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不朽尊途>第二十九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霸道且兇狠的青峰主(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同人競技

在場的眾人,看的目瞪口呆,不是青峰主被魔猿的雙掌拍成肉泥?而是在短短的十幾個呼吸間,劇情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縱觀整個擂台之上,還站著的人,只剩他青峰主一個。

「老哥,這是什麼個情況?這突然間的變換,使我的腦袋都跟不上…老哥,給個詳解可好?」一個明顯犯了迷糊的少年,用手指戳了戳身邊的青年問道。

「踏粘的,你問我,那我問誰去?我也想知道…」那位青年,也是神色懵『逼』的望向擂台上的青涯,滿腦子裡,都是問號和不解。

同樣,人群中也有一些人,說出問題的關鍵所在,道:「沒想到,青峰主竟然能夠在戰鬥中,突破原有的境界,使自己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從而在短短的時間內,反殺兩頭寵獸與五人,可見青峰主的天賦,是何其的恐怖無比。」

「繼續…」灰衣人,望向報名的那百人處說道。

…………

半天過去。

參與生死不論之戰的人,只剩下寥寥的十幾人。

灰衣人,喊了數遍,硬是沒有一人,敢踏上擂台。他們看向青涯的眸中,除了恐懼,只剩下害怕。

任他們如何也想不到,短短的半天之內,自己這邊的幾百人,全被青涯屠殺,都成了他的刀下鬼魂。

甚至,在場的所有人,也被青涯的霸道和兇狠,深深的嚇到,使得心裡陰影不斷。

時不時地,都會顯現出一副副畫面…一個少年,手提著一把刀刃上,無數小缺口的石刀,在五人中殺進殺出…宛若死神那般,收割著該死之命。

他,每一次的殺進,都如入無人之境,只有漫天飛舞著血肉,在擂台之上的空中,璀璨奪目。

他,每一次的站立,都似一座令人無法跨越的山峰,孤獨且傲氣的立於那裡,周身圍繞著一股霸絕天下的氣息,俯視著天地一切。

這一刻,少許人有感,青涯此人,若不中途夭折的話,將來的整個點蒼大陸,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既然都不敢上來,那麼…就一起上來吧!十幾個人在一起,也能給你們彼此之間壯壯膽。哈哈…」

青涯看著面色蒼白,畏畏縮縮,剩餘的十幾人,毫無客氣的嘲諷笑道。

「青峰主,凡事留一線,他日好相見。我想,你也不想,一直都待在宗門內,而不戀外面的精彩世界吧1

十幾人中,走出一個少年,雖然他害怕青涯,但他還是硬著頭皮放出狠話。赤裸裸的開始威脅起青涯,希望他能夠知難而退。

因為,這剩餘的十幾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著一個不小的家族,為其撐腰。因此,他們行事,習慣了驕橫無忌,向來都是目中無人。

「呵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之…因果一道,一直都存在,可你們卻未曾有過敬畏。」

「至於,你們背後的家族,若不犯我還好,一旦犯了,除非我死,不然總有一天,我會將其連根拔除。」

「你們若想要活著,就該像個男人一樣,拿起手中的兵器,勇敢的和我一戰,最後再將我斬殺。要不然,你們的下場,將會與剛才的他們一樣。」

為了完成系統所發布的任務,青涯也是完全不顧形象及後果地說道。

「沒什麼可說的,一起上。」王蒼走出來說道,而後帶著剩餘的人,神色十分陰霾的走上擂台。

與此同時,最後的決戰,就此拉開帷幕。

「殺」

青涯雙目有神,黑髮披散,看著前方數頭寵獸和十幾人,他沒有任何畏懼的大喝一聲,提刀殺進那堆對自己凶目閃閃的敵人。

一時間,整個擂台,都被各種炫麗的武技所覆蓋,五光十色呈現出美輪美奐,同樣,存在著危機四伏且剎那身消成史。

觀戰的群眾中,只有少數的人,雙目透過光彩的外表,親眼目睹裡面慘烈的大戰。

這些人,無一不倒吸一口寒氣,同時心道:「此戰已經毫無懸念,勝者必然是青峰主…以後,得罪誰都行,就是不能得罪雜役峰的人…以後若是遇到,有必要繞道避開。」

斗戰台,天宗無人不知的地方,然而在今日,這裡卻成為了一處可怖的修羅戰場,鮮艷且溫熱的血液,從擂台邊緣處,伴隨著血腥之味,迅速的流入地下,與在空氣中瀰漫。

台上的人,死傷皆有。

青涯看似勇猛無敵,然,他身上的衣裂痕,同樣向人們無聲的傾訴,他傷的不比他人輕。

「殺」

「他快不行了,只要殺了他,我們就能活著,而雜役峰也是我們的,到時候,同代之中,將由我們來主浮沉。」

王蒼身著白衣,在那破裂爛口中,閃爍著道道銀光,使人一眼望見,便知在他的白衣之內,著有一件靈甲。

他雖無身受傷痕,但奈何青涯對他專門照顧,不斷的提刀與他碰撞…身雖完好,可體內卻是血液翻騰,時不時的噴出一口鮮血,令他面色煞白和難受的同時,對青涯更是無比怨恨。

嗜血的雙目,盯著傷痕纍纍的青涯,聲如洪鐘,隱含著貪婪和報復,道。

「正如你所說的,是時候結束了。」

「破」

青涯說完,拿出一粒丹藥服下,他身上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癒合,然後結痂脫落。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又驚嚇到台上還活著的人。

他們又怎會忘記,在不久之前,與這如出一轍的一幕…難道他又要進境不成?

「不可能的…萬古以來,沒有一人能夠在短短的半天之內,連破兩境。你一定是服了禁藥,不然怎麼如此,我要將你舉報到執法殿…」

王蒼語無倫次的大聲說道,就連觀戰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眾人難以想象…竟然有人,會在半天內,連破兩境。

若是沒有吞服禁藥,那這人將是何其的可怕,未來又會…所有的人,都不敢往下繼續想。

「萬古以來沒有,並不代表當代就無,而我就是那個,打破萬古都沒有的人。」

青涯望向神色憋屈,卻又無可奈何,以及無法相信的王蒼,淡淡的說道,同時一道刀芒朝他的眉心襲殺。

「哈哈…」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不懂的隱忍,必折於途中,青峰主礙我在輪迴中,靜候你的報到。」

王蒼的聲音,在廣場內回蕩,隨後刀芒撕裂他的眉心,整顆腦袋,就此一分二半。

青涯沒作任何停頓,迅速將剩餘的人斬殺,自此過後,生死不論之戰徹底的落幕,而青涯名字和模樣,也深深的烙印在在場所有人的心上,成為了他們用盡一生,都無法抹去的印記。

…………

一戰風雲啟,新時代的序幕,就此逐漸拉開一角…是跟著前人的腳步,繼續前仆後繼?還是躲在某陰暗的角落裡,背信棄義…

不朽城的降臨,會使點蒼大陸,出現何種變故?且看寫書人,為你一一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