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不朽尊途>第二十六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同人競技

翌日,晨霧漫散,朝霞燦燦,唯美的蒼茫群山與殿宇,在新日之下仿若朝氣蓬勃。

今日,天宗不同於往日,門人出入宗門賺取修行所需的資源,而是結伴同行,在談笑風雲之中,朝斗戰台信步漫遊。只因,那裡有場守與奪的生死不論之戰,將在今日開啟。

雜役峰下,男男女女,無數的人,都想親眼目睹一下,那日在大山荒林里生死相依,不離不棄的幾人。

同時,也有少數一直堅信,並支持雜役峰會贏的人,想與之一路同行,一邊為其吶喊助威。當然,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那些想要奪峰而派來探查的人。

雜役峰上,青涯看著不遠處一乘敞篷大竹轎,無奈搖頭的同時,看向流風,天玉、盜木、天童那一張張黑如鍋底的臉面,又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而為什麼會出現這一幕?只能說全拜滾滾所賜。因為,滾滾他覺得自己的出場方式,應該是萬眾矚目的,所以他連夜喚人製作出這麼一頂敞篷大轎。

然後,再進行威逼利誘,除青涯與方傑和不在的三金之外剩餘的四人,讓他們明日負責為他抬轎。

奈何他們四人,死活不願,氣的滾滾絞盡腦汁,才想到一個絕對ok的辦法,那就是忽悠小青瑤,與自己一同乘坐大轎,讓他們抬。

畢竟,小青瑤還只是個二歲大的孩子,在滾滾那三寸不爛之舌的火力全開下,當著所有人面前,硬是將小青瑤拿下,使她的大眼睛中,閃爍無比而嚮往的光芒。

小青瑤開始這個哥哥,那個哥哥親呢叫著…而被滾滾所點到名的人,無不沉淪為轎夫的同時,對滾滾也有了個新認識,那就是絕對不能違背他說的話,否則後果…呵呵,有你受的。

「起轎1

滾滾道了一句,便與小青瑤在轎內玩耍起來,絲毫不擔心沒人給抬轎。

同時黑臉四人,十分無奈的抬起轎子,低著頭,跟在青涯和方傑的後頭,迅速下峰,出現在峰下所有人的眼中。

「我,這出現的方式牛『逼』…」

「哎媽…那個身著藍衣的就是青峰主,好帥啊1

「還有那個冰山臉,若是笑起來,真的不比青峰主差…」

「那小女孩與寵獸好可愛,真想過抱抱親親…」

一路上,伴隨著無數聲音,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斗戰台。

只見,四周人影擁擠,言語四起,望向青涯他們的同時,紛紛邊退,讓其進入。

「你們終於來了。不錯,看你倆的樣子,確實是好了。」

金三金小跑過來,看著青涯及抬轎的四人笑道,而他雙目有些許微紅,顯然是昨日至今,未曾休息造成的。

「嗯,看樣子,收穫不錯。」青涯笑道。

「何止是不錯,說出數目簡直就能嚇死一大群人。你可要打贏,不然你死了,連帶著我金家都要傷筋動骨,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金三金有些認真的說,雖然一直有灰衣人在旁告訴他,不用擔心之類的話,可他終究還是會害怕的,畢竟這次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以他想親耳聽到青涯的肯定。

「放心」

青涯說了一句,就往擂台走去,來到擂台邊緣的台階時,他停頓一下,看向面前的灰衣人,微微一笑,就走上台階。一切盡在不言中…

「哥哥加油,打死所有想染指雜役峰的壞蛋…」小青瑤的話語,讓青涯渾身一抖,差點從台階上掉下來。

他猛的回頭,雙目帶著疑惑和一絲微怒,在四張黑臉掃過,最後定格在雙眼朝天,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滾滾身上。

而滾滾同樣能夠輕易的感到,他奶爸在警告他,不要亂教小青瑤,不好的東西或話語。可他滾滾是誰,他又豈會害怕青涯,只見他轉了個身,扭著小屁股,直接對著青涯懟回去。

小插由就此結束,青涯站在擂台之中,望著擂台外的四周人群,說出含有靈力的話語,讓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到和聽清。

「我雜役峰初建不久,在人丁與底蘊嚴重缺足之下,有人眼紅,四處散播,我等幾人的負面之言;有人不服,天天下戰書,我等幾人不應又不行。然,這些我都能忍下。」

「畢竟,你有手段亦有光明正大,下書邀戰,明言奪我山峰,無論輸贏,我必是毫無任何怨言」。

「但是,奈何有些人,不顧同門情誼,或欺我峰無大能,狠下毒手,讓我兄弟承受陰寒噬體,度日如年而生不如死…若不是我在外及時歸來,偶得數枚解寒丹,只怕他們的道途,將會止步於此,終生不得向前半步。」

「這等卑鄙且齷齪的手段,著實令我不齒,同樣也讓我明白,不想再見兄弟們承受傷害,唯有拿起手中的兵器,向著敵人殺去,方可解決所有問題。」

「所以,我不會去憐憫,想傷害或欺負,我與我的兄弟中任何一人。因此,才有了今天這場,築基境的生死不論之戰。」

「而想要與我一戰者,皆可上來,戰台上沒有身份高低,只有符合規矩就行,前提是彼此都要有死的覺悟,一旦上台必有一人躺下,否則誰也不準阻攔,阻者依宗規處置。」

「這就是我這個發起者所定的規矩,不是我死便是你亡,就是這麼的簡單。

要嘛,你就安安靜靜的在人群中待著,從此以後,築基境的人,不得窺竊和染指雜役峰,或者挑釁本峰之人。」

「要嘛,你就走出來,站在擂台上,與我來場最後的燦爛,看看誰將成就誰,而誰將徹底的畫上人生句號。」

「畢竟,我雜役峰確實很大,但除了本峰的弟子以外,真的是沒有一尺多餘的存在。」

「同時,也感謝宗門的厚愛,只讓同代與我們相爭。要不然,雜役峰早已不復存在。因為,沒有實力的守護和憤怒,終究是毫無意義的。」

「我的話,說完了,歡迎那些想入主我峰之人,趕緊涌躍的去報名上來,只此一天,過時不侯。」青涯說完,朝灰衣人看了一眼,對他點了一下頭。

灰衣人,走出一步,隨手一揮,一套桌椅含有文房四寶,出現在他面前,待他坐穩之後,便開口說道:「此事我們幽冥堂介入,就是為了確保,不會有任何的不公或意外出現。若是有意外發生,當如何?」

「殺1

幾十號幽冥堂的人,異口同聲的道,全身散發著幽冥之氣,令人不寒而慄。

「好。青峰主所定的規矩簡單,就是金丹之下,皆可參與,上台之後,必有躺下,沒有投降或半途離開之說。」

「現在,想要成為一峰之主的人,皆可到我這兒留名,而後一個一個的上台,與青峰主展開生死不論之戰,勝者可得雜役峰。」灰衣人說完,四周的人群內,便有人走出,往擂台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