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不朽尊途>第三十章 十峰會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十峰會議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同人競技

「叮」

「恭喜宿主完成的任務,獎勵已發放戒內。」

「叮」

「恭喜宿主進級築基完美境,還需要1000修為點,與一次渡劫,方可踏入金丹境,望宿主再接再厲,繼續努力。」

「叮」

「系統發布連環任務第二段好壞皆可同時也為下一段任務,打下堅固的基石。」

「任務獎勵:新不朽碑」

「同樣,它將重新記錄,為新時代開拓和付出血淚,以及作出卓越貢獻的種族萬靈,將會記錄著他們一生所有的成就與貢獻,古不變。」

「無論他是何族群或貧民,還是俯視歲月的無敵者,只要在新的時代中,為萬靈謀得福利者,都將成為不朽的傳奇,永受萬靈敬仰等等…」

「血脈令」

「豐碑有靈,自會擇其族,一明主而降臨。使得者,憶始祖,各般艱辛之往昔,與那渺小卻不屈的身影硬撼天地,為萬靈謀福利,探索新地等等…榮耀再傳承,前仆後有繼,接者在前行的途中,勿忘為萬靈造福等等…修為+1」

…………

奪與守的一戰落下帷幕,消息也同時傳出,本是意料之中的勝者,卻出現在另一方,在無數人難以相信的同時,一場針對雜役峰的暗殺,也在暗中開始進行著。

無論是青涯那可怕的天賦,還是坐擁無數財物的峰中眾人,都有值得暗殺者出手的理由。前提是這些人,出現在宗門之外。

餘波未平,一波又起,仙戰遺地將開啟的消息,同樣宛若狂風暴雨般的速度,迅速傳遍整箇舊土的區域。

傳說,仙戰遺地,乃是一處萬古中的某個年代,仙者與異類的同歸於盡之地,每隔千年,就會自行開啟,唯有築基境的人可踏入,而其內機緣無盡,同樣步步也是殺機。

…………

這是一座古樸卻流轉著歲月氣息的古殿,它立於天宗最高的山峰頂上,在寧靜中俯瞰四野,狀若一覽眾山校

這裡是天宗,手掌實權的高層議事大殿,其殿內商議之事,皆是核心之秘,關乎著宗門興衰一切。

今日,在這座樸實無華的大殿內,主次有序,坐著十一人。

主位之人,乃是當代天宗宗主,他身著青衣,三十有幾,俊秀的五宮分明,攜帶著一身書生之氣,任誰看之,都不會把他與天宗之主,關聯到一起。

這不,在次座的左邊末端,青涯就用懷疑的目光,盯了許久…畢竟,這和他想象中的形象,反差的太大,大到他都想揪著對方衣裳質問。

而他的想象之中,宗主的模樣,乃是一個高大威猛,劍眉星目,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霸主或王者之氣,一眼就能定人生死,一言便可攪動風雲的人物…

同時,宗主也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雙目之中,彷彿在說,是不是很失望,和心中所想的不一樣,看的青涯一陣尷尬。

「此次議事有三。其一,馬家鎮之事,諸位先將面前的記錄玉片一觀,然後再論。」

宗主說完的同時,除了他與青涯外,其餘的九人,雙目向下一掃,玉片內所有的畫面和信息,都在他們腦中出現,使他們在一瞬間,將馬家鎮所發生的事情,瞭然於心。

同時,望向坐在左邊末端的青涯,有讚賞的,有微笑的,也有點頭的…

「宗門向來賞罰分明,此次馬家鎮除異一事,青峰主當居首功,故本宗獎賞天宗在外的產業天香酒樓,從此以後由雜役峰管理,每年所得上交宗門二成就可,剩餘的自行安排。」

「還有,對於青峰主所說的過時規矩,本宗也覺得言之有理。」

「畢竟,這時代不同於任何一個時代,確實有需要對外的宗規,廢舊立新,使他們不會再出現如馬家鎮那般,被宗規約束的不能自已。」

「若諸位覺得可行,不日便可執行。」

宗主的話音剛落,就有人跟著道起,道:「我支持對外的宗規廢舊立新,新時代當有不同規矩,這樣他們也能應付自如…」

「在外管理產業的人,乃是宗門的中堅力量,忠誠於宗門的心,相信大家都看在眼裡,他們是不會作出有辱宗門之事。」

「然,對外的宗規中,確實有些過於約束…所以,我也支持,廢舊立新。」

「早就該換了,礙於宗規的存在,那些連三流都排不上的小門小族,都敢在宗門的產業內消費的同時,充大爺,說大話…依我這爆脾氣來說,直接廢除不立最好,讓管理者,不服誰就『干』誰。當然,前提是,對方真的欠揍…」

如此彪悍的話,嚇得青涯差點趴桌子,連忙望向說話之人,兄見一個魁梧且威猛的中年人,口沫橫飛,振振有詞的說。

「泥嗎的,難道你不知道,向來有錢的都是大爺,而且人家在你店裡消費,還不讓人家說些大話,有你這麼霸道的嗎…」

「還有,無規矩不成方圓,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竟然都不懂,你是真傻還是當我們都傻?你這峰主之位,不得不令我懷疑,你是走後門得來的。」

青涯心道的同時,望向其他人時,卻懵『逼』的發現,他們神色平靜,似已習以為常…直至不久的將來,他才知道,人家穩坐一峰主,確是實力所為。

「好,此事已結,廢舊立新,不日就會出現在外產業的管理人手中。」

「接下來的第二件事,還是與青峰主有關,那就是青峰主,所帶回的那個女嬰…」

「啪」

青涯直接站起,事關小青瑤,使青涯無法冷靜,恕目而視著宗主,大有一言不合就『干』的趨勢。

「師妹,你自己看,師兄說的沒錯吧!那個女嬰,就是青峰主的寶貝疙瘩,誰也別想跟他搶,不然就會出現眼前這一幕…你若想要過來,自己跟青峰主說。」

宗主鳥都不鳥憤怒的青涯,而是對著十人中,唯一一名面紗遮顏的女子說道。

只見那女子,望向青涯,美目含情脈脈,看的青涯渾身雞皮疙瘩突出,瞬間如氣球似的,一泄回原形。

「青峰主,那女嬰天生非凡,血脈更是特別,就連我觀遍史錄,都未曾有過記載…」

「說這些,並不是想要從青峰主手中將她搶過去,而是我覺得一個小女孩,應該是在充滿母愛的人群中成長,較為妥中一些。」

「再者,她需要同齡的玩伴…」

「多謝宗主,以及諸位前輩,如此愛護青瑤。但青瑤之事,乃是我自家之事,相信在場諸位,對於她的經歷,有過探知。」

「所以,我只想讓她有個快樂且完整的童年,不想讓她過早的踏上修途,還望宗主與諸位前輩成全。」青涯打斷那女子空靈的聲音,說出自己目前最真實的想法。

「聽聽吧,是不是和我所說的神似。關於那女嬰的事,自此之後,都不可再提或惦著,一切都由青峰主自行處理。」

「那女嬰的經歷,確實令人憐憫,為了不讓她再遇他人欺負,或是宗內有些不死心者的打擾,這枚令牌,你讓她掛在腰間,整個天宗就是她的家,想去宗內何處都行,沒人敢管。因為,能管的人,不是忙碌無時,就是深沉修行,這樣說,懂了吧。」宗主在說話的過途中,朝青涯拋去一枚白玉令牌。

「聖女令」青涯接到令牌,低頭便看這三個字,同時宗主與另外九人,彼此相望而會心一笑。

「這令牌有分量,跟宗主一個級別,牛『逼』……」青涯傻傻盯著聖女令,不斷的幻想,青瑤有此身份后,在滾滾的慫恿下,橫行整個宗內,收這取那的畫面,差點口水都流出來,那裡還有心思去看他們。

「嗯」

眾人見青涯這模樣,總覺得怪怪的,但又想不出來那裡怪,都覺得計劃很是完美的完成。至於青涯為何會有如此表情,他們全當是鄉下人,剛進城時的模樣,沒見過世面而不了了之。

「最後一事,乃是關於仙戰遺地,它將在一個月後開啟,諸峰各有十個名額,剩餘名額,由外門副門主自行分配給築基境的精英弟子。同時,此次帶隊之人也是他。」

「仙戰遺地,造化遍地。同樣殺機重重,需量力而行…此議已結,自行離去。」

剎那間,整個大殿,獨剩懵『逼』的青涯一人。

「泥嗎的,一群坑貨,不是說好送我回雜役峰…」青涯破口大罵,然後自己一人委屈的下峰。

「諸位師兄和師妹,來我居所共飲一杯,慶祝我宗再添一名無敵者,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