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三十一章 貢獻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貢獻者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雜役峰,青涯的房內,一共有七人席地而坐,他看著剛剛出關,便來報道的十八劍,唇邊一直掛著一抹笑意。

還有他那渾身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氣息,不用想,也能猜到,他已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金丹境修者。

眾人在一翻恭喜過後,青涯便將十峰會議中,除了小青瑤的事,沒有告訴他們以外,其餘的,也都大概的講述一遍。

同時,他將天香酒樓的所有一切,交由金三金全權負責打理。

畢竟,他的家族世代,一直從事著經商一道,對於如何經營好酒樓的事,他相信金三金自有一套,而他卻可安心的做個甩手掌柜。

而那仙戰遺地的十個名額,除了已是金丹境的十八劍外,在此的,就佔了六個名額。至於,那剩下四個,將會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從峰中兩百人中,選出四個。

自從斗戰台事後,足有千名同代之人,前來拜峰,願成為雜役峰的初代弟子。在青涯他們幾人的精心挑選后,只有兩百人,符合他們心中各自所想的。

天賦和靈根與血脈,在青涯眼中,倒是次要的,他需要的是有毅力,拼努力的人,以及彼此間的絕對信任和忠誠,無論在外遇到任何困難時,都會將自己的後背,完全的交由自家人來守護…而不是只對他青涯一人。

待青涯講完之後,留下李流風一人,目送著幾位兄弟離開。再回望,見神色有些疑惑的李流風,道:「我本生於這片天地。活著,只為守護人類們安康成長!離開,只因前方的戰場,需要我去參戰…」

新的時代很快就會降臨,而青涯他需要有足夠的力量,與他一起在大時代里爭渡,崛起的同時將異類徹底滅盡,開啟不朽的征途和守護種族萬靈。

李流風,在青涯將他血脈里的祖訓喚醒之時,整個人彷彿踏上了時間長河,追溯著祖輩的足跡,觀看他們一生所做的所有。

他周身瀰漫著濃郁的時間,與歲月的氣息,雙眸宛若貫穿遠古之後,時而閃爍著一縷色彩,時而一片赤紅…

當他清醒后,抬頭望向青涯的目光里,攜帶著全是敬畏和一絲曙光,與之前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過去的,終將已成為過去。我是我自己,而不是那「祖」,你若把我當「祖」,你便可現在離去,從此互不相見。」

「我青涯需要的是,像大山荒林中那樣的兄弟情義,不拋棄,不放棄,彼此生死相依…在將來的黑暗動亂里,平滅各種異類,而並不是唯命是從的人群。」

「這樣說,你可懂?」青涯直視著李流風,面色嚴肅且十分認真的對他說道。

「懂」

堅持許久的李流風,還是被青涯直視的敗下來,很僵硬的說出那字。其實,在他心裡也有些許慶幸。

雖說祖輩的意識不可違,甚至包括他自己本身,也是視青涯為真正的兄弟,倘若遇到危險時,他也會毫不猶豫,為青涯擋下致命的傷害。

但是,牽扯到整個家族,他心中多多少少都會有些猶豫,這不怪李流風,只要是稍有情義的人,都會有這種思想存在。

「叮」

「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獎勵發放戒內。」

「目前宿主的征途點為100點。」

「發現步法『七星移位』是否學習?」

「學」

心念一落,青涯腦海中,出現一個小人,在不斷的演示著七星移位,小人每轉移一步,都充滿著奧妙無窮…

「叮」

「發現宿主踏入完美境,系統獎勵的「修為+1」無法直接為宿主升級,望宿主儘快渡劫,而後系統為宿主再自動升級。」

「這是你李氏一族的原始族令,其內含有血脈和功法的覺醒與傳承,而你是這一代最適合的人。」

「同樣,這枚族令代表著什麼,相信不用我多說,你自己也知道。我希望你能夠真的記住,我青涯需要的是兄弟,而不是別的…」

青涯從戒內,拿出一枚刻有李字的石制令牌,遞給李流風手中,然後走出房屋,讓李流風獨自在內覺醒血脈,與接受傳承。

在青涯離開之後,那枚李氏族令,散發著一團璀璨光芒,將李流風整個人包裹其內,最後形成一個蠶繭,綻放著浩瀚而莫測的凌厲之勢。

在外的青涯,雙目中流轉彩色光芒,望著自己的房屋,那被某種神秘的氣機所掩蓋,使屋內的一切模糊不清,更沒有泄露一絲出來。

與此同時,整個點蒼大陸的天,變了。

本是晴空無邊的天,剎那即變成紅,就連太陽亦是紅芒普照,風停了,無電閃雷鳴卻下起了雨。

只是這雨,紅似鮮血般艷麗,這詭異的一幕,突然降臨,令整個點蒼大陸的大部分種族萬靈,在悚然卻又好奇的同時,滿腦子裡儘是疑惑。

所有的老不死者,似有所感的從深沉的修行中,瞬間覺醒,隨後消失於原地,立於宗,族、山、城…的上空,全身微顫,渾濁的雙目,一片泛紅,有淚水在不停的閃爍。

他們嘴裡語無倫次的道:「不可能的,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我修行出了錯,我要清醒過來。」

「史錄記載,萬古以來,沒有一個貢獻者隕落,為什麼會出現,難道在那遙遠之地,遭遇到了大恐怖…」

「原本以為「史錄」只是虛假亂來,沒想還真有這事。」

「九祖有遺訓,貢獻者降臨,大世必將啟…」

「沒想到,我這把老骨頭,還能參與到大世之中…」

天宗上空,數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彼此說道,同時雙目盯著虛空,來回不停的搜尋。

「那怕只剩一根脊梁骨,亦可再戰億萬載…」

「故鄉依在,故人卻難尋,回望一生路,無怨亦無悔…」

宛若大道天音,徹響在整個點蒼天地。

只見虛空之中,漂浮著一座青銅棺槨,看似遙遠的距離。然,所有的生靈,都能輕易的看清,它棺槨周身,雕刻著模糊的圖案與文字。

「跪拜,為貢獻者送行」

老不死者們,將自身的氣息釋放出來,頓時整個點蒼大陸,威壓瀰漫,除了青涯與滾滾外,所有的生靈,都雙膝跪地。

無論好壞之人,或是潛伏在生靈中的異類,無一不是跪著,為貢獻者送行。

「異類亡我種族萬靈之心不死,後世人需緊記,遇見便屠之,絕不給對方有機可乘的機會,不然種族必亡。」

「我族之人,即以承載使命,當棄祖輩之榮光,重領族人,再踏征程,消除異類,探尋新地,為生靈謀福利,重造我族之榮耀。」

「切記,切記…」

青銅棺槨,漸行漸遠…前往的地方,無人可知。

就連青涯,也無法看清。

天空恢復晴天,宛若是一場幻象,但奈何是真實存在。

點蒼大陸,億億萬生靈,似乎都有使命似的,不是在刻苦的修行,就是在搜行異類的路上,紛亂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