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殿上嬌>第9章 下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章 下毒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女生小說

當侍衛們踢開浣衣局的院子,陸晚便開始想到了事情的可怕——那方手帕。

她替刺客包紮傷口的手帕。

而她,天真的忽略了一點,這裡是宮中。

她想起入浣衣局第一天,黃姑姑的話:很多人,進來了這裡,便再也沒出去。

一隊侍衛闖進來不由分說就把房間里四個人雙手反剪,牢牢控制住了。

而陸晚被特別照顧,綁得如同一個粽子連手指動一動都極為費力。

陸晚不敢哭喊呵斥,只任由其粗暴的推搡著,侍衛們將阿春、大花、小六,一起綁好拖著就走,為了防止她們咬舌自盡,嘴巴也堵住了。

如果說上次遇刺是第一次直面生死,那這一次,是陸晚第一次清晰的感覺到,在這皇宮中,自己的生死,是被人隨意操控的,甚至藏在看不見的地方。

被帶到景陽宮時,陸晚的手腳冰冷,臉色慘白,她從來沒有這樣感覺到害怕過,就算當時在刑部大牢,她也很是鎮定。

可此時她異常地恐懼,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她看到了那方手帕,正在御案上靜靜地躺著。

她百口莫辯,能說什麼呢?她的確是救了個刺客,說自己一時善意為之嗎?

怎麼會,誰會相信,她不是預謀好的?父親深陷牢獄,她有足夠的動機去參與刺殺。

一口氣堵在心頭,她低低地伏在地板上。如果皇帝今天想要殺掉她,她根本沒有任何辯白的機會,馬上就會變成一個罪人。甚至還會連累父親。

想到父親,她的心緊緊的揪成一團,是不是早就有人預謀好的,一步一步,要將陸家趕盡殺絕?

她閉上眼,彷彿又回到了無盡的噩夢之中。

夢裡,父親遙遙地望著她,一步步的離開她,而她,怎麼也喊不出來,怎麼也抓不住父親。

「你可知罪?」皇帝的話自上方傳來,聲音聽不出是要殺她還是不殺她。

陸晚嘴裡的棉布被取出來,她抬起頭來,淚水盈盈墜落:「聖上,奴婢是冤枉的。」

「冤枉?」裴貴妃抬了一下眼皮:「這難道不是你的手帕,那你的手帕又在哪裡?」

阿春、大花還有小六三人,雖然在宮中當了幾年的差,可她們能見到的最大權力的人物,也僅僅是尚宮黃姑姑,此時一次性見到那麼多尊貴身份的人,早嚇得癱軟在地,牙關打顫。

內侍拿著手帕讓她們指認時,她們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可她們也知道,證明這事情和自己沒關係不一定能保住性命,可證明此事就是陸晚所為,自己的命就很有可能保住了。

所以她們拚命地猛點頭,證明確實是陸晚的東西。

「拖出去打。」頭頂上方,傳來皇帝冷冷的話語。

「是1幾名侍衛上來一把扭住陸晚的肩,將她從地上拖起來就要往外走。

「慢1太子溫和的聲音響起。

蕭令暗叫不好,還未來得及制止,太子已伸手攔住侍衛,「父皇,我朝提倡仁政愛民,僅憑著一條手帕就要定罪,未免太過於草率。」

裴貴妃懶懶一笑:「太子果然有賢良之君的風度呢。」

皇帝面有怒意,沖侍衛道:「拖下去1

侍衛應了一聲,扭住陸晚往殿外推。

龍顏之怒,沒有人敢說不。就連太子也只能憐憫地看著她。

這一切,像是一個早就預設好的局,設局的人之中,看著她一步步的入網。

而她,彷彿一隻待宰羔羊,沒有一點防守反擊的機會。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

陸晚突然回頭,脫口而出喊道:「聖上,我知道刺客是誰1

這女人瘋了嗎?!蕭令微微皺眉,自己多方布局,也沒把刺客擒住,她僅僅給刺客包紮了一下,就能認出刺客身份?這不是承認了自己與刺客有牽連嗎?

這女人,能在宮裡活過一個月都是奇。他嘲諷地想。

裴貴妃臉色陡然一沉,罵道:「放肆,聖駕面前,豈有你瘋言瘋語的道理!還愣著幹嘛,快把她拖下去!1

「父皇,不妨聽她說說1太子求道,「此事關係到兒臣的安危,請父皇三思1

皇帝不語,端著茶連喝了兩口。

太子一向不善揣摩皇帝的心思,望著父皇露出幾分忐忑不安。

太子和蕭令乃一母同胞所生,其母顧皇后當年寵冠六宮,後來因受謀逆案牽連自盡而亡,雖然如此,皇帝依然念著舊情,沒有廢立太子。

可眼下太子這副賢良仁愛的樣子,卻叫他無法不失望:說好聽點是仁義,說難聽點就是婦人之仁!為了一個女子,竟然能在御座之前失了儀態,以後怎麼能是繼承大統的天子?

都是陸揚那個迂腐的文人給教的!

皇帝想到陸揚,看著眼前眼含淚水卻一臉倔的陸晚,這父女倆真是如出一轍的性子!

他心中這麼想著,臉上卻冷冷道:「你知道刺客是誰?」

「是。」陸晚跪在地上,之前的惶恐消失得乾乾淨淨:「那刺客的確闖入浣衣局過,威逼奴婢給他上藥。」

裴貴妃笑道:「這可是巧了,謝統領不是去浣衣局搜過嗎?」

謝忘道:「臣的確是搜查過,可並沒有發現??」

陸晚道:「只因刺客當時並未出現在奴婢房中,等謝統領一走,他便出現威脅奴婢,上完葯又劫持奴婢。」

「你說說,刺客是誰?」皇帝冷冷的看著她,那眼神彷彿在說,要是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今天就要治個死罪。

「奴婢被迫給那刺客上藥,已是無奈之舉,因此便在那手帕上加了毒藥。三日之後,他若尋不到解藥,便會全身潰爛而死。」

「所以,只需要以奴婢做誘餌,那刺客一定會再次來找我。」

裴貴妃道:「是嗎?」她有些好笑地看向大殿中的各人,問道:「這宮女所言,你們信嗎?」

蕭令搖搖頭:「空口無憑,怎能讓人相信。」

陸皖下若不信奴婢,可以拿那方手帕讓奴婢試一下。」

皇帝擺擺手,即刻有內侍取過手帕,用小托盤端著送到陸晚身邊。

陸晚伸手取過手帕,手帕上還有刺客的血跡,在眾人的注視下,將那帕子繞著手掌裹了一圈又一圈。

不多時,再取下,手指已經開始紅腫,豆大的水泡鼓鼓地漲了起來。陸晚輕咬下唇,似乎極力忍受著痛楚。

她望著皇帝:「聖上,三天之內,刺客必然要重回浣衣局,除非,他不怕死。」

太子倒抽一口涼氣,忙道:「父皇,兒臣認為,陸姑娘所言不假。請父皇裁奪。」

皇帝眯著眼沉思半晌,才道:「好。那就給你三天時間。若是三天時間不能找出刺客,朕便治你個欺君之罪。」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