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三十二章 暗殺者(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暗殺者(上)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清風徐來,竹聲細細,青涯烏黑髮亮的過肩長發,在風中凌亂飛舞,他望向小青瑤與滾滾玩耍的地方,面露微笑。

這一刻,他真想時間能夠就此靜止…

可現實總不如他願,背負著越多,越讓他自己無法歇息片刻,似人騎馬似的,若不鞭策,只能一直呆在原地,想去心中嚮往的地方,終不能實現,而淪為成一個幻夢泡影。

他不曾忘記,那張半閉著眼,且帶笑的臉,還在沉眠之中,苦苦的煎熬。同樣,他身上的使命,他也會用盡一生去完成,無論最後的結局會如何,至少他是真的努力過……

…………

青涯他獨自下峰。

這一次,他將獨行,不會帶上任何人,包括滾滾在內。原因很簡單,小青瑤還小,需要一個玩伴,而滾滾確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選擇。

任務殿

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當青涯再次踏入這裡時,已不是當初那般模樣,只有幾雙眼睛,偶爾的看他一下。

如今,整個天宗,有不知道青涯的人,恐怕是少的可憐。

他一進入大廳,整個大廳內的聲音,在瞬間停止,有人看著他向後緩慢而退,有人卻是眼閃星星,甚至還有的人,不敢觀視,將頭低的恨不得埋進胸口裡…

這讓青涯頓感無比的尷尬,不知說什麼好?只能全當是沒看見,迅速的走到金丹境的任務區域,抬頭快速的觀看,那屏幕上滾動的各種任務。

沼澤林,獲取五十顆「陰腐鱷」的內丹,獎勵200宗門貢獻點,適合修為人群,金丹初期以上。

沼澤林,獲取三株三色腐蝕草,獎勵300宗門貢獻點,適合修為人群,金丹境皆可。

青涯大概的瀏覽一遍,發現只有沼澤林的兩個任務,適合自己,而且貢獻點也不低。

於是,他來到一處窗口,對著一位相貌不錯的紅衣女子,說出自己所要領的任務,然後帶著任務卡片和地圖,迅速的消失在任務殿。

整個大廳里的人,宛若從禁錮中恢復自由,聲似浪潮,所論之事,全是與他青涯有關。

還有一些人,眸中閃爍著絲絲陰寒,快速的拿出傳信水晶,對內呢喃了幾句,而後看著越走越遠的青涯,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

從離開任務殿,走出天宗,再到天宗城的途中,青涯便感有數雙眼睛,一直在暗中盯著自己。

他清楚的知道,這些盯著自己的人,必是那些被自己所斬殺的人,其中的某個家族花錢監視,與負責暗殺自己的人。

之所以,他們現在沒有動手,只因這裡乃是天宗的地盤,一旦出手,很容易就能引來天宗的執法者,或是護城的天宗門人。

到時還沒將我斬殺,自己先被天宗的人鎮殺。所以,任誰都不敢輕舉妄動,一路尾隨著青涯,找個合適的地方,將其了結。

青涯也知道,踏出天宗城后的路上,絕無風平浪靜。於是,他花上百靈品,買了一頭「疾風蒼狼」號稱同境陸地中速度最快的築基境妖獸。

騎著它,就往沼澤林,一路賓士。

「尼瑪的!他是不是發現了我們,然後花大價錢買了頭疾風蒼狼,借其甩開我們?」

「不可能的,我們那麼隱蔽的跟隨,他是不發現的。再者,他若是發現我們,你覺得,他還會走出天宗城么?」

「依我看,他是有錢任性,炫耀著自身財富。」

「呵呵…就算騎著疾風蒼狼,今日他也逃脫不了,死亡的註定。」

「老二,你我直接御器而行,迅速將其滅了,好回去領取那筆錢。」

「未踏入金丹境者,終究是螻蟻,對付他,我們真不差這點靈力。」

「嗯,大哥說的在理。」

這是一群十幾個人的團隊,除了兩名是金丹境以外,其餘的都是築基境,當中修為最低的一人,也有築基中期。

他們為首的,乃是一個體態彪悍,面有數道可怖傷痕,顯的些許凶神惡煞的青年。若有嬰兒見其模樣,必將數月惡夢相伴。

而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專做殺人越貨之事,也時常接一些暗殺的任務。

如今有人出大價錢,請他們出手作掉青涯,他們自然樂意至極,那怕青涯的身份再高,對於他們來說,也就是那樣。

只要修為低於自己的,管他是誰,一律皆可接下。待完成一切之後,就帶著兄弟們,遠離此地,改頭換面,繼續重操舊業。

話音落下的同時,一人腳踏細劍,一人腳踏大斧,朝青涯那方向快速的接近。

青涯騎狼奔行的途中,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出來,感應著四周一切,時刻警惕突變來臨。

「不好1

青涯頓感後背一寒,立馬從疾風蒼狼的背上,身影一斜就跳在地上,隨後一個轉身,只見一道冰寒的光芒,迅速擊中疾風蒼狼,連叫聲都來不及叫下的疾風蒼狼,剎那變成一頭冰狼,然後再化為冰渣,慢慢的消融至不復存在。

與此同時,一道斧芒,隨即而來。

一股十分霸道的氣息,宛若狂風攜著海嘯,朝自己撲面襲來。

青涯神色淡定,立即施展「七星移位」避開近在眼前的斧芒,再出現處,在兩米開外。

「轟」

那道斧芒劈在青涯身後的幾百米,與一塊山石相撞在一起,剎那間石碎紛飛,樹木顫動,霸道至極,可想而知。

「咦1

「沒想到,這螻蟻還真有兩下子。不錯,可以先玩一下,不然輕易就死了,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再怎麼說,你也是堂堂的天宗內的一峰之主。」

「哈哈…」

傷疤男,見青涯躲過自己兩人的攻擊,頓時對他產生了些許興趣,嘲諷時,還不忘大聲嘲笑。

可青涯渾然不在意,他的嘲道,更不會對他倆產生任何的興趣,他戒備的同時,將精神力擴散四周,確定再沒其他人外。

他雙目寒光閃閃,手握著石刀,想起剛才的一幕,雖神色無比的從答淡定,但內心之中,仍然是心有餘悸。

若非他與他人有所不同,早已死在那道冰寒之下,那裡還有命站在這裡,心中那瞬間升起的怒火,可想而知是何其的恐怖。

「殺」

他望向那已判死刑一胖一瘦,都懶的說一句話,金丹境又不是沒殺過,只是眼前這倆人,一看就不是那馬家人能夠相比。

於是乎,他大喝一聲,一躍而起,手握著石刀在空中,快速的劈出兩道交叉一起的十字斬。

落地之後,再次施展出「七星移位」朝那倆人中,那個偏瘦的人殺去,因為他能清晰的感應出,他比那刀疤男修為低不少。

都說柿子要揀軟的捏,這句話,如今放在青涯這兒,算是再合適不過。

刀疤男見殺來的青涯,頓時勃然大怒,渾身殺伐之氣,盡顯無遺,宛若是歷經無數大戰的人,才能集聚如此濃厚的殺氣,道「尼瑪的,老子今天心情好,想陪你玩玩,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抬舉,那我趕緊送你去輪迴。」

他身旁的那個瘦子,雖然一直沒有開口說話,但他那一片冰冷眼眸,已是最好的表示。

他手握一柄細長的劍,朝青涯殺去,劍身閃爍著冰寒光芒。

在他認為里,他雖金丹初期,但要殺死一個築基境的人,簡直如捏螻蟻似的,簡單無比。

直到他的劍與青涯的刀,相碰在一起時,他發現自己錯的離譜,瞬間便知道眼前之人,是一個能夠越境戰鬥的。

但奈何知曉已晚,被青涯步步緊「逼」,想脫身都不行。

刀疤男也看出些許端倪,發現不對勁時,立馬一躍殺去,同時一道巨大斧芒朝青涯襲去。

「轟」

巨大的斧芒,宛若一道白色颶風,所過之處,樹木被連根拔起,百斤巨石隨風牽行,攜帶著一股毀滅所有的氣息,向青涯「逼」近。

青涯無奈,只能再次施展「七星移位」避開,這道恐怖的斧芒。

同時,那個瘦子,得以一絲喘息,心有餘悸的同時,想儘快的脫離戰鬥『他十分明白,自己打不過青涯,若不是大哥及時出手,不用片刻,便會死在青涯手中。』撤退的途中,破綻百出。

青涯看著越來越接近刀疤男,又看著破綻百出的瘦子,一咬牙,再次殺向瘦子。

「殺1

畢竟,此次機會難得,錯過就不再有,那怕拼著自己受傷,也要將那瘦子先殺了。

於是,他將體內大半的靈力,注入石刀之內,面色顯的有些猙獰,朝瘦子狠狠的劈去一刀。

璀璨刀芒,裹著阻止它前行的所有一切,一路向前…

「不1

「老二1

「我殺了你1

在青涯劈出那一刀時,刀疤男的斧刃,也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可怖傷口,若不是後退的及時,恐怕自己現在已經被劈成了兩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