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不朽尊途>第二十三章 下戰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下戰書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言情

雜役峰,望著這座竹郁寧靜的山峰,青涯內心深處,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左右著思緒。

也許,是因為峰頂上住著幾位,曾與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所以,才不願離去。

也許,是因為被高層坑怕了,或者是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又想著儘快離開此地…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此乃雜役峰之地,不是本峰弟子,與未經許可和邀請者,請止步。」

一道稚嫩卻略顯底氣不足的聲音,從左邊茂盛的竹林里傳出,同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從那片竹林中走出。

他有些膽顫,看著陌生的青涯,目光中閃爍著一絲不知所措,一雙手緊緊握著成拳,這樣好讓自己,假裝的更加自信和鎮定一點。

「小屁孩,你就別裝了,你的表情都已出賣了你,再裝下去毫無任何意義。」滾滾從青涯身後走出,看著相貌平平的少年,小眼中的鄙視,絲毫不作掩飾的說。

「咦…大黑眼圈,四小短腿,擺著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無人能敵的模樣…這不就是副峰主所說的那個裝…」少年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突然想副峰主說過的話,可貌似已經來不及了。

聽到250的李流風,與他人是這樣介紹自己的滾滾,瞬間炸毛,渾身上下的毛髮根根豎起。大聲怒道:「250,你給熊爺我等著,熊爺若是讓你有好過的一天,熊爺以後就管你叫大爺,天天鞍前馬後伺候著你都行。」

隨後,憤怒的小目光轉向少年,語氣略帶著調侃說道:「小屁孩,熊爺見你骨骼驚奇,其內隱含著不朽神性,一眼便知此乃萬古不遇之神體。」

「而恰好熊爺身上,就有一本專業挖掘神體潛力的神書。看來你我間的緣分深厚礙那麼自今往後,你就待在熊爺的身邊,讓熊爺親自為你,將體內的不朽神性,給徹底的全部激活出來,讓你成為萬古以來,唯一一個霸絕天地的神體者。」

「嗯,你不必用這樣的眼神來感激我,我會害羞的…既然你那個二貨副峰主都跟你說了,想必你也知道我們是誰。」

「來…少年,熊爺我忽感不適,四足發麻,渾身乏力,需要你的後背相助,熊爺才能上山。」

「啊1

滾滾一溜煙,就出現在少年背後,一對後足半蹲著稍微一躍而起,整個身體就粘在少年後背,前足死死拴著他脖子,使少年叫了一聲,就沒有然後了。

「走了,我們上山1滾滾邊說邊用後足,不停摩擦著少年後背,使他面色通紅,喘著粗氣,聽著滾滾的指揮,向雜役峰頂前行。

青涯抱著青瑤跟在後頭,走在小道間,享受著竹香繚繞的同時,為滾滾的調皮感到些許無奈,也為流風的敢說而默哀。

不用想,青涯也知道接下來的山頂,必然會是雞犬不寧,但他不會阻止或限制滾滾的本性使然。因為,這才是他自己,真正的個體而非人人所說寵獸。

「250,你踏粘的在那裡?給熊爺滾出來,你膽兒肥了是吧,竟敢在背後說熊爺的壞話。」

一到山頂,滾滾就怒吼喊道,嚇得本在閉關療傷中的李流風,渾身一抖,差點走火入魔,傷上加傷。

他無奈的在房間內站起,拖著稍微好點的身體,打開房門,一張蒼白如紙的臉,就此出現在他們面前。

「我去,你大爺的250,你該不會是知道了熊爺要來找你算帳,故意將自己震傷,好博得熊爺的同情心,就此揭過背後貶我之事。」

滾滾看著李流風疑道,而青涯雖未說話,但任誰都能看出他的憤怒,同時青涯也是在等流風自己說出來。

畢竟,流風身上所受的傷,已然是傷到了根基,不然他也不會如此,這叫青涯如何不怒。

不談那些塵封久遠的紀事,就說他與流風間的故事,彼此都是可以用生命相換的真正兄弟,如今卻見到他這般模樣。

同樣李流風也知道,青涯想聽什麼,於是毫無廢話的將這幾天所發生的事,都告訴了青涯,包括背滾滾上山的天童。

他乃是一名孤兒,被在外執行任務的門人所遇見,並帶回宗內交由孤峰撫養。

孤峰是十峰之一,此峰的人皆是孤兒,他們以天為姓,只是為了銘記與感恩天宗,所給予的一切。

因此,論對天宗最忠誠的山峰,非孤峰莫屬。所以,宗門也給予了孤峰一些特權,這其中就有一項,年滿十年歲者,可選擇它峰修行,或是繼續留在孤峰也行。

而天童能夠加入雜役峰,完全是金三金的功勞,是他將天童忽悠而來。讓孤峰無數的人,使命勸解天童不要加入雜役峰都於事無補,最後在無奈之下,只能祝福天童在雜役峰,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

畢竟,他們都是孤兒,彼此間的情感,自然不同於他人,明知道雜役峰的將來是個未知與渺茫,但還是揀著最好的話說…

「家大容易被人惦著,只有露出獠牙,才能使人清醒,有些東西,不是自己能夠染指的。」

「下戰書吧,築基境的生死不論之戰,我倒,有多少人惦著雜役峰,無論有多少人我就殺多少,直到無人敢染指為止。」

青涯神色平靜,宛若胸有成竹般,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家常,絲毫沒有將一場生死之戰,放在心裡。

可他的話,卻令周圍的人,不寒而慄。

這時,金三金與方傑,從天玉的房內,結伴到來,他倆也聽到青涯所說的話,於是金三金問道:「你現在什麼修為?你確定要挑戰所有築基境的人?最關鍵的是,你的勝率有多高?」

「修為到了明天,你就會知道。至於築基境的人,自然是多多益善,這樣也能夠給我們雜役峰,添加一些底蘊,何樂而不為。前提是要運營得當,這方面你熟,你來操作就行1

青涯說完,給金三金一個你我都懂眼神,而後從戒內取出六十顆上品靈石,交給他。

「我,上品靈石。」

金三金見青涯拿出上品靈石,直接爆粗口后,迅速搶了過來,放在自己的儲物戒內,轉身就往山峰下跑,邊道:「我會將一切都處理好的,你就好好休息去,養精蓄銳,為明天的戰鬥而戰。哈哈…我金三金將要回歸土豪,爽…」

「走吧,我們進屋再說。」

青涯走進屋內,將青瑤小心翼翼的放在竹床,然後拿出一件衣服,輕輕你蓋在她身上。

屋內的李流風與方傑,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待青涯蓋完取出筆墨紙后,才開始尋問青瑤的來歷,而青涯在揮筆於紙的同時,將瑤瑤的事,說給兩位兄弟聽,聽完瑤瑤的事後他倆無不憤怒,與心疼望著竹床上躺著那道小身影。

「這兩張分別是解寒丹,與清靈丹的丹方,而這丹方上的靈藥比較普遍,價格也不高,等下勞煩老三前去丹藥殿,用這十顆上品靈石全部買靈藥。」

「解寒丹,可去除老二與老四體內的陰寒之氣,購買十份就行,多餘的到時大家分了,以備不時之需。」

「清靈丹,乃是一種比較特殊的丹藥,時常服用它,可以使靈魂變得更為純凈和輕靈,這對於以後的修途猶為重要……」

「你們也別問我,因為我懂的東西,還有很多,你們憋著就行,實在憋不住時,就去撞牆。」青涯笑眯眯說。

「唉,人比人得死,我還是回屋,坐等丹藥。」李流風瞪著青涯說,就灰溜溜的走了。

至於方傑,人家是很直接的拿走,桌上所有東西就走,鳥都不鳥青涯一下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