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二十二章 突如其來的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突如其來的變故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叮」

「恭喜宿主集齊煉丹三物,識葯,火焰與丹鼎,為此系統給宿主贈送一份特殊的獎勵「丹方一冊」,望宿主繼續努力,獲得更多意想不到的物品。」

「丹方一冊,乃是由系統特意為宿主整理,作為獎勵方式發放給宿主,其內收錄著現有和已失傳的所有丹方,宿主完全可以按照丹方上的煉製手法,煉出各種不同的丹藥。」系統道。

「這就是主角光環么?真是不想逆天都不行,看來有必要好好的規劃一下,靠煉丹掙取大錢,成為點蒼大陸,最偉大的土豪。」

青涯被系統所獎勵的物品,震的一顆小心臟,很是不爭氣的「砰砰」跳動不停,雙眼所望之處,看見的都是成堆靈石,在向自己招手,呼喚著自己前去收齲

…………

天宗,雜役峰。

天玉臉色煞白,躺在一張竹床上,其周圍有三人神色焦慮與憤怒,看著閉目中的天玉說道。

「這個該死的王蒼,下手竟然如此狠辣,硬是將天玉弄得生不如死,這和間接性殺人有何區別。」

「還有那什麼狗屁裁判,若不是他大喊一聲,干擾到整個戰場,風流李也不至於此刻還在房內療傷。」

「踏嗎的,事後連聲道歉都沒有,還說自己只是無意間發出的小聲音,誰叫他「風流李」這麼容易分心,這怪不了他。踏嗎的,將所有的責任,推的一乾二淨。」說話之人乃是金三金,他一臉的憤怒,雙目泛著凶光,卻也帶著一絲無奈。

「這些都是有預謀的,不然我們也不會敗的這般慘,只能說是全因家大而無底蘊,才令他們一直眼饞和惦記。」

「我猜想,他們是準備,將我們六人全都打敗后,再入主雜役峰。要不,若是個人的話,此時我們間,已有兩人不是自己人了。」

「但不管怎樣,前提還是我們自身的修為太低了,所以一直處在被動,而被人惦念著……」盜木在一旁分析著道。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青涯與前往馬家鎮的天宗門人,一同歸來宗內。

青涯沒有回雜役峰,而是先去一趟任務殿,他要先把「探查小青村被滅原因」任務交接一下,完成系統發布的任務,順便看看那位老頭,所說的大禮。

於是青涯抱著青瑤,朝任務殿的方向走去,而滾滾在後面跟著,同時看著青涯的背影,一陣嘀咕。

「唉…自從有了小瑤兒,奶爸就不曾抱過我,看來我是失寵了。」

「不過沒事,想我堂堂熊爺,又怎會去計較這點芝麻大小的事。」

「但是,奶爸你可得悠著點,雖然我不會與小瑤兒爭寵,卻並不代表將來,我不會與你爭奶媽。」

「一切都因你今日對我的少寵多棄,使熊爺的心,一直無法平衡。待到那天到來之時,必然讓你求著熊爺,讓開懷抱,讓你來。哼哼…」

一路上,無數的門人,看著青涯這隊組合,久久不能移目,而腦中只有一詞在回蕩,那就是特別,太過特別!

眾人看他所抱之嬰,長著一張粉嘟嘟的小臉蛋,兩個小小的酒窩若隱若現,乖巧的在青涯懷裡,看著四處陌生的景物,一雙純潔無暇且充滿靈性與天真的大眼睛里,儘是好奇與歡喜。

還有一隻黑白分明,卻不知名的寵獸,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頭,一副十分傲嬌的模樣,輕邁著小貓步,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甚至討人歡喜。

「哇,那個嬰兒好可愛,一雙大眼睛充滿著靈性…」

「粉嫩粉嫩的小臉蛋,好想去捏一捏…」

「有誰知道這寵獸是何種族的嗎?我也想要一隻,太萌了…」

「我這心,都被那隻寵獸萌的不要不要…」

無數少女,被青瑤和滾滾給吸引住,忍不住紛紛說道,徒留一群男同胞,相互傻眼對望,以及和此時的青涯一樣,內心受到一萬點傷害。

隨後越來越多的少女在傾說,和無數毫不掩飾的殺人目光,嚇得青涯轉身將還在得意洋洋的滾滾,直接提著后脖子就跑。

任務殿,依舊人來人往,青涯抱著青瑤提著滾滾,一路與陌生的門人,迅速擦肩而過,使的眾人看向青涯的同時,不知個所以然。

「前輩,我來交任務。」青涯將滾滾放在地上后,手裡拿著一張卡片,伸手遞進窗口內,對著老者說道。

然而,老者那雙渾濁的目光,始終沒看青涯一眼,卻緊盯著青瑤,一張菊花臉激動的通紅。

「柔兒1老者呢喃了一句。

一瞬間,青瑤便出現在老者手中,青瑤看著近在眼前的老者,嚇得渾身瑟瑟發抖,非常害怕叫著青涯。道:「哥哥,怕,瑤瑤怕。」

突然間的變故,使青涯沒反應過來,在聽到青瑤因害怕而發出的泣聲,剎那清醒,看著青瑤在老者的手中不停掙扎,青涯雙目瞬間爆發彩色光芒,體內浩瀚而聖潔的血脈之力,覺醒的同時直指窗口內的老者。

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讓整個天宗內的人,宛若遇到一種無法抗拒的大恐怖,只能靜待與接受命運,對自己接下來的安排似的。

同時,一旁的滾滾也是雙目一片血紅,這是他第一次爆怒。

一股來自古而縹緲的氣息,從他小小的身上爆發出來,卻比青涯身上的氣息,更為恐怖數倍,彷彿自宇宙延生之始,便存在的縹緲之氣,無懼天地一切。

從初始之處,攜著一股不滅不休的憤怒,無視一切的穿透天地,滾滾而來,降臨在老者身上。

雖然滾滾無法一瞬間殺死任何令他爆怒的人,但他可以活生生的將對方耗死,因為天地間,無人能夠傷他殺他。

同時,爆怒狀態中的他,無論是速度或是敏捷度,都能達到他所在的世界里,與那些最巔峰人的速度不差丁點。可想而知,被一隻打不傷,滅不死的寵獸追殺,是件多麼可怖的事。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就連一直穩坐於虛空中的乾坤,都沒反應過來。

當他反應過來,所見到的一切,容不得他多想一刻,直接從虛空中顯現出來,站在雙方的中間對青涯喊道。

「住手,難道你忘了上次覺醒血脈的過程,還是想把整個天宗給拆了不成。」

然而,此時的青涯,根本什麼也聽不進,嘴邊不停流淌著鮮血,體內神秘的血脈,也依舊被他不斷的拚命喚醒,而且越來越強大。

只因,他曾立下誓言,不會讓任何人傷到或委屈了青瑤。那怕是天,他青涯也敢拼了命去斬,就算下一秒立刻死去,他青涯亦是問心無愧。

乾坤見這邊說不通便轉身,看著與自己年紀相仿的老者,滿臉儘是無奈的說道:「師弟,你此般犯下大錯了,而此嬰兒更不是柔兒。」

「在如此敏感的時代,意味著什麼,別人不知道,難道你還不知道,若不是剛才老祖出手,後果不堪設想,你能承擔的了么?」

「還有,她只是與柔兒,長像很相似而已,而柔兒卻沒有她這般不凡,像她這樣的苗子,我們只能善待,因為未來靠得就是這兩代人…」

乾坤無奈的走向他嘴裡所說的師弟面前,將瑟瑟發抖的青瑤,輕輕的拍暈后,抱了過來,回身就出現在青涯面前,將青瑤往青涯手中一放,道。

「我已將剛才的那段記憶,從她的腦海中消除,你大可放心,不會傷到她任向分毫。」緊接著又繼續道。

「我這師弟,一生未娶,曾收養過三名孤兒,兩男一女。師弟待他「她」們如同親生骨肉一樣,養育他「她」們長大成人,傳授一生所學。」

「而那三人對師弟,同樣是當父亦母,尊敬有加。他「她」們與師弟彼此間的感情,在當年的天宗內廣為人知,而成為那個時代宗門內的一段佳話。」

「奈何蒼天不佑,在一千多年前的某天,他「她」們三人在執行同一個任務時,不幸一起隕落。」

「師弟聽到這個信息后,剎那崩潰,整整百年不曾走出房間半步,直到師弟再出現在人們眼裡時,已是這副模樣,至今未變,而他當年才四十年方。」

「師弟的再次出現,雖然容貌大變,但宗內之人,無不為他感到高興,都認為他經過百年的時間,走出那段刺骨的記憶。」

「可如今一看,師弟他從未走出那段記憶,不然也不會見到你妹妹時,剎那失控。同樣,你妹妹與師弟當年所收養的那個唯一女子,簡直就是一個模樣。」

乾坤說完的同時,手中出現一副畫卷,隨後畫卷慢慢升空,在升空的過程中自行打開。

然後,畫幕中有一中年人,陪著二歲大小的二男一女,在一起玩耍,在一同吃的畫面等等…在畫卷中一幕幕重現。

最為關鍵的是,那畫面中的女嬰,與青瑤有九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青瑤的雙目是充滿靈性與帶有一絲恐懼,而她的雙目內卻是無盡的幸喜。

看到這些后,青涯與滾滾,自然相信這位突然出現的老者,他所說的話,而後便將自身的氣息收起,然後看向那臉色蒼白,眼含死灰的老者說道。

「我手中所抱的嬰兒,她所經歷的不比你差,甚至比你還要悲慘…待你看完卡片之後,自會明白,她是真的不能再承受任何丁點驚嚇。」

「同時,我為你的遭遇亦感心傷。但我與我的寵獸,不會因為剛才對你這長輩的不尊,而作出任何道歉,若要報復,隨時可來。滾滾走…」

青涯抱著沉睡中的青瑤,帶著滾滾就此離開,走到大門口時,他停下腳步,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句「我允許你偶爾可來雜役峰看望瑤瑤,甚至可以與她一起玩耍,但我不希望是像今天這樣。」然後與滾滾消失在任務殿外。

草木有情,何況是人,青涯也是不忍見那老者,一直陷在回憶的漩渦里,故而有此一說。

畢竟,一千多年了,真的…是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