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殿上嬌>第15章 王府的規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 王府的規矩

小說:殿上嬌| 作者:魏九九| 類別:同人競技

晉王府,翠煙榭三面臨水。

陸晚每天清晨推開窗,望見的便是水波粼粼的錦瑟湖。

湖畔築著一條長堤,堤上是一排排柳樹,等開了春,岸上柳樹輕吐綠芽,微風拂柳,水波蕩漾,湖面必然像是籠著薄薄一層翠綠色的輕煙。

只是眼下正是嚴冬,柳樹只剩下光禿禿的枝丫,不免令人意興闌珊。

陸晚入晉王府已經是第三天,她每天無所事事,飲食起居都照最高等的貼身丫鬟供給著,看上去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這日,陸晚早早的醒來,坐在窗前正在臨摹字帖。

書和字帖都是翠煙榭現有的,這幾日她難得日子過得相安無事,心情便也暢快不少。

才寫了一張,蕭令便派人來請她。

想來那幾日是忙別的了,今天終於想起來,怕是要挑她的錯了。

陸晚微嘆一口氣,但願他能手下留情……

從湖上的拱橋而過,繞過一片梅林,來到一座閣樓下方。

小侍女手指著窗口:「陸姑娘,這裡便是殿下書房。你自己上去吧。」

陸晚抬頭,便看到閣樓里,蕭令一身白衣,正襟危坐在窗前寫字,長發披肩,即使冬日的陽光灑在周身,也驅不走那冰霜籠罩的氣常

似是發覺樓下有人,他微微側過頭,向下冷颼颼地掃了一眼。

此時正是十一月中旬,博文閣下方是一叢梅林,一樹樹紅梅開得正好,陸晚站於樹下,一身縹碧色的衣裙,甚為清秀。

那侍女似乎略帶關心地看了陸晚一眼,低聲道:「殿下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注意點。他不喜歡話多的人。」

陸晚由衷地感激道:「謝謝你。」

進來書房,蕭令坐在書案前,手中拿著一本書,漫不經心地翻弄著,冷笑道:「看看還有誰敢壞了規矩。」

兩個侍女立在書案邊,見陸晚進來,臉色發白地看了陸晚一眼。

直覺告訴她,大事不妙。

果然,蕭令冷冷道:「陸晚。」

陸晚道:「在。」

「晉王府規矩你可都明白?」

「共計三十三冊,每冊三百二十章。」

「每章多少條?」

「一百二十八條。」

「何謂四大罰?」

「夜不歸宿者逐出王府;聚眾賭錢者杖責一百;妄議主子者,杖責八十;尋釁滋事者,罰半年月錢。」

「何人不準擅闖博文閣?」

陸晚嘴角抽搐了一下:「永安侯府裴郡主。」

旁邊那兩個侍女聽到此話也低下頭去,生怕讓蕭令看見自己嘴角古怪的笑意。

王府人人皆知,永安侯府的千金,是個惹不起也躲不起的人物,府里有不成文的規矩,但凡是裴小姐來,不管是什麼法子,都不能讓其來書房。

蕭令瞟了陸晚一眼,神色如常:「本王最愛喝的茶?」

「雪地金君。」

「酒?」

「金莖玉露。」

「何人不需通報可隨時出入王府?」

「定遠侯府世子,王瑾言。」

陸晚對答如流,這幾日她在翠煙榭並未閑著,將王府的規矩仔仔細細背了個遍,生怕讓蕭令揪出一絲一毫的錯處來。

蕭令頗為意外,嘴裡卻淡淡道:「既然要來這晉王府,規矩便是不能錯的,這些本就應該倒背如流。本王再問你,為什麼定遠侯府世子可以隨時出入王府?」

陸晚嘴角又是一抽,這人分明就是故意找茬整她。

定遠侯府的世子和他關係好,能夠隨時出入晉王府,這些王府規矩里有嗎?

他冷哼道:「背不出來,罰抄十遍。」

書案旁兩位侍女眼含同情地看了陸晚一眼,王府的規矩和禮儀三十三冊,抄十遍……

陸晚恭恭敬敬地道:「王瑾言是定遠侯長房長孫,定遠侯老侯爺乃是肱骨之臣,曾有救駕之功。因此先皇定下規矩,定遠侯府的世子,享有和皇子同等待遇。」

她把自己了解的資料娓娓道來,書案上方蕭令微皺了眉,臉色甚是難看。

陸晚只顧著低頭回答:「另外還有,因王世子和殿下一樣喜好音律,所有殿下將他奉為知己……」

蕭令終於忍不住:「下去。」

見陸晚一臉莫名其妙,他又道:「紅玉,給她講講規矩。」

左側的紅玉並不去看陸晚,微微一福,道:「不可妄議主子,不可猜測主子,不可私自評價主子。違者罰月例,領杖刑。王府規矩,當嚴謹遵守,不得有誤。」

紅玉生得很俏麗,相貌雖然不是一等一的美人,卻也猶如耀眼明珠,即使一身丫鬟裝束,也不能掩蓋她的光芒。

蕭令點頭,道:「一字不差。」頓了頓,他淡淡地道:「念在你初入王府,不懂規矩,杖刑就免了,罰半年月錢吧。」

半年的月錢……陸晚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

除了一句話不高興就罰了她半年月錢之外,緊接而來的卻是一個甚為滿意的消息:陸晚被安排在書庫當差。

就在書房博文閣的東西兩側,是晉王府的書庫。

這差事正中下懷,她不用面對繁雜的王府規矩,也不用面對那個難伺候的主子,陸晚甚為滿意。

直到第三天下午。

這天她照例在庫房整理王府書籍,忽聽得一個侍女抽抽噎噎哭泣的聲音。

她疑惑地抬起頭來,目光越過層層兩丈高的書架,聽到聲音來自於門口。

陸晚放下手中的書,走了過去,見是一個綠衫侍女,正雙手抱臂蹲在牆角難過的抽泣。

陸晚認得這個侍女,名字叫綠蠟。

細細的眉,彎彎的眼,尚未長開的稚氣臉龐透著些許純真,喜歡穿綠色的裙,許是因為在書房伺候的原因,與別的丫頭相比,多了份靈秀和文雅。

「綠蠟姑娘,你怎麼了?」陸晚蹲下來。

綠蠟抬起頭來,臉上淚痕點點,紅腫著眼,哭道:「殿下…要杖斃紅玉姐姐1

「什麼?1陸晚大驚,綠蠟和紅玉都是書房伺候的丫鬟。

「陸晚姑娘,是我害死紅玉姐姐的,我對不起她……嗚嗚……我不應該、不應該在書房偷偷吃東西……」

陸晚疑惑道:「你偷吃東西,這也不是什麼大罪過,再說了,你偷吃東西,為什麼要杖斃紅玉姑娘?」

「嗚嗚…糕點是紅玉姐姐給的。殿下差我在書房研了一天的墨,我今天沒吃飽……紅玉姐姐怕我餓著,便偷偷塞給幾塊如意糕。陸姑娘,我也不知道為何殿下……」

  • (快捷鍵:←)
  • 殿上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