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不朽尊途>第三十三章 暗殺者(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暗殺者(下)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歷史穿越

刀疤男,望向那道令他都毛骨悚然的刀芒,親眼目睹,它將自幼與自己一起相伴長大的老二,撕裂的只剩下渣渣,隨風飄散。

他恨欲狂,滿目一片血紅,殺意更是滔天,金丹中期的修為氣息,自動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

他回過頭來,雙目死死盯著青涯,宛若死神那般,看著一個將死之人,臉色除了冰冷,只剩下可怖陰森。

此時的青涯,也是一臉蒼白,全身上下狂冒著虛汗,偶爾還吐出一口淤血,嘴唇時不時的輕顫一下。

雖然,他在後退的途中,迅速服下一枚「復原丹」,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停的在癒合與恢復。

但奈何,此次他的傷勢較重。而那砍傷他的斧刃,還釋放出一絲霸道的氣息,在他的體內橫衝直撞,肆意的破壞五臟六腑和經脈。

青涯強忍著疼痛,連忙運轉起自然道法,將體內那道霸道之氣,轉化為一道純粹的靈力,遊走於經脈之中,配合著丹藥的藥力,加速修復身體內外的創傷。

「我多想讓你生不如死的活著,可僱主著急,同時契約不允,你知道我是有多麼的不甘心,就此了結了你。」

刀疤男的語氣,充滿著無比怨恨,彷彿就算是親手殺了青涯,也難解他心頭之恨。他單手提著斧頭,斧身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霸道氣息,朝青涯一步一步的靠近。

同時,青涯的臉色,也逐漸開始恢復紅潤,體內的創傷,也修復了七七八八。若無仔細觀察或感應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

就像現在,被仇恨給蒙蔽的刀疤男,就沒看出青涯的變化,依舊在緩慢著,走向青涯。

彷彿,他要用這種方式,讓青涯感到害怕和無助的同時,絕望到身心崩潰。這樣才能慰藉,他那已慘死的老二。

「呵呵…只有你們可以隨意殺人,卻不允許被殺者的反擊,這狗屁不通的道理,你還真好意思說。」

「殺人者,人恆殺之。所以,該死之人,就該死去。殺…」

青涯防,隨後眸中寒光一閃,腳下用力一踏,宛若潛伏在密叢中的獵食之狼,向著獵物直撲過去,手中閃爍光芒的石刀,從天一斬而下。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刀疤男愣了一下,剎那就恢復過來。

只見,他唇邊勾勒著一陰森的微笑,在渾身殺意爆增的情況下,舉起斧頭,與青涯的石刀碰撞一起,頓時火花四閃。

「鐺」

霸道與歲月的氣息,不斷在各自的兵器之內,釋放出來,彼此交叉,互相纏繞,兩種完全不同的氣息,誰也不服誰的都想將對方鎮壓下去。

「沒想到,受到我那一斧的傷口,竟然好的如此之快,看來你身上攜帶的秘密不少。不過這都沒關係,待你死後,我會虛心的笑納。」

刀疤男貪婪的說道,原本單手執斧的他,變成了雙手執斧,打出更為凌厲且璀璨的光芒。

將青涯「逼」的不斷施展七星移位,躲避那些襲來的霸道鋒芒。同時,也是用盡全力與他一戰。

「嘎1

古木斷裂,巨石崩碎,以他倆為中心的位置,向四周不斷的延伸,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到處坑坑窪窪,颶風出沒,不同的恐怖氣息,在這一帶不停的使勁摧殘,與瀰漫擴散。

嚇的一些凶獸,早已逃之夭夭,不敢回過頭看…恐怕他們此生都不會,再出現在這一帶。

青涯雖然被動防禦據多,但他仍是找到機會就反擊而戰,越挫越打且越勇猛,同時在他的體內,似乎有一股無敵的信念,在悄然覺醒。

這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感覺,讓他深邃的雙目里,多出一縷無敵的自信。

而這種自信,宛如他俯視著時間長河,窺得古今未來,除自之外,無人敢稱雄。唯我獨尊的那種,無敵的自信。

他周身纏繞著一層氣吞天地之勢,無論他巍然屹立於何處,儘是威壓蓋世,翻手與覆手之間,壓塌一方天地。

刀疤男,有些疑惑望著青涯,他覺得青涯似乎有所不同,可不同之處在哪,他一直都沒發現或感到。

但是,總有一股莫名而強烈的危機感,讓他的脊梁骨,陣陣發寒。

旦凡出現這種危機感,必然會有大恐怖存在,這是他無數年來的經驗告訴他。

於是,他看著青涯,神色變的更為冰冷無情,冷漠而亦紅的目光中,殺意升騰瀰漫。

「殺1

他不再有所保留,只想儘快將青涯斬殺,然後遠離這處是非之地。

「殺1

青涯同樣也想快速將刀疤男解決。

畢竟,他得罪的人不少,而前路漫漫,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潛伏在黑暗之中,伺機而動。

青涯腳踏玄妙的七星移位,不斷避開刀疤男的凌厲攻勢,一邊揮出分刀影,無數由小刀芒而形成的巨網,朝刀疤男反覆的覆蓋,卻被他反覆的破開。

彼此之間,不分上下,但刀疤男卻打的心驚膽戰,他是什麼修為而自己又是何修為,他再清楚不過。

而且,看他那渾身濃郁的靈力,更是心顫,心想世上怎會有用不完靈力的人,凌亂和疑惑,使他一陣心神不寧。

青涯見他分神,抓準時機,迅速的來到他身後,毫不猶遠劈下。

勝負只差分毫,兇猛且無法頗氣息,讓刀疤男如墜冰窟,剎那結雕,動彈不得。

他知道輸了,連命都徹底的輸沒了…

「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墊背。爆1

刀疤男怒道的同時,全身的衣裳破落,整個人在眨眼之間,變成一個巨型氣泡,瞬間爆炸。

「我去,自…」

「噗…」

青涯還沒說完話,就被一股毀滅的氣浪,直接轟飛出去,一口鮮血隨即噴出。

在飛出的過途中,不斷咳血,撞斷無數的樹木,直至撞入一座小小山之內,生死不明。

「尼瑪的,誰在抄兔爺的窩,難道不知道這方圓億萬里之地,全是兔爺的地盤嗎?」

「尼瑪的,打擾兔爺的美夢,兔爺送你十條命,你都必死無疑。」

聲似浩瀚,音如洪鐘…小小山下,一處毫不起眼的地方,隱藏著一個拳頭的洞口。

只見一隻巴掌大的兔子人立而行,他雙手插腰,一張兔臉盡顯傲睨萬物,十分欠揍的同時,又似一個妥妥的爆發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