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二十八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既然青峰主,急著去死,我等自願成全你便是。你們說對或不對?」

未等眾人反應過來,王蒼直截了當的說定。畢竟,如此好的機會,他又豈會錯過。

「對對對…是該圓了青峰主的心愿,否則我們將終生寢食難安,哈哈哈…」

參與生死不論戰的數百人,連忙配合著王蒼說道,同時他們看向青涯像看傻子一樣。

因為,唯有傻子,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口出狂言的揚言要一戰同境五人。不知道的人,還真當會,誤以為他是個不世之才,能夠在同境之中,無敵稱霸。

青涯聞言,微微一笑,道:「那就上來吧,我的戰刀,早已饑渴難耐,急需著新鮮血液。」

與此同時,王蒼叫來兩人,在其耳邊說了幾句,便見那兩人的目光中,綻放一絲喜悅,以及一縷隱藏很好的毒辣。

擂台上的五對一,彼此間的鮮明對比,可謂是一目了然,使的觀戰人群,個個屏住呼吸,生怕打破這短暫的安寧。

其中大多數人,都是眉開眼笑,紅潤滿面,看著手中那枚小小的金簽,心裡不斷的開始運算,此戰落幕後,自己可得多少財物。

只有很少的一部人,面色焦灼,盯著擂台中,那道藍色的身影。擔心的同時,似乎不想錯過,他的任何一舉一動。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在青峰主的規矩中,好像沒有禁止,不可使用寵獸出戰的吧?」

「當然,若是青峰主說有禁止之言,或者現在重新改定規則的話,我等自會悉聽尊便,且毫無任何怨言…畢竟,你乃是堂堂的一峰之主,你所說的話,就是規矩。」

青涯對面五人中為首的那人,笑裡藏刀著說道。他站在那裡,微笑著靜候青涯開口,彷彿接下來只要青涯說話,一切都可依。

「寵獸可出戰。」對於將要死去的人,青涯也是懶的跟他廢話。

「不愧是一峰之主,說一不二,值得我們學習……」

「泥嗎的,打不打,不打趕緊都給我自殺去話真多,聽的我都快吐了。」青涯直接打斷那人的話,他是真的聽煩了。

「這麼急著輪迴,那送你一程,又有何妨。出來吧,魔猿,給我慢慢的撕了他,讓他知道開罪王少的下場,都將是生不如死。」

那人說完,取下腰間的儲獸袋,然後將其打開,只見一頭渾身漆黑的魔猿,待他腳踏戰台之後,身體不斷的變高變大,停止之時都快接近三米高。

魔猿低下頭顱,看著渺小的青涯,那雙比牛還大的眼睛,赤裸裸閃爍著不屑,而後仰天長嘯,聲如雷鳴,令無數觀戰的人,忽感心驚膽戰。

「巧了,我也有一頭寵獸。」五人中的另一個人,同樣將自己的寵獸釋放出來。

這是一隻,一米大小的烈焰鳥,渾身上下一片火紅,散發著一絲炎熱氣息,他迅速的展翅飛翔於空,在盤旋的同時,俯視著青涯,眸中火光閃閃。

「我去,太欺負人了吧!本來五打一,就能穩贏。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放出兩頭,堪比金丹境的寵獸,要點臉不?」

「若是青峰主能夠戰勝,我就算是傾家蕩產,也無任何怨言…」

「呵呵,七打一,我就笑笑…」

「羞與你們為同門…」

吃瓜觀眾,紛紛表達自己的不滿及鄙視,使台上的五個人,面色通紅,轉而將所有的憤怒,都對準青涯。

「殺」

兩頭築基巔峰期的妖獸,而且還是一地一空,這讓青涯不得不重視,同時也慶幸因絕言丹的後遺症,使他們的反應速度變慢,不然這將會是一場惡戰。

青涯握緊石刀,遠轉體內的靈力,向跳躍而來的魔猿,毫不猶豫的打出一道分刀影,流光溢彩的刀芒,一往直前的途中,開始分化為無數絢麗且鋒利的小刀芒。

在那一剎那間,形成一張大網,朝魔猿籠罩起來。

然而,未等他再劈出一刀,一股危險的氣息,從天而降。

只見烈焰鳥自空中,極速殺至,雙爪間帶著燃燒的火焰,朝自己的腦袋抓來。

被動的青涯,只能避開要害,身體向前微微傾斜,躲過最致命的傷害,用後背代受這一記傷害。

「氨

烈焰鳥的利爪,撕開了他後背的衣裳,留下數道向外淌血的可怖傷痕,就迅速飛回天空,在他頭頂上來回盤旋,尋找著下一次出手的最佳時機,打算一擊絕殺。

青涯叫了一聲,頓感後背火辣辣的痛,宛如有無數的蟻蟲在噬,讓他的額頭瞬間密布細汗。

他咬緊牙關,迅速拿出一顆清靈丹服下,讓自己保持著清明和高度警惕的狀態,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會少受些創傷。

「吼…」

魔猿從刀芒網中走出,全身上下布滿了無數小傷痕,鮮血自他的身上,滴答滴答的落在擂台上,呈現著黑紅混色。

他面目猙獰,吼聲不斷,雙掌握緊成拳,不停捶打著自己的胸膛,響聲如鼓,傳遍四面八方,彷彿在訴說著他的憤怒。

赤紅的雙目,令人望而顫慄,一步一步的向青涯走來…露出黑色的獠牙,狂暴的氣息,不斷向上攀升。

「看看,看看…這就是要一挑五的人,連我們的寵獸都打不過,拿什麼來挑戰我們,還想殺王少,多麼可笑的話,也好意思說。哈哈…」

擂台上的五人,絲毫沒有打算加入戰鬥,自始就站在那兒,看著自己的寵獸與青涯相互撕殺,還一邊不停的嘲道。

魔猿雙掌高舉頭頂,一層烏黑色的霧靄,迅速在他的雙掌纏繞變大,宛若兩把巨捶,完全將青涯整個人覆蓋在內。

無數的人,在閉眼時,心裡暗罵青涯裝x或傻,好好的單挑不打,偏偏卻要選擇找死…能怪誰。

只有滾滾和幽冥堂的人,十分淡定,那怕此時青涯陷入險境,他們依然毫無絲毫的著急。

畢竟,他們在馬家鎮,與青涯是一起戰鬥過的人,自然是最為熟悉,青涯真正實力的人…至於小青瑤,早已躺在竹轎上沉睡。

看著形似捶子的巴掌,從上向下而來,青涯不閃躲的站在原地,挺拔的身軀,宛若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神色異常的平靜,令人望而生畏。

他舉起石刀,將刀刃向上,運轉體內的靈力,通過雙臂再注入刀中。

石刀在剎那間,爆出璀璨的光芒,一股來自古老的氣息,干擾著時空節點,以無敵的姿勢,向前開道,不屑前方所有的阻礙。

「破」

同時,青涯大喊一聲,只見他後背的傷痕,在眨眼之間都消失不見,自身的氣息也在不斷的變大。

為了將所有想染指雜役峰的同代,全部揪出來,青涯便將自身真正的修為,隱匿在金三金對外所說的境界。

而且,他還特意從系統商店內,購買兩粒可以在瞬間癒合傷口的丹藥,從而製造這出假象,讓人誤以為,他是在戰鬥中突破境界,使自己更上一層樓的…

「吼吼吼…」

魔猿的雙掌,被石刀的刀芒整齊的斬落,使他痛疼的不停大吼,一雙偌大猿掌,掉在青涯的腳下。

看著後退的魔猿,青涯又豈會放過,直接就注靈刀內,打出一道刀芒,朝魔猿的雙膝蓋襲去。

「轟」

在魔猿雙膝跪地的時候,整個擂台為之一動。青涯跳躍而起,狠狠的踩踏在魔猿的身軀上,藉此縱身一躍,朝頭頂盤旋的烈焰鳥,劈出交叉的十字斬。

由於距離較近,而烈焰鳥沒魔猿那般皮糙肉厚。因此,交叉的十字斬,輕易的穿透他的身軀,將他分成四塊,伴隨著鮮艷的紅血,從天墜落在擂台之上。

同時青涯將刀往下一插,刀身的那部分,全部貫穿魔猿的整顆腦袋,使魔猿那龐大的身軀,倒地抖動了幾下后,一命嗚呼。

這所有的一切,都在短短的十幾個呼吸間,一氣呵成。

青涯拔出染血的石刀,轉身看向那五個眼中充滿著不相信的人,微笑說道:「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剛殺了兩頭不知誰家沒拴好的畜生。」

「現在完事了,來來來…繼續我們未完的決戰。」

青涯笑道的聲音,讓呆若木雞的五人,彷彿聽到來自於幽冥深處的呼喚,脊背發寒的同時,也清醒過來。

紛紛看向青涯,那似笑非笑的臉龐,讓他們害怕得思緒混亂無比,萌生退意,忘記了那所謂的規矩,道:「青峰主,要不你看我們認…」

「泥嗎的,打的贏時,就裝大爺;打不過時,秒變孫子,世上那有如此好事,你給我介紹幾次?」

「像你們這種人,?著就是浪費物品,死了同樣浪費土地…最不該的是,你們選擇了,與我為敵。」

「因為,我會將所有想殺我的人,都殺在前行的道旁。對於敵人的仁慈,就是對於自己,以及身邊的人,最為殘忍的潛在傷害。」

「所以,都去死吧1

青涯說完,一刀劈出,然後轉身看向灰衣人,點了點頭。至於身後的五人,連話都沒來及說,就變成五堆肉塊,彼此相接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