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不朽尊途>第二十七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武俠修真

「叮」

「系統發布任務將自己名字,烙印在在場的所有人心中,成就唯一不可抹去的痕。」

「系統獎勵:不朽城一座」

「御刀術」

「虛無種製造出這粒種子,當是彌補他一生中的那一絲缺憾。)修為+1」

系統的聲音,讓青涯差點破口大罵,心道:「泥嗎的系統,給別人的東西,聽起來總覺得牛『逼』轟轟。然而,給予我的跑馬燈都能整出來。」

「這泥嗎的,不就是讓我在御刀飛行的同時,各種不同顏色的光芒相伴左右?這『逼』裝的必會遭雷劈,就算雷劈不到也會被人劈…」

「我乃外門精英弟子,排行榜上107,修為與青峰主一樣,築基中期。我為了自己,能夠擁有一處更好的修行之地,所以特來台上搏一搏,希望搏出一個不一樣的明天。」

一個長相平凡的少年,手拿著一把大砍刀,望向青涯的目光里,殺意不斷的湧現道。

青涯也回神過來,看著殺意不斷的少年,有些疑惑的同時,剎那間明白了什麼回事。

於是,他看向報名處的幾百名人中搜尋,那個叫王蒼的人。

果然,鶴立雞群的王蒼,也正在看著自己,他嘴角勾著一絲冷笑,手裡拿著一把扇子,往脖子上輕輕一劃,作出一個被殺死的表情。

青涯見此便不再看他,手拿著石刀,朝那平凡的少年直殺過去,道:「你難道不知道,通常最容易死的人,全都是因為話多嗎?」

「若你有九條命,為了更好的生存或巴結,就此賣掉一條我服,但顯然你就這一條命。

所以,望你來生不要再裝『逼』,因為『裝逼』不成,會將自己的小命徹底搭進。少年,來世需慎重…」

青涯沒有運轉一絲靈力,只是純粹的提刀殺向他,而他雖無察覺到致命的危險存在,但在這純粹的一刀中,他還是感到若是被砍到的話,不死也會殘。最後等待自己的,終將是死亡。

這一刻,他有些害怕,為何要聽王蒼的安排,第一個出常同時,他運轉體內的靈力,舉起大砍刀,劈出數道刀芒,來阻擋青涯前進的步伐,好讓自己的心境,迅速回歸之前的寧靜。

數道刀芒迎風襲來,青涯唇邊勾起一道微笑,待刀芒離他約有一寸之時,他一個轉身閃過,輕易的,就避開那數道刀芒,不作任何停留,持刀殺向前方那人。

「1

兵器斷裂的聲音,在台內向外擴散,少年睜著大眼睛,眸中儘是難以置信,看著青涯,隨後緩慢倒下,鮮血也自他的體內,向外不斷流淌。

這時,一名幽冥堂的弟子,走上擂台,確定躺下的人已死,一話不說,用手中一枚黑色的令牌,往地上一揮,那少年與流淌出的鮮血,瞬間消失不見。

「死了…」

「沒有動運絲毫的靈力,只是純粹的一刀,就迎得了開門紅…」

「這誰啊?傻『逼』嗎?為了出名,竟然連命都不要…」

「真他嗎的沒用,連一刀都接不住,我有理由懷疑,他的修為造假…」

「師姐,你覺得如何?」

在滾滾他們的身後,一群男的英俊不凡,女的個個面紗遮顏,但看其身材,前凸后翹,曲線完美…無需多想便能知道,她們不是美女,便是仙子。

「這基礎刀法,至少修習有兩年之上,不然也不會出現這般出手便能一擊即殺,看來這位青峰主不簡單…而能夠花兩年以上的時間,只為最普通的刀法,可想而知,他心性與毅力是何其的可怕。」一個身著黃衣的女子回道。

「美女,有見識。看美女身材比例堪稱完美,何不摘下面紗,讓我看看你適不適合當我奶媽,若適合的話,我會勸勸奶爸娶了你,若不適合的話,你可留在我的身邊,專門來負責照顧我。」

「若是讓熊爺高興了,指不定哪天就會傳你無上術法,讓你成為新一代女帝霸主。從此以後,在我之下,在所有人的頭上,你覺得可好?」

滾滾聞聲而道,轉身對著那個身著黃衣的女子,道出心裡的想法,一雙小眼睛內,閃爍著豐富色彩。

「一隻小小的寵獸,也敢如此大放厥詞,活膩了是吧1一道滿含殺意的目光,伴隨著金丹境的氣息,剎那間降臨在滾滾他們這邊,嚇得小青瑤,渾身發抖。

「你死定了,竟然敢嚇壞我奶爸的小寶貝。呵呵…按照小說里的套路來講,你是活不過三章的。」滾滾憤怒且認真的道,絲毫不怕他的氣息和殺意。

同時,雜役峰的幾人,也將竹轎圍了起來,怒目而視著那位金丹境的青年。

「王蟒,收起你的氣勢,沒看到小孩子,都被你嚇到了。」黃衣女子,雙目之內,帶著些許微怒看著男子說道。

「呵呵…嚇到她,沒殺了她,就已經是我的仁慈與恩賜…還有你們這幾個廢物,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們,還是認為台上那狗屁的峰主,能夠活著走下來幫忙?竟然敢用這種眼神看我…」

「啪1

王蟒話還沒說完,一道無形的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臉上,使他瞬間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數顆牙齒伴著鮮血從他嘴內吐出,半張臉腫的老大。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使人陷入短暫的獃滯中,直至王蟒的哀嚎不斷,眾人才清醒過去,就連靠近這邊觀戰台的群眾,也紛紛將視線望向王蟒,想知道發生了何事…

小青瑤,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轎旁一個身著布衣,頭髮雪白的老爺爺,同時那老者也轉身,露出一個溫馨的微笑,對小青瑤說道。

「小瑤瑤不怕,有我在的一天,世上無人能傷害到你。」他的身影及話語,唯有小青瑤一人,能夠清楚的看到和聽到。

「老爺爺你對瑤瑤真好,瑤瑤能夠感覺的到…哥哥說了,對瑤瑤好的人,要分給他糖吃「納」給你。」小青瑤將小手伸進哈嘍kitty包內,拿出一顆藍色的清靈丹,微笑著遞給白髮老爺爺說道。

布衣老者,有些顫抖的手,從她手中拿起那顆籃色丹藥。他不是因為丹藥而顫抖,是被小青瑤所說的話而感動。

「老爺爺,你快吃礙這糖真的很好吃的,而且還是哥哥昨天做的。」一想起昨天聞到的那種香味,小青瑤就忍不住,再次拿出一顆粉色的往嘴裡放,雙眼眯成一條線,十分享受著嚼與吞后的整個過程。

台上的青涯,在小青瑤被嚇到的同時,心有所感的劈出一道刀芒,轉而看向小青瑤,見她沒有事後,再望著躺在地上抽搐的王蟒,殺意一閃而過。

台下的灰衣人,順著青涯目光望去,直接喚人過來,在其耳邊呢喃了幾句后,只見那人叫上兩人,朝王蟒走去,而後帶著王蟒消失在斗戰台。

無數的吃瓜群眾,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卻聽到那執法人所說的話「懷疑此人與異類有關,需要帶回去,配合檢查一下。」,一旦牽扯到異類之事,任誰都不敢阻攔,更何況還是執法殿的人,親自將其帶走。

就連那黃衣女子,都安靜的在一旁,用充滿疑惑的美目,重新打量起青涯這一群人。因為,她總覺得青涯這一伙人,遠非自己所想的那般簡單,他們宛如一條盡頭就在眼前的路,然而卻是一條一直走不到盡頭的路……

「就你們這些廢物,也敢染指雜役峰。我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真「踏嗎的」的丟臉,為了讓你們死的稍微有點尊嚴,也為了押你們勝的人,多點希望少些絕望,我允許你們一次上來五人。」

爆炸性的話,令整個觀戰的人群,頓時騷亂起來,那些賭青涯輸的人,瞬間覺得青涯是個大好人。

而那些少數支持青涯的人,剎那間都不明所以了,特別是金三金,直接癱坐在地上,手指指著青涯,顫抖的嘴唇斷斷續續說出一句話「泥嗎的青涯,想死也要拉我金家墊背,不帶你這麼玩人的。」

青涯表示自己也很無奈,若不是因為系統的任務,他還真想一個一個的來,殺到他們膽寒為止,但奈何這次系統所發布的任務,難度較高。

然而,想要完成這個任務,只能以自己的一己之力,獨戰群雄,動用最兇殘且狠辣的手段,使自己如同幽靈那般,狠狠的烙印在場每個人的心上,從而才能完成那不可抹滅的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