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二十四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上)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天宗,外門區域,金三金遊走於人群之中,不斷的曝出,同一個爆炸性的信息。

「雜役峰峰主,明日將會親自降臨斗戰台,向想入主雜役峰的人,發出生死不論之死,金丹境之下的人,皆可參與,前提是你不怕死。」

「我勸那些對雜役峰,沒有任何想法的人,還是安分守己點好,實是我峰之主,卑睨天下之氣,太過霸道和浩瀚。在不久之前,我峰之主,便以築基中期的修為,斬滅無數築基巔峰期修為的人。而且,還是綽綽有餘。」

「所以,我再次勸諸位,安靜的做個吃瓜群眾,搬個小板凳,搶個好位子,與我一同欣賞我峰之主,以無敵之勢,橫推築基境而稱霸這一境。」

「諸位與我一同見證,這段不朽的神話誕生,也可與我一起大聲的吶喊666…」

…………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此次我峰之主,降臨斗戰台,也是無奈之舉,家大卻奈何底蘊不足,連日遭人窺視,被宵小之人不斷強行『逼』峰。」

「若不是我峰之主,心懷憐憫,顧念同門之情,不願多造殺孽,否則那些宵小之輩,早已煙消雲散而不知所蹤。」

「若不是近來兩位袍澤兄弟,相繼慘遭毒手而依舊躺在床上,生不如死…我峰之主,他會選擇繼續隱忍下去。」

「可見兩位兄弟,那般痛苦的模樣,忽然發覺與明悟,自己錯的離譜,他說。

於是,他決定將以強勢之姿,滅掉所有想要染指雜役峰的人,特別是傷他兩位兄弟的人。」

「王蒼,敢應戰否?。」

…………

「為此,我特意將家中祖宅拿去抵押,換得十萬上品靈石,準備在斗戰台邊上,開個小盤,為我峰之主,助威吶喊。」

「比例是,押我峰主勝者一賠二,同樣押我峰主敗者一賠十。希望大家涌躍參與,記住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峰之主,鄙人在此先行拜謝。」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外門都被金三金的話,激情燃燒,人們十分關注這場守峰大戰的同時,更加心動那十萬唾手可得的上品靈石。

眾人心中,無不將金三金當成一個傻子看待,竟然白白給人拚命送財,令人不收都不好意思。

於是,有人為確定這十萬上品靈石真的存在,開口問道:「你如何證明,你有十萬上品靈石,還請你展示一下,或者拿出有力的證據,讓我們相信,這筆靈石的確存在。」

「不然到時同門之人押的起勁,最後兌帳之時,卻發現只是空喜一場,到那時侯,對誰都不好?」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金三金身上,想從中看出一些真假。而金三金面色淡定,實乃為隱藏心中那股激動,心道一句。

「終於到了這一環節。過了,就此回歸土豪,不過…呵呵,讀者們,自己想象去吧1

「我可以證明這些靈石的存在,而且還十分負責的告訴大家,十萬上品靈石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半毛而已。」

「他家族的財富多到難於估量,而且他還是族中唯一的繼承人,他之所以說十萬,是覺得,若不支持青峰主,良心必然會過意不去,若是支持青峰主,也就只能十萬最多,不然會心痛很久。」

「畢竟,錢嘛,誰會嫌多。」

「話就說這麼多,至於你們要如何決擇,那是你們自己的事。」這是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說,若是青涯在此,定然會知道他是誰。

「你是何人,為何敢如此肯定?」一個膽大一些的人,看著他身旁兩名執法人,壯著膽子望他問道。

「執法殿,幽冥堂,任副堂主座下,唯一的弟子。」說話的人,不是身著灰衣者,而是那兩個執法人,異口同聲。

「這身份大的嚇人…」何況,在天宗內誰敢冒充,是某某存在的弟子,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還有,執法殿,也是唯一一個擁有權利查看,宗內任何人的信息。所以,這一切,讓人不信都不行。

「你倆傳迅堂內,再叫八人過來,此事當是我們幽冥堂介入,順便也維持一下秩序。」灰衣人平靜的說。

「是1

「我,本想空手套白狼,沒想到這次玩大了…只希望老大,真的如他在峰中所說的那樣,不然就算我金家再錢傾天下,也不夠我這麼揮霍,敗家幾次。」

「不過,若是贏了,那就盆滿缽滿…以及族中那些老不死說的沒錯,舊土確實適合開盤,而且一開就是一個大盤。」

「反正也都到了這一步,索性就不管他粘的三七二十一,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就此一把,贏了成仙,輸了乞討,賭了。」

金三金心道的同時,開口配合灰衣人的話往下說,不管對方是助力,還是落井下石,效果顯然是已經火暴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各位同門的兄弟姐妹們,還請下手一定要留情,順便問一下,我可不可以重改賠率。」金三金幽怨看著灰衣人,一雙小眼睛彷彿在說,都是你害的,這回完蛋了。

眾人見此,心頭頓時一熱,紛紛開口說道:「放心吧!我們只是小賭一把,不會下大注的…」

「人無信則不立,業無信則不興,你確定要讓自己步步如履薄冰,以及讓你的家族,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你就重改賠率吧1

「走走走…我們去斗戰台,不能讓更多的人知道,不然你會賠的更慘,你看我們對你多好。」

說是走,可在這一群眼紅如血,失去理智的人中間,不如說是被架著走更為貼切。

斗戰台,乃是天宗的比武之地,四周寬廣巨大,可容納無數人群,擂台更是有一米高大,而比武共有三種模式,分別是比賽類,熟人切磋類,與最為血腥的生死不論類。

此時,金三金在眾人的圍行中,來到了斗戰台的邊緣,他也沒有廢話,直接從戒內,拿出一張半黑半白的四角桌子,放在地上。

而桌子上面,閃爍三個醒目大字,左邊白色區域寫著一個贏字,右邊是一個輸字,以及中間一個金光閃閃的金字。

金三金看著桌子,呢喃自語了幾句,便見在輸贏兩字下面,各顯出一行多少賠率的小字和一個小孔。

人群中不缺識貨的大有人在,他們在黑白桌子出現時,看見那個偌大的金字,就開始大聲笑道。

不明所以的群眾,看著場中那些狂笑不停的人,呆懵的同時靜聽他們接講。

「哈哈哈…向來金家精明無比,沒想到也會出現如此無腦和奇葩的人物,看來蒼天都在幫我,讓我賺取足夠的靈石,助我破關成功…」甲道。

「現在大家不用擔心,贏了沒人賠,有金家招牌在,不會少掉任何人的一枚靈石。畢竟,錢傾天下的金家,可不是隨口說說而已…」乙道。

「大家可以使命的押,不用擔心金家吃不下或賠不起。此次機會難得,乃是萬古難出現的一次,不可錯過礙」丙道。

「我們中若有膽大者,大可將兵器一同抵押,不用害怕兵器會有所折扣,向來金家賭桌上給予兵器的定價,只多不少。」

「舉個簡單例子來說,你的兵器買時,花了一百靈石,那麼在金家的賭桌上,顯現的必然是一百二。所以,大家盡可放心。」

「而且,金家一直以來,有一怡二憐三乞之說。簡解來說,就是小賭怡情,輸到對你憐憫,與輸的讓你開啟乞討之路。」

「還有,一共有六張賭桌,金家人時常傲言,六張齊現,何曾滿足,故而每次只拿一桌,滿后更換。」

同門們,就讓我們來打破,這何曾滿足之說,一起見證金家的得意之言,在我們這代人這裡,毫無預兆的踩踏與消失。」

「不說了,趁著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我得趕緊將他們的財物借來,好好的大撈一筆,發發一次橫財。」看來此人,不少光顧金家賭行,不然也不會如此詳細的道解。

與此同時,在賭桌的兩旁,各站著五名幽冥堂的執法人,讓在場的所有人,只能乖乖的排隊,一個接著一個,將靈石或兵器放在右敗之上。

然後,看著財物消失於桌上,同時那小孔內吐出一枚金簽,而簽面刻有多少賭注和賠率,以及金字記號。

金三金看著注目,一顆心時喜時驚,忐忑不安,心裡一直對著自己說淡定,會贏得,會打破在這個年齡段的所有金家族人。

灰衣人,感念恩人出現在馬家鎮,覆滅馬家一族,讓無數的人,得以不再苟且偷生,也使他自己大仇得報,本想當面表示感謝,奈何剛進宗門諸事一身。

今日原本是要去領取身份令牌,不料途中聽到恩人的明日生死不論之戰,以及剛好遇見這小胖子,所說的我峰之主,就知道,此人乃是恩人的人。

於是,隨口亂說一通,想幫恩人一把,卻沒想到,這小胖子的家族,竟然是個龐然大物。

如今,再看到這小胖子,忐忑不安的狀態,應該是還不知道恩人,在馬家鎮的輝煌戰績,便悄悄靠近,在小胖子耳邊說了一句話。

金三金在剎那間,渾身顫抖,不是害怕,而是激動造成的,原因只是那句話說「恩人在馬家鎮,斬殺金丹境的人,如築基殺練氣者般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