掉100征途點,幫助鼎兒。」

「如你所願1

「轟1

一聲炸響,著實把所有人嚇了一大跳,眾人看向虛空,原先的黑色大鼎,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團黑煙,隨風慢慢消散。

「唉,我人族之物…」

「此鼎有靈,可惜了…」

眾人無不惋惜…畢竟,此鼎乃是人族高人所煉製而成,何況此鼎有靈,必然不是凡物。

唯有青涯嘴角微微上揚,看著一個透明的大鼎,在漸漸的變小,然後朝自己手上的石戒而來。

「祖之恩,鼎兒永世難忘,願祖古不朽…」鼎兒的聲音,回蕩在青涯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